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六十章 诡异童尸
    屋子里就是我们几个人,怎么会有东西响?难不成是棺材里的人在动?想起棺材,我冲着师傅道:“师傅,不是说还有个活人吗?在哪?是不是在棺材里?”

    爸爸拿着手电就冲着棺材照去,可是棺材盖得严严实实,丝毫没有动弹的迹象,这时候邹阳哆哆嗦嗦的道:“纸……人!”走样这么一说,爸爸赶紧将灯光打了过去,这灯光一过去,我们集体头皮发麻,那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

    那些陪葬的纸人纸马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动了起来,那纸人不知道是谁扎的,倒是活灵活现,栩栩如生,可是再像真人,它也不是真人啊!现在他们却像是真人一般,一步一顿的向我们走来,打小我就害怕那些木偶之类的东西,看到这些纸人,我就更hold不住了,兔子壮着胆子到那两口棺材后面摸来一个白蜡,问师傅要了火折子,点着,看着那纸人纸马的走进,就呼的把蜡烛扔了上去。【www‘kanz^ww.com 看.。:中,文,网

    这纸人纸马虽是诡异,但是一碰到这蜡烛都呼呼的烧起来,这本来就是用火纸浆纸糊的东西,更是容易起火,可是这东西着了火之后,居然开始尖叫起来,那声音就像是之前在院子中听到的那个小孩叫声。

    这声音凄厉悲惨至极,更别提是这么多纸人纸马一同叫起来,我们不得不用手捂住了耳朵,好在现在纸人都烧着了,虽然这声音刺耳,我们倒是还能接受,我用眼瞥了一下这着火的纸人纸马,这一看,我就发现不对了,倒不是纸人纸马不对,只是他们着火后,那火焰的形状不对!

    那火焰的形状怎么开始变成了一个孩童摸样?那头,那身子,还有那挥舞着的手臂,明明就是一个孩子的摸样,只是没有五官。我刚要问师傅这是怎么回事,这团火焰开始动了起来,唰的在我面前扑过,在扑过的那一刻,在孩子的背面我才看见,哪里是没有五官,只是五官长在了后面!

    我刚尖叫着:“小心!”就看见那孩童般的火扑到了师傅的身上!师傅正在贴符纸对付外面那个主,没想到身后又出来这东西,等到他意识到背后有东西扑来,稍微一矮身,可是已经晚了!那团火已经扑到了师傅身上。

    这火一碰到师傅的身体,师傅就砰的一声变成了火人,我们几个立马尖叫道:“不!”师傅刚刚浑身起满了火,就有看见这火竟是自己嗖嗖的灭了下来,好像是都跑到了一个东西中去,从师父着火,到他身上火消失前后也就是一秒钟的时间,我们甚至来不及反应,只是看到师傅一下子变成火人,又一下子灭了火。

    还没来得及庆幸,就看见师父直挺挺的往后摔了过来,旁边的邹阳一把扶住师傅,只是刚碰倒师傅,他喊了一声:“怎么这么烫?!”我们几个立马围上去,看见现在师傅是面如重枣,浑身赤红,眼睛紧闭,昏死了过去。

    我试了试师傅的鼻息,发现师傅只是昏了过去,略微放了一下心,道:“师傅这是怎么了?!”

    现在我们只有兔子略微懂一些,他见状略一沉思,道:“师傅这可能是中了火毒,那火虽是只在师傅身上着了一会,但是也侵入了师傅的身体……”

    兔子这话还没说完,就看见师傅眼珠子在眼皮下转了转,我道:“师傅醒了!”

    什么事情都是赶着来,师傅这里刚一转醒,我就听见那门啪的一声被拍烂了,原来是外面那东西没有师傅的克制,现在自己进来了!

    我们几个连忙抱起师傅退后,直缩到那棺材的后面,爸爸拿着手电一照,我就看见那个东西现在趴在门口!这都不能用尸体来形容了,只能说是一个怪物,浑身穿刺了竹签,手脚反关节被扣住,他只能用手肘和膝盖爬行,现在对着我们的就是一个长满头发的后脑瓜子!

    看到这东西的卖相,就知道不是善茬,那东西本来还是在门口趴着好好的,我门在这里隔着棺材根它遥遥相望,可是,下一秒,他就是尖叫着冲着我们扑来,我们连忙狂吼着散开。

    本来地方就小,我们这一乱,有往左跑的,也有往右跑的,顿时一挤,这一挤就害苦了在中间的邹阳,我们还能趴下,可是邹阳却是被我们卡的站那不能动,那东西忽的就爬到了邹阳脸上。

    我们大急,邹阳这不是要没命了!可是刚趴上,那东西竟是又尖叫着跳了下来,我一瞥邹阳,看见邹阳脸色又浮现了那个狰狞的血红狼头!邹阳又切换状态了!

    这个邹阳一醒来,立马道:“怎么惹了这个东西?快跑!”说罢他便冲着那趴在墙上的孩童冲了过去,我们几个借着这个当口,连忙冲着门口跑出,那孩童似是感觉到我们要跑,那浑身的竹签竟是散射了出来,这东西就像是刺猬的尖刺,密密麻麻,被它这么一散,我们所在的空间就布满了这些尖刺,爸爸最后一个出去,只听他一阵闷哼,然后扑到在地,中了这刺!

    我连忙将爸爸扶起,搀着他到了院中,邹阳刚才一看见那孩童撒刺,就藏到了棺材之后,倒是没受伤。

    将爸爸扶到院中,我就看见爸爸的右腿腿肚子那块,插着一根尖刺,我在师傅的百宝囊中摸出师傅的那把小刀,划开爸爸裤腿,发现爸爸的右腿在那尖刺周围黑了一大片,而且尖刺那里已经开始腐烂。

    师傅这时候虚弱的道:“赶紧切了,不然你爸爸就完了!”

    我向来是对师傅的话很听信的,对着爸爸道:“你忍着!”

    然后趴下身子,狠着心,将爸爸那块变黑的肉都给割了下来,好在尖刺扎的不深,那腐烂变黑的区域并不多,一会就割了下来。

    爸爸忍着疼,没有叫出声来,只是当我割完后,他浑身上下都被汗水打湿,脸也是变得煞白!

    我将腐肉割掉之后,伤口处开始流出黑色的淤血,并且伴有恶臭,留了一会我看见那伤口处开始流出鲜红的血液,师傅示意我拿出他百宝囊中的那药粉,给爸爸敷上,那药粉一沾到伤口,爸爸就颤抖了一下,然后倒吸了一口凉气,那药粉很灵效,过了一会,伤口处就止住了血。

    就在刚才我给爸爸割肉放血的那个当口,里面的邹阳也正跟那个小孩打得不亦乐乎,师傅对我道:“赶紧让古尸上,邹阳自己对付不了。”

    其实,到现在我也没觉的这个小孩有多厉害,就是看见他卖相极丑,听见师傅这么说,我也就赶紧叫着古尸一起来到了屋子当中。

    进了屋子我大吃了一惊,因为我看见邹阳虽然正在极力的闪躲着那个小孩,但是现在他却是不正常的使劲伸着胳膊和腿,那胳膊和腿绷得笔直笔直,眼看着就要往后折过去,脖子也是开始往后扭着,现在已经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

    邹阳真的打不过他!我立马对着古尸下了命令,古尸冲着那趴在房顶,脸扭着对着我们的小孩跳了过去。

    古尸这一扑,那小孩立即在房顶上爬动起来,就像是一个壁虎,竟是在房顶上爬的飞快,他这一动,邹阳立马喘了口气,胳膊和腿松了下来。

    邹阳见古尸追着那小孩,立马闪了出去,这下子屋子里就剩了我一个人了,另外两个都不是人!那小孩似是知道古尸厉害,并不让古尸抓住,而是凭借自己的身手敏捷(手脚都断了的身手敏捷),围着屋子到处爬。

    那小孩在屋子里爬来爬去,古尸一时间也没有办法逮住他,他们两个打成了一个僵局,这样也好,到了天明,古尸反正不怕太阳,估计这东西见了太阳之后就会挂掉吧,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我的身体就不能动了,这感觉就像是被鬼压床了。

    我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我的胳膊和腿就开始使劲的绷直,我的脖子也开始往后扭去,脖子扭到一半的时候,我的左眼就看见我的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出现了一个脸对着我,但是身体却是背对着我的身影。我想大叫,但是身体和喉咙都不能动,我只能听见自己浑身的骨头开始克啪克啪的响起来。

    我左眼看见背后这东西,我心里只剩了一个念头,它不是被古尸追着么?怎么又到了我的身后?

    就在我胳膊腿还有脖子都是火烧火燎的钻心疼的时候,我的身体突然被踹了一脚,这一脚力气极大,一下子就把我踹到了墙上,但是借着这一脚之力,我竟是感觉到自己又能动了!

    这时候我看见邹阳出现刚才我站的位置,显然是他踹的我那脚,我看见邹阳手中拿着一个棍子,那棍子上似乎还是有红光闪现,邹阳踹了我之后,看了一眼正在被古尸追的那个孩子,然后对我道:“让古尸把那个孩子向我这边赶。”

    我不知道邹阳是要干什么,但是看见他似乎是蛮有信心的样子,就对古尸下了赶着那孩子往邹阳那去的命令。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