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事务所 > 第446章 一见杨过误终生(十五)
    “太冒险了,皇上正关注着承恩宫,这时候下手不大妥当吧?

    “现在不下手,难道要等孩子生下来吗?”

    “也未尝不可,生下来也不一定能长大,娘娘稍安勿躁。”

    “本宫在这皇宫十年了,不用你教!别以为你是我父亲派来的就可以不把本宫放在眼里!”

    “属下不敢,娘娘息怒。”

    “本宫要的是忠心不二的,心有旁骛的不行,认不清主子的,也不行。”

    女官模样的瘦高女子闻言心中一紧,忍不住抬头看去,正对上一双精致美丽的凤眼,眼神高傲而冷酷,声音里满是森森寒意。

    “即使是我父亲,也不行。”

    女官低下头去,口吐一个“是”字,按下心中不安,不敢再多说什么。

    后宫女人最是多疑,一个闪念,一个眼神,甚至一个怀疑就能成为杀人的理由。

    她人在后宫,虽说是木丞相一向对她礼待有加,吃穿用度也如同上宾,可她自己知道自己的身份。

    说好听点是投靠,实际上不过是走投无路,仰人鼻息罢了,用自己一身武功换取庇护,若不是还有点利用价值,又哪里有她的立足之地?

    若是惹恼了木贵妃,就在深宫里将自己抹杀了,又能如何?

    那时候,木丞相护着也没用了。

    这贵女身边不止一位高手,身边的那个贴身宫女内力深厚,深藏不露,想来只是其中之一,世家的手段在木丞相府上时,便见识过一些。

    想来也是警告吧。

    若不是自己面生,这任务又艰险万分,也没有自己证明的机会吧。

    她惜命,她不敢赌。

    想要打消木贵妃的疑虑,唯有听话办事,证明自己的忠心。

    看似离荣华仅一步之遥,其实不过是权贵手中的一枚棋子。

    说的再不好听些,一条狗罢了。

    若不是师父死的早,她又怎么会沦落如此?。

    江湖才是她来的地方,又如何在朝堂找到归属?

    出得后殿,站在殿前空地看着头顶的残月,女官叹了口气。

    可是,又能去哪儿呢?她已经无路可退,再也回不去了。

    站立片刻,女官突然发力,腰间一拧,直直跃上大殿屋顶,几个纵跃,无声息地消失在皇宫的夜色中。

    这一天柔贵妃由着宫人伺候着沐浴按摩之后,倍感倦乏,早早歇下了。

    值夜的宫女熄灭大殿四角烛火,只留一盏后退了出去。

    谁也没看见,承恩宫的大殿上方横梁上,藏着一个瘦长的身影,像一只隐藏在暗处的大猫,眼光灼灼。

    子时的更声响起的时候,梁上的身影动了。

    翻身而下,悄无声息的落地,没有丝毫犹豫,人随剑走,刺入华丽精美的帷幔之中。

    剑狠狠刺入被褥之间,却没有刺穿人体的钝感和阻力,剑下虚浮,她心里一沉,出事了。

    “终于动手了。”

    随着娇憨甜美的少女声音响起,烛光突然亮起。

    “让我看看隐藏在后宫的高手是什么模样。”少女说道。

    “既然落到了你们手里,那么要杀要剐悉听尊便。”黑衣女子头也不抬地说道。

    “慧妃是你害的吧?”

    “小姑娘说什么我听不懂。”

    “你是木贵妃的人?”

    “不曾听说,什么木贵妃。”

    小草翻了个白眼说道:“木贵妃乃当朝名门,圣宠不衰数十年,茶馆里都在说的故事,天下谁人不知,你欲盖弥彰了。”

    黑衣女子似乎被噎了一下,干脆闭嘴,不再开口说话。

    小草又问了几句,见没有回应,最后耐着性子问了一句,“江湖中人,为何甘为人指使,卷入阴私?”

    烛火的光影在那人脸上闪烁不停,衬得她脸色晦暗不明,听了这话,她勾起嘴角,露出一个古怪的笑容。

    “你呢,不也是江湖中人,你又是为何卷进来的?”

    小草皱了皱眉,这人什么来路,恁地难缠,其实用上慎刑司的手段,很容易得到口供,只是怕走漏风声。

    “莫要跟她废话,我有办法让她招供,交给我吧。”柔妃说道。

    小草点头,这人眼底有悲伤,有自弃,要她来动手,莫名有点下不去手。

    “当心她的安全,一旦木贵妃知道了,必然用尽全力杀她灭口。”

    那黑衣女子嘴角溢出一丝苦笑,这就到了弃子的地步吗?

    小草抓住了真凶,却没有喜色,这让杨过有些意外。

    “事情出了岔子?”

    “一切顺利,这人剑法精妙,必定是木贵妃心腹,或是请来的高手,一定有突破口。”

    “那你这模样是哪里不对劲?”

    “这女子在江湖中一定也是有过名号的,只是现在做了人家手里的刀,有些唏嘘。”

    “人各有志,她到如今地步,也一定是有所求,这是她要付出的代价罢了。”

    杨过见过太多这样的人,无论是江湖还是官场,其实本质并无差别。

    小草默默点头,这道理她也明白,只是那女子看着有些不同,一时感怀,这活儿太TM的难做了。

    回到客栈,却见一大早的门口就围满了人,跑堂的小哥儿一见到小草杨过两人,突然脸色一变,转头就往里跑。

    这是怎么话说的?

    小草和杨过对视一眼,都觉得有问题,绕开大门,从后面进了客栈之后,就看见掌柜的慌慌张张地跑出来,杨过点了他的哑穴,夹在腋下往后院的厢房里走,关好了门才拍了几下穴道,放下人。

    “说吧,怎么回事?”

    掌柜的惊魂未定,一屁股坐在地上,好半天才白着一张脸开口了。

    “郭二小姐,杨大侠,不好了!郭大将军被官兵带走了!”

    什么?

    昨天刚刚封赏,是当朝大英雄,今天就被抓了?

    小草意外的看了一眼杨过,只见他面色严肃地问道:“什么时候,什么原因,什么人带走的?”

    掌柜的被杨过冷静的问话弄的一呆,莫名也放缓了声音说道:“今天一开店的时候,都官司人就闯了进来,说郭大将军通敌叛国,与蒙古人勾结,里应外合,妄图谋逆啊!”

    What the fuck?

    这帽子也扣的太大了吧?这不仅是要人命,这是要诛人九族啊!

    人生的起起落落要不要这么大啊?

    -----------------------

    感谢春暖。,折羽青鸟,134******36(臣妾只能看到***)的月票;

    感谢Wfzaxxy老同学的打赏;

    抱抱!

    看到顽皮熊同学的留言了,十分的感动,江沅平时不大在意一些评价,喜欢的就是喜欢,不喜欢的也无所谓,从来也没说过证明过什么,评论区也没删过不好的评论,可是江沅的读者们都好可爱好萌,一个个挥舞着小拳头来“主持公道”。

    心里暖暖的,真的很爱你们。

    如今更新这篇文基本是已经不考虑微薄的收入了,因为你们在,因为喜欢写。

    遇到你们真好,感谢你们的陪伴,mua~~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