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九十六章 鬼眼看不见的东西
    我们一行人坐着车回到家,一路无事,只是兔子手中的那把刀差点不让带上车,说是管制刀具,最后只好让兔子别到了腰间,好在那时候还没有仪器检查管制刀具。【www.kanzww.com 看 ?。 ?中?文? 网

    到了家之后,我们几个先是回到了那个兔子在我们小区中租的房子当中,那里是我们几个人共同的家,回到那里之后,我牵挂着爸爸伤势,先回了自己的家,兔子他们都是累了半死,都是爬进自己的卧室,师傅本想着跟我一起去,但是我担心师傅的身体,就让师傅在这里休息,我自己回家。

    到了家,我发现家中竟是没人,就连一直在家中稳做主妇的妈妈也不知道去了哪,我心中怪异,这时候天都快黑了,怎么还没人了?

    我掏出钥匙,开了门,走了进去,打开灯,发现家中还是走的那模样,虽说是这次总共是离开了几天,但是我感觉好像是过了十年那样,对于家,无比的依恋。

    我在家中来回走动了几遍,看着那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景象,这时候,门外传来钥匙开门的声音,我心中一动,知道是爸爸或者妈妈回来了。

    开门的是妈妈,手中提着一些蔬菜,妈妈见我回来了,立马叫道:“哎呀,关关回来了!说着放下手中的东西就过来摸摸我的头,不论自己多大,在妈妈心中总是一个孩子,我咧嘴笑了笑道:“妈,我回来了,爸呢?”

    妈妈把手中东西放到厨房,边走边道:“你爸啊,别说了,那次从老家回来之后,腿不是受伤了吗,还是在家中闲不住,现在天天泡到他的古董店中,除了晚上都不回来,不过这个时候应该也是快回来了。”

    我听见妈妈这样说就哦了一声,继续对妈妈道:“妈,今天晚上你多做一些饭菜,越多越好,师傅还有徐汇,邹阳来我们家吃饭。”妈妈道:“大师也回来了啊,好啊,你们都来,热闹热闹,我再去买些菜,给你们做好吃的。”

    边说着,妈妈又重新走了出去,我看家中没人,就把门锁上,想着去古董店找爸爸,跟他说说我们这些天的经历。

    现在天已经黑了,我走在大街上,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想想昨天晚上还是跟一群怪物在一起,顿时一阵感慨。走着走着,我就觉得有些怪异,从我家到爸爸的古董店我走了不知道多少次了,但是今天我怎么觉得这条路这么长?

    我奇怪的四处打量了一番,可是这一张忘,我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倒不是我看见了什么东西,是我看不见了什么东西!不是说我眼睛瞎了,而是我周围的环境都变了模样,原本熙熙攘攘的人群,现在都消失不见,那刚刚亮起的路灯也是不见了踪影,四周没了一丝的光亮,要不是我还能看清我的手,我真的怀疑是自己瞎掉了!

    这是怎么回事,我刚回家就遇到了这种情况?我现在倒是不慌张,虽说现在是黑了一些,但是我知道这都是一些障眼法,谁也不能一下子将我从一个地方一下子移动到另一个地方,要是我慌乱不知所措,胡乱跑的话,说不定就出事了,因为我现在实际还是在马路上,要是乱跑,没准就钻到车底下去了。

    我沉住气,努力的张着自己的左眼,希望这鬼眼能看见点东西,要是能看见东西,我倒是还能安下心来,越是这见不到的东西,越可怕。

    我这还没看见东西,就感觉自己背后嗖嗖起了阴风,我心中大惊,不是吧,又中奖了?!还没待我扭过头去,我就闻到一股浓浓的烟熏味,我刚要扭头,突然肩膀一沉,肩膀被搭住了!

    我这差点就一嗓子叫出来,还没等我说话,就听见一个声音道:“秦关,叫你半天没反应干嘛呢!”随着这声音的一出现,我眼前又恢复了那个熟悉的景色,扭头一看正是爸爸,爸爸一脸纳闷的道:“我这从你眼前走来,跟你说话你不回,我这都走出半道了,还不见你跟来,你搞什么鬼?!”

    我看了看爸爸,咽了口吐沫道:“我好像是真的见鬼了!”我说完这话,身边竟是平地起了一阵小风,头顶的那路灯也是忽的眨了几眨,灭掉了。

    我和爸爸一看这架势,立马什么都没说,转身就走,这有什么东西真的跟着我们呢,我的鬼眼居然还看不见!

    走到我们的小区的时候,我轻声对爸爸道:“去我们租的房子那,先别回家,师傅也回来了。”爸爸听到我的话,表情一松,朝着我们租的房子走去。

    到了我们租的房子,我敲了半天的门兔子才睡眼惺忪的开了门,见了我爸,连忙打了个招呼,把我们让进屋子当中。我几乎是跑到屋子当中的,跑到屋子当中,我就猛地回头张望起来,兔子见我神态怪异,道:“秦关,你是见鬼了?”

    我瞥了瞥兔子,咬牙切齿的道:“我好像真他娘的又见鬼了!”师傅这时候也从他房间里出来,恰巧听到我的话,师傅见到我脸色一变,对我喝道:“不要说话,不要动!”

    师傅这一喝顿时把屋子当中的我们几个都吓了一跳,都是直挺挺的站在那不动了,师傅面色凝重,回到他的房间中,拿出那把桃木剑,然后画了几张符贴到桃木剑上面,围着我,按照奇异的步伐就转了起来,口中还是念念有词,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师傅这样,我心中总是来来回回的冒着神棍这个词,不知道师傅要是知道我这样想,会不会打我。

    就在我这胡思乱想的当口,师傅口中念道:“该来的来,该走的走!”说着用桃木剑在我背后拍打了几下,那桃木剑上面的符咒竟是无火自燃,燃烧后的符咒并没有成为飞灰,而是成了一个完整的符咒模样,只不过这符咒通体黢黑,却是烧过了。

    师傅小心的拿起桃木剑,将那完整的黢黑符咒慢慢的拿到了洗手间,不一会我就听见了一阵水流声,然后师傅就走了出来,出来之后,师傅就劈头盖脸的问道:“你又从哪招来的这种东西?”

    我心中一阵委屈,道:“我也不知道啊,我就是从家中往爸爸的古董店中找爸爸,但是却遇到了……”说着我把我在路上的经历说了一遍,师傅听了我的话,脸色变了几边,然后掐指算了算,最后吐了口气,没说话。

    我看师傅神情不好,小心翼翼的问道:“师傅,这东西是什么?”师傅叹了口气道:“也不是什么东西,就是一个小鬼罢了。”我一听汗毛都支起了,虽然知道自己遇到了脏东西,但是听见师傅这样说,我还是忍不住的心惊肉跳了一番,要是我能看见也就算了,关键是我的鬼眼都看不见,这说明什么,说明这个鬼太厉害了!

    兔子在一旁道:“你就没看见吗?”师傅道:“你也有阴阳眼,也不是没看到吗?这东西是看不到的,我也是见秦关进门之后他身后的影子恍惚,似是有东西拉扯,最主要的是,我闻到了一股烟熏味,才知道是这种东西。”

    爸爸这时候也是心有余悸的道:“大师,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啊?”师傅道:“先不说这个了,这个东西要是偶然找到秦关也就算了,要是它故意来找秦关,我们就麻烦了。”

    师傅肯定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但是怕我们慌乱才不肯将这东西说出来,但是看师傅这么轻而易举的将那东西收拾了,我也没放到心上,别管是什么东西,就是看不见罢了,没什么。

    这时候我已经忘了再路上,那东西给我制造的那个黑黢黢的环境了。

    爸爸见师父不肯说,就问我们这些天的经历,听到我们说到那不死村,婴玉,人面蜘蛛,巨婴,蜘蛛精,还有那诡异的替命,师傅起死回生这一系列的事情,就算爸爸见识多广,也不由的深深的震惊了。

    我看了一下爸爸的腿道:“爸,刚才只顾着逃了,你的腿没事了吧?”爸爸抬了抬腿道:“没大事,好多了,现在想想那个鬼尸真是厉害啊,更想不到的是,那东西竟是跟着你们去了不死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兔子听到爸爸这一提,表情不大自然,我心中一动,兔子还没有说他是怎么在帐篷处直接到了不死村!这兔子还有事情隐瞒着我们!

    但是兔子不说肯定有兔子的目的,我倒是相信兔子,我们和邹阳都是过命的交情,肯定兔子是有难言之隐。

    师傅有意无意的问道爸爸:“那跟你一起回来的左寒怎么样了?”

    爸爸道:“我寻思着左寒也怪可怜,要是一个人去乡下教书,没依没靠的,就托关系让她在下县的一个小学当了教师。”师傅听了之后点了点头,道:“左寒和秦关有姻缘,照顾好她。”

    我一听立马红了脸,兔子也是在一旁起哄,这时候邹阳推开他的卧室门,迷糊的道:“哎,我怎么到这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