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六十五章 为虎作伥
    师傅这一声不好还没说完,那老虎的头上的血瘤已经滴满了老虎整个的脸,老虎此时也不去管后面拉着它的邹阳,倒像是在拼命的挤着额头上的血瘤,师傅连忙对邹阳喊道:“跑!”邹阳在老虎的身后,不知道我们看见了什么,但是见师父这么紧张,二话不说,松开手中的尾巴,就跳开,老虎没有后面的拉力,登时往前一栽那颗硕大的头颅栽倒在地。【www.kanz:ww.com 看 .。.中,文,网

    这场面滑稽的很,但是我和师傅却是笑不出来,邹阳这时候已经跳到我们的面前,古尸也回到我身边,雨飘雪倒是在不远处呆呆的看着我们,不再跑。

    我看见师傅如临大敌的样子,问道师傅:“这老虎在干吗?”

    师傅却是沉默不语,一直盯着老虎看,我道:“要不我们跑吧!”师傅摇了摇头道:“跑不了了!”

    这时候我看见老虎的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在地上抬了起来,现在那老虎脸上沾满血迹雨水混合着泥土好不狼狈,只是这狼狈我们无暇欣赏,那老虎的头旁边竟然开始长出了另一个头,只不过这个头确实看的模糊,不很真切。

    邹阳叫了一声道:“伥?”师傅点了点头,我不知道这个伥是什么东西,但是现在看来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那老虎的另一个头变得凝实,这时候我终于看清楚那个伥是什么东西了,这是个虎首人身的东西,只不过这人身体好……凄惨。

    这伥的肚子被活活的扒开,肠子乱七八糟的都流出来,透过它那大开的肚皮发现他身体里面居然是空空的,除了那些肠子,这东西的五脏六腑全都消失不见!

    那伥一出来,我们周围就开始起了一些朦朦胧胧的雾,本来在这大雨的天气中不可能出现这雾气,但是现在它确实实在在的出现了,这雾气一出现,我就闻到一股浓浓的血腥味,我皱了皱眉头,刚想说什么,可是发现我现在居然是张不开嘴,动弹不了了!

    师傅和邹阳现在显然也是这种状况,我们三个呆呆的站在这雾气当中,这雾气开始弥漫到我们的腰部,虽是不能动弹,但是能感觉这雾气就像是粘稠的油一般,围在身边好难受好恶心!

    那老虎现在却是不急着吃我们,而是戏谑的看着我们,没错,在它的眼神中我确实看到了戏谑!都说东西老来成精,想来这老虎不知道多少年岁,灵智开启,宛同人一般了!

    那伥却是一点点的冲我们飘了过来雨下的很大,但是都是穿过了这伥的身体,这东西竟是鬼?!来不及想这些,我连忙沟通古尸,要说这古尸真是逆天的东西,现在我是越来越爱他了。

    我们三个都被困在原地不能动弹(雨飘雪距离较远,没被雾气困住),古尸却是动了起来,古尸朝着那伥扑去,古尸卷起的气流竟是把伥给吹跑,伥一退后,我们三个身边的雾气就开始淡薄了一些,我们也是能活动了,师傅道:“上树!”

    没明白师傅什么意思,邹阳却是三下两下窜上了一棵树,而后将师傅拽了上去,最后把我拉了上去,那老虎见我们上树,却是不急,只是冷冰冰的看着我们。

    话说古尸将伥扑走,那伥见雾气对古尸没效,竟是开始直勾勾的盯着古尸,伥的眼睛中发出妖异的蓝光,那光芒璀璨至极,就宛如蓝宝石一般,看的我是心神尽失,师傅在旁边拉了我一下,我才清醒过来。

    想必这就是伥的**之法,只不过遇到了古尸……古尸并没有任何的异常举动,我见古尸没事,一时半刻也收拾不了伥,连忙对着古尸下了杀着老虎的命令。古尸放弃伥,朝着老虎扑来。

    那老虎似是知道古尸厉害,轻巧的跳开,古尸落地溅起一地的泥浆,砰的自己满身都是。这老虎跳开之后,并不与古尸缠斗,而是冲着我们这颗树跑来,三下两下的就要爬上来.

    我们三个大惊,在地上况且不是这老虎的对手,要是上了树,我们可就真的是老虎的腹中之食了!这下面有伥我们几个还不能跳下去,古尸离得我们还挺远,这下子我们可真是完蛋了!

    就在这时,突然树林中传来一阵刺耳尖锐的声响,这响声就像是那斗笠男子操纵粽子的笛子声一样。老虎听到这笛子声,身形一顿,眼中迟疑了片刻,看了看我们,又扭头看了看声音的来源。

    这时候那声音更加紧急,老虎冲着那声音的方向吼了一声,震得这树叶簌簌的往下落,而后就跳了下去,冲着那声音跑了过去,那伥见老虎消失,也是跟着消失不见。

    直到这老虎彻底的消失在我们的视线中,我才长出了一口气,要是这声音不来,看来我们就都得交代在这了!

    我们几个跳下来,雨飘雪见老虎走了也是靠了过来,雨飘雪见古尸这么厉害,顿时对古尸的依赖就更大了,回来之后就走到了古尸身边。他哆哆嗦嗦的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这也是我想问的,这到底是什么东西,老虎也就算了,顶多是大老虎,眉心上长血瘤的人都见过,这老虎倒是不稀奇,只是师父他们口中的那个伥,到底是什么东西!

    师父也是惊魂未定,道:“说当一个人被老虎吃掉之后,这个人的鬼魂就会跟着老虎,做老虎的帮凶,帮着老虎逮下一个受害者,人们把这种鬼魂叫做‘伥’。这伥鬼最是可恶,就像是抗日战争时候那专门为日本人带路的汉奸一样。它们也算是老虎的狗腿子,专门为其跑腿,并乐此不疲。”

    听师傅这比喻,我登时乐了起来,原来这伥居然还是这种东西,被老虎吃了之后,竟还为老虎找食物,这是下贱的可以,师傅将它比作汉奸,倒是形象的很!

    我们几个被雨水这么一淋,浑身早就湿透了,再被晚上的风一吹,更是冻得瑟瑟发抖,师傅看了下天色,道:“我们赶紧找找徐汇他们,看看能不能碰到,要是他们几个遇到这老虎和伥,肯定就是凶多吉少了!”

    我点头称是,连忙拿着手电带着师傅他们开始围着树林找了起来,只是这树林何其大,我们几个在这里没有任何线索的招人无异于大海捞针,雨越下越大,眼看着砸的我们都睁不开眼睛了!

    师傅见状只好道:“看来现在找不到他们了,我们先回到帐篷附近,说不定他们追到了人,先回去了。”

    我们又只好回到了湖边,可是现在湖边这里已经是一片汪洋,连我们的帐篷都给淹没了,这湖本来就是地势低洼,要不也不可能成湖,加上今天雨水太大,山上积水全进了这里面,导致这湖水上涨,淹了我们的帐篷!幸好我们的背包拿了出来,但是一些食物,却是被淹下去了。

    我们四个呆呆的站在湖边的树底下,看着这湖水,我骂了一句:“这***天气!”师傅也是苦笑不止,这里呆不下去了,我们只好往山上面走去,但不敢再山怀中走,怕是遇到山洪。就这样我们四个深一脚浅一脚的来到山腰处,恰巧山腰处有一个洞,我们四个加上古尸就钻了进去。

    进到洞里,我终于是感受到了一些温暖,我们几个将外套脱下,挤了挤上面的水,只是现在没有干柴,虽然有火折子,但也是湿透了。内衣就只能靠自己的体温来烘干了。

    雨飘雪见到古尸没有脱衣服,便好心的说道:“大哥,你也拧拧身上的衣服吧!省的着凉!”

    我们三个面色古怪的看着他,他见古尸不搭理他,继续道:“大哥,大哥!”

    我怕他一会发现什么,忙道:“他有些不方便,就不用了!”

    雨飘雪道:“不方便?我们这都是男的,有什么不方便啊?”

    邹阳这时候冷冰冰的道:“好好呆着,别说话!”现在这邹阳由于血气涌动,脸上有浮出那个血红的狼头,雨飘雪被他一喊,立马不说话了。

    师傅到是打了个圆场道:“他身体有些不适,不适合脱衣服,没有关系的。”雨飘雪听了之后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为了节省有限的那些电源,我一进洞就把手电关了,这时候洞中是黑黢黢的,除了偶尔洞外面打出一道闪电,照出我们的脸面,我们根本谁都看不清谁。

    现在应该还是凌晨一两点钟,虽是身上湿粘,但是我还是忍不住的打起盹来,我可是前半夜守夜一直没睡觉!

    这时候,我就觉得身边的那个雨飘雪不自然的在扭动的身子,我困的厉害,没有睁开眼睛,就道:“怎么了你?”

    那小子支支吾吾,似是不好意思,我笑道:“不都是男人吗,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那小子道:“这……这个大哥他……他摸我!”

    “什么?”这次不光是我,就连师父和邹阳也吃了一惊,他口中的大哥当然就是古尸,古尸竟然摸他,这时候我身上已经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古尸竟有这种嗜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