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六十六章 人面蜘蛛
    那雨飘雪这话语里都有着哭腔,就像是受委屈的小媳妇一样,我和师傅、邹阳也坐不住了,我立马打开那狼牙手电朝着雨飘雪照了过去,这一照,我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给呛死!

    师傅和邹阳也是看到雨飘雪的身后景象,两个人的脸色也是不好看,我哆哆嗦嗦的道:“飘雪,你千万别动!”雨飘雪看见我们三个面色不正常,登时也就吓到了,他问道:“那位大哥在干吗?”

    我是真心不想告诉雨飘雪他后面有什么东西,我道:“你慢慢的朝着洞口走去,千万别回头,没事,你大哥就是给你开个玩笑!”雨飘雪听了这话,心里略微轻松了一下,按照我说的,开始慢吞吞的往洞口走,我们三个也是倒着退出了那个山洞。【www.kanz:ww.com 看 .。.中,文,网

    这山洞中的东西太过惊人,我们不想着让雨飘雪看见,现在也到了洞口,我们三个已经到了外面的雨水中,那雨飘雪也是到了洞口,本来一切都是相安无事,但是偏偏这雨飘雪这个时候却是下意识的回了下头。

    这一回头他立马看见在他身后凭空飘着一个惨绿的人脸,雨飘雪这一下,登时一口气没喘过来,背了过去,那人脸看见雨飘雪昏倒,登时就是朝着上方飘去,我们刚想松口气,可是间看见那人脸竟是诡异的朝着洞顶,然后落了下来,这脸落势极快,眼看着就要到了雨飘雪的身上!

    这时候,我身后传来一阵破空声,一个东西噗的一声打中了那正在急速下落的人脸上,这东西气力极大,竟是将那人脸带着往后冲去,这时候那人脸已经是正了过来,面向着我们,只不过是在人脸上有一个惊心动魄的黑洞,那黑洞中正汩汩而流出草绿色的粘液。

    我回头一看,是邹阳捡起一个石头打中了那人脸。我向前俯身,拉起那雨飘雪,这孩子应该是娇生惯养,出身富贵,没受过这钟惊吓,我看他昏倒在地,没有犹豫,一个公主抱就把他抱起,只不过是入手柔软,骨头极轻,不是很重。

    师傅拿着我刚才递给他的手电道:“这洞没想到也是个是非地,看来我们是不能留在这了。”我一拍脑袋,又把古尸给忘在里面了,这古尸要是有意识,早把我骂的狗血淋头了。

    好在距离古尸较近,还能联系上他,古尸蹬蹬的走了出来,可是他这一出来,把我们三个又是吓了一跳,我几乎一个把持不住,差点把手中的雨飘雪给扔出去。在手电的灯光下,那古尸身上竟是长满了那惨绿的人脸!

    我们三个连忙往后退了退,古尸我也赶紧让他站在雨中,离我们远远的,那古尸上面的人脸一被雨水淋到,突然开始诡异的扭曲蠕动,在我们眼中就看见那人脸在一个个的改变着自己的表情,好不恶心。

    这古尸身上的人脸在雨水中淋了一段时间,就开始慢慢的动弹,一会儿纷纷朝着地面而去,当那人脸落到地面我才看见,那人脸下面竟是有着八根细长的腿,这时候我才看清,这哪是人脸,这就是一个个的大蜘蛛!想来那雨飘雪所说的被摸,应该是被那蜘蛛的八个腿给挠蹭的吧!

    以前看书的时候知道,这个东西叫做人面蜘蛛,只不过这钟蜘蛛都是很小,不知道在这里怎么能见到这样大的人面蜘蛛?这东西没有毒性,但是现在看它们这么大的个头,谁知道有没有毒性!

    知道了这东西的庐山真面目,我们倒是不怕了,邹阳走到一个树旁,徒手折断了几个树枝,递给我们,然后自己一马当先的冲着古尸走去,靠近地上的那些蜘蛛,邹阳一棍子一个,啪啪的将地下的那些蜘蛛统统打死,本来我还想着要保护稀有动物,但这东西看着真是邪性,还是让邹阳杀了的好。

    古尸现在身上已经没了蜘蛛,看着古尸附近七零八落的散落的一些人脸,虽是知道那是蜘蛛,但是我心里还是毛毛的,我道:“师傅,这雨看来是一时半会停不了,我们还是去洞中吧,这洞中虽是有蜘蛛,但是现在看来并没有攻击性,要是它们再来,我们一并都杀了就是。”

    师傅抬头看了看这瓢泼大雨,只好点头同意。

    后来师傅跟我说过,在那个时候他已经觉得这个山洞诡异,绝不是一个善地,而且不光是有着人面蜘蛛,好像里面还有着什么可怕的东西,但是当时那个状态下,我们确实没有地方去,只好委曲求全,来到山洞中。

    我们几个重新到了洞中,这时候我们学精明了,拿着手灯仔细的找了找,看看里面是不是还有人面蜘蛛,这洞似乎极深,我们也不敢深入,只照了前面十多米的地方,发现没有东西,就重新来到了洞口。

    洞口虽是有些风凉,但是起码发生什么事情还能跑出去,这个山洞里面指不定还要出什么东西。

    这一次山洞中倒是没有出什么东西,就连那人面蜘蛛都消失不见,我们几个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第二天醒来,雨已经停了,我出了洞口,长吸了一口气,这雨后的空气就是清新!

    师傅和邹阳也相继醒了过来,看状态邹阳应该还是猛男的状态,这时候那雨飘雪也悠悠醒了过来,睁开眼,第一句就是:“鬼啊!”在我极力安抚和劝说下,他终于相信昨晚看到的都是一些蜘蛛,但是当他问道我蜘蛛的尸体呢?

    我这时候才是一愣,对啊,昨天晚上的蜘蛛的尸体呢?本来是在洞口外面的,现在看来怎么却是一点迹象都没有了?难不成昨晚就是我们做的一场梦?师傅也是一脸的惊奇,但是我们也不能几个人同时做同样的梦啊?

    刚刚相信我的雨飘雪见我找不到蜘蛛尸体,顿时又开始崩溃,我只好骗他道:“蜘蛛的尸体我们看着恶心,都埋了起来,他这才消停。

    食物都被淹了,我们现在是什么都没有,醒了之后还得赶紧找兔子他们,昨天晚上那一闹,不知道他们几个跑到哪去了。

    我们几个一合计,还是先回昨晚扎营的地方看看,说不定就能兔子他们就先回去了,可是到了那之后,还是看见一片汪洋,只是人一个都没见到。

    师傅见状,连忙掐算起来,其实道法这东西,尤其是推算人的命相,都是泄露天机的事,对于施法的人来说,都会造成伤害,师傅也是能不算就不算,可是现在没办法,只好推算起来,昨天晚上雷雨大作,根本没法推算。

    师傅这次竟是少见的凝重,用手掐算了一会,眉头紧锁,道:“竟是没法推演?”然后师傅从百宝囊中拿出三枚铜钱,口中念念有词,朝着空中抛开,待到铜钱落地,师傅看了一下卦象,那脸色的担忧之色,更是加重了几分。

    我见师父面色不好,连忙问道:“是不是兔子他们出什么事情了?”师傅道:“这卦象是泽中无水,山里缺木的迹象,他们显然现在被困住了!”

    被困住了,师傅这一说,我心中略微急躁,兔子跟我出生入死,我早就把他当成好兄弟了,现在见他困住,怎能不急,师傅见我焦急,道:“虽是困卦,但是现在还没有什么生命危险,我们赶紧找到他们,一切危机就安然度过了!”

    听见师父说他们暂时没事,我也就放心了一些,问道师傅:“我们要去那个方向啊?”

    师傅道:“泽中无水,山中缺木,看来我们还得要去这个地方啊!”说着师傅拿出那现在的地图,冲着我指了指一个地方,我心中暗暗吃了一惊,师傅现在指的地方,竟是我们要去找婴玉的地方,难不成兔子他们已经到了那?

    虽然不理解,但是我还是相信师傅说的话,我们几个连忙动身,迂回过着湖泊,朝着那神秘的村落行去。

    一路无话,只不过是这雨飘雪被雨一淋,外加昨天收了风寒,竟是开始发起了烧,师傅知道一些医道,好在山中有草药,师傅给雨飘雪配了一些草药,捣成汁水,让他喝了下去,只不过在这过程中,我们发现了一件事,这雨飘雪竟是女儿身!怪不得我昨天晚上抱她的时候觉得她骨头极轻呢!

    知道雨飘雪是女儿身之后,我也就不能搀扶着她了,她现在发烧,干脆就让古尸抱着她,反正她对古尸有依赖感。

    就这样,我们走走停停,在树林中找到一些野果充饥,到了下午,我们终于到了那目标山。

    来到这山底下,我问道师傅:“师傅,你觉得兔子他们到这了吗?”师傅叹了口气道:“我是推演他们到了这,并且被困在着,只是不知道,他们是不是真的到了这,还有,根据风水学,我看这处乃是一个藏宝地,你看那山怀之处,四面围山,且四面的山峰都是一般高度,是风水学中的聚宝盆之地。”

    “按理来说,这里应该是一处山水宝地,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我却是看着那聚宝盆中隐隐的透出一股死气,这真是诡异的紧。”

    听师傅这一说,我知道我们要进去的这山,还有这山旁边的那个山怀盆地,应该不是什么善地了,一定要打起十万分的精神。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