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一百零四章 脚印
    看到这个教学楼,我竟是迈不开了步子,师傅这时候道:“秦关,我给你说些事情。【www、ka$nzw.com 看|。:中,文|网”我奇怪的看着师傅,夜色茫茫,看不清师傅的脸色,师傅过了一会道:“你这次回到家,就遇到了一些东西,那些东西,就是连鬼眼都看不见,对吧?”我下意识的点下头,我隐隐觉得师傅要告诉我一些事情了。

    师傅继续道:“现在,应该告诉你一些事情了。”我听了师傅这些话,心里顿时开始扑腾扑腾的跳了起来,我一直对我的身份有很大的疑惑,难道今天师傅就要告诉我了吗,师傅怎么会知道我的身世,还有,师傅为什么在这时候,在这个地方告诉我?

    我刚想到这里,我们面前的那个办公楼上面突地亮起了灯,这灯就像是来自幽冥地府,影影绰绰的出现在四楼,我仔细看了一下,就是左寒失踪的办公室,也就是我们刚才下来的那个地方!难不成兔子又回到了那里?

    这次师傅也顾不得跟我说什么了,只是对我说了句:“这个学校,是你的劫数,是你欠下的,小心!”师傅这句话说得没头没脑,听得我是一头雾水,这到底是哪跟哪啊,这是左寒失踪,兔子失踪,跟我有什么关系?

    我好想问师傅这话什么意思,师傅就走了进去,我只好满腹疑问的跟了进去,这次进来之后,不知道是听了师傅的话,吓的我,还是真的感受,我感觉到我身上那种扎挠更甚,我现在都忍不住的伸手去抓了。

    我边挠着便跟着师傅往上跑,不一会,就冲到了四楼,那楼道当中的灯这时候也是亮了起来,不知道有意还是无意朝着四楼的楼道当中的开关看去,这一看,我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要是我没记错的话,这开关现在的状态应该是关着才对,为什么现在楼道里还明晃晃的亮着灯呢?

    我这一惊,身上顿时出了一身冷汗,这汗水一出来,就使得原本就扎挠的皮肤更痒了起来,师傅和邹阳已经到了404的门口,我顾不得理会身上的刺痒,赶紧也跟着跑了过去,看看兔子有没有在404,我还没跑到404,就听见师傅在里面轻咦了一声,我赶忙进去,看见师傅和邹阳正死死的盯着地面。

    我顺着他们的目光看去,地面上赫然出现了一双脚印,这脚印还是没有穿鞋的那种,就是赤足的印记,更加诡异的是,这个脚印是那种黢黑黢黑的脚印,远远的望去,就像是两团浅浅的灰烬堆积在那。

    我看到这东西,纳闷的问道:“师傅,这是什么?”师傅道:“脚印。”我差点没被噎住,我也知道这是脚印啊,可是我们刚才来的时候还没见过这东西,怎么就凭空出来一个脚印呢?

    我还想着说些什么,师傅连忙向我做了一个手势,对我道:“噤声!”听到师傅的话,我立马止住了话语,师傅这一让我噤声,我和邹阳还有师傅就静静的站在这办公室中,这时候我耳边突然传来一阵轻轻的声音。

    这声音踢踏踢踏的,似乎像是脚步声,我和邹阳正在凝神听着的时候,我们身前的师傅就是面色大变,从百宝囊中摸出一张黄纸,掀开朱砂就要画符,我被师傅的表现吓了一跳,可是当我看见面前的东西时,我就嗷嚎的一声叫了起来。

    我们面前刚才那个漆黑的脚印,不知道什么时候竟是动了起来,正在一步一步的朝着我们走来,那踢踏的脚步声,就是这诡异的脚印传来的,我见过很多鬼还有怪事,但是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东西!

    邹阳连忙掏出阴阳镜,朝着那地上的脚印照去,只是这脚印似乎并不惧怕这阴阳镜,继续朝着我们走来,本来我们距离这脚印也就是两米的距离,这脚印虽说走的极慢,但是眼下也就到了我们的面前。

    我一看邹阳的阴阳镜对这东西没有效果,连忙转过身来,就想退出404,可是当我转过身来,我登时就傻了眼,这门,不知道什么时候竟是关的死死的。

    我心中大急,冲着这门就一脚踹了过去,我这一脚下去,别说是这个小小的木头门了,就算是一个防盗门也会被我蹬开,可是当我刚接触到这门就被弹了回来,这他娘的那是门啊,这根本就是一堵墙!

    这一弹,顿时让我退后一大步,眼看着就要碰到刚才那黢黑的脚印,鬼才知道碰到那东西会有什么后果,关键时候邹阳又给了我一脚,猛地将我踹飞,然后自己也是跳开原来的地方,我刚想骂邹阳,你为啥子不拉住我,可是当我瞄到下面的那黑脚印时,我才知道为什么邹阳踹我,原本还是正常大小的那脚印,就在刚才突然变大,飞快的到了我要落脚的地方。

    我看到这,身上又是出了一阵虚汗,这东西,到底要干嘛?还没想明白,我就摔倒在地,我赶紧爬起来,老子不行,可是老子还有古尸!我招呼着古尸朝着门口跳去,不敢让古尸碰到那个诡异的脚印,古尸一跳老远,忽的就跳到了门口处,抬起那双大脚冲着门就踹去,只听轰的一声,那门猛烈的颤抖了几下,但是令我目瞪口呆的情况出现了,古尸竟是没有踹开这个门!

    古尸反而被震得退了一小步,古尸这退后一小步,就恰好碰到了那漆黑的脚印上面了,我心中担心,不会有什么情况吧?我刚想到这,古尸就忽的一下,浑身燃气了大火,那火来的没有丝毫征兆,就像是古尸突然自燃开来。

    我看到古尸身上着起了火,心中就像被人割去了一块肉,大叫道:“古尸!”古尸虽不会说话,但是在我心中,早已经把他当成自己的兄弟一般,现在看见他浑身着火,怎能不着急?

    喊了一声,我就对师傅叫道:“师傅,快点啊,古尸都烧着了!”

    师傅还在画着符咒,并没有搭理我,我又看了一眼邹阳,这时候邹阳也是面色沉重,死死的盯着古尸。我这心急的都快哭出来了,虽说古尸厉害,那次将古尸拼凑起来,师傅也说过,古尸经过近两千年的怨气煞气的滋养,早就是水火不侵,刀剑不入,可是现在眼睁睁的看着古尸身上冒起了火,我还是心如刀绞。

    师傅还在忙着画符咒,古尸身上的火现在已经是很旺,现在看来,古尸就完全成了一个火人,那每一个毛孔中都往外吐着火苗子。我四处张望一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古尸被烧死吧!办公室中有没有水,要是有水,兴许还能将这火给扑灭。

    虽是这样想的,但就算是有水,也不一定将这来历不明的火给浇灭!我四处寻找,也没看见有什么水,这时候师傅终于画好了,师傅大喝道:

    “悲夫长夜苦热恼三涂中猛火出咽喉,

    常思饥渴念一洒甘露水如热得清凉,

    二洒法界水魂神生大罗三洒慈悲水,

    润及于一切!”

    师傅喝完这些道咒,就将手中的符咒冲着还在燃烧着的古尸祭出,那符咒飘飘悠悠的就朝着古尸飞去,说来也怪,符咒到了古尸轻飘飘的飞到了古尸身上,古尸身上那火竟是不能讲它点燃,反而那张符咒沾到古尸身上后,古尸身上像是下了一场雨一般,那火发出了嗤嗤的响声,随后那原本还烧掉正旺的火苗就都熄灭掉了。

    不单单是如此,那火苗熄灭之后,那符咒还是没有消失从古尸身上飘下,朝着那地面上的黑色脚印落去,不多时,就到了地面之上,牢牢的贴在了脚印之上。

    这时候古尸身上已经没了火,但是身上的衣服也是成了灰烬,身上也是成了黑不溜秋的,我忙招呼古尸到我身边,古尸轻轻一跳,又到了我身边,只是他这一哆嗦,就把身上的那些衣服的灰都抖了下来,这次火烧的很彻底,把古尸身上最后的一丝布条都烧了个遍,古尸跳了我身边,就成了那一丝不挂,浑身黢黑的裸男……

    先不说古尸这边,在说师傅的符咒将那脚印贴在地板上面,那脚印沾到符咒之后,脚印就不在动弹,仿佛就成了一个普通的脚印,而且这脚印正在飞速的变淡,眼看着就要在地板上面消失不见。

    师傅看到这里,伸出左手,五指指尖全朝上,中指及无名指收弯入掌心,大姆指、食指、小指,各朝上伸,然后又把上面那些咒语念了一遍,最后大声的呔了一声。

    随着师傅的那声呔,那原本就要消失的脚印竟然忽的剧烈挣扎起来,仿佛一个活物一般,那上面的符咒也是随着脚印的挣扎而开始动了起来,师傅左手捏着刚才的那个法决朝着地面的那脚印指去,随着师傅的一指,地面的脚印这次就不动了,随后就慢慢的化成了一缕黑烟钻到了那符咒当中。

    看着那脚印进了符咒里,师傅才是长出了一口气,捡起地上的那张符咒,对我和邹阳道:“没事了。”

    听到师傅说没事了,我带着哭腔道:“谁说没事了,古尸都被烤熟了,我都闻到肉味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