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楔子 替命
    我小时候经常生病,而且夜里经常惊醒,醒了之后就是嚎啕大哭,据妈妈说,那声音是凄厉至极,简直不像是一个小孩子可以发出的。【www:kanzw.com 看.。!中!文?网

    而有的时候,我自己还会发出咯咯笑声,那笑声依旧刺耳尖锐,不论妈妈怎么哄,怎么说,我就是一个人在那咯咯乱笑不已,妈妈有时候都会听出一身鸡皮疙瘩。

    那时候家在城市,爸爸有常年在外,妈妈就自己带我去走了好几个医院,但医院都说没有什么毛病,只是身子骨有点虚弱,补补就好。

    补补就好,妈妈听信了医生的建议,就给我吃好喝好,那时候家境富裕,倒是能够支撑我这个毛孩子吃喝。眨眼间,我就到了六岁,虽然每天排骨牛奶不断,但我还是一副面黄肌瘦,弱不禁风的样子。但是总体来说,我除了几乎天天生病之外,还是好好的。

    就这样,我的童年就过来了,伴随着吃药打针和紧闭在家,我就到了六岁。

    六岁那年,发生了一件大事,我妈妈到这时候提起来,还是心有余悸,极其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但是这确实发生过。

    那天我妈妈带着我出去买东西,我是很高兴的,因为平常妈妈都是不允许我出门的,这次例外,妈妈答应带我出门,我就高兴的在妈妈周围跑来跑去,妈妈笑着叮嘱我让我小心。

    这时候,我看见路边一个有一个花花绿绿的风车,那时候孩子心性,什么都好奇,就跑过去捡起来,捡起来之后,看见面前站了一个小姑娘,那小姑娘看着我手中刚捡起来的东西,十分渴望的样子,也许是被小姑娘的可怜兮兮的目光盯的心软了,当时就是小男子汉的情怀迸然爆发,我豪爽的将手中捡起的东西递给那小姑娘,说道:“给你。”

    那小姑娘接过,顿时就是眉飞色舞,冲我甜甜的笑了。

    她接过风车,转身就跑,本来她跟我一样都是在马路的这侧,可是她接过我送的风车之后,竟然冲向了马路的另一侧,这时候惨剧发生了。

    一辆横冲直撞的车子,将那小女娘狠狠的撞了下,将她抛飞在空中,然后打了几个滚,那小姑娘啪的一声,就摔倒我在面前。

    我听见那树枝折断的咔嚓咔嚓之声,那小姑娘跌落在我面前的时候,身子是背对着我的,可是她的脸却扭曲的朝向着我,我惊恐的看着那小姑娘的血从眼睛,鼻子,耳朵,嘴巴中流出,血越来越多,越来越多,慢慢的积攒成了一汪血泊。

    妈妈从后面心惊的赶来,捂住我的眼睛,对我喊道:“别怕,别怕……”透过妈妈的手指间的缝隙,我分明看见了那小女孩在冲着我笑,只是伴着那红艳艳的血泪,我看的是那么诡异,那么令人毛骨悚然,我只觉得我脑袋轰的一声,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接下来的,都是后来妈妈跟我说的。

    我昏倒之后,妈妈立刻将我抱起,她知道我身子骨虚,怕我碰见这种事情遭了什么邪祟,就赶紧带我回家。

    回家之后,妈妈放我在床上,赶紧给我熬了一碗姜汤,可是不论妈妈怎么喂,我都是牙齿紧闭,滴水不入。妈妈急的团团转,赶紧将我带到了医院。

    可是到了医院之后,医生却是检查不出什么毛病,说我各项生理机能都健全良好,也是不明白我为什么昏迷不醒,妈妈没办法,只好带我回了家。

    回到家之后,我开始发烧,喉咙中也是赫赫作响,就像是有一口浓痰,咳也咳不出,咽也咽不下,那声音就像是七老八十的老人,哪还有一丝六岁孩童的迹象。

    妈妈看我这样,登时就慌了神,她也知道,我这很可能是招了邪祟,可是城市中没有会看的,这些都归为封建迷信,是受封锁打击的。

    妈妈知道耽搁不起,就赶紧收拾一下东西,带着我回了老家。再回老家路上的车上,我赫赫不断,那声音就像是只吊着那剩下的一口气,妈妈急的眼圈都红了,这时候,车上一个老人对妈妈说道:“你这娃娃可是招了不干净的东西啊,看这模样,是要取你娃娃的性命了!”

    妈妈一听老人这话,登时就是鼻子一酸,眼泪簌簌的掉了下来,妈妈哭着说道:“求求老先生,你救救我孩子吧!他才这么一点,我这是做了什么孽啊!”

    那老人一听妈妈哭求,立即说道:“我也就说说,我也不会看啊!”妈妈一听这话,哭的更加厉害,老人叹了口气道:“你别哭,哭也不是办法,哎,我想起来了,在俺们那一带,有一个乞丐,那乞丐平常邋邋遢遢,可是那年却是救了一个被吊死鬼上身的年轻人,我们那带人都说他有些本领,要不你就带娃去看看?”

    妈妈一听,顿时停止哭泣,点头称是,这时候妈妈也只能是病急乱投医了,别说这老人说的是个乞丐,就算是个疯子,妈妈也会去求了看看。

    老人给了我妈地址,无巧不成书,这个地址竟然是我爷爷的村子,老人知道妈妈是秦独眼的儿媳,登时脸色一变,惊道:“原来是秦大哥家的儿媳妇啊,真是失敬失敬啊!”老人竟然飞速的换了位子,离开了妈妈,妈妈还想问到什么,可是看那老人的表情,便叹了口气。

    我爷爷是个独眼,村子中的人都惧怕他,不单单是因为他的长相,更是因为他的营生,村子中多多少少都知道爷爷是干什么的,爷爷干的可是最接地气的活儿,没错,就是盗墓,连同他的宝贝五个儿子,只不过老四在年轻的时候就死了,怎么死的,死在哪了,只有他们爷几个知道了。

    话所我妈妈火急火燎的带我回到爷爷村中,那天也赶巧,爷爷跟爸爸竟然没出去,看见我妈来登时吓了一跳,待到妈妈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跟爸爸和爷爷说了我的状况,爷爷那独眼一瞪,骂道:“从来都是我秦独眼整鬼,还没见过鬼整我们家的人!带回屋去,我看看娃。”

    这时候天已经快黑了,妈妈将我抱到屋中床上,爷爷翻开我的眼睛看了一眼道:“书云(我妈妈名字)啊,娃娃这次可是病的不轻啊,你也知道我们这种人不能经常接近娃娃,而且这娃娃来的蹊跷,所以才是你一直自己带着,你不怨我们吧?”

    妈妈这时候已经哭得像个泪人,抽噎的说道:“爹啊,你就别说了,赶紧救救娃娃吧,救好了娃娃,我不怪你们!”

    爷爷叹了口气,拿了个小碗,在碗中放了一碗米,然后放到我跟前,说来也怪,那米一放到我身边,就簌簌的跳了起来。这时候我竟然睁开眼睛站了起来,冲着爷爷咯咯笑道:“风车,你给我的风车!”我的声音竟变成了女童声音,妈妈一见这架势,登时受不住,晕了过去。

    爸爸将妈妈扶了出去,爷爷跟着出去对爸爸说道:“这回不好办啊,听书云的话,这女娃可是替小关关死的,本来没命的可是小关关,现在这女娃不乐意了,要带着小关关走啊!”爸爸一听这话,登时急眼:“爹,你可不能这样,不能因为秦关的来历见死不救,当初可是你给我的娃!”

    爷爷独眼一瞪骂道:“没出息的犊子!我哪说不救小关关了,你赶紧回去查清楚这死的女孩的生辰八字,快点,晚了过了今晚,这关关就危险了!”爸爸一听这个,立马掉头就走,爷爷喊道:“黑天了,没车了,你赶紧骑车子走,看路上有没有顺风车,多带着些钱。

    爷爷还想说什么,可是爸爸已经消失不见。

    爷爷走进房屋,看见我正在床上乱跳,只是这一个男孩的躯体,偏偏发着一个女童声音:“你给我的风车,你要跟我一起玩!”

    爷爷叹了口气,把门反锁。

    晚上的时候,我就开始闹了,又是疯狂的乱叫,又是嚎啕大哭,一会儿女声,一会儿男声,那声音反正哪个都不好听,爷爷家那只黑狗更是狂吠不已。

    不知道爸爸是怎么找到那女孩的生辰八字,爸爸回来的时候已经晚上十点多了,爸爸将那女孩的生辰八字告诉爷爷,爷爷掐指一算,叹了口气道:“这女娃命不该绝,偏是遇到了秦关,替他当了命劫,可是她不甘心这样走,她阳寿未尽,阎王爷也不好收她,要是这样纠缠下去,关关可是真的被这女娃给带走了!”

    爷爷告诉爸爸在门口守候,然后他自己拿着一个袋子一个碗一沓签出了家门。约莫过了半个小时,爷爷就回来了,手里端着一碗杂粮,包里不知还装着什么。

    爷爷对着守在门口的爸爸道:“将黑子宰了,盛一碗狗血,将那狗牙拔出一颗。”爸爸诧异道:“什么?”黑子可是爷爷他们干活计的一个好帮手,爷爷吼道:“要救你的娃,赶紧,黑子通灵了,不会怪咱!”

    爸爸是含着眼泪将黑子给宰了,那时黑子好像已经知道自己的命运,并没有躲避只是当爸爸将刀子捅进黑子身体的时候,黑子呜呜的叫了一声,眼睛亮闪闪的盯着爸爸,然后流出了眼泪,那时爸爸再也忍不住,疯狂的哭了起来,爷爷也是扭过头,抹了一把自己的独眼。

    爸爸宰黑子的时候,爷爷就画了几张符咒,然后在自己刚才出去背的包中掏出一些碎布片,交给妈妈让她缝制一小身衣裳,缝好之后,比着小衣裳在火纸上裁剪出一个相同大小的纸衣裳。

    做好这些,爷爷就说道,待会我进去,里面发生什么你们都别管,说着爷爷就拿了几根香,端着狗血挎着那个袋子,接过妈妈手中那个纸衣服还有各种布片缝制的小衣服进了我的屋子。

    一进屋子,我是背朝着爷爷坐着的,可是我听见爷爷进来,头慢慢的回过来,回过来,只听柯啪柯啪的几声巨响,我的头竟然完完全全的扭了过来!然后我的眼睛鼻子嘴巴中开始流血,嘴里发出女声:“你给我的风车!你陪我一起玩!”

    爷爷叹了一口气,不理会床上令人恐惧的我,在橱子中拿出一条绳索,两头蘸了些狗血,走到我面前,这时候我尖叫着往里爬去,头还是往后扭着,嘴里喊道:“你给我的风车!”

    爷爷抓住我,使劲的将我按住,将我绑了个结结实实,一个六岁的孩童挣扎,竟然让爷爷险些按抓不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