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九十五章 回家
    看着师傅还依旧紧闭的双眼,我又摇了摇头,路上我问到邹阳能不能把师傅头上的符咒拿下来,师傅这贴着这符咒去医院,也太过惊人了吧,邹阳道:“暂时不要动的好,大师用自己的本命精血将那四个恶鬼封印道这符咒当中,要是我们稍微异动,说不定就把这恶鬼重新放了出来。【www,ka~nzww.com 看?。*中*文?网”

    听到邹阳这样说,我也就放弃给师傅撕下符咒的想法,一路无话,我跟邹阳古尸飞快的往来的路上跑去。

    到了中午的时候,我实在是撑不住了,这样高强度的行军简直是要了我半条命,邹阳看出我的身体在强撑下去就跨掉了,然后轻声道:“休息一会吧。”我听到邹阳说休息,本想着执拗的拒绝,但是硬是被邹阳按到了树旁边。

    我气喘吁吁的坐在树底下,招呼着古尸抱着师傅到了树底下,我难受的看着古尸怀中的师傅,现在师傅脸上的气色已经好了很多,那死灰之色已经尽数消没,脸色是那种充满生机的红润,我心中纳闷,忙对邹阳道:“邹阳,师傅的脸色怎么变得这么好了?”

    邹阳听我说,立马站了起来,朝着古尸手中的师傅忘了去,邹阳看到师傅的摸样也是情不自禁的咦了一声,邹阳走到师傅面前,摸了摸师傅的脉象,然后翻了翻师傅的眼睛,突然脸上竟是露出了欣喜。

    我见邹阳这个表情知道师傅的这个变化是好的,连忙问道:“师傅怎么样了?”邹阳惊喜的道:“大师,大师快醒了!”“什么!”听见邹阳这话,就算是我心中有了一定的希冀也是尖叫了起来。

    邹阳继续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大师的脉象显示大师的情况正在飞速的转好,照这样下去,大师过一会就要醒来了!”

    虽然我不知道邹阳是怎么确定师傅就要醒来的,但是听到这个消息,我感觉幸福的都要昏过去了,既然邹阳这样说,我们就不着急去医院了,将师傅在古尸手中接过,然后平放到树下,师傅竟是在我手中呻吟了一句,我心中一动,知道师傅马上就要转醒了。

    果然,过了十多分钟后,在邹阳和我希冀的目光中,师傅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看见师傅醒来,我顿时眼圈以后,冲着师傅叫道:“师傅……”邹阳也是激动的转过脸去,我分明看见邹阳抹了抹眼角。

    师傅悠悠醒来,看见面前的我,冲我笑了笑道:“秦关……”师傅叫了我一声,我立马忍不住了,趴在师傅身上,哭喊道:“师傅,你吓死我了。”师傅用手拍了拍我的后背,虚弱的道:“我没事。”我听见师傅说没事,哭的更凶了,过了一会,我爬起身来,哽咽道:“师傅,你赶紧教我道法吧,我要学道法!”

    师傅听见我要学道法,眼睛一亮,接着又苦笑道:“师傅我现在不行啊。”我这才想起师傅这是刚捡回了一条命,连忙尴尬的挠挠头,师傅这时候,身子一动,挣扎的要起身,我慌忙扶住师傅,道:“师傅,你别乱动啊!”

    师傅将头上的那黄符揭了下来,轻轻的摇头道:“这次,我是真没事了,想不到这次都没有把我的命收回去,哈哈……”师傅说道这里,笑了起来,只是刚笑了几声就牵动了伤口,咳嗽起来,我忙在把手放到师傅的背后,帮师傅捋着气,师傅问道:“我死过去之后,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听见师傅说死,我立马不干了,道:“师傅,你哪死了!”师傅笑道:“没死,没死,我晕过去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这才将师傅晕倒过去发生的事情给师傅说了一遍,师傅听了之后沉吟道:“村长竟是自杀?”我道:“我和兔子看见村长的时候,村长的胸前插着那把尖刀,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那把刀竟然能将村长刺死。”师傅沉吟了一会,道:“这件事情有些蹊跷,你们后来有没有看到那鬼尸的鬼魂?”

    我见师傅又问起了那个东西,连忙皱着眉头想了起来,邹阳在一旁道:“没有,秦关祭出极阳符后,那东西就消失了。”师傅听了之后轻声道:“怪了……”

    我道:“师傅,这不死村还有很多秘密,僵尸妹还有雨飘雪也是不知道去了哪,还有那村长到底是不是吕不韦,我们都没有弄清楚,这村长知道这么多的秘密,竟是让他这么便宜的死了!”

    师傅听见我说,笑了笑道:“村长知道的多也没用,他是不会告诉我们的,僵尸妹现在已经成了他们不死村的人,至于雨飘雪,现在也是中毒已深,救出来还不如不救。”

    我听见师傅说道雨飘雪中毒已深,纳闷道:“她怎么中毒已深了?”师傅道:“其实我现在也不是多明白这个村长不死的秘密到底是什么,但是根据我推断,这些人应该是用了丧尽天良的手段来达到长生不死的目的。”

    师傅将他的推断给我们说了一遍,我才明白,原来这不死村,竟是这么可恶,可怕。

    按照师傅的说法,这些人应该一开始是吃食孩童,想达到长生不老的目的,但是尽管他们吃食了孩童,还是一样有人死去,不知道是不是吕不韦,反正他们村中的一个很厉害的人,竟是发明了一种替命之法,这种替命之法是利用祭坛将一个年轻人的身体换成另一个将死之人的身体,这个将死的人就拥有了年轻的身体,但是这些人虽是换了身体,但本质上他实际的身体寿元已近,已经是死人,所以就没了命灯,成了一种类似僵尸的行尸走肉。

    他们虽然是利用这种方式达到了长生,但是也有很大的缺点,第一,就是不能碰见太阳,一碰到太阳就立刻灰飞烟灭,第二就是不能出这个村子,只能等别人误撞到这村子里面去。第三点,这些祭祀的时候必须有婴孩献祭,这个村子当初应该是掳来大量的婴孩,将这些婴孩用特殊的方法保存起来。

    这就导致了这个村子当中会有各种鬼婴孩,这种婴孩对村民没有什么好感,见到村民就是报复,这个村子中的人不知道用什么手法饲养了一群人面蜘蛛,这些蜘蛛喂食婴孩,来克制这些婴孩,至于婴玉,应该也是来克制婴孩的一种法器,当然具体不知道了,都是师傅的猜想。

    想不到这村中不但是用活人来替命,还用婴孩来献祭,真是邪恶至极!我会想起,好像是村长在祭祀的时候,在箱子里拿出一个东西,放倒了祭坛上面,才出现了婴孩的鬼魂,想必那拿出来的东西应该就是被封存的婴孩了。

    不管是怎么样,这些都是我们的推测,真正的事实只有那村长还有村民知道了。现在祭坛已经被我们毁掉了,村长也已经死了,村民被我堵到山洞中死了绝大多数,这不死村也不成气候了,就算是以后误进这个村子,也只会发现里面是一座**,里面之后各种人面蜘蛛,还有鬼婴……

    师傅在跟我们说完他的推断的时候,师傅脸上的气色已经更好了,师傅站起来,挥舞了一下手臂,对我道:“你将那参王给我吃了吧。”我点头称是,师傅听了之后,道:“这参王都是成了山魅,想不到最终还是成了我的口中之食,算了,冥冥中自由因果,这一世,算我欠它的,来世再还吧。”

    我在一旁问道:“师傅,真的有来世吗?”师傅听了我的问题,目光盯着远处的山道:“来世,谁知道到底有没有来世……”

    过了一会,师傅道:“这次我吃了这参王,算是因祸得福,这次连上次超度损伤的那些寿元都补了回来,既然有了这场造化,那我就全力保你解开这个谜团。”

    听到师傅说这次竟是连上次的旧疾都治好了,我登时眉开眼笑,对着师傅道:“师傅,这参王真是我们的大恩人啊!”

    师傅听了只是笑笑,将手中的那张封印有四个恶鬼的符咒收了起来。

    由于我和邹阳还有古尸的脚程快,我们就在这等着兔子他们三个。兔子他们虽是慢了一些,但是兔子心中牵挂着师傅的安危,一个劲的催促傻狗,木头人还是没有清醒,只能靠着傻狗还有兔子轮流背着。到了晌午,兔子他们终于出现在我们的视线当中,兔子一看到师傅站了起来,跟我和邹阳聊天,登时把背后的木头人一扔,冲着我们吼道:“师傅!你没事了师傅!”

    可怜的木头人就这样被摔倒在地上,不过这一摔居然把他摔醒了。

    兔子见了师傅也是又哭又笑,激动不已,我们现在人都齐了,木头人也醒了过来,一行人就慢慢的回到了阳翟那条公路上,到了公路上,好容易搭上顺风车,回到了阳翟,到了阳翟,木头人跟傻狗就跟我们分开了,离开前木头人执意给我们要了我们的地址,我想,这次所谓的旅游会是他一辈子的噩梦吧,两个朋友消失不见,自己也差点死掉,还见了各种匪夷所思大的东西。傻狗倒还是一副憨憨的表情,只是不知道以后他会不会在睡梦被那个诡异的血字‘死’中惊醒……

    找到了婴玉,我们也算是完成了找到了一张人皮图上的东西,接下来,回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