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四十五章 最毒不过妇人心
    我看着眼前出现的那个凝实的鬼影忍不住流下了眼泪,我哽咽道:“爷爷!”兔子吓了一跳,兔子虽然是有阴阳眼,但是他不能像我的鬼眼一样,能清楚的看到各种鬼物。【www、ka$nzw.com 看|。:中,文|网

    兔子见我哭着喊了一声爷爷,顿时心惊不已,他顺着我的目光看去,只看到台阶上那摊血迹,他在我眼前晃了晃手,道:“秦关,你是见鬼了?”

    我一把拍下兔子的手,对着面前的爷爷道:“爷爷,你能听见我说话吗?”这时候,爷爷冲着我点了点头,我很高兴,爷爷能听见我说话,这不是我的幻觉,爷爷虽然还是一个独眼的样子,但是相比起活着的时候,慈祥了不少。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在这个地方见到爷爷,但是能见到死去的爷爷,我是很开心的,妈妈告诉过我,在我六岁的时候是爷爷亲手把我给从鬼手中夺了回来,所以我对爷爷十分的依赖。

    爷爷看了我一会,张开嘴似是想跟我说些什么,但是我只能看见爷爷的嘴巴一张一张,但是丝毫没有听见爷爷的话,我着急的道:“爷爷,你说什么?”这时候正在我焦急等待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声响,兔子扭头看去,惊讶道:“你们怎么回来了?”

    我扭头一看,居然是大伯和爸爸他们都回来了,这次居然还加上了一个邹阳!师傅也已经醒了过来,只是脸色苍白,看来是受伤不浅,我冲着大伯他们喊道:“大伯、爸爸,爷爷在这!”

    大伯和爸爸兄弟几个登时一阵慌乱,大伯四处张望道:“在哪?在哪?”

    我指着爷爷对大伯他们喊道:“就在我面前,你们看不到,爷爷为什么会出现在这?”

    但是显然是徒劳的,大伯他们几个都看不到爷爷,爷爷嘴巴还是一张一张的,爷爷看到我听不见他说的话,也变得很焦急,他不住的看着身后,仿佛是身后会出现什么。

    我对着爷爷喊道:“爷爷,我听不见你说什么啊!”

    师傅显然是能看见爷爷,他虚弱的道:“让你爷爷挑个儿子上身,这样你们人鬼殊途,怎么交流。”

    爷爷一听师傅说这话,立即冲着大伯飘了过去,当然在大伯他们眼中就是凭空出了一个旋风,大伯还没反应,便开始喉咙赫赫作响,眼珠上翻了,不一会,大伯停止了身子的抽动,对着我说道:“秦关,找齐东西再来这!”只是爷爷刚说完这句话,我就看见在那金殿之中出来了两个骑着马的古代将士从那金殿中跑了出来,不知道为什么那两个将士一出现,我心中竟是极度恐惧,仿佛是见到了恐怖的事情。

    那将士飞一般的冲到了大伯的面前,然后对着大伯一拉扯,就将大伯身上的爷爷给拉了出去,爷爷在最后一刻喊出了:“八……”只是后面什么没来得及说,就被那两个将士给拖着走了,直到消失在那个金殿门口。其中一个将士回了一下头,我分明看见那个将士狠狠的盯着我看了一眼,然后转身消失。

    这时候大伯晕倒在地,爸爸他们刚刚听到爷爷的声音还是欣喜不已,但是接下来就不知道出现了什么事情,大伯竟然昏倒在地。二伯欣喜的叫道:“爹!爹是你吗?”可是这时候爷爷已经被带走,大伯也昏迷了,没人理他。

    我颓废的坐在了地上,对着二伯说道:“别叫了,爷爷已经被带走了!”二伯惊倒:“什么被带走,你说的什么意思?”

    我对二伯道:“刚才我看到了爷爷,爷爷似乎是有什么要对我说,然后上了大伯的身,可是爷爷刚说完这句话,就从那个金殿中出来两个骑马的古代将士,将爷爷从大伯身体中拖了出来。”

    二伯被我这话惊得不轻,但毕竟他也是听到了爷爷的声音,不由他不信,可是爷爷为什么会出现在这?这金殿中到底有什么?还有爷爷为什么说让我找齐东西再来?那个八是什么意思?

    师傅对我道:“秦关,看来我们这墓是进不去了,你爷爷也是想让你找齐东西再来这,我们先回去吧!”

    我道:“师傅,爷爷是不是被那连个东西抓走了,他们不会对爷爷怎么样吧?”

    师傅叹了口气道:“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爷爷的魂魄会出现在这,还有那两个古代军士的鬼魂显然是对你有敌意,快走吧,回去我们找找线索再来,反正你爷爷的魂魄在这,也不怕找不到。”

    我还想说什么,看着赵博士向着我走来,我纳闷道:“赵博士,你怎么了?”赵博士走到我面前道:“我知道怎么回事!”

    我高兴的道:“你知道怎么……”只是我这话还没有说完,就感觉脖子剧痛,然后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我感到脖子后面生疼,看看周围,师傅、爸爸、兔子、邹阳他们都在,我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兔子这时候面色极其阴沉,本来嘴贫的他,竟然没有接话,师傅将刚才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给我说了一遍。

    那赵博士走到我面前,趁我不注意将我打晕,大家吃惊的看着她,兔子更是跳过来,对着她喊道:“你这疯婆子,疯了吗?”

    赵博士却是对着众人哈哈一笑道:“疯了?我为什么要疯?我只是做我该做的事情罢了!”

    兔子道:“什么狗屁该做的,该做的就是打晕秦关吗?”

    赵博士道:“对,就是打晕他,不但要打晕他,我还要杀了他!”

    这时候兔子已经是面沉如水,他见赵博士不像是在说玩笑的样子,她是真的对我动了杀心,兔子低沉的说道:“为什么?”

    赵博士说:“不为什么,只是做我该做的,我的任务就是这个!”

    大伯道:“赵博士,你这可就不对了,当初我带你来的时候,你可是说过只要跟着我们来看看就行,现在为什么这样做,秦关哪里得罪你了?”

    赵博士道:“哈哈,要不是我故意放水,你觉得你能找到我?当初我要不是那么说,你怎么能让我跟着你来?秦关吗,他倒是没有得罪我,只是他的身份特殊,他必须死!”

    “秦老板啊,多谢你们带着我进了古墓,找到这个葬帝之处,世界上都知道秦始皇是葬在骊山,可是谁知道他真正的长眠之地竟然是在这?要不是你们,我还不知道要找多久。其实当你拿来那个墓葬图的时候我就怀疑了,这种天脉大势,怎么可能是一般皇帝的墓葬之处,我就假意跟着你们前来,没想到,真的让我找对了!”

    此时,大伯他们已经知道,赵博士根本就是跟着进来的奸细,要不为什么我们后面会出现戴斗笠的男子,还会被白毛粽子偷袭,显然都是这个赵博士有意为之。

    大伯道:“你到底是谁?想要干什么?”

    赵博士道:“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找到了这个!”说罢赵博士在我怀中摸索一会,掏出了那块古玉。赵博士看了一眼大伯他们道:“你们现在伤的伤,死的死,手中还没有家伙,看来是不能为难我这个小女子了吧?”

    说着赵博士从怀中掏出了一把袖珍小枪,对着我的头,爸爸他们大叫着住手,这时候兔子已经是快目眦尽裂了,他喊道:“行啊!赵博士,没想到这一切都是你,想你是个女的我没好意思读你心思,想不到你居然这么阴险毒辣,当初就该让你死在那墓室当中!”

    赵博士并不想和兔子多说什么,继续拿着枪指着我的头,兔子这时候大叫道:“你看着我!秦关是我哥们,你要是杀了他,我徐汇在这发誓,我就是变成了鬼,我要让你下地狱,你别想我是开玩笑,我奶奶也是方外高人,推断出你的下落不难!”

    赵博士这时候对着兔子道:“你要为了他跟我翻脸!”

    兔子道:“我说了,秦关是我兄弟!”

    赵博士冲着兔子呵呵一笑,道:“好一个兄弟!我就看看你兄弟死了你怎么杀我!”

    这时候邹阳猛地冲着赵博士扑去,只是邹阳刚从斗笠男子手中掏出,蛊毒未清,身手不敏捷,还没扑到赵博士面前,就已经摔倒。

    赵博士道:“你们现在一个个的伤成了什么样?我算计好秦关一晕,古尸没人控制,你们一个个就没把法阻挡我,你能怎么办?我就要杀了秦关,让最后一丝帝魂回归!”

    师傅说道:“赵博士,姓赵,看来你是那个人的后代了,这都多久远的事情了,你们还在坚持,真是误人误己!”

    赵博士道:“别跟我讲大道理,秦关必须死!”说罢她打开了手枪的保险,真的要开枪打死我!

    这时候,爸爸他们大喝着不要,纷纷上前,师傅猛然大喝一声:“住手!”师傅这一声住手就像是平地里的一声惊雷,他将道法的镇魂之术运用到此,对人的魂魄有着震慑作用,果然赵博士在师傅这么一喝之下,停下了动作,道:“你又想怎样?”

    师傅拿出一个玉瓶道:“我这里有聚阴之地的几十条鬼魂,我有方法将他们练成厉鬼,你杀了秦关之后,就一辈子别想安生,就等着无时无刻都被厉鬼缠身!你知道我的手段,只要是你敢动秦关,我就让你生不如死!”

    此时赵博士已经是怯了,她本想着将我杀死,然后众人都受了伤,无法将她逮住,她对她自己的身手还是很有信心,这是师傅这么一说,她就知道,显然是不能将我杀了之后在从容退去。

    赵博士道:“让我不杀他也行,放我离开,我就留他一条命!”

    众人听见她不再执意要杀了我,登时松了一口气,师傅道:“好!”

    赵博士收起玉,然后用手枪指着大伯他们慢慢的往我们来时的那个通道退去,到了通道之后,她一扭脸,跑了进去,消失不见,兔子赤红着眼睛就要追去,只是被邹阳一把拉住。

    师傅见赵博士离开,也是长吁了口气,对着大家道:“没事就好,可惜了那块古玉!”

    赵博士走后,师傅他们就坐下等我醒来,我醒来之后,师傅就将这期间发生的事情给我说了一遍。

    我万万想不到赵博士竟然是这种人,我问道师傅:“这赵博士什么身份?”

    师傅并不想多说,催促我道:“离开这里吧,等到回去找找线索,再回来,别忘了你爷爷还在这!”

    我见兔子面色不好,过去拍了拍他道:“谢谢了,想不到你这么够意思!”兔子冲着我咧嘴一笑,只是,那笑比哭好看不了多少。

    我们一群人外加一个古尸,来到我们进来的水帘洞那,说也奇怪,那阴间照人镜竟然消失不见了,为我们减少了不少麻烦。

    来到洞口,师傅道:“这下面就是那条水龙脉,水很深,我们跳下去,应该没事,现在这是我们的唯一出路了!”

    众人听罢,皆是没有一丝犹豫,冲出水帘冲着下面水龙脉纵身一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