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九十七章 劫数
    就在我脸变红兔子还在一旁起哄的当口,邹阳推开他的卧室门,睡眼惺忪的道:“哎,我怎么到这了……”邹阳一出来,那白痴问题直接被我们无视,不过他这一出来,倒是帮我解了围。【www.kanzww.com 看 ?。 ?中?文? 网

    我慌忙道:“我跟我们说了,今天让她做好吃的,我们快去我家吧!”兔子一听有好吃的,立马高兴了起来,也顾不得嘲笑我,嗷嗷的就回到他的卧室穿好了衣服,邹阳一听有好吃的也是立马不困了,也不去想他为什么回到这了,立马对我道:“等我会,等我一会!”说着就冲进了洗涮间,开始洗脸。

    师傅笑了笑,冲着我道:“你啊!”我装傻道:“我怎么了师傅,快走吧,师傅!”

    这样,等邹阳还有兔子收拾完毕,我们这群人就去了我家,古尸没有让他跟去,貌似他不会饿,这次辛苦他了,就让他自己在家多歇歇吧。

    我们这群人走到路上,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我总觉得身后有什么东西跟着,鼻间似有似无的传来那种灰烬的霉味。

    大家好容易才能轻松一次,我也没把我的感觉给说出来,倒是师傅有意无意的往后瞧了几眼,但是还没有说什么。

    到了我家,妈妈已经做了一桌菜,看着这桌菜,顿时把我们几个的馋虫给勾了上来,再去不死村的时候,我们基本上都是没吃饱过,唯一一次就是吃师傅烤的那个兔子,那可是真香。现在桌上有热气腾腾的炖的烂熟的肘子,还有炸的金黄上面粘着一些红色辣椒的鸡块,还有一条嘴巴微张红烧的鱼,再加上几个青翠的小菜,还有一钵子浓汤看着这色香味俱全的饭菜,兔子,我邹阳再也忍不住,挑了一个座位就扑了上去。

    妈妈看见我这样,嗔怪道:“秦关,你别这样啊,人家是客人。”我现在顾不得跟妈妈争辩,这两个牲口可不是什么客人,是我的兄弟,在兄弟面前,没有什么好客气的,再说,我要是在客气,这两个人就把这些东西糟蹋个精光了。

    晚饭的情形不在赘述,反正就是一派祥和,其乐融融,后来爸爸拿出了他珍藏多年的茅台,跟师傅喝了起来,我们三个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了,好在妈妈照顾我们的情绪,给我们偷拿出来两瓶稍微次点的茅台,这样,我们五个人,在灯光下,你一杯我一盏的喝了起来……

    到了后来,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知道自己被人扶到了卧室当中,然后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到了半夜,我突然觉得很渴,没由来的渴,那感觉就像是有个东西在嗓子中爬来爬去,我咳嗽了几声,但是没有用处,紧接着我就觉得自己的皮肤都像是被太阳暴晒了一般,浑身干的难受,黑暗中我抹了一把自己的脸,当手刚落到脸上的时候,我突然吓得尖叫了起来,这那还是脸,这分明是一张树皮,整个脸都是毛糙粗拉,那脸上上的褶子都能夹起一个鸡蛋了!

    这次可是完全把我吓呆了,我见过鬼,但是我现在不是多么的害怕鬼,这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可是比见鬼还可怕,虽说我不是很在意自己的容颜,但是你也不能一下子苍老八十多岁吧,我还在这担心自己的脸的时候,我忽然就觉得自己浑身开始发烫,身上的每一处都是发烫,就好像是把我扔到了沸水中煮沸。

    我再也忍不住,开始嗷嚎起来,我挣扎的起身,想找个地方清凉一下,在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水池,那水池碧绿幽幽,泛着粼粼水波,清澈见底,我不知道为什么会看见水池,这时候我是血脉喷张,别说是一个水池,就算是一个臭水沟我也会毫不犹豫的跳下去,发现这水池之后,我二话没说就冲着它跑去,我要降温,我要喝水,我要干死了!

    就在我要碰到水池的时候我房间的灯一下子打开了,然后就传来了妈妈的尖叫:“秦关,你干嘛呢!”

    随着房间的灯光一出来,我眼前的那水池突然消失不见,我的面前成了我卧室的那个窗户,要是我在往前一些,我就跳了下去,我心中一顿后怕,连忙又摸了摸自己的脸,这时候我身上那种干裂饥渴的感觉已经消失不见,脸上那褶子也消失不见。

    妈妈这时候已经到了我的身边,一把把我拉住,关切的问道:“关关,怎么了,怎么上窗户这来?”我站在窗户这,努力的咽了口吐沫,问道:“妈,你怎么进来的?”

    妈妈道:“我本来就没有睡熟,你跟你爸爸都喝多了,我刚才听见你在房间里叫喊,以为你渴了,就过来看看,可是这一开灯,就看见你站在窗户这,吓死妈了。”

    说着妈妈用手帮我擦去额头上面的虚汗,我努力的使自己静下心来,问道妈妈:“妈,你看我脸上有没有皱纹?”妈妈怪异的盯着我道:“什么皱纹,你才多大啊,没有,要说皱纹,妈脸上这皱纹不少了。”说着妈妈就拍了拍我的肩膀,继续道:“关关,是不是做恶梦了?”

    我摇了摇头,这件事情太过诡异,我不想吓到妈妈,就努力的苦笑了一下,道:“妈,没事,我就是渴了,对了你拿来的水呢?”

    妈妈一听我渴了,立马就把桌上的那杯水给我端了过来,道:“你啊,从小没喝过酒,怎么能喝这么多,你看,现在难受了吧,这脸都白了。”我接过水,喝了几口,这几口温热的水进入了肚子里,我的心绪才是稍微平静了一些,心里的那股邪火也像是被这水给浇了个透。

    我喝了几口水,忽然想起了一些东西,忙问道:“妈,师傅他们呢?”妈妈道:“大师早回去了,徐汇也喝得差不多了,幸好邹阳还好点,就跟大师他一起扶着徐汇回去了。”我道:“师傅没喝多吧,师傅的身体不大好。”

    妈妈道:“大师没喝多,大师喝了不少,但是大师酒量极大,你爸爸喝多了,大师还是一点事情都没有。”听说师傅没事,我就心安了一些,我看了一眼卧室中的表,现在都是凌晨五点多了,眼看着就要天亮了,我道:“妈,你回去休息吧,我没事了,你这一夜都没休息好,快去休息吧。”

    妈妈听到之后,也是打了个哈欠,用手捂住嘴道:“你这一说,倒是有些困了,你也睡一会吧,把这些水都喝光,行了,妈走了,别想三想四的。”

    说着妈就走到门口,想着帮我关上灯,我猛的叫了一声:“别关灯!”妈妈被我吓了一跳,道:“怎么了?”我这才注意道自己失态了,忙轻声道:“妈,先别关灯了,我睡不着。”

    妈妈看了我一眼,以为我是做恶梦害怕,就笑着摇了摇头,走了出去。妈妈这一走,屋子当中又剩下我自己,我一口气将杯子当中的水都喝光,然后颤抖的将杯子放到床头的桌子上,就差一点,就差一点我就跟刘红一样跳楼了!

    为什么会有这种错觉,为什么会很渴,为什么浑身发烫,我仔细的回想着那种感觉,可是现在却是无论如何也体会不到了,现在就是后怕。

    当时为什么第一反应不是找灯?而是找水,好像在那时候的潜意识当中,我根本没有想到灯,灯根本就不存在我的脑子当中!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现在我是一点都睡不着了,干脆就打开了卧室当中的那个小电视,调小了音量,开始看起电视,现在是凌晨五点,电视中也没有什么好节目,就是一些新闻,我一遍又一遍的调着台,心中却是回想着刚才发生的一切。

    就这样我熬到了七点多,这时候天已经亮了,我再也忍不住,穿好衣服,洗刷了下,然后就冲出了家门,朝着师傅他们租的房子跑去。

    这时候已经快是到了初冬,早上天气冻死人,我吐着哈气看着广场上早起锻炼的老头老太,景色是一片祥和,但是这祥和,和我无关,老子又被鬼缠住了!

    到了师傅他们那,师傅已经起来了,邹阳还有兔子这两个懒猪还没有动静,师傅见我这么早过来,纳闷的看着我,我一见师傅,就连忙将昨晚发生的事情给师傅说了一遍,师傅一听,脸色一遍,手指急掐,推演着什么,但是随着推演师傅的眉头却是越来越紧。

    过了许久,师傅道:“我算出你这段时间有次大劫,具体是什么算不出来,但是最近你还是小心点为好,晚上你就来这睡,跟我在一起,好有个照应。”

    听师傅这一说,我的脸色才好了一些,别管是什么大劫,有了师傅,我就不怕!我看着师傅那依旧苍白的头发,心中一动问道:“师傅,那次你不是说你就连损失的寿元都补回来了吗,为什么你的头发还是白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