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一百零五章 求水
    听到师傅说没事了,我带着哭腔道:“谁说没事了,古尸都被烤熟了,我都闻到肉味了。【www.kan《zww.com 看 "。"中:文:网”师傅听到我的话,登时就笑了,他道:“别说是这种火,就算是地狱中的火都不会讲古尸烧坏的,烧没了的只是古尸的衣服。”师傅说完,我这才仔细看了看古尸的身体,发现好像真的是这样,除了身上我们给他换的衣服烧没了,古尸还是跟原来一模一样,就连身上那几道触目惊心的伤疤也是一点都没有变化,当然,除了黑一点。

    我看了看古尸确定他没事,这才对师傅道:“师傅,这是什么脚印?还有你刚才念得那是什么咒语?”师傅道:“这脚印其实是一种鬼。”师傅还没说完,我就叫道:“不会啊,我刚才鬼眼也没看见什么啊!”

    师傅面色复杂的看着我道:“那次我们刚从不死村回来,你也不是遇到了那看不到的东西跟着你吗?”师傅这一说,我吃了一惊,道:“师傅,你的意思是,这东西,跟那次我看到的东西是一个?”

    师傅点了点头,我这才是一阵后怕,要是那次我真的被这东西给抓住,这会说不定我早成了哪里埋着的一堆灰烬了。

    我还想说什么,只听见邹阳在一旁闷声道:“徐汇,会不会也是遇到了这个东西?”听到邹阳这么一说,我立马激动了起来,说不准真的就成了一堆灰!我这时候也顾不得听师傅说那东西到底是什么了,还是赶紧找兔子要紧啊,谁碰到这东西,谁就是灰啊!

    师傅看见我激动起来道:“徐汇,左寒都有可能遇到了这东西,但是可能性不大,因为这东西,就是冲着秦关来的。”冲着我来的?师傅在楼下的时候就已经说这是我欠下的,我欠谁的?

    邹阳道:“大师,我看我们还是先去找徐汇他们吧,可能性不大,也是有可能啊!”我连忙点头称是,虽然我现在极度想知道这件事情跟我到底有什么关心,但是我是真担心兔子就成了那一滩灰灰啊。

    邹阳说完,我就心急火燎的朝着门口走去,边走我便说道:“师傅,我的事情咱找到兔子后再说,要是晚了,可就连兔子的全尸都找不到了!”说着我就推了一下那房间门,一推没开,我记得这就是往外推的门啊,怎么还推不开?

    我又使劲推了推,但是门是丝毫不动,邹阳走过来,道:“你就不会往里拉拉试试?”说着邹阳就往里拉了一下门,邹阳用的力气极大,他这一下子就把门给拉开了,不过,是将整个的门给拽了下来,我刚想笑话邹阳,可是面前的邹阳竟是啊的大叫了起来,沉稳如邹阳都叫了,他是见鬼了?

    我绕开前面的邹阳,伸头看去,看到眼前的景象之后,我也忍不住,嗷嗷的叫了起来,你道门前出现了什么,不是鬼,也不是脚印,就算我穷尽了想象力也没能想到,我们的面前,竟是出了一堵墙!

    那门开了之后,后面竟是出现了一堵墙!而且借着屋子内的灯光,这些墙看起来似乎都是泥土的,上面黑乎乎的不知道是些什么东西。

    我不相信,走过去敲了敲,就是强!就是泥巴!我的神啊,我们这是穿越了吗?

    这时候出现的东西已经完全超出了我聪慧大脑的控制,我痴呆的问道师傅:“师傅,我们面前好像是出现了一堵墙。”师傅这时候苦笑了一声道:“不是好像,就是,这次麻烦可是大了。”

    我还是不敢相信,招呼着光秃秃的古尸来,让他朝着门后面的那堵泥墙砸去,砰的一声,古尸的拳头砸到了泥巴墙上面,砸烂了一堆泥巴,那些泥巴顺着古尸的胳膊就落到了地面之上,落到我们所在的这个屋子当中。

    这时候,由不得我不相信,我们面前,确实,出现了,一堵墙!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的一切,我又疯狂的跑到了办公室的窗户前,想看看窗户外面是不是也是墙,到了窗户处,我才长喘了一口气,对着师傅道:“师傅,窗户这不是墙,吓死我了。”

    师傅跟邹阳听到我吆喝,也是忙忙跟了过来,伸头往外瞧了过去,这时候师傅倒吸了一口气道:“我宁愿外面是一堵墙。”邹阳也是面色沉重的点了点头,道:“我也是。”

    这两人这是唱的哪一出?外面不是墙他们竟然不高兴?还是希望外面是墙?我不服气的伸头往外瞧去,道:“这不是墙多好,我们就能在这出去了,师傅……啊啊啊!”我还没有叨叨完,我就看清了窗户下面的东西,不自觉的尖叫起来。

    这窗户外面哪里还是什么校园风景,现在分明就是一处乱葬岗啊!借着我们屋内的微弱灯光,可以看见外面那大大小小的坟包,还有那忽明忽暗的鬼火。

    还不待左眼看清外面坟地中的那些东西,我就闭上了眼睛,转过头来,惊魂未定的对师傅道:“师傅,外面怎么成了乱葬岗?学校呢?”

    师傅这时候眉头都拧成了一个疙瘩,他道:“这种事情,我也从来没有遇到过,按理来说,我们不会凭空移动,你看,这里还是我们呆着的那个办公室,说明我们并没有动弹,但是外面的景色变了,这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幻阵!”

    “幻阵?”我叫道,“这东西真有,我还以为是小说中写着玩的呢!”师傅白了我一眼道:“道术自古传承,怎么可能是虚假的东西,别说是这样一个小小的幻阵,当年诸葛孔明摆的那个八卦阵困住陆逊十万精兵,虽说是小说中的说法,但是这阵法的可怖之处还是可见一斑。”

    我静了静心神,想了想前因后果,然后张口道:“师傅,我明白了,你是说,我们现在是被阵法困住了,外面根本就不是乱葬岗,还有这门外面根本也不是墙?”

    师傅点了点头道:“现在看来,这是唯一的解释。”

    师傅刚说完,我就觉得背后凉飕飕的,似乎是有什么东西飞了过来。

    我刚想转头看看,就听见邹阳在一边玩了命一般的叫喊道:“趴下!”我一听邹阳这都变了腔调的声音,知道肯定是没有什么好事,连忙折腰趴下,然后就觉得头顶上飞过了一个东西,那东西飞过的时候,我闻到了一股浓浓的血腥味。

    这东西飞过之后,我就慌忙抬起了头,朝着那袭击我的东西看去,这一看,我顿时腹中一阵痉挛,干呕了起来。师傅和邹阳这时候也挡在我的身前,刚才袭击我的竟是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孩,我由于在不死村吃了婴孩之后,就开始见到婴孩就开始想吐,尤其看到面前这种。

    面前的这个婴孩为什么说是刚刚出生呢?不知道你见没见过刚出生的孩子,这孩子一出生并不是白白胖胖,而是浑身长满皱纹,就活脱脱的像是一个小小的老头子,这孩子就是浑身的褶子,不着一丝,并且他身上还是粘黏着大片大片的血迹,肚子上面的脐带还耷拉着,没有干掉。

    这是哪里出来的孩子,难不成刚接生完之后,就给扔到了我们这个办公室中?

    那婴孩刚掉到地上就吱吱的顺着地板擦出去了好远,只是它没哭一声,而是立马打了一个滚,站了起来,对,就是站了起来,你见过刚出生的孩子会站吗?我现在就看见了!

    这婴孩站了起来之后,就开始咯咯的一顿笑,只是这笑太过渗人,我在这里的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师傅和邹阳看到婴孩站起来之后,就一左一右的动了起来,邹阳掏出怀中的阴阳镜就朝着那孩子照去,那孩子奸笑着灵巧的一跳,就逃脱开来,没有让阴阳镜笼罩住。

    师傅更是二话不说,手中扣住镇魂钉,嗖的一声就冲着婴孩打去,镇魂钉去势极快,而且恰在婴孩刚刚跳过阴阳镜照射的,正是那婴孩旧力已尽,新力未生的情况下,师傅挑选的这个时间真是巧妙,果然那镇魂钉呼啸着就插到了那婴孩的身上,这婴孩嗷的就尖叫了一声,被镇魂钉冲进带走,然后死死的就被钉到了墙上。

    我在后面拍了拍心脏,道:“这东西也就是长的吓人一些,还好没什么厉害的,被师傅一招拿下,什么时候我才能这么厉害!

    我还在这想着,那被师傅顶到墙上的孩子就开始嗷嗷的尖叫起来,我听得心烦,骂道:“不是刚才还笑的吗?怎么现在就哭了,你不是很有本事吗?”不知道是不是听懂了我的话,那婴孩竟是不在哭泣,而是瞪着他那不大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

    我是被这东西盯得背后直发毛,嘴里的那些话也说不出来了,这时候师傅大叫了一声:“不好,秦关快闪开!”

    我还没弄明白是什么意思,就感觉面前一片火红,身上的那股扎挠之感一下子就暴增了起来,似乎身上的每一个毛孔都往外拼命的长着头发。然后那天晚上的诡异感觉又重新出现,全身火烧火燎,身上的每一处都似乎沸腾了起来,就连血液都要挥发出去,皮肤迅速的干瘪了下去,我都听见自己皮肤失水后那种干糙的摩擦声,来自内心深处的那种饥渴折磨的我尖叫了起来:“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