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二章 勾魂俑
    爷爷将我绑住之后,开始点香,然后将香放到床前面的桌子上,接着又从那个包中掏出一些钱币,都是相同年月制造的钱币,放在桌上,紧接着,将妈妈缝制的小衣裳纸衣裳,那碗五谷杂粮统统放到了桌子上。【www,ka~nzww.com 看?。*中*文?网

    爷爷掏出一个盆子,对我道:“我知道你死的冤,可是现在也没办法,你就是把他带走也改变不了什么,你也知道,这孩子不是一般人,要不也不会让你来挡灾,这里有百家米,百家衣,还有黑狗牙,百家钱,你要是乐意放了他,我就送你百家米百家衣,让你下辈子投个好胎,送你一场富贵,你要是执迷不悟,我就拿着这黑狗牙和百家钱将你打得魂飞魄散,你也看出我身上的煞气,你这种东西,奈何不了我,你怎样选择,全靠你!”

    这时候被绑在床上的我嘤嘤呜呜的哭起来:“是你给我的风车!”爷爷叹了口气道:“世事难料,发生了也没办法,你早些做决定吧,那牛头马面正在外面等着你呢。”

    这时候,我脖子慢慢的转回过去,脸上的血迹也渐渐消失,爷爷道:“算是他欠你的,下辈子,让他还你。”

    说罢,爷爷将那粮食放在香上一烤,然后将那纸衣服用火点燃,放在桌子脚下。这时候屋子里突地出了一阵旋风,将那纸灰连同香灰一同卷起,那旋风围着我转了一圈,就兀的消失。

    我这时候也是不吵不闹熟熟的睡了过去,爷爷将我身上的绳索解开,摸了摸我的头,叹了口气离开屋子。

    出了门,爸爸和妈妈就围过来问道:“爹,怎么样了爹?”

    爷爷说道:“好了,可怜那一个女娃娃为这关关挡了一劫啊!”妈妈一听我好了,推开门就进去,发现我沉沉的睡了过去,那颗悬着的心也是放到了肚子里。

    经过此事之后,爸爸便不再跟爷爷干活计,而是回到城里开了个古董店,一心一意的陪着我和妈妈,那以后虽然我还是身体不是多好,但基本没遇到什么奇怪的事情了,直到1992年,我爷爷去世,那年我十二岁。

    那天,天下着很大的雨,我们全家人赶到乡下,举行送葬仪式,我不明白,为什么好好的不在城市中呆着,我们要来到这么破旧的地方。

    当时天阴沉的怕人,豆大的雨不要命的往下砸,我们一群人,穿着孝衣戴孝帽,在震耳欲聋的唢呐喇叭声和轰隆隆雷声中,跟着前面那口四人抬的乌木大棺后面,缓缓行进,哭声震天。

    本来一切都是好好的,前面的道士唱经引路,虽是泥泞,但是我们还是走的稳稳当当,这时候,异变突起,前面四个抬棺的本村壮汉,不知道为什么同时摔倒在地。

    这时候,人群就像炸开了锅,大伯爸爸他们都呼的跑到摔倒在地的棺材处,前面引路的道士一脸惊恐的看着棺木,这时候大伯趴到道士耳边,说了几句,道士这才脸色好了点。

    道士招呼着摔倒在地的抬棺人,只是这个四个人不约而同的摇头拒绝,大伯走上前去,掏出一把钞票,这些人犹豫了一下,但最终还是接受了。

    但是走了不到两百米,这些人好像是不堪重负似的,开始摇晃起来,道士赶忙拿着他的拂尘冲着棺木扫去,不知道要清扫什么东西,然后对着大伯说了几句,大伯听了之后,转身离去,回来的时候,又带回来了四个中年汉子。

    这样四人抬棺便成了八人抬棺,最后终于在他们的摇摇晃晃中,到了要下葬的地方。

    我看到抬棺的人都脸色煞白,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

    棺入土,道士撒米,烧香,钉镇魂钉,然后唱了一个咒语,做了一个法事,封石,上土,然后,我爷爷就进了那隆起的土坡之中了。

    不知道是错觉还是怎么,在密集的雨中,在刚刚坟起的墓地后面,我又看见了爷爷那张满脸皱纹的脸,当然还有他那个闪亮的独眼。

    我拉了拉爸爸,跟他指了指,爸爸顺着我的手指看过去,什么都没说,啪的一声给我一巴掌,我便嚎啕大哭起来,用这种方式,表达我对我爷爷死去的伤心。

    葬了爷爷之后,我们都淋着雨回了家,大伯好生安抚了抬棺之人,然后请吊唁之人吃丧席,这种丧席基本是素淡无味,只是为了表达对死者最后的怀念。

    席间,我隐约记得当时有一个蓬头垢面的乞丐来吃丧席,乞丐嘴中念念有词,不知为何,乞丐见了我之后竟然快步走上前,从我妈手中一把夺过了我,口中不知念叨着啥,当时我吓得哇哇大哭,爸爸赶紧轰开乞丐。

    乞丐状若疯癫,看着我说道:“千年帝魂,沦落到此,沧海桑田,世事变迁,悲哉,哀哉!”周围一群人看的纳闷,乞丐这时从手中摘下一串珠子,对着我妈说道:“此珠,可保此子此子十八岁前平安,十八岁后,我自来寻他!”

    说罢,乞丐留下珠子,飘然而去。

    按照爸爸的想法,那珠子是不肯要的,但是后来,爷爷头七的时候,不知为何我生了一场大病,高烧不退,寻医未果,妈妈想起乞丐留下的珠子,就抱着试试态度,谁知我戴上之后,高烧立退,病情好转,从此之后,我手腕上就带着那串珠子,一带,就是六年。

    今年我十八岁,是一名在校大学生,爷爷生前不让我看兵马俑,可是我不乐意,今年十月一放假,我就踏上了去看兵马俑的路途。

    我上了车之后,发现车上人居然不多,我挑了一个座位坐下,坐下后发现在我座位旁边的是一个细皮嫩肉的男子,脸上白白净净,很是文雅秀气,我看着那模样比起女孩都是犹有过之,忍不住多看了几眼,这时候,那男子似是注意到我,扭过头来,问我道:“好看吗?你个死兔子!”

    我被这个男的骂了一怔,我扭头看了看后面确定是他在骂我,我顿时气结:“你才是死兔子呢?看你这摸样就知道你是兔子!”

    那人刚想继续说什么,可是忽的脸色一变,不再理会我,而是紧紧的盯着在刚在我右边,我扭过头去,发现我右边空空的,一个人都没有。我心中骂了一句无聊,回头向前。

    可是过了很大一会那兔子还是一直盯着我右边不放,我忍不住又看了一遍右边,发现并没有人,而且我确定兔子不是在看我,但是他现在是比看我还令我心惊。

    我被兔子盯怕了,我心虚的站起来,想要换个座位,可是当我一站起来,换了后面一个空座位坐下时,兔子竟然扭过头来,朝着我的身后直勾勾的看去。我忍不住的回头一看,我后面还是没有人!

    我的头皮登时就炸开了,这兔子看来是有神经病,我想着骂他几句,但是被他盯的毛骨悚然,怕他待会会干出更诡异的事情!我接连换了好几个空座位,可是每次坐下都会发现那个兔子死死的盯着我的背后。

    我实在是被他盯怕了,我大喊一声:“停车!”这时候全车的人都惊奇的看着我,司机也是纳闷的说道:“荒郊野外的为什么停车!”

    我站起来,拿着包,跑到前面司机处,大喊道:“停车,停车!我要下车!”司机显然是被我这疯狂的举动吓到,连忙靠边停了车,停车之后,我不等车门完全打开,就一步跨下。

    我心有余悸的看这即将关闭的车门,刚要长出一口气,可是那车门竟然又打开,那个兔子晃晃悠悠的也跟着下了车。

    我绝望的想要再次重新上车的时候,车已经跑远。

    正在这时,跟了我六年之久的那个珠子突然断掉!在珠子断掉的那一刻,我竟突然看到了兔子前面出现了一个人,如果可以称之为人的话!这个突然出现人的面色煞白,就像是刷了一层白漆,嘴唇酱紫,眼睛不眨不动,直勾勾的盯着前方,并且人脸部表情极其僵硬,不是那种面无表情,就是僵硬,这哪是人,这就是一个刚从坟墓中爬出的僵尸!更要命的是,这僵尸竟然还是在直勾勾的盯着我。

    我顾不得想明白他是怎么出现的,也顾不得捡珠子,楞了一会之后转头就跑。

    这时候我听见耳边呼呼风声大作,背后竟然泛起了阵阵凉意,我猛地一转头,心脏几乎都被吓爆,我的身后竟然出现了那张煞白煞白的脸,那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竟出现在我的身后,我吓的立即啊的大叫起来,可是那个面无表情的僵尸竟然张口冲我咬过来。不可思议的是他的嘴竟然突然张的竟然有碗口大小!

    这时候,突然这个僵尸停止了动作,那煞白的脸上从眉心处开始出现一道裂纹,那裂纹瞬间裂刀下巴,顺着脖子下去,紧接着裂纹越来越多,那人的脸上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裂纹,就像是打碎的瓷器,即将破裂,我心里颤抖的想到是不是张嘴太大,把自己脸给扯破了?

    不待我乱想,那僵尸的脸上的一块块碎片境纷纷掉落下来,这时候我已经吓得麻木了,不知道下一步出现什么,可是当我发现那人脸上的碎片掉落之后,竟然是黑黝黝的,什么都没有!

    我登时就被吓的瘫坐在地上,拼命地往后挪动,那脸上开花,碎成千万道的僵尸还是冲着我一步一步的逼近,那碎有各种裂痕的手已经要抓到我的脸,这时候那个兔子竟然出现了,他拿着一个精致的八卦,喊了一声:“还不死?”

    说着就朝着这瓷器僵尸打了去,只听碰的一声,这个瓷器僵尸完全破碎,可是这些碎片纷纷扬扬却还是冲着我扎来,兔子大惊,连忙一个纵身挡在了我的身前,我听见他闷哼一声,然后大叫:“**你亲娘舅姥姥!”然后就扑倒在地。

    我连忙扶起兔子,发现兔子竟是只有胳膊受了伤,兔子这时候喊道:“为什么?”我纳闷的看着他,他继续道:“为什么我要救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