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吃过午饭,赵德三回到办公室后坐下来没多久,就接到了环保局老赵的电话,老赵向他汇报了一下事情的进展,说纺织厂那边已经安排好了,现在就等记者下来实际查看。

    现在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于是赵德三便拿起手机给河西新锐网报道这件事的记者康超打去了电话。

    “喂。”

    “康记者啊,我是产霸区的代书记赵德三。”赵德三在电话里客气的笑着说道。

    “是赵书记啊,找我有何贵干啊?”康超笑呵呵地问道。

    “康记者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啊。”赵德三笑呵呵地说道,“就是上个礼拜五和你谈的那件事,经过我们区委区政府的及时勒令整改,现在纺织厂的污水排放已经达标了,康记者什么时候有时间劳烦亲自下来走访一下吧?”

    “是吗?那看来咱们区委区政府很重视这件事啊。”康超在电话里笑呵呵地说道。

    “污染的事情可不是小问题,要不是康记者曝光,我这个领导都还不知道呢,这两天在区委区政府的高度重视下,纺织厂已经整改过来了,劳烦康记者下来看看。”

    “那我今天下午过去吧。”康超想了想说道。

    “那欢迎康记者,大概什么时间?”赵德三笑着问道。

    “可能到两三点左右吧。”康超没有给出具体的时间,但是赵德三听他这么说,知道那个时候也是区里上班的时间了。

    “那行,那等康记者下午过来了再联系。”赵德三笑道。

    联系好了记者康超之后,赵德三看了看时间还早,就趴在办公桌上睡起了午觉。

    差不多两点左右的时候,迷迷糊糊之中,赵德三被一个电话给吵醒了,电话是康超打来的,对方在电话里告诉赵德三他已经到了产霸区,正在去往纺织厂的途中。

    赵德三挂了得看话后就连忙给环保局赵局长打去了电话,吩咐他做好一切准备。随后,赵德三从椅子上拿起外套穿上,急急忙忙的冲出了办公室。这个时候刚刚是上班时间,走廊里那些区委的工作人员看到赵德三那急急可可的样子,一边向他陪笑打着招呼,一边不约而同的让到了一边。

    而赵德三从区委出来后,并没有直接去纺织厂那边,而是驱车来到了不远处的区建委,来到自己以前担任建委主任时的办公室门口,见门开着一道缝隙,便轻轻推开门向里面瞥了一眼。

    见高海平正坐在电脑前看着东西,就喊了一声说道:“高主任,赶紧跟我出去一趟。”

    高海平见赵德三竟然过来了,而且一脸着急的样子,也不知道他突然来叫自己去干吗,但赵德三毕竟是产霸区一把手,没什么特殊理由那自己是必须要听命跟着赵德三出去的。

    高海平简单的整理了一下办公桌上的资料,然后就跟着赵德三从建委出来上了他的车。坐上车之后,高海平心里还是很疑惑,这才笑着问道:“赵书记,咱们这是要去哪儿啊?”

    “去纺织厂,曝光咱们纺织厂偷排污水的那几个记者今天下午又来了,不过幸亏我已经安排让老赵去接待了,这次他们抓不到什么了。”赵德三说着话故意长出了一口气,然后看了一眼有些纳闷的高海平,继续说道:“高主任,我现在身边很缺少人手,尤其是这个事儿很重要,今晚怎么也要想办法让几个记者留下来,咱们区委区政府出面招待一下对方,再给他们点土特产什么的,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了。”

    高海平的心思还在刚才赵德三说的‘不过幸亏我已经让老赵安排好了,这次他们抓不到什么了的上面,对赵德三说的什么请客吃饭松土特产,高海平也没有多想,就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

    随后高海平还在有些纳闷地想,赵德三再怎么身边没什么人用,也不可能会找自己啊?而且这件事是关乎环保方面的工作,难道这家伙真想把自己弄到环保局去?想到这里,高海平的心里就有些忐忑不安起来了。

    正在高海平一脸纳闷的推测着赵德三的心思时,赵德三一边开车一边拿出手机给赵局长打去了电话,“喂,老赵,准备的怎么样了?不会出现什么问题吧?”

    “放心吧赵书记,纺织厂这里我已经安排好了,现在就等记者同志过来呢。”赵局长信心百倍地说道。

    赵德三打完这个电话也放心了不少,只是高海平听着赵德三在电话里和环保局赵局长的对话,心里很是纳闷,他让赵局长准备的是什么?琢磨了一会儿后,高海平斜睨了一眼赵德三,见他的表情这个时候显得很轻松,一点也不像是有什么压力。

    他突然想明白了,肯定是赵德三让赵局长造假骗那几个记者了。

    高海平越想越肯定,虽然高海平并不懂得环保上的事情,不知道怎么去造假欺骗记者,但他对自己的猜测却已经是百分之百的肯定,要不然赵德三这小子现在怎么会显得那么轻松惬意呢,而且据他所知纺织厂的环保问题绝对不是这一两天时间就可以解决的。

    算你小子倒霉,你说你拉着谁去不行,非拉着我跟着你去,等我明白你是怎么造假骗记者的,看我不向记者记者揭穿你,等着瞧吧,有你好戏看!

    高海平在心里暗暗冷笑着,又打起了自己的如意算盘。

    赵德三和赵局长在打完电话后,其实一直是故意装出了一副很轻松愉悦的表情,其实就是想窥探一下坐在身边的高海平的反应,他看似在开车,其实不时的用眼角的余光偷偷去窥探高海平的面部表情,在发现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幸灾乐祸的神色后,赵德三的嘴角也不经意间露出了一丝微笑。

    赵德三带着高海平驱车来到纺织厂那边的时候,赵局长正带着环保局的几名得力助手在和记者说着什么。

    “你们看,现在只要处理设施一运行,排出的水就能符合国家标准了,你看这水,多清澈啊。”赵局长一边笑着,一边将水凑到出水口在掌心捧了一些。

    来的那两名记者不停地点着头,其中一个还拿出照相机在出水口那将清澈的出水拍了下来。

    赵局长见两名记者没有看出这里有造假的迹象,心里简直美翻了天,只要这件事一过去,他这个环保局张的位置又可以高枕无忧了。

    “两位记者同志,咱们再去其他排污口看看吧。”赵局长说道。

    那两名记者点了点头,就跟着上了车,这个时候站在一旁的高海平看着出水口那清澈的水流,两只眼睛瞪得比鸡蛋还大,心想怎么可能,怎么一夜之间这些排污口排放的污水就达标了?

    高海平此时的心里感到疑惑极了,趁着众人上车的机会,忙跑到出水漱口捧了点水,看着掌心中这干净清澈的水,他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儿,觉得这水好像有点太干净了吧?

    简直就是纯净水,就算是污水处理设施再先进,也不可能处理的跟纯净水一样清澈而且没有一点点臭味。

    高海平迟疑了一下,连忙上了车跟着赵德三等人又去了其他几个排污口看了看,几乎每处都是一样,排出的水都非常干净,完全符合国家排污标准。

    看到这突然翻天覆地的变化,高海平心里暗暗的骂道,妈的!姓刘的和老赵胆子也太大了,等老子一会儿知道你们是怎么造假的,有你们好看的!

    一行人将几个排污点的污水排放口都看完了之后,赵局长还专门带着记者去了纺织厂看他们的处理设施。

    由于纺织厂是经过改制的,里面的处理设施虽然运行效率低下,但是还可以正常运行,虽然无法把污水中的污染物全部处理干净。

    但记者毕竟是外行,对这些太专业性的东西不太懂,他们看着处理设施在正常运转,并且排水口的水很清澈干净,也就忍不住称赞道:“不错,你们要是早督促纺织厂把设施运转起来,我们上次也不会发那篇文章了。”

    通过刚才的接触,众人都知道这个说话的记者就是那篇文章的作者康超,是河西新锐网的最顶尖的笔杆子和顶梁柱。

    赵局长忙阿谀奉承地说道:“是啊是啊,康记者,也怪我们环保局监督不严,今后我们一定注意这个问题,保证纺织厂的处理设施正常运行,严格把守环保这一关。”

    纺织厂的一位领导随后也表态说道:“这两天环保局的同志对我进行了批评教育,并且罚了我们一笔钱,我们纺织厂也意识到环保工作的重要性,知道错了,今天我代表纺织厂向各位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犯。”

    听着环保局长和纺织厂领导这一唱一和的表态,康超满意的点了点头。

    而高海平则在心里暗暗骂道:“扯淡!妈的在这里唱双簧,等着吧,看老子不揭穿你们!”

    “行了,我们的素材也整理的差不多了,也要回去了。”康超说道。

    赵德三听康超说要走了,就忙热情地说道:“康记者,你看这都快五点了,你们大老远的跑过来,留下来吃顿便饭再走吧。”

    康超看了看表,笑道:“这才四点二十分嘛,离五点还有半个钟头呢,我们就走了。”

    “这不回到市里去也就差不多五点多了,也该到了吃饭的点了,你们这么大老远的下来,也让我们略表一下地主之谊嘛。”赵德三继续满脸热情的笑着劝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