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九十三章 不死村大结局
    这阴风出现之后,我就感觉这洞中的温度降到了零度以下,我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战,要不是兔子还在祭坛上面,我真想拉着师傅、邹阳转身就走,这肯定有要出来什么鬼东西了!

    果然,还没等我这念头落下,我就听见在祭坛上面传来一声又一声的巨吼,我听过的吼声也很多,但是从来没有听过这中叫声,如果说有些相似的话,就是师傅经常将道法融入喝声当中,来震我灵魂的那声道喝。【www、ka$nzw.com 看|。:中,文|网

    只是这声音虽是一样震得我魂魄生疼,但这声音跟师傅那正气凛然的道喝形成鲜明的对比,这简直就像是来自地狱恶鬼的嘶吼,刺穿我的耳膜,使我浑身上下都抖了一个遍。

    那东西叫了之后,我就感觉我们面前狂风大作,似乎有什么东西正从祭坛出来,师傅这时候也是拼命的布置五鬼阵,想把五鬼召唤出来。

    那祭坛上面的轰隆之声大作,我还听到村长那喃喃自语的声音,只是这声音太过诡异,我丝毫没有听清。兔子还在上面,要是真的在祭坛中出来什么东西,兔子肯定是首当其冲,说不定就被钻出来的怪物给吃了!

    想到这我立马冲着祭坛就冲了过去,邹阳进不去,不代表我也进不去!我顶着这狂风,慢慢的摸到祭坛附近,借着我手上的阳火,我能看到祭坛上面出现了四个模糊的黑影,这个黑影巨大,每个都有两米开外,我忍住心中的惊恐,朝着兔子摸去。

    这时候兔子还有木头人都晕倒了,只有傻狗还是正常的,不过他正不正常都一样,我靠近祭坛的时候,就听见傻狗在一旁嘟囔:“起风了……”

    听到傻狗的声音,我心中一喜,这傻狗还能办点正事!我顺着他的声音,朝着祭坛爬过去,不知道是因为我身上有极阳符的原因,还是怎么,我顺利的摸上了祭坛,那村长正在忙着念咒语,腾不出手来管我,我就用左手拉起兔子,对着傻狗悄声道:“赶紧走!”傻狗乍听到我的声音,吓了一跳,但是被我拉了一下,立马从地上爬起,扶着晕倒的木头人跟我和兔子一起下了祭坛。

    也就是我们刚下了祭坛,我就听见后面那鬼叫声达到了一个顶峰,村长的喃喃自语,现在也成了高声的呼喊,随后我听见轻微的扑一声,死似乎是有什么东西扎到什么里面去了。

    还没想明白,我就感觉身后有股阴寒的大力传来,然后我们四个都是被这大力掀起,朝着师傅和邹阳扑了过来。

    师傅这时候也是将五鬼阵布置完毕,他大喝一声,咬破舌尖,将一口精血喷到其中一张符咒上面,那喷上精血的符咒竟是凌空飞起,浮到了半空当中,然后发出淡淡的五条黄线,这黄线出来之后,每一条都连上了一个符咒,在这黑黑洞中,更显的无比神秘。

    这五鬼符咒亮了出来,师傅就接住摔过来的我,对我喊道:“用右手拿着控制的那个符,控制五鬼。”我还没反应过来,师傅就和邹阳一左一右的朝着我的身后跳去。

    我一咬牙,别管怎么着,先拿起来再说!我右手还在熠熠着着阳火,我就一把把飘在半空中的那个符咒抓了起来,刚抓住这个符咒,我就觉得自己身上似乎和什么东西有了一丝莫名的联系,还不待我想明白,那其余和我手中这张靠金线相连五张符咒突地爆发出了一阵耀眼的金光!

    这金光一处,仿佛连我身后的那股阴寒之气都消了大半,这金光还未散去,我就看见在这五个金光当中打开了一个个小小的门,这门也就是不到一米高,金光闪闪的门刚一打开,我就看见里面钻出了一个孩童,五团金光开五门,出来五个孩童。

    这孩童浑身冒着金光,都是脖子当中带着项圈,手中绑着红绳,身上穿着红肚兜,手中分别拿着刀,剑,枪,圈还有双戟,这五个孩童一出来,立马齐声对我道:“要我们做什么!”

    我现在还在吃惊当中,不知道这东西到底是从哪里出来的,师傅对我吼道:“快控制他们抵挡这恶鬼!”

    师傅说有恶鬼?我这吃了一大惊,连忙扭头看去,伴着小孩童身上发出的金光,我看见师傅他们正在跟四个高大的身影争斗,我定睛一看这身影的面貌,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四个人的头就是祭坛上面那四个柱子上面的那些雕像,那村长不知道是依靠什么邪法,竟是将他们复活了过来!

    看到这里我也不再迟疑,借着心里跟眼前这五个孩童的联系,忙下了命令:“阻挡这些恶鬼!”

    我面前的这五个孩童,似模似样的跟我抱了抱拳,然后齐声道:“得令!”说着他们便化成了一道道金光冲着这四个恶鬼扑了过去。

    本来师傅还有邹阳遇到这四个恶鬼基本上是没了还手之力,但是现在这五鬼童子加入了战团,才改变了这个战局。

    这恶鬼跟五鬼童子一样都是无形之物,师傅和邹阳的物理攻击对他们没有效果,只有师傅的镇魂钉,还有邹阳的那阴阳镜对这些恶鬼有些克制,但是效果也是小的可怜,虽说这些都是无形之物,但是他们的攻击却是能够实在的打到师傅和邹阳身上。

    这五鬼童子加入战团之后,挥舞着手中的刀枪打到这恶鬼身上,恶鬼身上就是刺啦刺啦的冒起火花,但是这对这些恶鬼也造不成危害啊!倒是这些恶鬼冲着五鬼童子一扇,就将五鬼童子中的一个打的飞出去了好远,这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战斗啊!

    师傅见状,知道这样下去我们都会被这四个恶鬼给消灭掉,师傅对着邹阳喊了一声:“顶住!”然后就跳出了战团,来到我的身边。

    师傅这一走,就是邹阳跟五鬼童子面对这四个恶鬼了,邹阳自己对着一个恶鬼,其中拿剑的那个童子独自对战一个恶鬼,而剩下的两个恶鬼被四个童子包围。

    邹阳的阴阳镜现在是光芒大赤,照到恶鬼身上,就在恶鬼身上激起一阵黑雾邹阳咬破舌尖之后喷到阴阳镜的背面,让这阴阳镜的威力大增,才堪堪抵挡住了这其中的一个恶鬼,但是那拿剑的童子就没这么幸运了,剑还没刺到恶鬼就被恶鬼一巴掌给扇飞了开来,这鬼童子似是感觉不到疼痛,继续冲着恶鬼扑来。

    师傅跳到我身边对我道:“秦关,记得我以前跟你说过什么吗?”师傅语速极快,我不知道为什么师傅这个时候要问这个问题,师傅看我一脸茫然,继续对我道:“我说过,不论发生什么事情,都要坚持把你身上的秘密解开,救出你爷爷!”我听到这里已经决出不对了,师傅又对我道:“接下来,不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准动,你是五鬼童子的阵眼,你要是动了,我们所有的努力都会功亏一篑,还有,别让这不死村继续祸害人,这些都算不上人了,把他们堵在这,回不去,天亮他们都会会飞烟灭的!”我听见师傅的话语知道事情不好,我就喃喃道:“不要,不要!”

    师傅说完这些,立马对我喊道:“答应我!”师傅这声怒喊用上了道喝,登时把我吓了一跳,我情不自禁的点了点头,师傅见我点头,脸色变得极其柔和,慈祥的对我道:“秦关,好好的活下去!好好的活下去!”我听见师傅这样说,连忙焦急的道:“师傅,你为什么这样说,师傅!”说着我的语气带了哭腔。

    师傅并没有理会我,而是转身离开,拿出百宝囊中的那个精致的小刀,分别在自己的两手上划了一道,然后在自己的脸上,两腿上都划了一道,我见到师傅在脸上划了一道,立马尖叫着哭起来:“不!师傅,不要!”虽然不知道师傅在做什么,但是我看见师傅竟是要全身浴血,这肯定不是什么好事,结合师傅刚才对我说的那些话,我心中的不安已经到了顶峰。

    师傅划伤了自己之后,在怀中拿出一章符咒,然后又掏出了那个乘有白虎血的玉瓶,用白虎的血在符咒上面画出一个诡异的符号,那些恶鬼竟像是惧怕师傅的动作,拼命的向师傅这扑来,只是牢牢的被五鬼童子还有邹阳给牵制住了。

    邹阳瞥到师傅正在干什么,立马也是大吼了起来:“大师,不要!”可是,这一切都晚了,师傅将那张符咒贴到自己的脸上,冲着那四个恶鬼大喝道:“今天老道就替天行道,封了你们!”

    然后师傅手上疯狂的结起了手印,师傅结一个手印边吼道:“临!”然后又换了一个手印,吼道:“兵!”紧接着师傅接连换了七个手印,嘴中也是依次喊出:“斗、者、皆、阵、列、在、前!”

    师傅喊完这九字真言,身后出现了一个模糊的虚影,这个虚影我看不清楚,这是这个虚影一出现,那四个恶鬼都是疯狂的颤抖起来,不在与五鬼童子还有邹阳争斗,反而朝着祭坛走去。

    只是这一切都晚了,师傅喝出九字真言后,他身体就像是一个黑洞一般,开始呼呼的将四个恶鬼往他身边吸去,这四个恶鬼狰狞的面孔上第一次露出惊恐,拼命的挣扎着往祭坛爬去,可是怎么能抵挡师傅这用本命精血催发的九字真言威力?

    这四个恶鬼嘴中发出惊恐的尖啸,可是伴随着这尖啸,他们却是离着师傅越来越近,邹阳这时候竟是扑的一声跪倒在师傅的面前,狂吼道:“大师!”我见邹阳这样知道肯定是出大事了,顾不得师傅的交代,跑出了那个五鬼阵眼,冲着师傅扑去。

    我一出阵眼,五鬼童子就是慢慢的消失不见,那六张符咒也是变成了飞灰,我还没到师傅的身边,那四个恶鬼却是到了师傅的身边,他们到了师傅身边之后,眼中的恐惧更大,师傅脸上手上腿上的鲜血汩汩而出,脸上的鲜血像是一条条的蚯蚓爬满了师傅的脸。

    师傅见恶鬼到了身边,用尽全身的气力喊了一句:“封!”师傅这封一说完,他身上的五个伤口登时向喷泉一般喷出了鲜血,我立马停住了身体,撕心裂肺的叫了声:“师傅!”

    师傅那句封一说完,头顶上贴着的那张符咒就光芒大赤,瞬间将师傅身前的那四个恶鬼给吸了进去,吸进去之后,师傅的身体就直挺挺的站住了,手上还结着最后一个‘前’字印,师傅艰难的转动了一下头,朝我看来,张开嘴想说些什么,只是师傅一张嘴,就喷出了一口鲜血。

    这一口鲜血喷出,师傅的身子就是软软的倒了下去,我声嘶力竭的吼道:“不!师傅!”用尽全身的力气跑到师傅身边,抱住了就要倒地的师傅。

    我抱住师傅之后,师傅又是一口鲜血喷出,我哭喊道:“师傅,你别吓我,师傅!”邹阳这时候也是跑到我身边,冲着师傅道:“大师!”师傅似乎是想着说些什么,但是嘴唇张闭了好几下都是没有发出声音,我立马哭着道:“师傅,你别说话了师傅,我们回家,回家就好了!”

    师傅不知道哪里来的气力,一把抓住了我,嘴中一字一顿的道:“好……好……活!”我听见师傅气若游丝的话,摇摇头道:“师傅,不要,师傅!”

    只是师傅说完这句话之后紧抓住我的手就慢慢的滑开,眼睛也是慢慢的闭了起来,我见状一口气上不来背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就感觉自己是做了一个很可怕的噩梦,梦中师傅走了,我猛地大叫了一声:“师傅!”然后睁开了眼睛。

    睁开眼睛之后,我就发现我还在原来的那个山洞中,邹阳和兔子愣愣的抱着师傅,兔子见我醒来,眼圈一红,道:“师傅,师傅他……”

    还不等兔子说完,我立马吼了句:“不!不会的!师傅不会有事的!”说着我就一把从兔子怀中把师傅抢了过来。

    我惊恐的看见师傅脸上都是血迹,嘴角处的血都流到了脖子当中,我颤颤巍巍的把手放到师傅的鼻子下面,只是当我放到那里之后,我登时就是眼前一黑,差点又晕了过去,那里冰凉冰凉的,没了一丝的生气。

    我再也忍不住趴到师傅的身上,用劲全身的力气喊道:“师傅!”喊完之后我就趴到师傅的胸前,嚎啕大哭起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