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明1630 > 第四百三十六章 监国 6
    一旦下了决心,马士英行动起来倒是非常的快。一看书?  第二天一早,马士英就召来了黄得功,向他出示了来自南京和山海关的两份文书,然后默默地看着黄得功将这两份文书看完。

    “总督大人……这……这两份文书?”看完这两份文书,黄得功站起身来道。

    “黄帅,我这次请你来,也就是商量一下该怎么办。嗯,先坐下,先坐下再说。”马士英却不动声『色』的回答道。

    “谢总督大人。”黄得功便又把半边屁股放回到椅子上,同时还悄悄地向着门口,以及摆在右边的屏风那里望了一眼。

    “黄帅觉得,老夫该服从哪边的命令?”马士英又问道。

    黄得功听了,赶忙又站起身来抱拳道:“总督大人,黄某是个粗人,哪里懂得这些?总督大人您说我们该怎么办,我们就怎么办!某将一切唯总督大人马首是瞻!”

    马士英见黄得功虽然说得干脆,但是眼光闪烁,便知道他心中其实还颇有疑虑,便道:“黄帅你先坐下,待老夫先给你讲讲这里面的道道,然后我们一起参详一下。”

    黄得功便又坐下了。马士英呵呵一笑道:“黄帅可知道福王殿下和潞王殿下谁和天子的关系更近……”

    马士英将立福王和立潞王之争和黄得功讲了一番,又道:“过去,有传言说福王不贤。今日看来,这传言却也未必可靠。别的不说,单就协调统帅两路兵马,大败闯贼,就不是不贤的人能做到的。我看南京的诸位大人多半是误听了别人的谣言。”

    一边说这些,马士英一边观察着黄得功的表情,他注意到,当自己说道福王原本就和天子更亲近,依照礼法更有资格担任监国之位,而且福王也不是不贤的时候,黄得功的表情似乎轻松了不少,他便知道,黄得功恐怕也是倾向于支持福王的。

    这其实也不奇怪,因为如果要支持潞王,那就意味着黄得功不但要对付李闯,更要和辽镇以及郑家为敌。而如果他支持福王,那么他要面对的对手就少得多,几个军镇中,高杰被夹在李闯、福王以及自己之间,只要他脑袋还没坏,就知道不能同时和这几家都开战。壹  看书  ?而南京朝廷手中根本就没什么兵力,附近的军镇大概也只有左良玉可能支持他们。不过左良玉孤掌难鸣,而且距离也远。所以支持福王,却是保稳得多。更何况黄得功和郑家的关系不差,有不少生意上的往来。

    “本官写了一封信,劝劝南京的诸位大臣,不要误信谣言,做出什么令亲者痛而仇者快的事情。不知道黄帅可愿意和本官联署?”马士英这样问道。

    “总督大人抬爱末将,末将哪有拒绝的道理?”黄得功赶忙感激的说。

    ……

    得到了黄得功的支持,马士英立刻派人送信给高杰,让高杰带兵后撤到徐州,他本人也同时赶到徐州去和高杰见面。

    高杰在回徐州的途中就已经知道了如今出现了两个监国的事情,自然也就明白马士英找自己是为了什么。高杰一路快马加鞭的赶回徐州,这时候马士英却还在路上。高杰便先回到家里和妻子邢夫人商量这事情。这邢氏原本是李自成的老婆,后来和高杰勾搭成『奸』,高杰投降明军也是因为这个。邢夫人当初在给李自成做老婆的时候,就负责管理闯军的后勤,她为人颇有见识决断,不要说一般的女人,便是高杰,在很多事情上也不如她。所以但凡有大事,高杰都要先和邢氏商量一番。

    “马总督一定是打算站在福王殿下那边。”听高杰说明了情况,邢夫人立刻就做出了这样的判断。

    “夫人为什么这样说?”高杰问道。

    “以道理来说,本来就该福王监国,潞王的身份和福王相差甚远,如何能有监国的资格?除非他能为国家立下大功。马总督要是打算倒向南京,支持潞王,那一定会下令让你立刻带兵北上,伺机夺回京师。因为只有夺回京师这样的大功,才能让潞王名正言顺的压倒福王。若是马总督还在犹豫,打算和夫君商量一下,那就只会让夫君自己回到徐州,不会让夫君把队伍都带回来。如今,马总督既然要夫君把军队带回来,那就是他已经下定决心打算要站到福王一边,打算要用武力迫使南京服从福王殿下。夫君觉得,妾身说得可有道理?”

    “夫人呀。”高杰一拍大腿道,“这事情我想来想去想不明白,还是你厉害,两句话就说明白了!我听说书的说,汉朝有个叫什么纸屋的,能什么什么之中,什么什么之外,夫人你就是我老高的纸屋呀!”

    邢氏听了,却呸了一口道:“你这人就是一点学问都没有,身边那么多有学问的师爷,也不和人家学学。什么纸屋,那是汉朝开国皇帝的军师张良!诸葛亮一样的人物!还纸屋子呢,还‘什么什么之中,什么什么之外’呢,也不怕丢人!”

    高杰却不以为意的笑了起来道:“当着夫人,我老高还怕什么丢人?至于学学问,我老高这辈子是不想了,就看咱家儿子将来能不能有学问了。嗯,夫人,你说我们该怎么做呢?”

    邢氏却斜着眼睛对高杰道:“这等事情,自然是夫君拿主意,那里轮得到我一个女流来说话的?”

    “哎呀!我的夫人!”高杰四面看看,见周围没人,便一把把邢氏搂入怀中道,“谁敢说你是女流之辈?你就是我的诸葛亮,我的那个什么张子房呀!我不问你,却问谁去?”

    “做什么!大白天的!让人看到了多不好!”邢氏立起眉『毛』来小声骂道,有轻轻的挣扎了一下,却并没有能从高杰的怀中挣脱出来,她也就不再挣扎了,却又道:“你这人就是不肯自己劳累一下,自己动动心思。我们如今自然是听马总督的了。我估计马总督早就和黄得功谈好了。然后再来找我们。我们要不愿意,夹在李闯、福王、黄得功中间,还能有什么好果子吃?而且,跟在南京后面又能有什么好处?南京那边人太多了,论功行赏什么的排到咱们,都不知道排到哪里了呢……嗯,你说我说的可是这个理?”

    “夫人说的和我想的一模一样呀!”高杰笑道,“可见我们是夫妻同心,什么什么来着!”

    ……

    一天之后,马士英也到了徐州,高杰拜见了马士英,便直截了当的向马士英提起两个监国的事情,并且态度严肃的向马士英提议应该支持福王。

    “没想到高帅如此的深明大义!”对于高杰的态度,马士英自然是非常满意,他满意的微笑着说:“不过老夫觉得,高帅是不是把事情想得太过了,南京的那些大人也素有忠名,他们扶潞王监国,想来也是不解实情,被有些小人骗了。只要老夫,还有高帅和黄帅一起去和他们把道理讲明白,他们没有不幡然悔悟的道理的,其实倒是用不着动刀兵的。”

    “马总督说的是。”高杰低头道。

    几天之后,马士英便带着高杰和他的一万多军队顺着运河南下,和中途赶来的黄得功回合后,合兵一处,一边准备前往南京,打算和南京的那些大明忠良们讲讲道理;一边也写信给南京守备太监韩赞周,表示支持福王的态度。事实也证明了马士英的判断非常正确,我大明的那些忠臣们果然非常的通情达理。韩赞周向他们出示了马士英的信件,他们读了之后都深受感动。高弘图当即表示,他们之所以立潞王,完全是因为失去了皇子们,以及福王的消息,焦急之下才做出这样的举动的。如今既然福王殿下还在,而且还为国家立下了这样的功劳,那由福王殿下来监国,实在是“顺乎天而应乎人”。至于潞王殿下,那自然是应该退位让贤的。

    对此钱谦益似乎有些反对意见,毕竟对于一直身负天下大名的钱谦益来说,要是真的拿到了拥立的大功,那入阁拜相的梦想几乎就在眼前了。而如果认输的话,只怕距离这个梦想就很远了。说起来作为东林领袖的钱谦益,好几次都『摸』到了内阁的边上,然而每次『摸』到内阁边上就出事情,这也不由得他不郁闷。

    “虞山,天命毋容抗也!”高弘图见钱谦益还有犹豫之意,赶忙提醒他道。

    钱谦益也不是笨人,一经提醒,立刻就明白南京附近没有任何可以与之相抗衡的兵力,如今的局面已经无法挽回,便道:“天命如此,大明幸甚!我虽削籍,但已经赦矣。自当恭从天意,为王前驱。我闻监国督师在北,正欲恢复神京,当驱驰前往,投身军中,为福王殿下效命。”

    既然事不可为,钱谦益立刻就改变了立场,准备倒向福王。东林党的领袖都这样了,其他人自然也不会弄出什么幺蛾子了。于是当天晚上几位大臣就进入宫中,劝潞王让出了监国之位,第二日,南京朝廷就让张慎言、钱谦益带着表示拥戴之意的表章和书信北上,去拜见福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