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五十五章 引灵
    师傅说罢,我们一行几人就坐在那供桌旁开始等待,李奥和他媳妇显然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紧张的不得了,李奥的媳妇眉头上都沁出一层细密的小汗珠。【www、ka$nzw.com 看|。:中,文|网师傅看到之后,道:“你们两个稍安勿躁,这才是什么时辰,等到我要做法的时候再给你们说,你们要是这种状态,引来灵谁还能跟他说话?”

    夫妻两个听了师傅的话,感觉也是,李奥更是尴尬的摸了摸头。

    大约是过了一个小时,师傅掐指一算喃喃道:“七天之前,你儿子就是在这时候丧命的,现在是七天后的头七,正是引灵的极佳时刻,接下来不管发生什么,你们都不要动,我让你们开口再开口!”

    师傅这么一说,我们几个立即都紧张起来,兔子好像是经历过这样的事情,显得还能自然一些,但我确是情不自禁的握紧了拳头。

    师傅拿着一个桃木剑,脚下踏着奇怪的步伐,口中喃喃自语,我看着师傅那诡异的步调都几乎笑了出来,这是在引灵吗,怎么像是跳大神?

    兔子在一旁扭了我一下,我这才意识到我们是在干嘛。师傅跳了一会,在供桌上抓起一把米,道:“魂兮归来,魂兮归来!”喊完这句话,师傅就将米凌空一撒,说来也怪,那米在空中停留站住,并不往下掉落,师傅接连几把米洒出,在空中勾勒出了一个人的形状。看到这神乎其神的景象,我嘴张的大大的。

    这人形刚一出现,我们所在的屋子里就开始出现异常了,本来有十几度的气温,嗖的就降了下来,明明是大白天,我竟是感到了无比的阴冷昏暗。旁边的兔子也是一激灵打了一个寒战。李奥他们夫妇更是脸色煞白,我开始怀疑,是不是他们开始后悔请师父引灵了。

    可是现在后悔也没有用了,供桌上平地起了一朵旋风,刮得供桌上面的符纸猎猎作响,师傅用桃木剑挑着符纸,符纸借着风势,粘在了桃木剑上,师傅舞着桃木剑挥了几下,那符纸无火自燃,师傅将那着了火的符纸冲着那米勾勒的人形送去,风卷着着火的符纸飘飘的到了人形之上。

    这东西飘到上面之后,我忽然听到嗤啦嗤啦的声响从窗户那传来,紧接着眼前就是黑了许多,原来是我们所在的房屋里面的窗帘自己拉了起来。这时候,那个由米勾勒的人形开始动了起来,当然不能跟我正常人一样随便走动,只是略微舞动了一下。

    师傅道:“今天你头七,最后一次回阳,你爸妈要见见你。”那米人竟是冲师傅略一点头。

    这时候那李奥的媳妇早就忍不住了,哭喊道:“儿啊!我的儿!”

    听见这女的哭喊,那米人颤抖更剧,一个阴森空灵的声音从那里传来:“妈……”

    听见这声音,李奥和他媳妇都是惊颤了一下,但接下来,他们两个都哭了起来。李奥他媳妇嚎道:“儿啊!你怎么这么命苦啊!”

    那声音接着道:“妈,你别难过了,我没事,其实这里也挺好的,就是有点黑。”

    听到这里李奥把持不住了,他跪倒在米人面前道:“都是爸爸对不起你,要不是爸爸带回来那个东西,你也不会死的啊!”喊罢,他便啪啪的冲着自己的脸扇了起来。

    我们看的都是动容不已。那声音连忙道:“爸爸,你这是干嘛!不是你的错,我也不是那东西害死的,只是自己阳寿到了,该有一劫,你就别自责了!”

    两个人听到声音,只是嘤嘤呜呜的哭,李奥他媳妇道:“儿啊!你在那边缺什么就给妈托梦啊!”那米人也开始颤抖,眼看着就要掉落在地,那声音若有若无的传来:“妈。你们……保重……”

    这声音传来,米人就散碎了,那些米也是掉落在了地板之上,李奥他媳妇疯了似的冲到那米人的位置,捡着滴落的米粒,边捡边道:“儿啊,我的儿,你别走啊!儿啊!”喊到这,她突然没声了,整个热趴到了地板上不动弹,昏死了过去。

    李奥也是愣愣的跪在地板上,两眼无神,我们三个看见李奥他们夫妇的表现,心里也很难受,一个好好的家庭,就这样毁了。

    师傅收拾好了东西,对着我们招招手,我们两个会意,悄悄的跟着师傅离开了李奥家。

    回去的路上,兔子也是少见的没有贫嘴多说什么,世上最悲哀的莫过于这白发人送黑发人了吧。

    回到我们租的地方,师傅将东西放下,对我道:“我现在身体好的差不多了,我们去你爷爷的老家看看吧,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

    虽然我很担心爷爷的安危,但我还是道:“师傅,你还是多休养几天吧,也不差这几天了。”师傅却是若有所思的道:“没事,放心吧,我的身体好的差不多了,就算是再碰到粽子,我还能跟它斗上一斗!”

    师傅执意如此,我便回家跟爸爸说了,爸爸听说我们要回老家,知道我们要去找线索,便收拾了一下东西,拿着老家的钥匙,给妈妈说了一声,便跟着我们来到了租房这。爸爸这几天也经常来看师傅,知道师傅身体好了许多,但是见师傅现在就要跟我回老家,还是觉得过意不去。倒是师傅表示身体无大碍了,现在回去,还需要买一些东西带回去,知道爸爸门路广,还需要爸爸代买。

    师傅和爸爸买来东西之后,我们收拾了一下,坐车回了老家。

    这次回老家的有师傅,邹阳,爸爸,兔子,还有古尸,现在我已经完全接受了古尸,这哥们可是数次救了我的命啊!

    到了老家,天色已经不早,回到这里,师傅和爸爸皆是唏嘘不已啊,想当初师傅在这当了很多年的乞丐,在这有很深刻的回忆,爸爸呢,爸爸几乎从小就是从这里长大的。至于师傅为什么会当乞丐,为什么会流落到此,这本书中就不介绍了,要是可能,就专门介绍一下师傅的生平。

    我们几个人进了村子,这时候村子陆陆续续的开始从地里回来人,看到爸爸,有熟识的就打了招呼,他们看见满头银发的师傅,虽然感觉眼熟,却认不出来了,师傅倒是哈哈一笑,冲着他们打起了招呼,毕竟师傅在这是吃百家饭的,几乎村中所有人,他都认识。

    不一会,就到了老家的门口,其实我很不愿意回老家来,总觉得老家有什么东西,现在看见在巨大梧桐树下的院落,我却是迈不动脚步,爸爸他们已经开门进去了,只剩下我自己呆呆的看着这处老宅子。

    兔子看见我的异样,招呼了我一下,我连忙道了一声:“来了!”快步走进院子。

    这里很久都没人回来了,院子里的落叶堆积了一地,我们几个踩上去咔哧咔哧的,更是添了一些凄凉,我们几个合力打扫了下院子,这才有了些生气。

    邹阳道:“秦关,看你家这处房子还挺大的啊!”我道:“是啊,这可是祖传的院子我们祖上可是出过大官的!”

    爸爸听了笑道:“什么大官不大官的,倒是这院子,可真是有些年数了。”我们几个打扫完了院子,爸爸掏出钥匙,开了堂屋的门口,这堂屋一开门,就一股陈腐的味道传来,呛得我们几个咳嗽不已。

    爸爸捂着鼻子道:“好久没回来了,想不到家里都成这样了!等一会在进去吧,散散味!”

    闻到这呛人的味,我们知道,一时半刻是进不去屋子了,只能在院中呆着,我道:“爸爸,你把其余的门都开了吧,省的还是进不去。”爸爸知道我对这院子不熟悉,只好自己去逐一把门打开。

    我们家这处老宅子是四合院式,总共有六个房间,北面有三个门,东西南各有一间房子,北面这处主房也有三间房屋。

    爸爸将其余四个房子门都打开了,唯独剩下了北面东堂屋的门没有打开,我纳闷的道:“这个怎么不开啊?”

    爸爸似是有些迟疑,但是过了一会道:“你爷爷当初再世的时候,严令禁止过我们,谁都不能打开这扇门,就是你爷爷临走之前,也是交代,他死了之后,这扇门也不能开!”

    我吃了一惊,竟然还有这种事?不过想想好像也是,我有数的几次回老家,几个房间都跑过,唯独这个东堂屋没有进去过。

    我对着爸爸道:“爷爷这都过世了,再说爷爷的处境你又不是不知道,说不定爷爷被困在那里面就是因为这屋子里的东西,我们不开门,怎么会找到线索?”

    爸爸显然也是知道,他心一横,道:“你说的对,说不定里面就藏着什么秘密,我倒要看看,你爷爷这藏了一辈子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东堂屋并没有钥匙留下,爸爸只好找了一个铁棍想要敲开这锁,师傅这时候不知道在想什么,我只是觉得师傅的表情有些怪异。邹阳还是没精打采的样子,兔子倒是看见我们要撬门,很感兴趣,跟着爸爸一起在捣鼓着。古尸还是静静的站在我们身后,看着这一切,我突然有种异样的感觉,觉得很不对,要是爸爸他们把门撬开,是不是会出来什么东西?

    可是要不撬门,爷爷的线索我们就找不到!

    就在我这迟疑的时候,我看见爸爸他们撬的门上,突然出现了一张人脸!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