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一百零六章 秦关爆发
    仿佛是来自内心深处的那种饥渴让我情不自禁的尖叫起来:“水!”说着我就疯狂的舞动着双手抓挠着身上的每一寸皮肤。【www.kanz!ww.com 看, 。 .中?文!网不多时,我身上的的那干糙的皮肤就被我挠出了丝丝的血迹。要是真的让我这样疯狂下去,不一会,我就会被自己挠出血肉,直至骨头。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当口,我听见师傅一声大喝:“秦关!”师傅这声音传来一股浩然的正气,堪堪的将我在这痛苦的思绪中拉出来一些,我赤红着双眼朝着师傅看去,我现在的双眼上面就像是蒙了一层油污,模模糊糊的看不真切,但是我还能模糊的看见师傅正在飞速的往我这靠拢,还能看清挂在我面前那原本钉子墙上的婴孩。

    师傅到了我身边,手中又拿出镇魂钉,朝着我面前倒挂的婴孩就是一钉,这时候邹阳也是紧跟其后,阴阳镜后发制人,那的幽幽光芒先打到了婴孩的身体之上,师傅的镇魂钉也是紧跟其后,插在那东西的上面,阴阳镜照到这婴孩上面之后,婴孩就开始嗤嗤的冒着青烟,那婴孩离我很近,我能闻到那股焦臭之味迅速的往鼻子当中钻来,我连忙屏息。

    话说邹阳这用阴阳镜一照,再加上师傅镇魂钉一扎,那东西飞快的就在我面前消失,它消失的那一刻,我身上的那种异状也就就跟着消失不见,我的眼前那股油乎乎的感觉也随即消失,我能清楚的看到房间里面的一切了。

    那婴孩现在又被钉到一旁,而且邹阳的那阴阳镜光芒死死笼罩着它,那婴孩现在正在凄厉的嘶叫着,但是不论它怎么挣扎嘶吼都是没办法逃脱,师傅对邹阳道:“坚持一会,我需要画些符咒来收他,说着师傅就在百宝囊中摸出黄纸朱砂,开始在一旁画起符咒来,我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那血迹斑斑的伤口,心中无名火起。

    为什么所有的魑魅魍魉都要找我,为什么就连你一个刚落地的婴孩也来暗算我,你现在成了鬼,不管你有什么冤屈,但似乎都和我无关,你为什么要害我?不是冥冥之中都讲一个因果吗?我们前世无因,今世无果,为何要加害我?难不成,真的觉得我秦关好欺负不成?

    就在我矛盾这些事情的时候,邹阳手中的阴阳镜颤抖了起来,那光芒也开始慢慢的变弱,反观那阴阳镜下面的婴孩,颤抖越来越大,挣扎的越来越剧烈,仿佛就要脱困而出,邹阳的头上也是沁出一些细密的小汗珠,邹阳见事不妙,连忙咬破舌尖,将一口心头血喷到了阴阳镜之上。

    那阴阳镜得到邹阳的这口精血,登时又是光芒大赤,狠狠的照在那婴孩身上,使得那婴孩又是一阵狼嚎,身上又冒出一阵黑烟。

    我现在没有去看邹阳和婴孩,甚至连师父画符我也没有去端看学习,我现在就想问问,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斗笠人,你们为什么一直要杀我?赵博士你为什么要骗我?鬼尸你为什么还要死死纠缠我?就连你这一个小小的怨婴,你为什么也要来加害于我?我秦关自认为从来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为什么你们一个个的都要来欺负我?

    想到这我在看了一眼自己身上那斑驳的血迹,我心中像是有什么炸裂开来,我怒吼了一句:“为什么?”我想问问你们为什么,我想问问苍天这是为什么?我吼的这声仿佛是一个炸雷在这办公室中炸来,登时就把那婴孩的嘶叫之声给淹没,师傅和邹阳也是被我这吼声吓了一跳。

    我继续又吼了一声:“到底为什么?”这次我是朝着那婴孩吼去,全身的气场直逼那婴孩,婴孩被我这一吼,顿时发出吱吱的尖叫之声,那小小的眼中布满了恐惧,我现在心中的怒火已经烧到了嗓子眼处,我想通过这吼声来发泄一下心中的怨气。

    那婴孩惊恐的看着我,但是现在突然是异象突生,窗外传来一阵刺耳的笛声,这笛声我太过熟悉,就是斗笠男子来控制粽子,控制白虎的东西,这婴孩,也是他们控制的,他们还真是阴魂不散!

    这笛声一出现,那原本惊恐的婴孩顿时眼中凶光大赤,脑袋上面开始慢慢的鼓起,一个小孩拳头大小的包慢慢的出现在这孩童头上,占据了这个孩子大部分的头,这包出现之后,迅速的转红,上面青筋浮现,最后成一个狰狞的血瘤。

    我冷笑着看着面前这个婴孩蜕变,心中这时候没有恐惧,有的只是那满腔的怒火,这婴孩头上出来血瘤之后,那窗外的笛声更是大盛,那婴孩张开嘴,凄厉的叫了一声,师傅和邹阳听到这嘶叫,顿时对我喊了一声:“小心!”

    伴随着这声小心,婴孩那额头狰狞的血瘤砰的一声炸开,里面忽的冲出来一个细长的黑影快若闪电的向我冲来,师傅和邹阳大急,连忙想上前来帮我,我看到这飞来的东西,心中的怒火终于到了一个顶峰,我心里的东西再也压抑不住,完全爆裂开来。

    右手像是突然被闪电击中一般,呼呼的冒起了乳白色的火焰,这一刻极阳符咒现,右手的极阳火这一次是前所未有的旺盛,仿佛体内的极阳符咒都明白了我的怒火,虽然这说来话长,但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我几乎是看到婴孩头上有东西飞来,极阳符咒连同极阳火就一同出现在我的右手。

    我看着那飞来的细长黑影,迅速的伸出右手,巧儿又巧的抓住了那条黑线,那黑线到我右手的时候,我看了一眼,是一条如蚯蚓一般的虫子,只不过这虫子上面布满各种诡异的花纹,看起来就像是咒语一般,正是蛊虫。

    这蛊虫一到我的手中就开始剧烈的蠕动起来,蛊虫本身就是阴邪之物,碰到我的极阳火就像是碰到了天敌,它在我手中根本没有一丝的抵抗力,只能一点一点的烧化,我看了一眼手中翻来覆去的蛊虫,眼中寒光一闪,狠狠的闭上了右手,随着右手的闭上,我手心的极阳火暴增,那蛊虫随着我的手闭上,就成了一滩灰烬,我在一伸开手,那灰烬就纷纷掉落在地。

    我看着不远处的那婴孩,心中的怒火还是不能平息,既然没有因果你来害我,那我就填上因果!我平静的往婴孩那走去,邹阳还有师傅刚从我捏死蛊虫的震惊中清醒过来,就对我喊道:“秦关,快回来,你想干嘛!”

    我对师傅还有邹阳的劝阻置若未闻,他既然要杀我,没有因果,我就给他添些因果!我现在已经走到了那婴孩的面前,现在的婴孩额头破了一个大洞,隐隐约约的可以看见里面的白乎乎的脑子,我盯着那婴孩看了一会,那婴孩现在的眼睛中除了恐惧,还是恐惧。

    他一恐惧,在阴阳镜下挣扎的就越来越大,阴阳镜的光芒这时候已经被他挣脱大半,眼看着就要挣脱,邹阳脸色大变,对我吼道:“快退开,我照不住了!”说着那光芒颤抖几下,消失不见,邹阳这时候猛地向我冲来,怕我被面前的那个婴孩所伤。

    光芒消失的那一刻,婴孩眼中凶芒一闪,嘶叫着向我冲来,这时候邹阳已经是救助不急,眼看着那东西就扑到我的身上,师傅在一边也是怒吼了一句:“不!”似乎一切成了定局,似乎所有人的都认我在这婴孩手下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这婴孩在距离我有二十公分的地方生生止住了身形,而他的脖子上面掐着一个布满乳白色火焰的手,这一变故登时让师傅还有邹阳都吃了一惊。我狰狞的抬起了右手,把那婴孩提到空中,婴孩本来脸色就狰狞不堪,被我一掐,头就变成了酱紫之色,我慢慢的说道:“我们往日无冤,近日无愁,但是你执意要害我,我秦关也不是好惹的,既然你先动了杀心,你现在也是一个鬼魅之流,那么我就亲手送你下地狱!”

    说着我的右手加大了几分力道,然后我大声道:“你先不仁,别怪我不义,下辈子记得做个好人!”我右手的阳火在这一个砰然爆发,迅速的将这个婴孩给淹没,他本来就是一个鬼魅,被我极阳火一烧,顿时就是全身冒起了大火,成了一个火人,看着这面前的那一团火人,我心中百感交集,从今天起,我秦关不是一个任人宰割的软柿子,你要想取我性命,你必须要付出绝对多的代价!

    那团火越烧越旺,我这时候看着有些奇怪了,按理说,这是一个阴祟之物,被极阳火这么一烧早就成了灰才对,为什么还能坚持这么久的时间?

    就在我诧异的那段时间,我手上原本该化成飞灰的那个婴孩却是咯咯的笑了起来,我心中一颤,这狗东西现在还没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