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五十二章 超度亡灵
    看见这些乌黑的头发向我扎来,我知道,要是被这些东西扎住眼睛,我肯定就瞎了!俗话说狗急了跳墙,兔子急了咬人,更何况我呢,我见到这头发向我扎来,顿时心中大急,手上极阳符咒闪现,阳火开始灼灼烧了起来。【www.kan>zww.coМ ,看.。 ,中!文"网

    右手阳火一烧,那些缠绕着我的头发,就像是蛇一样开始扭动翻滚,我闻到一股焦臭的气息,不像是头发烧着的气味,那感觉就像是在火葬场焚烧炉闻到的那股味一样,具体什么味道说不上来,只是很恶心的令人反胃。

    那头发被我阳火一烧,顿时就散开了,头发易燃,这些头发散开之后,那个刺猬一样的头发大团就成了一个燃烧的火球,虽然知道这是阳火,对我造不成伤害,可是看着面前这么大的一团火焰,我心中还是毛毛的。

    出乎意料的是,这个化作头发的女鬼并没有尖叫,甚至连神型都没有再次闪现,只是一个头发团在燃烧,难道这东西用了个替身法?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那尸墙后面嘭嘭的跳过来三个人影,正是师傅他们三个。

    师傅看到这团火焰,忙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我简单的跟师傅说了一下事情的经过,师傅掐指一算,道:“这东西还没走,看来这乱尸引来的东西非同小可啊!”

    我大叫道:“什么?”师傅纳闷的看到我说:“怎么了?”

    我尖叫着说道:“师傅,你知道会出现这个鬼?”

    师傅似笑非笑的冲着我道:“这是乱尸引鬼阵,有了尸体,当然还会出现厉鬼啊!”我头皮一阵发麻,感情师傅这是玩我呢?!

    师傅似是料到我想的什么,他接着道:“你身上有极阳符,这些东西其实危害不了你,所以我才放心的!”

    我心中一阵腹诽,是危害不了,差点给插瞎了!

    师傅脸色一正,对着古尸念念有词,然后手中还是结着什么印,然后古尸动了,将我身后的墓碑拔起,然后调转了一个方向,斜斜的朝着北方插去,师傅让古尸做完这些,对着邹阳一点头,然后两个人席地而坐。

    师傅郑重的对着我说道:“秦关,为师现在布置的是‘北斗七星度阴阵’,在这乱葬岗处,找到七个至阴的点,放上墓碑做阵眼,我们现在所在的位置是天权星,这是整个七星阵的阵眼,接下来可能会发生一些变故,你好生呆着,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准乱动!切记!”

    看着师傅那一脸凝重的样子,我狠狠的点了点头,师傅道:“好了,我们开始。”

    说着师傅从怀中拿出了那个玉瓶,就是以前装有很多鬼魂的那个玉瓶,师傅道:“这次,连你们一起超度了吧!”

    邹阳眼中那股悲伤更甚,我这时候心中像是有什么堵住,想对着师傅说些什么,可是师傅已经开始。

    师傅脸上宝辉熠熠,庄严无比,他喝道:“天尊大慈悲,普度诸幽魂。”邹阳也是跟着师傅念着同样的话语,说来也怪,师傅这句偈语一念出来,那些蠢蠢欲动的尸体骨架全都停了下来,怔怔的看着师傅。

    师傅不去理会,继续喝道:“十方宣微妙,符命赦泉扃。”

    “拯拔三涂苦,出离血湖庭。”

    “沈魂滞魄众,男女总超升。”

    “尔时飞天神王,及诸天仙众,信受奉行,稽首天尊,奉辞而退。”

    师傅喝完这句话,我们这方天地都变了颜色,仙光连闪,虚影摇曳,我看着众尸体连同玉瓶中的鬼魂都围绕在师傅和邹阳的旁边,眼中尽是痴迷向往之色,我心中大惊,这偈子好生厉害。后来师傅告诉我说,这是《太乙救苦天尊说拔罪酆都血湖妙经》,道家专门来超度亡灵的偈语。

    师傅并没有停止,而是不住的念叨着上面那些偈语,更多的尸体还有鬼魂都围着师傅,伴随着师傅口中偈语加速,那些鬼魂开始围绕着师傅盘旋,那些尸体骨架更是匍匐在地,那引来的厉鬼也是浮现在我们周围,只是眼中露出迷茫之色。

    师傅连念九次,这时候师傅脸色变成了一种妖异的金黄,并且身体开始筛糠似的颤抖起来,师傅喝道:“尔等闻此度经,还不速速归去?接引何在?”

    伴随着师傅这句“接引何在”,师傅身后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影子,这个影子我没有看清什么样子,只是看着他有着八个胳膊,这影子一出现,口中便发出“呔”的声响,然后八个手臂齐舞,在空中虚画着一个门,随着八个手臂的轨迹,虚画的门开始凝实,最后完全显现出一个古朴阴森的门!这门一出来,我就感到阵阵阴气,那八臂虚影冲着凝实的门一推,露出黑黝黝的门洞,门洞之中传来鬼啸连连。

    我看着这门洞似是很熟悉,像是那次在极阴之地,那女鬼怨气打开的鬼门,这门一开,众鬼魂竟是争相往里面涌去,看着那鬼脸脸上安详的面容,我知道这次他们肯定是心甘情愿的再次轮回了。

    那些尸体也是发出一阵嚎叫,身上出了一种黑色的雾气状的东西,朝着空中的门涌去,少顷,这鬼魂还有尸体上的黑气全部涌去,那引来的女鬼还想做些什么,但是被那八臂虚影凌空一抓,也送到了那门口之中。

    红衣女鬼被送到里面之后,那门影子迅速合拢,然后慢慢消失,但是那八臂虚影却没有消失不见,而是盯着师傅,对着师傅张口一吸,这时候面色金黄的师傅再也支持不住,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往后晕了过去,那鲜血在空中形成一道细线,被那八臂虚影吸到口中,八臂虚影这才慢慢消失。

    这时候我看的是目瞪口呆,这八臂虚影是什么来头?竟然还要吸食师傅鲜血?这时候邹阳对我喊道:“快过来!”

    我跑到师傅面前,看着师傅竟是脸色金黄,气若游丝,我心中大急,道:“怎么会这样?”

    邹阳道:“你以为一次超度这么多亡灵是没有代价的吗?”我道:“超度不是积善的事情吗?为什么还有代价?”

    邹阳还是那句话道:“你什么都不懂,别说了!”

    我道:“那现在怎么办啊?”

    邹阳对着师傅胸口一阵推拿,师傅是醒了过来,师傅虚弱的在百宝囊中摸出一枚丹药吃了,对着我们说道:“将这些尸体烧了吧!省的造成瘟疫!”

    看着师傅那虚弱的样子,我再也忍不住道:“师傅,这是为什么?怎么会这样!都是我不好,我不该跟那个男的来这!”

    师傅却是摸着我的头道:“傻孩子,师傅没事,就是损了几年阳寿,修养几天就好了,这次做完这宗法事,对我们也是大功一件!”

    我听不清师傅在说什么,只是一个劲的哭着。

    邹阳拉着我道:“赶紧把这些尸体都烧了,送你师父去医院,这才是正道!”

    我一听邹阳说的,立马想到,对啊,我现在哭也没用,救师傅才是正道,我让古尸抱起师傅离开这尸堆,我和邹阳忍住恶心,将这些尸体凑到了一起,这些尸体没了那股黑雾,变得很是腐烂,稍微一碰,就是掉下一块腐肉。搬着这些尸体的时候,我才看到师傅和邹阳布置的这个阵,有七块墓碑组成的一个勺子形状阵法,我们所在的地方,就是这个勺子的中心之处。

    好在尸体在师傅超度的时候自己都聚到了一起,我们两个也没有费多大力气就将这些东西堆成一堆,点着火把,扔到尸体堆上,尸体竟是呼呼的开始燃烧起来。

    我们三个看着尸体燃烧的差不多了,赶紧离开,要是晚了,肯定就有人过来灭火,到时候肯定就又说不清了。

    火葬场这边白天就很少有出租车,更别提现在是大晚上了,好在古尸抱着师傅,我们三个还能飞快赶路。

    终于在不知道走出火葬场多远的地方我们打着一辆出租车,本来想去医院,但是师傅竟是执拗的不去,我们三个连同古尸只好回到了我家。

    出租车到了家,我们三个连同古尸一同上了楼,这时候爸妈还没有睡觉,爸爸开门之后看见我们四个,连忙闪开,焦急的问道:“你去哪了,大师这是怎么了?”

    我忙道:“先别问了,一句话也说不清楚,赶紧让我妈做些大补的东西给师傅补补。”我指挥这古尸将师傅放到我的床上,师傅冲我笑了笑道:“我没有大事,就是身子虚了些,你放心吧!”

    看着师傅那由金黄变成蜡白的脸,我眼圈又红了,我怕忍不住,干脆就出了卧室。

    妈妈见到师傅这样,也是很焦急,因为妈妈知道师傅对我有过大恩,也多少听爸爸说过,我们这次能回来多亏了师傅,所以她对师傅也很担心的,她听我说给师傅补补,连忙将家中那颗老参拿出来给师傅炖了。

    正在这时,我突然听到卧室中传来一阵很诡异恐怖的咳嗽声,我大惊,连忙跑了进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