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六十二章 有女人就是麻烦
    听见这女子凄厉的喊叫声,我刚进屋子就一怔,难不成,又见鬼了?可是看见屋子里面的爸爸也是一脸惊讶的看着我,他道:“你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这次连爸爸都听见了,这鬼这么厉害?

    还没等我想明白,那尖锐凄厉的声音就从堂屋那里跑了出来,然后一直到了院子当中,我伸出头一看,院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凤冠霞帔的女鬼,只是这大晚上的,穿着一身红衣,却是太吓人了。【www,ka~nzww.com 看?。*中*文?网

    还没等看清,那女鬼就朝着大门口跑出去了,边跑边叫,兔子这时候也冲了出来,对我骂道:“你媳妇跑了!还不赶紧拦着!”兔子这一骂,我才想起,我们家中还有这主,登时就急了,对着兔子道:“要去,你去,跑了我倒是轻松了!”

    师傅似是对兔子说了什么,兔子冲着我指了指,然后就追了出去,不一会,就将那尖叫的女子带了回来,应该算是扯了回来。

    那女子一边叫着:“非礼啊!流氓啊!”然后对着兔子就是粉拳相加,看着我在一旁是出了一身的虚汗,我以后真的是要娶她?

    兔子不管那女子踢打,直接把她送到我跟前,道:“你媳妇,看好了!”说着兔子就气冲冲的回到师傅的屋子里。

    那女子却是还想跑,我嫌麻烦,只好一把拉住了她的手,只觉得手中一阵冰凉细腻传来,我心中忽的打了个突突。那女子并没有消停,而是对着我喊着流氓之类的话,我皱了皱眉头,冲着她猛地喊道:“够了!是我们把你救了出来!”我这一喊,那女子楞了一下,然后看了一下四周,然后仔细看了看我,忽的哭了起来。

    我看着旁边哭泣的女子,心里不由得一阵长叹,这女的居然还是个疯子,除了哭就是闹!

    那女子被我牵住之后,盈盈呜呜的哭的很是悲伤,爸爸在一旁看不过去了,问道:“姑娘,我们把你救了出来,你没事吧?”那女子却是只顾着哭,不理爸爸,爸爸叹了口气,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拿着碗走了。

    我张了张嘴,想让爸爸留下来,可是这话却是怎么也说不出口,那女子哭的更加起劲,开始蹲在院子中哭,看着她穿着婚袍蹲在院中,缩成小小的一团,我心中猛地一抽动,道:“别哭了。”只是这声音放柔了几分,那女子听见,哭声更大了起来!

    我看着没办法,只好弯腰将那女子扶起,好在她现在只顾着哭,倒是不像刚才那样乱闹乱踢了,我将她领到师傅的屋子里,师傅屋子的众人看见我们两个进来,都是面色古怪,这是兔子看到这女子的面容,吞了口口水!

    兔子一咽口水,我立马觉出不对,连忙扭头看身边的这个女子,我这一看,顿时也惊呆了。借着灯光,看见这个凤冠霞帔的女子皮肤雪白,柳眉红唇,明艳不可方物!

    师傅道:“姑娘莫怕,我们将你救了出来,你现在安全了。”师傅讲我们怎么救出那女子的经过简略的说了一遍,师傅本来就是极容易让人相信并产生好感的人,那女子听师傅的话,一会就不哭了,只是听到师傅说以后要跟我结婚的时候,面色羞红,扭捏起来。

    师傅说完之后,问道那女子:“姑娘你叫什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那女子看了一眼师傅,将她的经历一一道来,那女子声音极其动听,就像是黄莺一般悦耳。

    原来这个女子叫左寒,并不是我们村中的人,她是一个支教的老师,从城市来到这,下了车之后,就去找要去支教的村子,恰巧在路上碰到那个大哥,还有老赵,当然左寒不知道他们叫什么,是我们联系前后推断出来的,左寒问道大哥和老赵那个村子在哪,他们两个见左寒长的貌美,而且衣衫整齐,不似本地人,就旁敲侧击的问出左寒的身份。

    这左寒也是刚出大学门口的人,没有什么社会经验,就一五一十的告诉这两人自己的身份,也怪左寒自己点背,这大哥正好被自己家的那个安子骚扰的不行,那安子被人杀了之后,天天来缠着他,最近安子闹腾的厉害,托梦是要找个媳妇,结个阴婚。“

    这大哥就找到老赵,那老赵就介绍了一个高人(在院子中看到的那个道士)给大哥,大哥得高人指点,知道要想摆脱安子的纠缠,只能给安子找一个活人当媳妇!

    只是这大活人的怎么能跟一个死人结婚,再说结了婚,这活人也活不成了啊!这两人就犯了难,说也奇怪,这两个得了高人指点后,那安子纠缠的更加厉害,那老赵也是平白的被安子缠上了,两人知道事情不能拖了,就赶紧物色对象。只是这当村本地的都是熟实的,再说村中要是少了一个人,那还不得翻了天,两个就想着去哪找个外地的人。

    要不就说左寒点子背呢,正好撞到了两个人的枪口上,两个人知道左寒是外地来支教的老师,正愁找不到外地人的两人就把左寒骗到了家中,给左寒下了药,然后找来几个本家,给左寒换了结婚穿的婚服,然后弄来了两口大棺材,就等着天一黑,把安子给挖出来,两个人拜堂结婚然后一起下葬了。

    这大哥的本家也是知道大哥和老赵两个人最近被安子缠的不轻,而且本家多少也被安子骚扰过,他们得知这次可以让安子彻底的消停,顿时也是积极的参与进来。

    这就差点演变成了一个大葬活人的惨剧,幸好是我撞到老鼠结婚,然后师傅推断出来有人结阴亲,我们这才赶过去将左寒救了出来。

    只是那安子被谁杀死,变成厉鬼,这就不得而知了。

    听左寒讲完,兔子道:“你倒大胆,竟是敢一个人来这乡下山村。”

    左寒这时候已经是不哭了,她道:“我本想着自己是孤儿,学有所成了要报效祖国报答社会,哪想到会是这样?我去了那两个人家中,喝了碗水,就昏睡了过去,直到现在才醒来,要是不是你们告诉我,我也不知道会有这么多曲折。”其实左寒心中并不完全相信我们所说的话,毕竟这太过离奇,完全颠覆了她的世界观,人生观,她那毛邓思想遭到了现实的猛烈冲击,使她对这个世界都产生了怀疑。

    虽然不相信这是真的,但是她昏迷之后被放在棺材里,在半梦半醒的时候见到了我们口中那个小孩,当时她只是觉得是一个怎么也醒不过来的噩梦,但是听见我们描述的那个小孩,跟她梦中的一模一样,有些事情,虽是害怕,但不得不相信了。

    听完这女子说完故事,天已经开始微微亮,我心中一惊,连忙夺过爸爸手中的碗,冲到了院子中,不知道这女子说的是真是假,救师傅要紧啊!

    左寒倒是落落大方,虽然不完全相信我们的话,但总知道我们是救她出来的人,在屋子里和师傅他们聊了起来,可怜的我只能一个人在院子里端着碗接露水!还好古尸在外面陪着我。

    邹阳一会就出来了,对我闷声闷气的道:“是个好女人!”然后转身酷酷的离开了!这是哪跟哪啊?

    天亮了的时候我已经接了一个碗底的露水,邹阳告诉我好了然后我把露水送到师傅的屋子,一进屋子,我又是吃了一惊,那左寒在给师傅捶背捏肩,伺候的好不熟练!你这也太自来熟了吧!

    左寒见我进来,并没有理会我,只是一个劲的跟师傅说话,师傅见状,只好摇头笑笑,让我把无根之水拿过去。

    师傅这时候已经坐了起来,虽是脸色通红,但是看起来好像真的是并没有大碍,师傅在百宝囊中拿出黄纸朱砂,然后画出一张张符咒,那左寒捂着小嘴看的惊奇无比,她俏声道:“这东西真的有效吗?”

    师傅画完,将那符纸祭到无根水上方,那符咒无火自燃,看的左寒又是一声惊呼,师傅将那伴有符咒纸灰的无根水端到嘴边,然后一仰而进,左寒刚想说脏的时候,师傅已经喝完了。

    说来也怪,师傅喝完这无根水之后,那通红的脸开始慢慢的回复了正常的颜色,这时候邹阳走了进来,对师傅道:“准备好了。”师傅点点头,跟着邹阳走了出去,我们几个立马跟着出去,兔子好奇的问道:“什么好了?”

    我摇头表示不知道,邹阳跟师傅进了以前老家的厨房,然后邹阳把门一关,道:“大师要沐浴,你们就不要进来了!”说着门就啪的一声关上了。

    我大急道:“为什么不让我们进去,都是男的……”只是我这话还没说完,兔子就拉了拉我的衣服,我扭头看见那左寒正是一脸通红,尴尬的站在我们身后!

    看见她,我心里大吼了一声:“有女人就是麻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