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六十四章 雨夜惊魂
    本来还睡得迷迷糊糊的大家听到这刺耳的叫声,都立马清醒过来,众人皆是向那声音的来源围了过去,那叫声是从傻狗的帐篷传来的,我们围过去的时候看见傻狗正在瑟瑟发抖的窝坐在帐篷门口。【www.kanz:ww.com 看 .。.中,文,网

    木头人看见傻狗那样,立马急了,道:“你这傻狗,哪里有血?深更半夜的你瞎叫唤什么?”傻狗这时却是不吱声了,只是怔怔的盯着他前面的那顶帐篷,邹阳吸了吸鼻子,皱了皱眉头,道:“我也闻到了血腥味。”

    我看见傻狗神态怪异,冲着傻狗那目光看去,登时我也惊呆了,傻狗前面那个帐篷竟是出现了一个用血写的狰狞的死字,那死字上面还正在滴滴答答的往帐篷下方流着鲜血,看着那弯弯曲曲像蚯蚓一样的滑落的血滴,我也是惊叫了起来,火光透过帐篷将那个死字照的更诡异。这时候大家都看见了那个死字,师傅脸色不好,走过前去,对着我道:“这里还有东西。”

    我走近前去,看见那死字旁边居然画着一副画,看见这画,我猛地坐在了地上,那画是一个活灵活现的婴孩模样,跟我们背包中的那婴玉是一模一样!

    这时候气氛诡异的吓人,木头人突然叫道:“这里面的人呢?”我们光顾着看这血字,把里面的人给忘了,我四处一看,发现是那最先进帐篷的僵尸妹消失不见!

    傻狗现在是完全吓傻了,见到僵尸妹不见了,他呼的站起来,捂着耳朵,尖叫着:“鬼啊!”然后就跑了开来,木头人见状,连忙跟着傻狗而去,兔子一着急,这深更半夜荒郊野外的,这两个人乱跑,肯定要出事啊,兔子也忙跟了过去。

    这时候天上一条条张牙舞爪的闪电划开夜幕,然后又是几个炸雷传来,豆大的雨点开始滴落,天竟然开始下起了雨!

    那火堆被这雨滴一浇,顿时发出嗤嗤的声音,一会儿就熄灭了,这火一灭,我们就陷入了无边无际的黑暗当中。这时候我心中开始慌乱起来,心中开始升起一种的不详的感觉,师傅和邹阳拉着我和那个雨飘雪钻到一颗树底下,师傅道:“这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带走了僵尸妹,看样子是凶多吉少,徐汇又是追那两人去了,我们不能再分开了,省的有什么意外。”

    师傅刚说完这话,天上有闪了一道闪电,借着那闪电,我看见那有血字的帐篷旁边竟是出现了一个人影,只是这人影一闪而没,还不待我看清,就消失不见。那人影我看的熟悉,刚想对师傅说,只是从树林中又传来一阵刺耳的尖叫。

    这叫声叫的我们心中慌慌的,我们几个也在这里等不下去了,我立马摸到我们的帐篷附近,想要拿出我们的背包,只是这雨下的太大,我刚冲出去,就感觉那雨滴砸到我脸上火辣辣的生疼,被这雨一砸,我心中一慌,摸不到背包在哪了。

    恰巧这时候天上又来了一个闪电,我刚有点激动的想着可以找到背包了,只是这闪电一来,我就他娘的看见自己的脸前出现了一个背对我的后脑瓜子,我吓得猛地往后跳起来,然后转身就跑,这脑瓜子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那手脚头都被折断的孩子!

    想不到这东西竟然跟着我们来到了这里,师傅显然是看到了那东西,连忙摸出镇魂钉冲着它打去,镇魂钉带着尖锐的啸声冲着那东西打去,只是并没达到什么效果,看来那东西已经跑了!

    邹阳冲到雨中把我拉起来,师傅这时候也是面如土色,他道:“想不到这东西竟然跟来了!”

    树林中还有尖叫传来,我们拿不到手灯也不敢贸然前去,但是在这耗着,黑暗中又有那个鬼东西潜伏,这一刻,我们像是进了一个死局当中。

    邹阳这时候冲我道:“古尸!”我一拍自己的脑袋,对啊,我怎么这么笨,自己不能拿,让古尸拿啊!幸好古尸离我比较近,我还能联系上他。古尸将我们的背包拿来之后,那孩子的鬼影一直没有再出现,我们拿出手电,顾不得雨下的正大,就一头扎进树林中。

    没有灯光不知道这雨下的多大,我们这一照,在灯光底下,那雨一个接一个密密麻麻的往下砸,那雨点看起来都有小手指尖这么大,那雨飘雪似乎是害怕,紧紧的拉着古尸的衣服,也许在他看来古尸这么雄壮,能给他一点安全感吧,只不过要是他知道这古尸竟是千年的大粽子,不知道他会作何感想。

    这时候树林中那尖叫已经消失,我们只能凭着记忆来找那地方,雨水一浇地,树林中就开始出现大大小小的水洼,我们深一脚浅一脚的在里面艰难走着。

    大约是到了刚才那叫声的地方,现在我们四个都是浑身湿透,哪古尸身上的衣服也是湿透,我心中担心,这古尸是用我自己的精血黏上的伤口,会不会被这雨水一冲,就自己分解了,可是当着这雨飘雪的面,我也不能问师傅。

    来到这里,我们躲到一颗树下,看了一下周围,我道:“师傅,这好像是没人了!”师傅道:“对啊,不知道徐汇他们追到哪去了?”天这么黑,兔子有没有什么趁手的兵器,这时候我开始担心起他来。

    可是正在我担心他的时候,忽的觉得身后传来一阵阴风,那阴风中还伴随着阵阵腥臭,我连忙扭头拿着手电一照,这一照,我这三魂七魄可都是吓的跑没边了。师傅他们几个觉出异常,也是忙扭头一看,只是我们四个都愣在当场,不敢动弹分毫。

    我们的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竟是钻出一个吊睛白毛大虎,这老虎近乎有一个小马驹高,生的是膘肥体健,比那寻常老虎大了半个。更诡异的是,这老虎被灯光一照,眼中泛出绿油油的亮光,不知道它是饿了还是不高兴了!

    话说我们四个愣在当场不敢动弹,师傅现在是元气大伤,不能再动武了,邹阳虽是厉害,但怎么看也不能是这个大老虎的对手,关键现在我就怕是古尸上了,打到一半,古尸在自己碎了,那我们几个就等死吧!

    这老虎看见我们不动,就开始围着我们转起了圈,慢慢靠近,我这手电灯光一点都不敢离开这老虎分毫,待到老虎稍近,我分明看见那老虎额头上长着一个婴儿拳头大小赤红的血瘤!怎么又是这个东西?师傅不是说这东西只有吃了死人才会长的吗,这老虎怎么也有?

    我们三个虽然能稍微镇定,不至于当场就跑,可是随着老虎的一步步逼近,那雨飘雪可就是挺不住了,他筛糠似的身体看见老虎一步步走来,再也不能镇定,转头就跑!

    其实见到狼虎狗之类的动物,最忌讳的就是自己心中露出胆怯,你要是自己心中胆怯了,它们就能感觉出来,要是鼓起勇气跟它们对峙,说不定就把它们吓跑,可是你这一跑,精气神全失,它们就会扑来,再说你跑肯定跑不过这东西啊!

    果然那老虎见到雨飘雪一跑,就嗷呜的叫了一声,这声音真是震天动地,比那雷声都大,然后就高高跃起,跳过我们冲着那雨飘雪扑去,这时候我顾不得担心古尸碎不碎了,连忙命令古尸将那老虎给拦住,那老虎刚跳到我们头顶,露出白花花的肚皮,古尸和邹阳同时动了起来,古尸一把抓住老虎的后爪子,邹阳也是拽住老虎的尾巴,两人合力将空中的老虎给拽了下来。

    老虎吃痛,顿时大吼了起来,虽是在空中被抓,还未等它落地,身体却是诡异的一掀,将古尸和邹阳两人摔了出去。这还没完,老虎掀完之后,那钢棍一般的尾巴冲着被甩到一旁的古尸就是一剪,砰的一声,老虎的尾巴抽在古尸身上,就连古尸也退后了两步!那老虎这当口落了下来。

    只是落得太他娘的不是地了,正好落在我和师傅的面前,这时候那老虎已经是双眼泛红,凶性大起,冲着师傅和我就扑来。

    这老虎张着血盆大口,露出那十多公分长的獠牙就冲我们咬来,这要是被咬到,我和师傅肯定就是被拦腰咬断,关键时候,我顾不得其它,猛地将师傅推开,师傅被我推开,我却是被弹得往老虎嘴里送去。

    眼见着我的头都钻进了老虎的嘴中,我都能闻到老虎嘴中那股腥臭,我心中嚎道:“我命休矣!”这时候那老虎却是突地缩了回去,只是缩回去的当口它就狠狠地闭了嘴,我听见它那牙齿碰撞的咯吱声,我头皮一阵发麻再差一点,我就被开瓢了!

    我站稳身子,拿着灯光照去,看见是邹阳拽着老虎的尾巴,硬生生的把老虎给拽退了几步。我感激的冲着邹阳点点头,只是邹阳并没有理会我,而是继续拉着老虎的尾巴往后扯。

    师傅冲我吼道:“你怎么这样做!多危险!”看见师父焦急的样子,我心中想到:“就算是我死了,也不能让你死啊!”

    不等师父继续骂我,那老虎就猛地嗷呜一声,然后头上那血瘤竟是流出血,师傅见状,脸色急变,道:“不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