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事务所 > 正文 363 梅花印之我是公主(十七)
    皓真目瞪口耐地看着突然爆发的白银霜,听着她一边流泪一边控诉,一时间有点不敢确信这个满脸哀怨的女人是那个可爱的姑娘。

    “我都说了,这是个意外,绝对不是你想的那样,你怎么就是不相信我呢?”

    看到皓真苦恼的模样,白银霜泪眼朦胧地问道:“你真的不喜欢淑慧小姐?你们两个一起长大,听说她是个美人,她那么好,你怎么可能不喜欢她?”

    皓真开始头疼了,他喜欢银霜的体贴懂事,温柔可人,如今跟公主一比,全都变成了小家子气。

    对,就是小家子气。

    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他还能怎么办?这样难以出口的事,让他怎么讲清楚?娶淑慧进门就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再说淑慧知根知底的,又有什么不好?难道真要耽误人家一个清白的好姑娘?

    银霜她难道不明白这些么?

    这一刻,皓真突然看清了一个他一直忽视的问题,他和银霜之间的巨大不同。因为身份而无法跨越的鸿沟。

    “银霜,你应该明白我的心意,我们努力了这么久,就是为了能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你现在有了身子,不要整日里胡思乱想,知道么?”

    看着银霜这副模样,皓真叹了口气,他一向对女人的眼泪没有抵抗力,所以总是心软,还是温言安慰道。

    皓真温柔体贴的话语让白银霜觉得更加委屈,她才是最早遇到皓真的女人,她把一切都给了皓真,可如今等待她的究竟是什么?

    皓真也不明白,明明从前银霜是天底下最善良最善解人意的姑娘,纯洁的就像是高山上的雪莲花,她一直为其他人考虑,就连公主的事她都没有说过一句恶言,还一直替公主说话,那时候他简直感动的说不出话来,怎么面对淑慧,她就变成这样了呢?

    “能不能,能不能不要娶淑慧小姐进王府?”白银霜看着高大英俊的皓真,心里酸涩难当,一个没忍住就把心里话说了出来。

    公主进门是天家威严,圣命难为,她当时的确是一句怨言也没有,还常常劝皓要亲近公主,为此把福晋感动的总说她太傻了。

    但她心里明白,之所以能这么做,那是因为她知道,皓真根本就不爱公主,甚至因为被迫娶她而对公主很是厌烦。

    正是因为如此,她心里有种隐隐的自得,公主又怎么样?高贵尊荣又怎么样?还不是败在她的手里,皓真只爱她一个人,就算赶都不肯亲近公主,她自然愿意做个大方善良的女子,因为心里有底。

    可是这个淑慧则不一样,她是皓真的亲表妹,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这感情有多深事别人不能比的。再说了,人家是大家闺秀,知书达理,听说长得极美,哪个男人不喜欢?

    “银霜,这事已经没有回旋的余地了,若是我不娶她,那淑慧这辈子就完了!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怎么能眼看着她凄苦一生?甚至寻了短见?”皓真不明白他说了那么多,银霜怎么就是不明白,从前的善解人意怎么都不见了呢?

    白银霜心中一凉,皓真的态度让她感觉到十足的危机感,她已经把所有的一切都给了皓真,再也不能回头,只能死死的抓住这个男人。

    “是我不懂事,贝勒爷你别生气,”白银霜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强忍住了不让它掉下来,一副既柔弱又坚强的模样,“我只是太在乎贝勒爷您了,我爱您,爱的几乎都要疯了,爱的什么都不知道了,我只求能够跟在您的左右,什么名分都不要,我只怕有一天贝勒爷厌弃了银霜,不要银霜了,那银霜只有去死了!”

    皓真感觉从前那个自己喜欢的银霜又回来了,他一把搂住银霜,动情地说道:“好银霜,你胡说什么死不死的,你要是死了,我也不要活了,没有了你,还有什么意思,下次再说这样的话,爷可要罚你了!”

    银霜乖巧地依偎在皓真的怀里,微微扬起小脸,怯生生地看着他问道:“贝勒爷想怎么罚银霜?银霜好生惶恐呢。”

    看着佳人娇俏可人的小脸慢慢变红,皓真心神一荡,忍不住狠狠吻住了白银霜红润柔嫩的小嘴,吮吸起来。

    白银霜发出一声呻~吟,身子都软了,瘫倒在皓真的怀里,脸上烫的厉害,心里既紧张又期待,隐隐还有些担心,直到皓真的手往下伸过去的时候,白银霜突然想起肚子里的孩子,眼神从迷离变得清明,挣扎着挡住了皓真。

    “贝勒爷,别……别这样,不行!”

    皓真正在动情时,突然被人打断,又是烦躁又是急切,一边再次按住白银,一边呼吸急促地说道:“为什么不行?这都多久了,我想死你了!”

    白银霜动弹不得,心里却更加着急,一手护住小腹一手推一副皓真叫道:“孩子!我怀了孩子!”

    皓真一愣,感觉一盆凉水兜头浇了下来,动作瞬间僵住,好半晌才点了点头,放开白银霜,虽然知道事不可为,但还是觉得窝火得紧,心里难受极了。

    看着却不能动,皓真不敢再多呆,不顾白银霜哀怨的眼神,匆匆离开,心里却不由自主地想起那日和淑慧在一起时的意乱情迷,心里竟隐隐有了几分期待和急切。

    此时,小草刚刚泡完澡,正舒服地斜靠在榻上看书,翘着二郎腿,一只脚高高翘起,要多惬意有多惬意。

    桂嬷嬷见状忍不住说道:“堂堂一个固伦公主,这像什么样子?还有没有一点公主的样子?若是让皇后娘娘看到了,还不定怎么罚你呢!”

    小草勾起嘴角,动都没动,“这不是皇后娘娘看不到嘛,桂嬷嬷你对我最好了,肯定不会告我黑状的,对不对?”

    桂嬷嬷眼中有一丝笑意,脸却板着死死的,继续教训道:“皇后娘娘看不到,让别人看到了也不成!传出去成何体统?”

    小草才不怕她,翻了个身,趴着说道:“有人的时候我什么时候给你丢过人?桂嬷嬷我想吃葡萄,你喂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