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七十九章 没脸怪物
    看见兔子我惊讶的说不出话来,我看到的那个影子真的是兔子!兔子怎么到这了?那巨蛇嘴中叼着兔子就到了我们身边,看见兔子我慌忙就要跑过去,可是身边的师傅却是一拉我,道:“别去,不是徐汇!”

    师傅这话登时就把我吓了一跳,怎么可能不是兔子,现在离着这么近,虽然兔子是脸背对着我们,但是看背影看衣服,分明就是兔子无疑啊!

    我看了看师傅,又看了看邹阳,邹阳现在也是一脸的凝重,并不向前,我对着师傅叫道:“师傅,那是兔子啊!是徐汇啊!”师傅并没有说话,只是对我做了个手势让我稍安勿躁,这时候我也发现兔子的不对了,刚才我只顾着激动了,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www.kanz:ww.com 看 .。.中,文,网

    巨蛇将兔子给叼了上来之后,那巨蛇就趴在了一旁不在动弹,倒是这兔子,站直了身子,浑身上下都是湿漉漉的,但是为什么,为什么他不扭过脸来,而是一直背对着我们?我小心翼翼的叫了一声:“兔子?”

    可是面前这个人并没有反应,还是直直的站着,一动不动。

    看见他不理我,我顿时心中大急,骂道:“兔子,你个王八蛋,你是人是鬼倒是吭一声啊!”

    这时候面前那个兔子动了,开始缓慢的转动着身子,只是我看着动作别扭至极,那感觉就像是再看一个木偶在一个动作接着一个动作的动弹,一点都不流畅,师傅和邹阳看到兔子开始转身,竟是如临大敌,全神戒备,我一看这架势知道不好,连忙将古尸调到了身前。

    这时候那兔子终于是转过了投来,只是他一转过头来,我的脑袋就轰的一声炸开了,兔子怎么成了这样了?眼前的兔子转过来脸之后,那脸上竟是没了五官,就是一层平平的肉,就像是电影上面那个练了无相神功的人一样。

    我看到兔子这样,知道完了,看来兔子肯定是挂掉了想着跟着自己出生入死的兔子死了我顿时鼻子一酸,眼泪就流出来了,我吼道:“兔子,我知道你他娘的死的冤,你要是嫌路上孤单,想带着我,那你就过来带我走吧,反正黄泉路上我俩做伴也不孤单!”

    师傅听见我的话,冲我骂了一句:“那不是兔子!你想死还早了点!”我一听师傅说那不是兔子,连忙擦了擦脸色的泪水,呜咽道:“师傅,你说什么?”

    师傅一字一顿的道:“那不是兔子!”这次我是挺清楚了,这不是兔子,可这是谁呢?

    这时候面前那没有脸的东西动了,一瘸一拐的向着我们走来,我心里大惊,这巨蛇果然是个忘恩负义的东西,我们好心救了它的命,但是它居然带了这个诡异的东西上来,虽然我现在不知都这东西是什么,但是看它的样子,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果然这东西一开始还是一瘸一拐的朝着我们走来,但是下一秒它就忽的出现在我们面前,师傅见这东西袭来不退反进,手中镇魂钉一挥,朝着那东西打去,邹阳也是大吼一声,拿出他的阴阳镜就朝那东西照了过去。

    看见师傅还有邹阳的架势我心中一动,这东西竟是鬼魂?要是鬼魂的话我倒是能帮上忙,好久都没用极阳符咒了!要是真的是鬼魂,我就给他来一发,让它尝尝厉害,知道我秦小爷也不是好惹的!但是万一这要是真的兔子的鬼魂怎么办,我这要是给他来了一发,他可就飞灰湮灭了啊!

    就在我迟疑的这当口,师傅也邹阳已经跟那个没有脸的东西交上手了,一般鬼这类邪祟是不会再白天出来的,但凡是白天出来的,肯定是法力滔天不可惹的凶主,果然,这师傅跟邹阳两个人竟是堪堪抵挡住这没脸的人的攻势。

    这东西虽是看起来动作极慢,反应迟钝,但是每当师傅跟邹阳就要碰到它的时候,它就巧而又巧的避了开去,而且现在它的手上竟是长起了寸长的指甲!这治甲看起来怪异的很,竟像是树根一样,白花花的扭曲着,但是看师傅跟邹阳那忌讳的样子,就知道这树根到底有多厉害了!

    斗了一会我终于看出来,这东西根本不是什么鬼,就是一个活物,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会打扮的跟兔子一样,但绝不可能是兔子,兔子虽然会些功夫,但怎么能抵挡师傅和邹阳的攻势?知道这东西是不是兔子外加不是鬼魂我就心安了,这种东西,当然是古尸出手了!

    我小心的避开战团,然后在一旁召唤出古尸,这已经不是我能参加的战团,恰好这没有脸的东西正好背对着古尸和师傅他们打得火热,我怎么放了这好机会!

    古尸脚步极轻的靠到没有脸的东西身后,然后猛地抬起胳膊,单手成拳,狠狠的朝着这东西砸了过去,要是被古尸这一下砸实,别管它是什么东西,肯定就躺在这不能动弹!可是事与愿违,古尸拳头刚落下,那个东西却是诡异的一扭动身体,让那原本要打在头上的拳头打在了肩膀上。

    按说古尸打到这东西的肩膀,也能将它肩膀砸碎,可是更加诡异的事情出现了,这人的肩膀却是突然塌了下去,在我这角度看过去,它竟是成了一个一边没有肩膀的怪物!古尸这一圈没中,被这东西用诡异的方式将力卸去,古尸却是被诓了一下,身体朝着那东西趴了过去。

    这东西显然是没有意识到古尸会这样过去,一下子就被古尸撞了一下,师傅和邹阳怎能不把握住这个机会?两个人连忙一左一右朝着这东西夹击过去,师傅和邹阳这都是朝着这东西的命穴打去,要是真的打实,这东西肯定就挂在这里了。

    可是当师傅和邹阳打到这东西身上的时候,两人的脸色都急变,然后急急的往后急退。这时候我看见原本没有脸的这怪物竟是浑身冒起了枝蔓,应该不是枝蔓,就像是人参上面那参须一般!

    这胡须一般的枝蔓一出来,就开始缠住了古尸,古尸拼命的挣扎却是挣扎不开,那怪物身上的胡须越来越多,古尸也是一点一点的被缠住,眼看着就只剩下了一个头!

    我见状不好,对着师傅道:“师傅,这是什么东西,古尸要不行了!”

    师傅这时候也是气息不稳,眼中惊讶之色大增,他对着我道:“有没有红色的东西?”我听见师傅管我用红色的东西,当下脑子一阵卡壳,我这大男生怎么可能有红色的东西?

    师傅似乎是知道这东西是什么,但是苦于没有趁手的东西没办法收拾了它,邹阳见到古尸被越缠越紧,当下不再迟疑,重新朝着那怪物跳了过去,师傅着急的对我道:“赶紧去找红的东西,最好是红绳!”

    我宁愿是师傅让我去跟这怪物干一架,最起码我死也死的明白,可是你让我去哪找红得东西,还是红绳?我四处环顾,发现那个巨蛇这时候也是一脸紧张的看着师傅邹阳跟那怪物打架,眼中竟是露出焦急之色,我心中一动,看巨蛇的模样,不知道它是在担心这个怪物还是师傅他们?

    我瞥了一眼巨蛇,赶紧四处打量起来,这里除了一潭深水,就是皑皑白骨,那里有什么红得东西?我突然看见那被缠成棍子一般的白虎,心中一动,红色的东西,血也是红色的东西啊!我忙跑到白虎旁边,这白虎被巨蛇活活勒死,在嘴中吐出了好一滩的血,我顾不得恶心,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沾满了虎血,那腥臭的气味差点把我熏晕,巨蛇倒是瞥了一眼我,但是立马又转头看着师傅他们。

    我看我的外套几乎半个都成了血红之色,心里暗想道这应该是足够了,只是没有找到师傅说的最好用的红绳,我拎着这个沾满虎血的衣服就冲着师傅他们跑去,快到的时候,我冲师傅吼道:“师傅,让开!红的来了!”

    师傅和邹阳是背对着我,听见我的叫声立马两个人纷纷跳来,露出了那个长满胡须的怪物还有被缠成木乃伊的古尸,我大吼一声:“妖孽,受死!”然后把手中的血衣扔了过去,师傅他们还没有看清我手中的东西,但是血衣一飘过师傅的面前,师傅闻到那股腥臭的血腥味,就立马脸色变得很难看,他吼道:“不!”

    说着师傅就朝着那血衣抓去,我一看师傅的反应知道,这次完了,肯定是整错了!这红的不行吗?本来我们跟那怪物就距离不远,师傅和邹阳又是往后跳的,师傅又想着抓住血衣,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果然师傅刚往前一动,那血衣啪的一声就蒙到了那怪物的头上!师傅见状立马就转身,冲我们吼道:“跑!”

    我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就看见那蒙上血衣的怪物突然身上胡须竟是暴增了一米多,瞬间就将师傅缠了起来,然后将师傅拉了回去,我目眦尽裂,吼道:“师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