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明1630 > 第二百五十一章 “荷兰”雇佣军
    塔山堡距离锦州已经不远了,如果以后世工农红军的行军速度,一天左右就可以抵达锦州附近的松山。不过下定决心“结硬寨,打呆仗”的洪承畴可不会走得这样快,他在塔山堡又呆了下来,开始整治用于“结硬寨,打呆仗”的各种装备。

    首先是各种木料,洪承畴不断的派人四出伐木,以作为搭建营垒的原料,又让木匠们大量制作拒马、大盾、长枪什么的,同时还下令让郑芝虎在笔架山建造营垒仓库,用以储备粮草。

    这些事情当然非常的耗费时间。要知道这可不是只需要四十八个小时就能建起一座立交桥的后世,工程什么的总是要花非常多的时间的。如果这当中还夹杂着小规模的战斗,自然就更是如此了。

    自从洪承畴带兵除了宁远,满清负责围困锦州的将领济尔哈朗就不断地派出侦骑打探明军的动静,如今明军大举伐木,济尔哈朗自然不会不知道。于是他便派出骑兵,不断袭击出来伐木的明军。洪承畴虽然不愿意和立刻就和满清决战,但是对于小规模的战斗却并不回避。他手中的军队的整体训练程度虽然远远不及八旗兵,但是要论少数精锐的战斗力,却并不比清军来的差。比如说曹变蛟的亲兵们都已经装备上了一水的“荷兰”铠甲和刀剑,虽然样式上和我大明军队常用的有些不同,但是论起质量,比起我大明工部弄出来的那些东西,真是不知道强到哪里去了。就比如说那身铠甲,又轻又坚固,一般的刀剑根本就砍不动它,至于弓箭,除非是用强弩近距离射击,否则就是那些白甲兵用步弓射出的重箭都无法击穿它们。而且“荷兰人”还很贴心的准备了弧形的面甲,这下连那些白甲兵重箭射脸都不用怕了。

    还有那些荷兰刀剑,样式虽然和大明的不一样,但却是实实在在的在刀刃上夹了钢的,不像我大明工部弄出的那些样子货,杀个牛都杀不死。

    靠着这样的东西,曹变蛟的亲兵们,就算是和建胬的白甲一对一的干,也没吃过亏。而对上一般的旗丁,还有什么蒙古八旗,那都是占着上风。

    除了曹变蛟,吴三桂的亲兵更是如此。在我大明的那些军头中,除了南安的郑家之外,最有钱的大概就是辽西将门的祖家将吴家将了。所以他的亲兵的装备还要更好一些,甚至还装备上了上等的“荷兰鸟铳”。虽然这“荷兰鸟铳”其实也不过是火绳枪而已,出于维持对我大明和我大清清军在战斗中有很大的机会缴获到明军的鸟铳的装备优势的考虑,郑家的冒牌“荷兰东印度公司”并没有向我大明提供燧发枪。但是这些鸟铳却是真材实料的打造出来的,不要说我大明工部的那些每次射击都不敢装足火药的货,就是曹变蛟他们买到荷兰鸟铳,只要拿过来和吴三桂的亲兵们手上的一比,那也是明显的差了一大截:曹变蛟他们的火铳实际上都是模范军还叫护厂队的时候就淘汰掉了的那批正版的荷兰火绳枪,枪管还是用熟铁板卷成的。但是吴三桂的亲兵们用的,可是在模范军用旧了的燧发枪的基础上进行了改退从燧发枪改成火绳枪的上等货,那枪管是钻孔钻出来的,连条焊缝都看不到。几个月前,曹变蛟他们看到这样的鸟铳的时候,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靠着这样的装备,吴三桂的亲兵们对上哪怕稍微多一点的建胬白甲,都能略占上风,至于一般的旗丁什么的,就更是不在话下了。

    当然,无论是曹变蛟还是吴三桂,他们也只有手下的那些亲兵还算有点战斗力,但是他们手下其他的士兵的战斗力就完全是渣渣了。我大明这个时代,贪污军饷已经成了习惯,一来二去的,各个军头也只肯花钱养着完全属于自己的家丁,业只有家丁亲兵还有战斗力了。而此时基本的战斗方式就是家丁亲兵先冲前面,打垮了对手,其他的战兵再跟着上。而万一战败了,这些兵跑得慢一点还能掩护一下家丁和主将。

    所以无论是曹变蛟还是吴三桂手下,除了家丁以外的士兵,不管是战兵还是辅兵,都吃不饱饭,都有不同程度的营养不良。装备更是一塌糊涂,战兵勉勉强强的还有些不成型的刀剑,到了辅兵那里,有时候连结实点的木棍都没有。相形之下,在八旗兵那边,所有的战兵都基本上能吃饱饭,有至少是合格的武器。所以真要大队人马的对砍,我大明多半要麻烦。

    但是此时的小规模的作战倒是让这个弱点隐藏起来了。所以虽然在冲突中,明军倒是不断地取得了一些胜利。当然,那些负责伐木的辅兵被满清杀了不少,抓走了不少,但是辅兵本来就是随便抓来的,算不得人,死了就死了,也没谁在乎。

    不断的小胜让军队的士气有了一定的上升,但同时也给洪承畴带来了更大的麻烦。这些天的胜利让张若麒变得更加的活跃了。在此之前,八旗兵的积威对张若麒还是有些影响的,但连续的胜利,让张若麒忍不住也产生了“八旗兵其实不过如此”的感觉。于是他自然就更起劲的催促其洪承畴来了。

    不过张若麒的催促并没有起到太大的作用,洪承畴继续着他的慢动作,而那些原本好像更倾向于他了的总兵们,在提到大规模进攻之后,却都突然的怂了。包括和陈新甲以及高起潜关系都不错的,据说勇冠三军的吴三桂都是一样,总之,在到达塔山堡之前,张若麒说洪承畴走得慢了,还能找到一些人赞同,如今说要马上进军,在军中却已经找不到支持者了。也许他只能想办法再去要一道圣旨了。

    ……

    一转眼就是六月了,郑芝虎在笔架山上的码头以及城寨仓库都已经建好了。大量的粮食、物资不断地被运到了岛上,装进了笔架山的仓库里。当然,依照着我大明的传统,所有走海路而来的粮食、物资、钱财都很自然的在海上漂没了两层。虽然在海运过程中,郑芝虎没有损失哪怕一条船。

    洪承畴依旧没有进军的意思,不过据说毫无办法的张若麒已经派人上书崇祯皇帝,讨要一份直接命令洪承畴进军的圣旨去了。不过如今圣旨还没到,所以洪承畴还可以继续呆在这一带进行最后的准备。

    洪承畴知道,张若麒肯定能拿到他所想要的那份圣旨。他很了解自己的这位皇上,知道他是个急性子,再加上陈新甲在一边帮腔,皇帝下这样一道圣旨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

    只是张若麒的信使要到京师还需要一段时间,就算到了京师,这样的决定也不是仓促之间能做出来的。等大家讨论完了,下了圣旨,然后再一路送过来,大概就要到七月份了。洪承畴也知道到了那个时候,他就没法再继续拖延了,就必须去和清军决一死战了。所以在这段时间里,他要抓紧时间,把准备工作做好。

    这天洪承畴到笔架山来视察工作了。

    洪承畴首先视察了负责笔架山的防御工作的“荷兰”雇佣军。

    “不是说都是荷兰兵吗?怎么我就看到了几个红夷,其他的看起来都是中国人呀?”看完了“荷兰”雇佣军的队形变换表演、射击表演之后,洪承畴很是疑惑的向郑芝龙问道。

    “回督师的话,这些人里面确实是只有几个人是正宗的荷兰人。其他的有的是日本人,有的是朝鲜人,还有的是南洋的华人。”早有准备的郑芝虎回答说,“雇佣他们比全部雇佣荷兰人便宜很多。”

    “可是这些人真的能打吗?”洪承畴身边的一个幕客有点不太放心的问道。

    “您看看这些兵的体格,那绝对是每天都能吃饱饭,还能吃到肉的人,才能有的。您再看看他们的胸甲和火枪,还有那些大炮,那都要花大价钱的。荷兰人养着他们,可没少花钱。如今还把这些大炮也交给他们。要是他们不能打,他们那里会把这么些好东西都给他们?”郑芝虎解释道,“其实,当年的静海大捷的荷兰军中,也是大半都是这些人。”

    “原来是这样,当年静海……”

    对于这些“荷兰兵”能不能打,洪承畴倒是并不怀疑,他也是打老了仗的人,自然能看出什么样的军队能打。在他看来,这些“荷兰”雇佣军中,真正上过战场的并不多,但是其中的任何一个都对得上“训练有素,武备精良”这八个字。尤其是刚才的阵型变化表演,更是让洪承畴叹为观止。洪承畴知道,要完成这些复杂的阵型变化,需要相当高的组织度,而一支军队,如果组织有力,那就几乎不可能不会打仗。只是,他原本以为荷兰人本国太远,人数又少,断断是不会对大明构成威胁的,而如今看来,他们居然能把华人、日本人、朝鲜人训练得这样好,怕是弄得不好,也会成为我大明的心腹之患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