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五十九章 阴婚
    我看着这老太太追的高兴,师傅也并没有什么表示,那老太太手中的火被吹掉了之后,老太太便失落的摇摇头,飘在两人旁边看着这两个人在挖坟。【www.ka?.nzww。com !看,。.中:文"网

    夜静的怕人,两个人叮叮当当的铲地声传出好远,大约过了半个小时,这两个人终于将坟墓挖开,然后拖出了一个凉席,这凉席鼓鼓囊囊,似乎是包着什么,见到这个凉席出来,那个老太太突然嗖的消失不见,那个‘大哥’道:“老赵,要不你帮我把安子扛回去?”

    另一个连忙道:“这可是你儿子啊,大哥!再说安子回来可是找的你,你要是不想结婚了,咱赶紧再埋回去,你怎么这样啊?”

    那个‘大哥’似乎正在犹豫不决,正在他犹豫的时候,我左眼看见从坟墓中爬出来一个孩子的身影,这身影一出现,师傅身子一抖,我知道,这事情肯定大发了。

    果然,那影子一出现,竟是呼的钻到了那个大哥身上,那个大哥立即浑身颤抖了起来,老赵连忙道:“大哥,怎么了?”只是这大哥不住的颤抖,并且眼睛往上翻翻,最终开始吐出白沫,那老赵一看这样,知道出事了,也不管那个大哥了,扔掉手中的铁锨,转身就跑。

    那大哥在那抖了一会,便不再动弹,过了一会,他机械的转了一下头,本来他是背对着我们的,但是他的头竟是冲着我们转了过来,在我们眼里,就出现了一个背对着我们的人,还有一张正对我们的脸,邹阳一个忍不住,竟是张嘴就要叫!兔子连忙捂住他,邹阳那叫声也就变成了呜呜之声。

    那头冲我们看了一会,并没有过来,而是俯身把地上的凉席抱起,抗在了肩膀上,然后蹒跚的开始走。这人走的时候,还是脸往后扭,身子在前,我悄声问道师傅:“现在怎么办?”

    师傅见到这样道:“想不到我们这里竟然出了这么一个小鬼!这下麻烦不小啊!”师傅话中有话,但现在也不是追问的时候,我们几个赶紧远远的跟在那个扛着凉席的人后面。

    那个人蹒跚的回到村中,好在现在是半夜,村中并没有人,没人能看到这恐怖的景象,倒是刚一进村,那狗叫了几声,但接下来就是吓的呜呜的,不再出声,狗的眼睛一般都是阴阳眼,能看到那些东西,但是碰到一些厉害的,狗也就不敢管闲事了,比如说现在。

    那个大哥扛着凉席到了一个大门口停下,然后开始啪啪的敲大门,这拍打之声很响,但是间隔的时间很长,一会,那门打开了,正是那个老赵,那老赵看见大哥回来,就关切的问道:“大哥,你……”刚问到这,他就看见大哥那后脑勺子冲着他,他仔细看了一下,发现大哥是正面站着,他立马尖叫一声:“鬼啊!”然后就冲到了院子中。

    那大哥扛着凉席,一步一步的走进了院子里。

    那老赵一回到院子中,就开始大叫鬼,然后让里面的一个人呵斥了几句,紧接着,呵斥的人也看到了大哥现在的摸样,登时也是惊慌失措起来,院子里面顿时就成了一锅粥。

    既然现在我们找到了家门,也就不用藏着掖着了,兔子一马当先的冲了进去,大喊大叫道:“都不许动!”你这是警匪片看多了吧?兔子喊了之后,院子中的人并没有停下,甚至都是没有注意到我们进来。

    我们一行人进来之后,看见那个大哥站在院中,其余几个人都是乱哄哄的跑的四处都是,大哥将手中的凉席一放,然后说道:“结婚。”这声结婚分明就是一个孩童的声音,哪里还有以前大哥的丝毫声调?

    这时候,院子当中一个身着道服的人道:“不要慌张,看来是安子上了他爸爸的身,只是回来结婚了,大家不要慌张。”众人听了之后,这才是稍微安定了一下,这一安定,院中的人就看到了我们几个。

    那老赵首先反应过来,道:“你们是干什么的?大半夜的来我们家干嘛?”

    兔子道:“怎么了,做亏心事了,不想让人知道?我们是干什么的,说出来吓死你们,我们是抓鬼的!”

    那老赵一听兔子这么胡诌,立马道:“抓什么鬼,赶紧走,不然我就叫人了。”

    兔子道:“什么鬼,你看看院子中的这个人就知道是什么鬼了,你们都大祸临头了,还结阴亲,真不知道死活!”

    众人一听兔子说道结阴亲,就知道兔子知道这事情了,立马紧张了起来,师傅这时候道:“本来你们结阴亲我们不该管,但是你们竟是要让活人当新娘,这我们就不得不管了。”

    那个穿道士服的人道:“你们想管,我倒要看看你们怎么管?你们还不赶紧把他们轰出去,天亮要是这阴亲结不了,你门就等着小安子来索命吧!”

    那些人一听见道士这么说,立马冲我们围了过来,院中也就是五六个人的样子,我们加起来也是六个人,当然不怕他们,眼看着这争执就要起来。

    这时候那院中站着的大哥却是尖叫了一声:“结婚!”然后冲着屋子里面跑去,那道士正好在他前面挡着,被大哥一把手拍倒在地,就那么晕了过去。众人一看道士晕了,赶紧四处散了,逃出了这个院子。

    师傅看到大哥跑到屋子里面,立即也跟了进去,我们几个统统跟了进去,当时情急,我也忘了把古尸叫进来。

    进了屋子,就看见那个大哥摔倒在地上,口吐白沫,晕了过去,我们打量了这个屋子,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屋子中竟是摆了两口大棺材,这棺材的前面有一供桌,上面点了两个粗大的白烛,那白烛滴落的烛泪已经落满了白烛,显然白烛点了很久。

    供桌上面的墙上贴着一个白纸剪成的喜字,本来很喜庆的字,在这白烛巨棺的背景下,也显得阴森恐怖了,房间里还堆积了各种各样的纸人纸房。

    师傅进来之后,道:“还来得及,要是再晚一步,这女娃娃可是就要被生生活埋了啊。”

    师傅刚说完这话,屋外面就呼呼的刮来了一阵大风,风在屋子里打了一个旋,蓦地将那白烛给吹灭了。

    我们眼前一下子就黑了,本来院子中已经跑得没有一个人,我们屋子里的白烛灭了之后,院子中传来了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我们几个屏住呼吸,我伸着头,往外瞧去,可是院子中黑咕隆咚,什么都看不见,那月亮也不知道去哪了。

    这时候,只听啪的一声,我们眼前一亮,原来是爸爸将手电打开,爸爸用手电朝着院中照去,他这一照,顿时把我们吓了一跳,那院子中的凉席竟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打开了,而凉席中卷着的那个孩童,已经露出了一半。

    借着灯光,我们看到这孩子的身体诡异的扭曲着,头是被拧到了后面,并且那露出来的胳膊也是在关节处折断,然后逆着关节将手绑到了肩膀处,那露出的上半身也是扎着各种各样的竹签还是钉子,远远望去,就像一个刺猬。

    师傅看到这尸体那一刻,就对着我们吼道:“关门!”还没有弄清楚师傅为什么这么慌张,师傅就一把门给关上,师傅的脸上是前所未有的凝重。

    我问道:“师傅怎么了?”

    师傅道:“这次出大事了,本想着就是结阴亲的事,可没想到这要结阴亲的主竟是这么凶残。”

    虽然认识师傅的时间不长,但是每次遇到危险,师傅都是坦然处之,从来没有遇见师傅这么慌乱过,我纳闷道:“不就是一个小孩的尸体吗,就算是起尸了,成了粽子又能怎么样?”

    师傅道:“你没听说过,阎王易送小鬼难缠,自古以来,这小鬼就是极难对付的,再说,这小鬼生前被人活活折断了手脚,然后用竹签钉在身体上,最后趁着他胸中那口怨气未出,生生的将头给扭断,让他怨气在身体中不住的滋长,就算是成了鬼,那怨气也是一天一天的增长!”

    师傅说这几句话的时候语速极快,他刚说完这句话,就听门外面开始传来小孩的哭声,那哭声开始的时候还是若有若无,但是紧接着,那声音骤然加大,就仿佛是一个小孩趴在你耳朵边上哭。

    我们几个连忙用手捂住耳朵,师傅更是二话不说,在怀中摸出几张黄纸,咬破手指,开始画起符咒来,师傅画了两张,啪啪的交叉贴在门口。

    可是那哭声还在继续,到了现在,那哭声已经不能叫做是哭声了,已经开始演变成了惨叫声,伴随着这惨叫声,我眼前开始出现了一个小孩活活的被掰断手脚,然后再他没来得及喊出声之前,又将头给拧断!

    看到这场景,我的心狠狠地抽动了一下,这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这样做?我还没来得及开始可怜这个孩子,就听见我们待的屋子里也开始有东西嗤啦嗤啦的响起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