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六十三章 阳翟
    虽然我是在心中这样喊了一嗓子,但是无论如何我是不敢说出来的,邹阳和师傅进到屋子里,我们几个就在外面守着,期间我问了一下爸爸的伤势,爸爸说只是有点疼,倒是没多大的事了。【www.kanzww.com 看 ?。 ?中?文? 网

    左寒一听到爸爸伤了,立马一口一个叔叔的道:“叔叔,你哪里受伤了啊?”爸爸简略的说了一下自己受伤的经过,左寒不好意思的道:“叔叔都怪我,要不是因为我,你就不会受伤了。”说着双眼泪汪汪,眼看着要哭出来了。爸爸连忙道:“怎么怪你呢,哎,你别哭啊!”

    那兔子看见左寒这样,不怀好意的捅了捅我,小声道:“这女孩,柔啊!”柔你妹!我心里突然又想起了素素,心中暗暗比较了一下这两个人,只不过一会我心中就骂了自己,想什么呢!

    过了一会,邹阳开了门,是师傅洗完了,这次看见师父浑身上下一点中毒的迹象都没了,师傅笑呵呵的对我们道:“这下火毒都被水给拔了出来,我没事了。”我看见屋子里那大桶里面那发红的浑水,心中一怔,是没事了吗?

    师傅好了之后,我们就收拾吃了早饭,爸爸受了伤,没办法跟我们继续去找人皮图上的东西,这个左寒来历不明,按照她的意愿,她倒是想跟着我们一起去探险,当然我们没有告诉她我们到底要干什么去,只是说要找些东西。但是我坚决不同意,让她跟着爸爸一起离开,去找她要支教的村子,即使我以后真的跟她有段姻缘,也没必要让她天天跟着我们吧!

    吃过之后,我们一起来到村口,先送走了爸爸跟左寒,师傅脸色变得很凝重,他道:“这次我们虽是除掉了那鬼尸,但是同样也将他的鬼魂给放了出来,这冥冥中就是我们的一道劫数,以后大家小心些。”

    听师傅这么说,我心中顿时想起那个手脚被折断,脖子被拧断的孩子,他还是阴魂不散,听师傅的意思,这东西是要跟着我们了!

    师傅再包裹中拿出那些人皮图,找出那张有婴玉的图,对着我们道:“既然秦关他爷爷要我们找齐这八个东西,那我们就先从这婴玉开始吧,那次李奥也说过这村子的事情,对我们来说还有点线索,再说有了这人皮图,我们倒是好找了。”

    就这样,我,师傅,兔子,邹阳还有古尸我们五个又踏上了寻找这婴玉的历程,本来以为离开老家我们就跟这撇清了关系,只是后来,那鬼尸的怨魂差点让我们几个都丧了命。这是后话,姑且不提。

    这地图上面画的东西距离现在来说,年代太过久远,那些道路地形基本上全都改变,这无疑是给我们加大了难度,但是地图上好像是用小篆写着两个字,这两个字显然是地名。我仔细看了看发现这两个字好像是阳翟二字。

    师傅听见我说阳翟二字,立马惊讶的问道我:“阳翟?你确定是阳翟?”我仔细看了看道:“这小篆写的工整,我看就是阳翟二字了!”师傅接着道:“要是阳翟就好办了。”我纳闷道:“师傅你知道阳翟是哪?”

    师傅道:“阳翟是古代地名,说起阳翟来,这可就来路大了,它又称作禹州,据说是古代夏禹的都城,在尧舜时期,那个地方成为夏,我们现在说的华夏就是它了!”

    我一听这地方来历竟是这么大,不由得吃了一惊,尧舜禹那可是我们的先祖,去他们故乡找东西,我总觉得心里别扭,要是一不小心,找出一个千年的祖宗一样的粽子,我们是杀还是不杀啊!

    既然知道阳翟是在哪,我们几个就立马动了身,离开村子的时候,我没由来的往村子里望了一眼,只觉得哪里不对,但是怎么也说不上来。

    阳翟就是现在的禹州,在河南省境内,河南其实也是华夏文明的发源地,在这里也有很多的神秘故事。

    闲话少说,我们一行人到了禹州,下了火车,大庭广众之下我们也不敢明目张胆的把那人皮拿出来,这就导致我们根本不知道要往哪里去。说来也巧,在火车上刚认识的几个人见我们出了火车站就愣愣的站住,就跑过来问我们要去哪。

    过来的这是几个年轻人,按照现在的话来说,他们就是一群驴友,畅游祖国的大好山河了,在现在看来这没什么,但是在92年那时候,怎么看这群人也是不务正业,游手好闲。

    他们领头的一个叫做木头人,应该都是一些外号,木头人过来之后问道:“看你们不走了,是不是找不到地方去了?”

    兔子一愣,虽是在火车上跟他们几个聊过几句,但也不是特别熟悉,当下兔子脸色一沉道:“你们想干什么!?”那木头人一见兔子脸色不好,忙道:“我们就是想问问你们去哪,我们是来玩的,想跟你们一路,没别的意思。”

    兔子听了这个,脸色稍好一些,但是还是没好气的道:“谁跟你们一起玩,我们有正经事,行了,你们走吧!”

    这些人被兔子一顿数落,当下都是垂头丧气的离开,其中里面一个小姑娘道:“我就说嘛,人家怎么会带着我们一起去,都怪你!”

    他们几人走后,兔子去买了一张当地的地图,好在这里算是个旅游城市,地图还是很好买,买来之后,我们几个走到一个没人的地方,拿出那张婴玉的人皮图核对了一下,认准了方向,我们就开始去找那个地方。

    按照地图指示,那婴玉是在一个村落里,通往那村落的道路,我们现在肯定是找不到了,我们只能靠着这千年没有变过的山作为地标,然后按照现在的地图,找了过去。

    那人皮图上的村落有很多道路,都可以称为是一个交通枢纽,可是在现在的地图上来看,那个村落所在的地方竟是一片空白,几乎没有任何大道经过那里,这不禁让我们犯嘀咕,最关键的是,我们要到哪里只能是一步一步的走过去了。

    我们按照地图指示,坐车来到距离那个村落最近的一条大路上,然后众人下了车,开始了我们的步行之旅。

    到了这里,现在的那个地图基本就没了用处,我们拿出人皮图,反正大山千年是不曾变过的,我们认准山,就走了过去,俗话说,望山跑死马,在人皮图上看着那么近的距离,我们走了都快一天了还是没有到,这眼见着天就要黑了,看来黑天之前我们是到不了那个地方了,正巧,我们又走错了路,前面出现了一个大湖。

    师傅看见这大湖也是一阵气结,过了千年,这地形果然是变了很多,竟是凭空多出来一个湖泊,师傅见天色已晚,对着我们道:“咱们今晚就在这休息吧,看来是到不了了今天。”

    兔子第一个举手赞成,这用腿走了这么远的路,两个腿都溜细了!我们拿出帐篷,靠着湖边就扎好,然后我跟邹阳去捡了一些树枝,准备晚上烤火用。一切准备停当,我们坐下来吃着压缩饼干聊着天的时候,突然师傅脸色一变,扭头就冲着身后的树林看去。

    师傅这一动,我们几个立马如临大敌,怕是有什么东西出来,我连忙也将古尸召唤过来,这时候树林中那纤细的树开始动弹起来,并且我听到一些脚步声,我这时候都想将爸爸留下的火器拿出来,别管是什么,先冲着他们来一枪。

    就在我们如临大敌的时候,那树林中却是走出了一队人,看见这队人,兔子登时就火了:“你们怎么跟着我们呢?”原来这正是那木头人为首的一队驴友,不知道他们是有意还是无意在这跟我们碰上了!

    木头人他们见到我们,也是一怔,道:“怎么是你们?我们没有跟着你们啊!”

    原来他们这群人也是买了地图,发现有个地方是没路的‘绝境’,本来就是来探险的他们顿时有了要征服那个地方的想法,也步行了过来。

    师傅见是他们,看见天色不早,就招呼他们过来,告诉他们明天天亮就赶紧离开,这里不是善地,这些年轻气盛的孩子怎么可能听师傅的劝说。

    到了晚上,我们两队人围着火堆坐了一会,这时候天气已经进了深秋,晚上森林里很是清冷,对面那对人里的僵尸妹虽是围在火堆旁,却也冻的发抖起来,那木头人见状,对着僵尸妹道:“你先去帐篷里休息吧,里面有睡袋,想来会暖和一些。”僵尸妹听到,点头就冲我们告了个别钻进他们的帐篷中去了。

    我们剩下的几人聊了会天,知道对面那人有领头的木头人,还有一个憨头憨脑的傻狗,还有一个不太爱说话的雨飘雪,还有那刚进帐篷的僵尸妹。

    晚上他们那群人全部进了帐篷,我们几人也是哈欠连天,我自告奋勇的要先守夜,他们就都先睡去了。看着他们一个个钻进帐篷,整个空荡荡的湖边就剩了我自己守着一堆火,哦,还有古尸。

    今天累了一天,又没人跟我说话,我自己拿着木棍挑着火堆,看着火堆上面的火,我也开始瞌睡起来了。半睡半醒的时候,我突然听见一声炸雷,这雷声一响,顿时把我给吓清醒了,我抬头看了看天,不知道什么时候,这天阴了起来,看样子就要下雨。

    这雷声一响,顿时把帐篷里面的人也惊醒了,众人纷纷嘟囔开来,这时候那木头人为首的群人突然传来一声尖叫:“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