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六十八章 又见僵尸妹
    这人一叫,顿时把我们几个吓了一跳,这时候天已经黑了下来,谁也不知道这个人怎么出现在那的。【www.feii?suzw.com :看:。"中 "文 !网师傅朗声道:“我们是过路的,无意中路过了这个村子,天色晚了,不知道能不能借宿一晚上。”

    那人听到我们是过路的人,声音就变得轻柔了一下,道:“原来是迷路的。”说着他就走到我们的面前,这人一走到我们面前,我就看见这人长的虎背熊腰,极其的英武,他扫了一下我们一行五人,道:“你们真赶巧,竟然找到了这个地方,也罢,这方圆百里也就我们这一个村子,天黑也不好让你们留在山中,你们就跟我来吧!”

    这男子说完就是头一扭,前面带路。虽然刚才这男子没有说什么,但是从他话语中我听出来,他好像是知道自己村子的事情,要不他也不会说赶巧,我就留了一个心眼,冲着邹阳跟师傅使了一个眼色,然后快步跟上前面那人。

    这人虽是看起来长的凶狠,但其实很健谈,边走就跟我们边聊起来,聊天中我知道他叫言武,很奇怪的名字,这人虽是跟我们一样说着普通话,但是好像是不经常出去的原因,有时候偶尔冒出一个古词,听起来不伦不类,让人别扭不已。这人似乎是不常见到外面的人,逮着我,拼命的问这问那。

    期间这人问了一个让我胆颤心惊的问题,他道:“那打东瀛人的的**同志还健在吗?”我一听这话,立即向见了鬼一样看着他,我道:“**他老人家在76年就逝世了啊,现在都是92年了,你不会是到现在都不知道吧?”

    那人似乎是被我反问的略显尴尬,道:“好久不出去了,这些事情都不知道,小兄弟见笑了!”虽然他极力的掩饰,但是我还是觉出不对了,**过世的时候,那是举国悲痛,听爸爸他们说,那时候简直就是举国同丧,怎么可能有人不知道?但是想起这个村子的古怪出现,我似乎是抓到了什么,但是还是屡不清头绪。

    那飘雪听到言武的问话,呵呵笑道:“你们这里是不是世外桃源啊,真是不知有汉,无论魏晋啊!再说你们这村子真是奇怪……”我听着这雨飘雪似乎要说漏嘴,连忙接话道:“言武大哥,你门有没有见到一个跟我差不多大小的年轻人,带着两个跟她差不多的年轻人在这经过呢?”说着我指了指飘雪。

    飘雪被我抢了话去,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并没有再接着说话,那言武这时候竟是冷冰冰的道:“没见过。”言武这表现我顿时大感疑惑,怎么他说变脸就变脸了呢,刚才还是好好的,怎么这会就变得冷冰冰的不近人情了?

    从这开始,这言武就开始不再说话,偶尔回过头来也是眼中寒光闪现,走了一会,就到了村子当中,这言武道:“你们在这等一会,我去通知村长,让他接待你们。”说着言武竟是头也不回的走了开来,留我们在村中道路上站着。

    我悄悄的伏到师傅耳边道:“师傅,这个人没有命灯!”刚才那人一直跟在我们身边,我一直压着心中的恐惧,因为我已开始看见他的时候就发现这个人竟像是邹阳一般,肩膀上没有命灯燃烧,师傅点了点头,道:“我知道,这个村子处处透着诡异。你用鬼眼看看,是不是这村子上方有层黑云密布,星光月光都透不过来?”

    师傅这一说,我立马抬头观看,果然,我右眼看到这天是雾蒙蒙黑黢黢的一片,但是用左眼看的时候,就发现那雾蒙蒙的东西竟是一片片的黑雾,偶尔在黑雾后面透出一点星光,但是眨眼就没了。

    邹阳来到这里,眉头一直是锁着,我收回目光后就问道:“你怎么了?”邹阳摇了摇头道:“我总是感觉这里好熟悉,但是也好陌生,心中竟是还有些许恐惧,不知道是怎么了?”

    这还在说话的当口,那言武就带着一个人匆匆忙忙的来到我们这,这回倒是言武举着一个火把,想来是这村中没有电灯,只能靠火把照明了,这两人来到我们身边,那言武道:“这就是我们村长。”我连忙对着那村长打了个招呼。

    只是当这村长完全走到我们身边,借着那火光,我看到他的全脸时候,我突然像是见到了鬼,惊呼大叫起来,这哪是什么村长,这分明就是那跳楼自杀的刘红啊!师傅、邹阳也是见过刘红,他看到村长的面貌后也是大吃一惊,但是师傅冲着我道:“不是!”

    师傅这话虽说在别人耳朵中听得是不知所谓,但是在我耳朵中,我是明白了师傅的意思,师傅是说这个人不是刘红,邹阳也是脸色变了变,但是没有说什么。

    那村长似乎是被我吓了一跳,道:“怎么了,小兄弟?”我连忙道:“没事,没什么,就是饿了!”在火光下,那分明就是一张刘红的脸,只是这脸上的头发剪短,添了一些皱纹,其它的,那眉目,嘴鼻却是跟刘红的一模一样。我努力的平复心中的那股激荡的心情,尽量不去看那张脸。

    村长莫名其妙的看了看我,然后对这师傅道:“老人家,你们是过路的吧,能来到这里也是你们的缘分,既然这个小兄弟说他饿了,你们就跟着我来,我找人给你们张罗点吃的你看可好?”

    这长着刘红脸的村长一眼就看出来师傅是我们这一队的主心骨,当下就冲着师傅发问,师傅道:“全凭村长做主了。”

    就这样,我们被村长还有言武带着来到村中一个很大的广场上,这广场上有很多的座位还有一个大大的桌子,不知道是夜里看不清还是怎么的,我总觉得这桌子上面铺满了一层灰。

    村长这时候走到桌子旁边的大鼓处,掏出鼓架子上面的鼓槌,咚咚的开始敲起鼓来,这鼓声动静不是很大,但是在我耳边听来却是震得我难受,就像是听见师傅用道法喝我一样,师傅听见这鼓声,脸色变了好几变,嘴中喃喃自语,然后看了我一眼,似乎想要对我说些什么,可是最后还是没有说。

    邹阳就是更难受了,一听到鼓声,捂住耳朵,面部表情狰狞,竟像是猴子听见了紧箍咒一般,好在村长敲了一会,便不再敲击。邹阳这才脸色煞白的放下了捂着耳朵的手,我看他状态不对,连忙跑到他身边,关心道:“你怎么了?”邹阳这时候却是出了一身的汗,虚弱的道:“这鼓声好难听!”

    村长见到邹阳的表现似乎并没有什么意外,过来冲着我们道:“我们村子落后,平常也没什么方法通知大家,就造了这一面鼓,通知起来,倒是方便了许多。这位小兄弟,刚才没注意,你是面善的很啊,不知道我们从哪里见过?”他这话却是对邹阳说的。

    邹阳这时候已经是精神有些混乱了,他喃喃道:“我不认识你,我们没有见过!”那村长只是笑笑,并不说话。

    过了一会,这广场上开始聚集起人,看到聚集来的这些人,我已经吓得是面如土色,真想着撒腿就跑,因为这些来的人没有一个有命灯亮着!也就是说,这些都是死人?!

    那些人来到之后,村长道:“又来了些客人,赶紧拿出些东西来招呼客人,客人可都是饿坏了。”来的村民看到我们竟是兴奋不已,连忙点火把的点火把,回家拿菜的回家拿菜,反正就是欢天喜地,我想起了那李奥的一句话,饥渴,对,这些人看到我们之后就是饥渴!

    雨飘雪这时候是什么都没有看出来,她奇怪的道:“为什么看这里只有男人,一个女人都没有?”她这声音不大不小,恰好让村长听见,村长听见之后,脸色急变,我看着那酷似刘红的脸,心中又是一阵心惊。

    村长阴仄仄道:“现在天黑了,孩子女人不方便出来见客,还请这个小姑娘见谅。”雨飘雪似乎是被村长的声音吓了一跳,连忙道:“不见谅,不,不,没事,我没事。”她竟是语无伦次起来。

    村长看了一眼雨飘雪便不再说话,也不管我们,只是指挥着村民干活,待到来的村民将广场上的火把全部点燃,我这才看清这村民的摸样,这些村民装束奇特,竟是穿什么的都有,很多人是穿着解放前夕抗战时候的军装,还有的人竟是穿着清朝时候的衣服。

    那雨飘雪看到这些人,就算是她在迟钝也是开始感觉出不对了,冲着我们递来求助的目光,我冲着她微微点头,示意她稍安勿躁,等等再说。

    这时候,突然传来一阵女声,道:“谁说我们村子中没有女人?难道我不是吗?”伴着这女声,广场上的村民竟是纷纷乱了起来,看他们的表情,更多的是新奇和戏谑,这时候人群被一分为二,从中走出了一个女子。

    雨飘雪看见这女子顿时脸色一白,似乎是活见鬼了一般,我们三人看见那来的女子,也是大大的吃了一惊,因为来的不是别人,正是那昨夜失踪不见的僵尸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