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八章 捆尸绳
    说罢徐家老太不在理会我们,将床上那个男子捆得严严实实,我问道:“徐老,你怎么知道他不是人呢?”

    徐家老太说:“我们一般人有三魂七魄,左右肩膀各有一盏命灯,当然寻常之人是看不见的,我看到这个男子肩膀上命灯不亮,一般人受到惊吓可能丢了一魂或者一魄,但绝不可能命灯不亮,命灯不亮的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这个人是个死人!”

    听了徐家老太的话,我顿时觉得背后凉飕飕的,感情这货和八仙洞中的那个八仙姑是一路货色,只是比那个长得好看一点,那还装的道貌岸然!

    一想到我这一路都是扶着他回来,而且在洞中还背着他,我就觉得自己背后像长了头发一般的瘙痒,忍不住了使劲挠了挠。【www.ka"nzww.com 看! 。,中.文.网

    素素一听这话也不好受,毕竟我俩跟这男子也算是同生共死了,女孩心地善良,一听奶奶说他不是活人,心里就难受之极,这毕竟是我看素素的表情而推断来的,至于素素的真实想法就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老太太捆绑完毕,兔子问道:“奶奶,接下来我们怎么办?”徐家老太道:“这东西道行不浅,我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对手,不过,我们把他用锁尸绳捆住,想来也翻不起什么大浪,我看了一下他,他是精神耗费过度才昏厥的,弄些鸡血,将他激醒,然后我们在做打算。”

    兔子听到徐家老太的话就跑出去,杀了一只鸡,得到一碗鸡血,徐家老太道:“泼他身上,我们退后!”兔子得令,一碗鸡血哗的一声照着那床上的男子头上泼去。说来也怪,鸡血泼出去之后竟然黏在了那个男子的脸上,虽说鸡血是有些粘性,但也不至于黏在人脸上不下来吧。

    我仔细看了看鸡血在那个男子的脸上勾勒出了一个形状,不过我没有看清,好像是一个狰狞的狼头还是什么,不知道为什么泼上鸡血会出现这种情形,徐家老太似乎也是吃了一惊,看来她也是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了。

    一会儿,我注意到这个男子睫毛微颤,我知道他这是要转醒了!我紧紧的捏了下拳头,不知道接下来要面对的是什么。

    男子悠悠转醒,发出了一阵呻吟,他想动动胳膊,可是突然意识到自己竟然被捆住了,他突然大叫了一声:“我怎么被绑住了!谁,谁绑架我?救命啊!来人啊!”

    喊罢他便扑通扑通的在床上乱动。这,与我们想的差距也太大了吧!这根本不像一个修炼有成的妖物,倒像一个寻常的人啊!

    徐家老太也被这个男子醒来后的反应雷了一下。按她的想法,怎么着这个男子也得处变不惊,然后跟她大战三百回合吧,这,这也太掉价了吧,发现自己被绑了,还叫救命!

    床上那个男子扑腾了一会转过脸来看向我们,我一看他的脸,竟然有种感觉,他好像是变了一个人,具体不知道哪里变了,反正就是跟我在八仙洞中遇到那个猛男不一样了。

    他看到我们忙大喊道:“是不是你们绑架我?为什么绑架我?我家没钱啊,我家就我自己一个孤儿啊?没天理了啊,你们绑架一个自小就从孤儿院里长大的可怜的孩子干嘛啊?呜呜……”说到这里,他竟然哭了起来,不过伴着他那满脸的血迹,哭的可真是狰狞。

    我们已经不知道怎么办了,齐刷刷的眼神都看向了徐家老太,徐家老太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她问道:“小主,你们看见他的时候,他也是这样?”

    我摇摇头,搞笑吗,在八仙洞中他可是生猛的很啊,要是这样估计我们几个就全挂了。徐家老太纳闷道:“那就怪了,怎么我现在看这男的左右肩膀上又有命灯了,不可能啊,就算是昏迷也不可能命灯熄灭啊?”

    我听了这话就知道,这次徐家老太是绑错人了,我就说吗,要是这个男的是个妖物,怎么可能把八仙姑给除了啊,我连忙对徐家老太道:“徐老,你看,这男子可还有什么不妥,要是没有什么不妥,咱就给人家松绑吧,毕竟他还救了素素和我,咱这样对他好像是不太合理。”

    徐家老太好像还想说什么,但是奈何命灯是做不了假,现在绑住的可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她没有理由在次绑人家了,只好过去给那男子松了绑。

    男子被松了绑之后,吓得缩到了床里面,他问道我们:“你们是谁?为什么我会在这?你们为什么绑我?你们想要干什么?”

    男子一连串的问题突突而来,我只好耐心的跟他讲了我们是谁,他怎么在这,然后绑他是个误会,男子纳闷道:“我去了八仙洞,什么八仙洞?看来我的失忆症又犯了!哎……”听他的话语,他好像是有失忆症。

    素素一看误会解除,登时就兴高采烈了,她飞快的出去端了一个洗脸盆,对着那个男子说道:“你脸上有些脏东西,快些洗洗吧。”

    男子这才从床上下来,看到我们不好意思的笑笑:“我有失忆症,过一段时间就会忘记自己前一段时间的经历,所有有时候醒来,我就会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不过我也习惯了。”

    失忆症?忘了自己的经历,我和徐家老太对视了一眼,徐家老太似乎是想起了什么,问道:“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啊?”正在洗脸的男子道:“我叫邹阳,哎呀,我的脸上怎么全是血啊,我没有毁容吧?”

    邹阳洗脸看到自己把脸盆中的水洗成了一盆血水,不由的大惊失色,他赶忙摸摸自己的脸,发现好像是没有伤口,我们笑了笑,就把那个误会给他说了。

    徐家老太看邹阳正在洗脸,就把我和素素拉到了另一个屋子里,问道:“小主,你们在八仙洞里遇到了什么?”

    当下,我和素素就把八仙洞中的经历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徐家老太,徐家老太听了之后沉吟不语,一会她道:“想不到啊,想不到八仙洞中那口乌棺里面的尸首竟然被一只黄皮子上身,不过幸好你们没有大碍,要不然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还有你们别给那个邹阳说在八仙洞中的经历。他在八仙洞中表现太过诡异,和现在的情况大相径庭!不知道搞什么鬼,说实话我还是不放心这个邹阳。太奇怪了,命灯都能死灰复燃,这个人,不一般。”

    我和素素不以为然,认为徐家老太是想多了,但是看她执意如此,我们便点头答应。回到客厅中,我看到邹阳已经洗干净了自己的脸,他脸上那个狰狞的狼头也消失不见了。

    我过去拍拍他的肩膀道:“你就是经常第二天醒来,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地方?”

    邹阳说道:“是啊,真是郁闷,我现在就保留着完整的十岁以前的记忆,十岁之后,我就经常性的失忆了,那你不知道,我醒来的时候出现的地方可都离奇的很啊,有时候是在山中,有时候是在荒地中,还有的时候在坟地中!”

    “醒来之后我就会发现自己身上有时候会出现伤势,不知道怎么受的伤,可怜的我每次醒来都像是丢了半条命一样!”

    我继续问道:“那你记不记得你这次失忆前最后的情景,你在哪呢?”邹阳想了一会道:“我最后有意识好像是在我们学校的寝室,我今年刚上大学,我有记忆就是我军训完很疲惫,就回寝室睡觉了,然后醒来之后我就在这了。”

    我突然想到我们大学里有一个新生刚刚军训完,就离奇失踪的事件,我惊愕的问道:“你不会是**大学的吧!”邹阳纳闷道:“你怎么知道,我就是**大学的啊!”(允许我隐藏我的大学名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