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八十九章 所谓不死
    这婴孩的啼哭声刚出来,上面的村长就是面色一变,似是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众村民也是一下子惊住了,嘴中的吟诵之声纷纷停止,我觉得蹊跷,看来他们这祭祀也不是一帆风顺啊,似乎是有什么东西在阻止?

    这村长脸色一变之后,立马又恢复过来,对着下面的人吼道:“停什么,继续!”村民听到村长的怒吼,又是开始吟诵起身跪伏,这吟诵之声似乎是跟那婴孩的啼哭之声抗争了起来,村长见到婴孩之声还是不停息,立马在腰间摸出一个小铃铛,冲着下面那几个站在一旁的村民扔了下来,村长大声道:“那东西来了就赶紧摇铃铛!”

    村民接到铃铛,脸色大变,似乎要应对什么恐怖的东西,那几个围在兔子旁边的人见到村长将铃铛扔了下来,立马朝着那接到铃铛的村民跑去,似乎只有在那才能有一些安全感,我见他们慌乱,顾不得搭理我们,立马对兔子道:“兔子,他们跪伏的人有限制,你快点跪下,破坏这个祭祀!”

    可是兔子却是呆呆的看着祭坛,口中喃喃道:“来不及了……”

    我看兔子神色诡异,连忙也是顺着他的目光往祭坛上看去,只是这一看,我立马吃惊的长大了嘴。【www,ka~nzww.com 看?。*中*文?网

    祭坛是上下两层,上层那块不知道什么时候竟是动了起来,上面那一层一动,就在和下层的交界处流淌出一些红色的液体,这些液体一出现,就开始将下面的祭坛上雕刻的那些诡异的雕像染红,那些雕像被然后之后竟是开始动了起来,那雕刻的东西竟是活了!

    只是当着红色的液体流出来的时候,那婴孩的啼哭之声更甚,就像是我的耳朵边突然出现了一个被活活撕裂的婴孩发出的那种惨叫,貌似不是我自己听到了这股惨叫,在这个洞中所有的人,都是身形一顿,在祭坛上面的村长更是脸色大变,冲着下面的人道:“摇铃!”

    听见村长的叫声,那个村民不敢迟疑,叮铃叮铃的晃起了手中的铃铛,这铃铛之声我熟悉,就是村长控制那个大蜘蛛精的铃铛,也就是这铃铛声刚响起的这一刻,我们所在的这个洞中突然婴孩的啼哭之声消失不见。

    我和兔子对视了一眼,难不成听到这个铃声,那发出婴孩声音的东西害怕了,跑了?还没想明白,就听见傻狗在一旁道:“好胖的小娃娃啊!”

    听到傻狗这么一说,我和兔子身子一震,娃娃,哪里有娃娃?我连忙四处看去,刚刚将视线转到祭坛上,我的视线就再也移动不了了,兔子还在一旁嘟囔:“哪里有娃娃?”我哆哆嗦嗦的道:“祭……祭……坛!”兔子一听我的话,立马也是朝着祭坛瞧去,兔子见到这东西,登时也是嗓子细了几分,尖叫起来。

    那正对着我们的这面祭坛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竟是爬上了一个白白胖胖的婴孩,这个婴孩怎么说,就像是在这个祭坛中爬出来的,因为现在我们只能看见他的头,他的后半身还是在祭坛当中,这婴孩一出来,就开始双手挠动,使劲的往外爬着,似乎是想着将整个身体都爬出这个石头祭坛。

    由于这个婴孩是正对着我们的,村长是站在祭坛上面的,并没有看见这个婴孩,但是下面的跪伏的村民可是看到了这东西,其中几人看到这婴孩,顿时一阵尖叫,也忘记了自己现在正在祭祀,起身就跑。

    这祭祀本就需要四十九个人跪伏吟诵才能继续下去,这个人一跑,登时就把这个祭祀打乱了,那原本就要交汇的木头人的红色血液,还有吕顺的黑色血液,就在这人跑的一刻竟是生生止住,在那雕像上不在流动。

    村长看见那村民跑开就知道大事不妙,连忙跑到箱子处,又开始在里面摸索着什么,村长刚跑到箱子处,那婴孩也是爬到了祭坛上面,和村长来了一个对眼,村长看到这婴孩,表情竟是开始变得极其狰狞,当然那婴孩也是没有什么好情绪,看到村长就是尖叫着飞去,冲着村长扑去。

    眼看着村长就被这婴孩扑到,只见村长手中白光一闪,那婴孩就突然尖叫着停到了村长的面前,下一刻,这个婴孩却是从眉心到腿跟处一分为二,掉到了祭坛上面,婴孩调到祭坛之后,竟是消失不见,就仿佛是从来没有出现的样子。

    村长环顾了一下四周,喊道:“快点,那个还没来,趁着它没来,完成祭祀。”那个逃跑的村民听见村长这么说,赶紧是跑回来,跪倒那里。

    吟诵开始,祭祀重新启动,祭坛也又开始了转动,那祭坛上本来没有吟诵声而变得静止的雕刻也开始蠕动了起来,木头人还有吕顺在祭坛正中的吕不韦的神像上的血液在这一刻终于交汇在了一起。

    就在这两人的血液在神像上交汇的那一刻,木头人发出一阵歇斯底里的尖叫,这叫声应该是他这一辈子所能发出最大的声响了,只是这声音到了一半,却是戛然而止,那一半生生的卡在了木头人的喉咙里,发不出来了。

    我在下面看到的景象就是木头人还在长着大嘴使劲的叫着,但是我们却听不到了一丝声响。这血液交汇开始,村长似乎是松了一口气,擦了擦额头上面的汗,转过身去,对着吕不韦的神像开始念念有词。

    描述一下现在的景象,祭坛周围是跪着吟诵的四十九村民,祭坛分为上下两层,祭坛上层正在徐徐转着,祭坛正对着我们的侧面雕刻有各种诡异的雕像,现在这些雕像沾上了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红色液体,已经是活了过来,开始蠕动。

    祭坛的上面有四个一人高的柱子,这柱子上面有四个狰狞头像,祭坛上面有一个吕不韦的神像,神像左边是木头人,右边是吕顺,前面是村长,木头人跟吕顺都是一条胳膊放到了吕不韦的雕像之上,胳膊上面都有着一个大大的口子,这口子正在缓缓的流出鲜血和黑色的粘液,现在这鲜血还有黑色的粘液已经混到了一起,发生着某种不知名的蜕变。

    我和兔子现在是一脸惊恐的看着木头人,因为我发现,自从他的血液跟吕顺的黑色粘液在吕不韦神像上碰到一起之后,木头人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老着!

    我似乎是隐隐的察觉到了他们这不死村所谓不死的真正奥秘,只是现在想来,这不死太过惊人,太逆天了!难不成,这个村长真的是两千多年前的吕不韦?

    村长在吕不韦的神像面前念叨着一些不知名的咒语,木头人身上流出来的血液在和吕顺混合了之后,开始沿着吕顺的伤口往吕顺身体里涌去,吕顺那衰老的身体正在一点一点的回复着青春。

    看到这里,我确定了自己的想法,忙对着兔子吼道:“快跪下试试,不然木头人就成了吕顺!”兔子这时候也是看出来这个祭祀的门道,连忙上下蠕动,使劲的在绑他的柱子上面动弹起来。

    可是兔子动了几下,就被闻声赶来的村民给制止住了,兔子这时候发疯的动了气来,他吼道:“你们这是在干吗!你们在谋杀!快住手!”只是这些鬼迷心窍的村民如何听得进去,只是冷冷的抓着兔子,不让他跪下。

    我在茧子里也是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师傅,邹阳,你们怎么还不来!再不来,可是就要出人命了!我现在联系这旁边的古尸,试试他能不能挣脱这厚厚的茧子,快去制止这仪式,救出那死了半截的木头人!

    可是,这只能是我们一厢情愿的想法,不论是兔子在那边疯狂的挣扎,还是我在这边沟通古尸,祈求师傅他们的到来,都是我们一厢情愿的想法,我们制止不了这个仪式,我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木头人一点点的老去。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一个活生生的人,一点点的死在我的面前,我只能在一旁懊悔,在一旁愤慨,但是我却做不了任何实际的举动,我不能制止这个仪式,我也救不出木头人!我怎么这么无能!

    现在木头人脸上已经开始出现了皱纹,头上的黑发也开始成了白发,反观那吕顺,却是越来越年轻,脸上的老年斑尽数消失,那光秃秃的头上开始冒出了一些黑色的绒毛,更让我担心的是,这个吕顺的面貌正在一点一点的向着木头人的容貌改变。

    这就是他们所谓的长生,这就是他们所谓的不死,生生的将一个活人的寿命都转接到了自己的垂死之身上,让自己取代这个人,这种邪法比起那阴间照人镜都恐怖三分,这些还是人吗?吕不韦为什么会发明这种邪法?

    现在看来,木头人已经是必死无疑,随着时间的一点点推移,木头人已经开始变得和衰老的吕顺一般,吕顺却是成了年轻的木头人,他们的祭祀,就要完成了,木头人,即将成了那个就要老死的吕顺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