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明1630 > 正文 第四十一章 转世
    切桑喇嘛见状已经猜出了刘成四五分的心思,小心的问道:“大人,你可是担心林丹汗死后,蒙古各部都去投靠女真人了?“

    刘成点了点头,叹道:“我估计那皇太极知道林丹汗死了,第一件事情就是替其发丧,以收买蒙古诸部人心,这次真是白忙活了一场,全替那厮做了嫁衣。”

    切桑闻言一愣,旋即才明白过来,不禁暗自钦佩刘成思维之敏锐迅捷,以皇太极过去的所作所为来看,很有可能会这么做,反正林丹汗已经是个死人了,也不怕他从地下跳出来与女真人为难,还是拉拢蒙古诸部壮大自身实力要紧。

    “大人,你也不必太过担心,其实这件事情皇太极可以做,你也可以做的。”

    “我也可以做?”刘成苦笑道:“林丹汗刚刚死在我手上,现在又替他发丧,草原各部头领还不笑掉大牙?”

    “这有什么不可以?打仗归打仗,发丧归发丧,一是一,二是二,有什么不可以的?”切桑喇嘛口气倒是严肃的很,全无开玩笑的样子:“再说大人你只是打败林丹汗,他又不是死在你的手上,要说与林丹汗打仗,皇太极打的还多些呢,他可以发丧,大人您为何不可以?“

    “不错!”刘成猛地一拍自己的大腿,他方才百密一疏,却忘了林丹汗不是自己杀得了。

    “上师,那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办了。”刘成稍一思忖,对切桑说道,这个丧事是做给蒙古人看的,自然就要按照蒙古人的规矩来,还有谁能比切桑喇嘛这样的格鲁派高级僧侣更合适的呢?

    “遵命!”切桑毫不在意刘成命令式的语气,仿佛自己已经是对方的下属:“不过大人应该先知会巡抚大人一声。据我所知大明国是以文官为尊的。”

    “无妨。”刘成笑了起来:“吕大人那边我自会去说,不会有问题的。”这时他上下打量了眼前这个喇嘛,突然觉得让他去当那个什么银佛寺的活佛也不错。要头脑有头脑、要学问有学问,要威望有威望。自己要想掌握草原上的蒙古诸部,仅凭武力是不够的,若是能够得到他的臂助,倒是事半功倍。想到这里,刘成问道:“上师,你方才说想要当银佛寺的活佛,可我听你说这寺院也没有遭到兵火之灾,想必现在里面是有一位当家之人的吧?”

    “寺院中光是喇嘛就有近千人。自然要有一个当家之人。”

    “那就难了,别人把那个位置占住了,你又怎么坐上去?”

    “这个大人放心!”切桑笑吟吟的看着刘成:“只要大人站在贫僧这边,贫僧就一定能坐上去。”

    “这倒奇了,我一不会讲经说法,二不会施展法术,如何能帮得了你,你该不会是让我派兵去把那个活佛一刀砍了吧?”

    “那倒也不必!”切桑笑了起来:“大人你可知道我藏地有多少宗派吗?”

    “多少宗派?”刘成闻言一愣,切桑这个问题倒把他给问住了,他在脑海里搜索了一会。依稀记得有次与敏敏闲聊时听到说有四大宗派,便答道:“应该是四个吧。”

    “不。”切桑摇了摇头:“我藏地佛教一共有大宗八十,小宗三百。不过现在的确只留下四大宗派,大人可知道为何如此吗?”

    “我怎么知道!“

    刘成下意识随口答道,可话到了嘴边又缩回去,他看到切桑喇嘛脸上的有些诡秘的笑容,突然有了不好的念头,低声问道:“莫不是——?“

    “不错,大人果然聪慧过人!”切桑点了点头:“若说教义精妙,各家宗派皆有所长,毕竟多的有近千年传承。少的也有两三百年了,又岂会少了英杰之士?只可惜天下人多的是下愚之辈。有宿慧能明白佛理的终究是少数,这四大宗派能够传承至今。靠的还是尘世间的君王相助。“

    “这么说来,你还是要我出兵助你。“刘成笑道:”可是我乃是汉人,若是出兵助你会不会授人口实,反而适得其反呢?“

    “这有何难?大人若肯助我,我便可禀明师傅,以大人为大黑天神转世,为我格鲁派护法天王,自然便可以插手我派中之事了。“说到这里,切桑笑道:“这件事情与大人也是有好处的,可谓是一举两得。”

    “与我有何好处?”刘成笑了起来:“莫非贵派还有什么奇门密咒,能让我延年益寿,寿与天齐?”

    “据贫僧所知是没有的!“切桑笑道:”不过大人若成了这大黑天神转世,便将察哈尔诸部纳入囊中,以为己用,难道大人不想这样吗?“切桑说到这里,见刘成还有些不懂,便细心解释起来。原来早在成吉思汗之前,在蒙古草原上就已经有了原始的宗教崇拜,即“长生天”崇拜,这种宗教思想将苍穹作为崇拜对象,认为世间万物皆由一个叫做“长生天”的最高神灵所主宰,而地上的最高权力者必须由“长生天”授予,比如“成吉思汗”在蒙语中的含义即为“赖长生天之力而为汗者”,而元朝的圣旨开头也总会有一段套话“长生天气力里,大福荫护助里,皇帝圣旨“,简单的翻译为汉语就是长生天所眷顾的皇帝所颁发的圣旨。

    但不难看出“长生天”崇拜还是一种非常简单、甚至可以说粗糙的宗教,蒙古人落后的社会形态和生产力水平决定了无法供养足够的知识分子来将这种宗教理论化、逻辑化和礼仪化。因此当胜利的蒙古人征服了更加文明、也更加先进的区域之后,一个历史上屡见不鲜的现象发生了——在肉体上征服了文明民族的野蛮人在精神上却被被征服者征服了,蒙古人开始信仰喇嘛教、伊/斯/兰教、甚至基督教,并在两到三代人后成为这些宗教最狂热的信徒和最勇猛的战士。留在蒙古高原和进入中国的蒙古人选择了藏传佛教,这种佛教的分支与原有的“长生天”崇拜非常巧妙的融合了起来,“长生天”被作为佛祖的一个投影,而历代皇帝大汗则被认为是某位菩萨的转世。因而获得了统治各部的权力。作为回报,僧侣们得到大汗们的武力支持、土地、牧群、农奴、寺庙等等许多财富,并且贵族们也往往会在小时候出家。或者为学习知识,或者成为高级僧侣。渐渐的。两者已经逐渐融为一体,获得寺院的封号已经成为了成为汗王的一个必要条件。

    听了切桑这一番劝说,刘成也不禁心动起来,他很清楚自己这几次胜利在相当程度上因为自己拥有一支强大的骑兵,如果没有这些彪悍的蒙古骑士,也许自己能够打败敌人,但却无法对敌人进行如此迅猛的追击,一鼓将其全歼。在打垮林丹汗。收其部众后,他也曾经想过是否可以像汉光武帝刘秀、袁绍、曹操那样,将其收至自己麾下,成为一支类似于乌丸杂骑、渔阳突骑的异族骑兵部队。但问题是那几位要么是皇帝,要么是当时首屈一指的军阀,而自己不过是个武官,手中的资源十分有限。

    “上师说来听听?”

    “大人,那林丹汗身边有一个萨迦派僧侣,名叫沙尔呼图克图,不知大汗是否拿住?”

    “沙尔呼图克图?”刘成的眉头皱了起来:“乱军之中。谁知道一个喇嘛跑哪儿去了,不过我突袭林丹汗老营的时候,他逃跑仓促的很。连老婆孩子都没来及带上,这个喇嘛应该是在俘虏之中。”

    “那好,请大人将此人拘来,大人的‘大黑天护法天王’的封号便着落在他身上了。”

    刘成见切桑神色凝重,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就换来外间当值的郝摇旗,让其马上前去拘人。待到郝摇旗走了,刘成重新坐下笑道:“上师,我听敏敏说过。你们各派僧侣之间斗的是你死我活,你让我拘那僧人来。莫不是要借刀杀人吧?”

    “大人说笑了,我想杀此人不假。但要杀他的又岂只我一人?林丹汗败落至此,追根溯源起来就是听了这沙尔呼图克图的话,改信他教搞得族中众叛亲离。眼下林丹汗死了,再无人庇护于他,就算我不动手,那察哈尔部中想杀他泄愤的人多了去了,我又何必脏了自己的手?“

    刘成听了,笑了两声也不再问,在他看来以切桑对自己的用处,又何必介意区区一个被俘的僧侣呢?切桑见状,便继续解释起来:“林丹汗之所以会改宗,是因为这沙尔呼图克图为其寻来了一件宝物——‘玛哈噶喇’,大人若想做这大黑天护法天王的转世,就少不了这件宝物。“

    “那这宝物便着落在这厮身上?”

    “不错!”

    “哦!”刘成不置可否的笑了笑:“那若是找到这‘玛哈噶喇’,接下来该怎么做呢?”

    “首先,要将林丹汗的正妻与其嫡子与部众隔绝开来,这样一来身为大黑天护法天王转世的您便成为察哈尔部的第一代理人。“

    “然后呢?”

    “自然是杀了卜失兔汗。“

    “杀卜失兔汗?”刘成惊讶的挺直了背脊:“他不是土默特部的首领,为何要杀他?”

    “第一,你既然是大黑天神的化身,这大黑天神乃是护国之神,林丹汗是死在卜失兔汗的手中,你不为林丹汗报仇,说自己是大黑天神的化身,又有哪个相信?第二,卜失兔汗这次回来,肯定要将大河以东的肥美牧地划为己有,你若是答应了他,你手上这几万人马在哪里放牧生息?再说那卜失兔汗肯定还会要求将你手中原属于右翼的部众归还给他,这可是个没头账,你说你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听到这里,刘成点了点头,如果说第一个问题他还有些不是太在意的话,第二个问题的确是无法避开的。要想切实掌握那些部众,划分牧场、水源、调节冲突就是首领不可逃避的责任,但如果这个卜失兔汗回来了,双方为了水源、牲口、牧场发生冲突几乎是必然的,更不要说刘成手下还有不少原本属于右翼的部众。既然如此,那还不如抢先动手将其消灭了。

    “这卜失兔汗手下有多少部众?”

    “可战之士有三千余骑,算上老弱有四千多。”

    “怎么这么多战士?”刘成不由得吃了一惊,这个比例完全不符合正常草原部落的比例。

    “大人,这卜失兔汗是被林丹汗大败逃走的,仓促间哪里能带走多少老弱,就这点老弱也都是从其他弱小部落里抢来的。”

    “嗯!”刘成点了点头,脸上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这件事情干系重大,我先考虑下再做决定,时候不早了,上师你先歇息吧!“

    切桑看到刘成的样子,心知事情已经有了六七分眉目,心中暗喜,双手合十道:“是,大人!”

    总兵府里,刘成走了之后,众人敬酒的焦点便一下子聚集在了吕伯奇身上,饶是他在场中官阶最高,几轮围攻下来也是有些抵挡不住了。旁边的胡可鉴看的清楚,赶忙上前拦住:“吕大人有些过量了,今日便到这里吧!”

    吕伯奇在仆人的扶持下迷迷糊糊的上了轿子,回到住处洗漱了上了卧榻,也不知睡了多长时间,突然感觉到有人在轻轻的摇晃自己,睡梦中他有些不耐烦的挥了一下胳膊,喝道:“什么事情,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老爷,老爷,是刘总兵来了!”

    “刘总兵,刘成?”吕伯奇惊醒了过来,映入眼帘的是老仆的脸:“老爷,刘总兵刚刚到,神色匆匆,好像有什么要紧事的样子。”

    吕伯奇此时已经完全清醒了过来,一边从婢女的手中接过湿毛巾擦脸,一边低声问道:“他人在哪里?”

    “在书房里,老爷,见还是不见?“

    “见,当然是见!快侍候我穿衣!“吕伯奇一边在仆人的帮助下穿着衣服,脑子里却转的飞快,刘成虽然行事有些跋扈,但却不是那种不分轻重的,这个时候来找自己一定是有要紧事,莫非是战局又有反复?(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