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五十一章 乱尸引鬼阵
    我看着四周爬上来的那些骨架尸体,哀嚎道:“难不成我今天就要交代这里了吗!?”我尝试着呼唤着古尸,可是那哥们确实不知道去哪了,从越过尸墙就一直没有丝毫的音信,难不成还是被那个戴帽子的人收拾了?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当口,这些尸体爬到我的身体上,我感觉出有的东西已经撕咬着我的裤腿,这时候,一道金黄色的光芒冲到了我的面前,还有两个人影,我抬头一看,不是师傅和邹阳又是谁。【www.kanz!ww.com 看, 。 .中?文!网这黄光一出现,尸体还有骨架立即退散而去。

    这时候师傅拿着几张符纸贴到自身上,然后拿捏着一个法决,对着邹阳道:“赶紧把他解下来。”邹阳二话不说,将我放了下来,我放了下来之后,竟是一个没站稳,就要摔倒,把我倒挂着这么久,我早就气血不通,手脚麻木了。

    邹阳手快,将我扶住,我问道师傅:“师傅啊,现在该怎么办啊?”

    师傅这时候也是眉头紧锁,他道:“现在可是出了大乱子了,刚才那个人在这布置了一个邪法,叫做‘乱尸引鬼阵’,应该是来勾你魂魄的邪法,这个东西饶是阴毒,利用这些乱葬岗的尸体来引来厉鬼,然后再把你魂魄拘走。”

    我心里出了一阵冷汗,道:“那为什么现在这样了?”师傅道:“其实这个东西只是针对你自己的,也就是拘了你的魂魄,然后这个残阵就失去了作用,你让古尸将捆绑你的墓碑给倒了过来,就乱了阵眼,让这尸煞之气散了出来,这尸体全部起尸了!

    我小心的问道:“那不会有事吧?”

    师傅白了我一眼道:“不会有事?你看看这整个乱葬岗的尸体都爬了出来,除了烧成灰的,你说有没有事?”

    我吐了口气道:“这可怎么办啊?这些东西看来是打也打不烂,难不成我们要一把火烧了他们?”

    师傅道:“恐怕是烧也烧不成了,这些东西不知道从哪沾到了尸油,成了粽子一般的存在啊!”

    师傅这么一说,我才想起那个戴帽子的人进火葬场是干什么了,感情是去焚烧炉找尸油去了!我给师傅说了我的发现,师傅沉吟了一会道:“这样下去这一代就要大乱啊,我看这火葬场的地势就是出于地煞之上,要是再加上这个鬼地,这里肯定就没有什么生灵存活了!”

    我听师父这么一说,也是焦急起来,要是知道这样,干脆让那人把我杀了得了,省的造成这么大的乱子。

    师傅道:“也不是没有补救之法。”我听到师傅说还有补救之法,连忙抱怨道:“师傅,你说话别总是这么大喘气啊,刚才听你这么说,我都要自责的要自裁在这了!”

    师傅这时候露出了一个表情,这个表情那时候我一直没懂,直到后来,我才明白,那是一种悲天悯人的大情怀,其实师傅所说的这个补救之法是有代价的,只是这个代价太沉重了。

    过了一会,师傅道:“我要超度了这些东西!”邹阳一听这话立即动容道:“大师!这不行啊!”

    我纳闷的看到邹阳,问道:“为什么不行,师傅要是能超度了这些东西,这场危机不就是消失了吗?”

    邹阳表情复杂的看着我,道:“你什么都不懂!”

    师傅这时候却是摇头道:“只能这样了,超度了这些东西,我们才能出去,还有,这里才不会成为一个死地,邹阳你别说了,我决定了。”

    听师傅和邹阳这样说,我就觉得隐隐有什么不对,但是那时候根本就不知道,后来会成了这样。

    师傅说完这话,将浑身的符咒贴到我的身上,道:“有了这些符咒,可暂时的抵挡一下这些尸体,你帮我们护住外围,不要让尸体打扰我们。”

    我们?邹阳也一起?我看到邹阳和师傅凑到一起,然后师傅在百宝囊中拿出一些符咒,还有另外的一些东西,邹阳也是面色沉重的在师傅那百宝囊中挑选着一些东西。

    正在师傅和邹阳准备的时候,那些尸体还有骨架团团把我们为了一个水泄不通,因为我身上符咒的原因,这些东西倒是不敢上前来,可是时间一长,符咒一失效,我看着我们三个就交代在这吧。

    师傅和邹阳在那边布置着阵法,这时候,师傅说道:“只在这一个地方布置还不行啊!”邹阳也是点头称是,可是现在我们周围是鬼山尸海了,还能怎么移动?

    我们三个看着面前堆积如山的尸体发了愁,这些东西可怎么办?我拿着符咒走过去看看,虽然这些尸体对这符咒有所畏惧,我过去之后它们也是赶紧闪躲,可是它们现在是你挨着我我挨着你,它们也是挤不动啊!

    这时候,我竟然听见古尸那特有的沉重的脚步声,我心中一喜,对这师傅道:“师傅,好像是古尸回来了!”师傅这时候也是脸上露出欣喜的表情,对我道:“赶紧让它进来!”

    我对古尸下了进来的命令,只看见在围着我们的尸墙上面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人影,然后就听嘭的一声,这个人影跳了过来,落到了我们面前,却正是我的古尸,看到古尸手中的物事,我们三个都是吃了一大惊。

    古尸手中拿着两半残肢,如果拼凑起来的话,正好是一个人,我看了看面容,正是那个带帽的子男子,我给古尸下了杀了这个男子的命令,想来是古尸跳过尸墙之后,就去追踪他,直到把他杀了。

    不过我现在发现了一个事情,就是古尸特别喜欢把人撕成两半或者几半,难道是因为他自己被五马分尸了,心中有怨念?先不去想这些,看着古尸手中那两半残肢,我心中作呕,对着古尸道:“把手中的东西……”

    “慢着!”师傅突然道,我吃惊的看着师傅,这时候师傅走到古尸面前,从那个残肢的衣服中摸出了几件东西,然后道:“好了!”

    我好奇的看着师傅手中拿着的几个东西,问道:“师傅这些是什么?”

    师傅道:“也没什么,就是一个鬼虫还有尸油,怎么,你想要?”

    我一听是这东西,立马失去了兴趣,对着古尸道:“赶紧扔了,赶紧!”

    古尸得令,立马扔掉这些东西,师傅道:“有了这两个东西,倒是可以出去了,现在我们都可以全身而退了,但是现在还是不能走,我们一走,什么东西都没有解决,行了,不说了,邹阳,我们两个带着尸油走去布阵吧!秦关你在这守着,万万不可让尸体进来,我们所站这块是阵眼,要是尸体进来,我们就前功尽弃了!”

    我看着师傅那凝重的表情知道事情的轻重缓急,对师傅道:“师傅你放心吧!就算是我挂了也不会移动半分!”

    师傅道:“古尸我也带走,布阵的时候要用它,你自己小心点!”

    我听师父要带走古尸,心中打了一个突突,但还是硬着头皮道:“没事,师傅,有你这符咒在,我应该没事!”

    师傅深深的看了我一眼,倒出一些尸油点到自己眉心一些,然后点到邹阳眉心一些,就冲着尸墙走了过去,说也奇怪,这些尸体竟是不在袭击师傅他,师傅走到尸墙,纵身一跳,竟是跳了过去,邹阳和古尸紧跟其后(我不知道师傅用什么方法,也可以控制古尸了)。

    师傅和邹阳走后,这里孤零零的就剩下我一个活人了,当然还有很多虎视眈眈的尸体,现在是刚入夜不久,想想我还不知道要在这里呆多久,我心里是哇凉哇啦的。

    看着面前这众多的尸体,我心里越看越不是滋味,本想着能不能视觉疲劳,看着就不觉的恶心了,但是我看着却是越来越心惊。

    其实那些骨架倒是没有什么怕人的,基本上都是烂成了白花花的骨头,想想我们见到的骨骼标本,也就是那个了,没什么,可是这尸体不行,他们现在是腐烂的程度不同,我看了不下一百多个,基本上是没有重样的。

    我看着恶心,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反正我现在是有符咒在身,你们也不能近我身,我闭上眼睛眼不见心不烦,我就干脆靠着身后的墓碑,闭着眼睛席地而坐,睡觉打盹的是不可能了,我也没这么大心,只是图个心中清净。

    我坐下之后,耳边不时传来尸体和尸体的摩擦声,我干脆用手指头把两个耳朵堵住,现在好了,没有什么东西可以烦到我了。各位看官不要觉得我胆大,其实我是被逼的无奈了,要是接连几个小时都看着那蠕动的尸体还有骨架,我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崩溃了,现在虽是有些恐惧,但还是好些。

    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我突然觉得自己头顶凉飕飕的,那感觉就像是有针扎似的,我心中疑惑,这风刮的怎么还这么疼?我极不情愿的睁开了眼睛,睁开眼睛之后,我就发现不对了,这天上的月亮不知道什么时候升了起来,只是这月亮被淡淡的云彩遮住,透露出一些似有似无的光芒,在月亮的周围,一圈柔柔的光晕围绕,我心中一惊,这可是毛月亮啊!

    什么是毛月亮,就是说月亮出现月晕的时候,在古代流传下来,这毛月亮可是大煞的天气,那孤魂野鬼趁着这毛月亮的气候,有冤的报冤有仇的报仇,古代夜时行路最怕遇到这种天气。

    我心中暗骂一声,怎么什么倒霉事都让我遇到,这尸体骨架还没散尽,又出来这毛月亮天气,难不成,今天我真的是在劫难逃,命数已定?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我突然头顶上又传来那种针扎似的疼痛,我吃痛摸摸头,觉得黏黏糊糊,好生恶心,我拿到面前,借着这昏暗的月光一看,一看到手上的东西,我吓得大叫起来!

    你猜我看见了什么,我手上竟然摸出了一把鲜血!我大叫着又摸了一把头,这下可好,我这一摸,竟是连头发一同掉了下来,那头发上面更是粘着艳红的鲜血,我这时候已经顾不得疑问血是从哪里出来的,只是想把头上的血都给弄干净,我东摸一把,西摸一把,不一会竟是将整个头上的头发都给摸了下来,这时候我在一模头,头上光秃秃的,竟是一根毛都不剩了!

    我心中大惊,这是闹哪出啊?我低头一看,地上散满了我的头发,可是头发上原来那粘连这的血竟是消失不见,我拿起手瞧了一瞧,手上竟是也没了血迹!这是怎么回事?

    我心中现在都是快要哭了,这究竟是要闹哪出啊,我那头乌黑的秀发都被我自己给摸了下来,我知道现在肯定是闹鬼了,可是这鬼也太低级趣味了吧,整我头发干嘛!

    正在这时候,我耳边传来一阵咯咯的笑声,那笑声时大时小,忽近忽远,我身上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老话就说过,宁听鬼哭,不听鬼笑,这会笑的主,大多是穷凶恶极的厉鬼!

    我连忙四处张望,想看看这到底是什么来头,忽的我左眼一阵刺痛,在远处一个低矮的坟丘处,我看到一团红色的影子,这影子离我我很远,我看不清这东西的面容。只是下一秒,这一团红色的影子竟是突地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我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连忙哎呀的叫了一声,要不是后面有墓碑挡着我,我怕是一下子就仰了过去,这时候,我的左眼出现了一个清晰的鬼影。

    这个鬼影是个女子,雪白的皮肤没有一丝血色,就像是烤瓷娃娃,而她的脸上却是扑着两团眼红眼红的腮红,嘴唇更是诡异虽是涂了血红的唇红,却只是在唇中间有红色,双眼勾出一条描眉眼线,直拉到眼角后面。

    更加诡异的是这女子竟是穿着一声艳红的嫁衣,嫁衣裙摆飘飘,下面却是没有双脚,最让我吃惊的是,这女子竟是一个光头!光秃秃的就仿佛是一个尼姑!

    如果你觉得面目狰狞的鬼是吓人的,可是我现在负责任的告诉你,这种像玩具娃娃一样面无表情的鬼才是更吓人,更何况,她一来那刺耳的笑声就从她体内发出。

    这时候我努力控制着自己的心脏不让它跳爆,哆哆嗦嗦的问道:“你,你要干嘛!”

    那女鬼却是票在我面前不说话,这是一个劲的咯咯直笑,只是这笑声却是在我心中连哭声都不如。我见她不说话,就壮着胆子道:“我与你往日无冤,近日无愁,你干嘛要弄我头发?”

    只是我这声头发却是戳中了她的痛处,她还是那样面无表情的盯着我,腹中那咯咯笑声却是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头发,头发!”

    我惊恐的看见那女鬼光秃秃的头上开始长起了头发,那头发就像是雨后春笋一般,簌簌的长起,越来越长,一会儿那头发就垂到了那女鬼的腰间,可是并没有停止,那黑黢黢的头发竟是从女鬼脸上,身上全都冒出。

    我大叫一声,转身就跑,可是突然想起师傅说过,让我收住这个阵眼,我要是跑了,师傅他们恐怕就是功亏一篑了!我略一犹豫,就在这个当口,我脚脖子突然被什么东西给缠住了!

    我还以为是符咒功效消失,那尸体骨架开始来抓我了,但是低头一看,却不是,我的脚脖被一卷头发给抓住,我在抬头,面前那个女鬼却是变成了一个完全是头发的刺猬一样的东西,这东西一出现我知道,女鬼很生气,后果很可怕!

    果然,那由头发构成的刺猬开始慢慢的向我卷来一层层的头发,我现在是想跑都没有办法了,脚脖子都没头发给绑住了,一眨眼,我的身体就被头发淹没了。

    如果被头发淹没还算是幸运,可是接下来的事情,我就太不能接受了,这头发开始往我嘴里,鼻子里,耳朵中钻来,更有甚者,竟要是往我的眼睛中扎来!

    看见那如针尖一般的头发丝,我知道要是被这个东西扎住,我他娘的肯定就瞎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