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二十七章 梦魇
    我知道,这下肯定完了,师傅他们都中了招,剩下的我,肯定也就没跑了,想想自己成了这种怪物之后,就跟邹阳一样吃尸,我就恶心的不得了。【www.ka"nzww.com 看! 。,中.文.网

    正当我准备放弃的时候,我忽然听见耳边若隐若现的传来师傅的叫声:“秦关,秦关……”虽然声音断断续续,时隐时现,但是我确定,这绝对是师傅的声音。

    我纳闷的看着面前那个面目狰狞的师傅,不知道师傅为啥还给我传音了?说悄悄话?不对,这里面肯定有什么猫腻。

    我冲着师傅喊道:“师傅,你叫我?”

    回答我的只是一记冰冷的目光,这就不对了,明明是师傅的声音,可是现在师傅却是不理我,难道会有两个师傅?

    这时候我脑子像是打了一个闪电,我忽的像是抓住了什么,但是没待我想明白,那邹阳又他娘的跟了过来,拿着那半截肠子对我说:“给你吃!”

    我心中咒骂了一句,不能坐以待毙,看来这师傅他们是有什么麻烦了,要是我也被他们给抓住,那么我们这群人就全部交代在这了。

    本来就要放弃的我,听见师傅那细弱游丝的声音,又重新燃起了希望,只要是有师傅在,我心中就安定很多,这是一种发自灵魂的依赖感。

    我躲过他们四个的围追,冲着灌木丛就跑了去,后面那四个人就在后面紧紧的跟着,借着天上的月光,我依稀能看清楚林中景象,不知道跑了多久,直到我跑到一处断崖处,我才生生的止住了脚步。

    这些他们应该不能再追来了吧。

    还没等我喘口气,邹阳师傅他们四个就从茫茫夜色中出现在我的面前,看着邹阳又要给我肠子吃,我真的是受不了了,前面就是悬崖,后面就是他们四个,我怎么办啊!

    就在我急的一身汗的时候,我的耳边又听见师傅那断断续续的声音:“跳……秦关……跳”,我大吃一惊,什么让我跳,我望了望眼前那深不见底的悬崖,我吞了口吐沫,这要是跳下去,还能活命吗?

    这时候,身后的那四人摇摇晃晃的走到了我的身后,邹阳拿着肠子的手就要伸到我的嘴边,我狠了狠心,死就死吧,死我也不能变成这样的怪物。

    我闭上眼睛,大喊了一声,冲着这万丈悬崖就纵身一跳。

    耳边似乎还能传来呼呼的风声,我这一生,在我脑海中迅速的过了一遍,想不到,今天就死在这了!

    想象中我啪叽一声摔倒在悬崖底部的景象没出现,等我睁开眼,映入眼帘的竟然是兔子那张白嫩的脸,我一惊,难道我这是直接到了地狱,这兔子死了之后脸都好了。

    兔子见我醒了过来,咧嘴一笑,说道:“醒了,秦关醒了!”

    紧接着我看见师傅和邹阳也围了过来,我揉了揉眼睛,看来我们死了之后,都又变成了原来的摸样,师傅看见我醒来,道:“你终于醒来了,我还以为,你逃不过这场梦魇呢!”

    什么,等会,梦魇?我骨碌一声爬了起来,左右的看了看自己,然后使劲的掐了一下我自己,钻心的疼,难道我没死?

    我惊喜的冲着师傅喊道:“师傅,我没死?我们我们都没死?”

    师傅难道的笑了笑说道:“是啊,我们都没死,可是你那梦中,可是把我们都弄死了!”

    我一阵头大,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能,师傅看见我迷茫的样子,就对我说道:“其实啊,这件事是这样的……”

    师傅说完,我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

    原来事情就出在昨儿晚上兔子弄回来的那只鸡上面,这只兔子不知道从哪弄回来的鸡吃了一种叫做,鬼罂粟的植物,这种植物有着强烈的至幻作用,鸡吃了之后,这种至幻的植物就进入了鸡的体内,我们四个吃了鸡之后,就纷纷进入了幻觉梦魇。

    本来这种东西也没有什么可怕,就相当时做了一个梦,最不济就是做一个噩梦,昨天晚上师傅看见我憋得面红脖子赤,以为我是招了不干净的东西,但是他左右看,也没有发现什么怪异之处,这时候,兔子和刘猛也表现了不同程度的不适,师傅知道出事了。

    他拿起我们晚上吃的东西检查了一遍,当他闻到那个鸡的时候,就发现里面有鬼罂粟的味道,他就知道我们是着了这个道。

    师傅连忙弄些清水泼在我们脸上,他们三个被师傅这一泼,就清醒了过来,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的症状就是特别严重。

    师傅冲我泼水之后,我竟然都没有反应,先后醒来的兔子众人知道我是陷入了梦魇,都急的不行,兔子还扇了我两巴掌!可是不论怎么收拾我,我还是醒不过来。按兔子的话说,那时候就算是把我喂了狼,我也会被它们活活吃掉也不会醒来。

    师傅见状不妙,虽说这种梦魇对一般人没多大害处,可是按照我的架势,我可能是要交代在这梦里!

    当下师傅就让兔子众人给他护法,师傅就尝试着沟通我的梦魇,看看我在里面到底怎么了,当师傅见到我的梦魇的时候,也是吃了一惊,他知道,要是在梦魇中我被他们四个抓住,这辈子就别想再醒过来,我的魂魄,就一辈子留在这梦魇之中。

    师傅一遍一遍的用意识沟通我,终有,我在梦魇中听见了师傅的声音,然后跳下了悬崖,醒了过来。

    至于为什么跳下悬崖我就醒了过来,师傅是这么说的,他说人在梦中是不会知道自己在做梦的,那时候的人就像是在另一个世界中生活,要想脱离那个世界,在那个世界的意识必须有坠落感才行。

    在那个世界有坠落感,我们的魂魄有种危机感,就会立即归属我们原来的身体,这样,我们才能醒来。我这才明白为什么有时候睡着睡着觉,梦到自己在房顶上掉下来,就一下子惊醒。

    听完师傅的解释,我二话没说,冲着兔子就扑了过去,骂道:“要不是你弄来那只该死的鸡!你还在我睡觉的时候打我!”

    兔子看我扑来嘴里喊道:“这不怪我啊,那只鸡我也是在树林中捡到的,我也不知道会这样!”

    听了兔子的话,我更加恼怒,你他娘的捡来的东西就敢随便吃,你太不靠谱了吧。

    师傅制止了我们的打闹,说道:“现在天色不早了,咱们赶紧去追你爸爸他们吧,我看着山中,太诡异了。”

    我只好放过兔子,其实,我还有件事不明白,为什么别人同样吃了鸡,反应都没有我的大呢,到了后来,我才知道,兔子捡来的那只鸡,竟然还有这种来头。

    我们顺着血迹继续前进,说来也怪,这血迹起码待了一天多了,竟然一点都没凝结,还像是刚滴落下来的样子,师傅看了也是啧啧称奇,不知道为什么。

    天刚亮,我们趟着灌木丛在树林中走着,早上露水极多,走了不远处,我们身上就被露水打湿了。

    走着走着,前面的刘猛忽然叫了起来:“这里好大的一滩血迹!”

    我心中一慌,赶忙上去看,果然,在刘猛的面前的树坑里,淌了好多的血,那血估计得有一碗多,师傅俯身下去,仔细瞧瞧,用手沾了一点,然后捻了一捻,师傅忽的脸色大变说道:“快退!”

    我们几个不知道师傅看出了什么,但是从师父的表情就知道,这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果然,我们刚退后几步的时候,丛树后面跳出了一个巨大的长满白毛的东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