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一百一十六章 为紫魔灵 飘零舞影加更
    看见Gina状若疯癫的向我这扑来,我是极其不愿意和她纠缠,她现在就像是一个失去理智的女疯子,我要是跟她较真,吃亏的肯定是我啊!所以看到她过来,我明智的跳回了邹阳和师傅的身后。【www.kan>zww.coМ ,看.。 ,中!文"网

    邹阳看到Gina扑来,眉头微皱,就迎了上去,接下来的一幕就让我大吃了一惊,就在邹阳和Gina快要接触的时候,Gina猛地一矮身,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缠上了邹阳,在我看来,这哪里还是一个人,分明就是一个美女蛇!

    邹阳被Gina缠住,并不慌张,单手成掌,朝着Gina的头劈去,要是劈中,估计Gina得活活的被劈晕,可是还没等到邹阳的手劈到Gina,Gina的头就呼的往下掉了去,在我看来就像是Gina的头突然间掉了下去。

    当我看清的时候才发现不是Gina的头掉了下去,而是Gina的腰像是断了一般猛地往地面折了过去,这样诡异的功夫我从来都没有见过,邹阳也是皱起了眉头。

    这时候师傅喊了一声:“够了”师傅这句话用上了道喝,Gina和邹阳都是心神一震,Gina从邹阳身上下来,冷冷的对着师傅道:“你说够了就够了吗?要不是因为你们,小苗怎么会死?”说道小苗,Gina眼中又是蒙上了一层水雾。

    看到她这么伤心,我们三个大老爷们也不好继续跟她纠缠,师傅道:“凡是有因有果,要不是你们先绑架拘禁了徐汇,我们也不会来这,小苗也不会死在火人手中,最终还是因为你们的咎由自取,害的他丢失了性命。”

    听见师傅这么说,Gina楞了一下,她喃喃道:“你是说是我害死了小苗?是我想的绑架那个男人来要挟秦关,从而得到那块玉,要不是贪图那块玉,小苗也就死不了。呜呜……”说到这里,Gina竟是又捂着脸哭了起来。

    这女人都是奇怪的动物,本来看着她是一个冰冷的女子,怎么现在这么喜欢哭哭啼啼?Gina这次哭起来就是没完没了的,我们三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没了办法,我只好咳嗽了一声,硬着头皮道:“Gina小姐,请问你能不能先把兔子还给我们?”

    Gina这次似乎是感觉自己害死了小苗,正在沉浸痛苦当中,完全没有理会我的话,我冲着师傅他们耸了耸肩膀,表示无能为力。

    哭了好大的一会,Gina抽泣道:“你们朋友就在这洞里面,你们自己去救他们吧。”说着她抽泣这就要往门口走去,我心中一动,Gina的身份诡异,我们还没有搞清楚她的来历,怎么能让她离开?

    我和邹阳想到一起去了,两个人都是站在了Gina的面前,Gina似乎是没有看见我们般,楞楞的朝着我们走来,我眉头一皱,伸手就朝她抓去,那Gina猛地眼睛一亮,忽的向着我的侧面跳去。

    我的侧面就是一道墙,她这跳去就要是撞到墙上,难不成她还想破墙而出?就在Gina跳起之后在空中翻滚了一下,然后用脚猛地蹬了一下墙,借着这股冲劲,她像风一般的冲出了门口,邹阳想要拦截,却是来不及了。

    Gina跳出门之后,就快速的朝着楼梯跑去,我和邹阳还想追出去,师傅喊道:“别追了!这女子身手很厉害!”听见师傅这样说,我和邹阳就停下了脚步。

    这时候师傅道:“现在天已经寅时,就要天亮了,我们找到徐汇要紧!”寅时是凌晨三点到五点的时间段,师傅说天快亮了应该是快凌晨五点了。

    听见师傅说,我立马点头称是,道:“那现在事不宜迟,我们赶紧下去吧!”

    师傅道:“是该立马下去,但是不是我们,是我和邹阳,你留在这!”听见师傅要我留在这,我吃了一惊,连忙问道:“为什么要我留下?”邹阳怪异的看了我一眼道:“你还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我摇了摇头,邹阳眼神变得更加复杂轻声说了句:“这里是秦始皇焚书坑儒的地方!”说完这句话,就拿着手电,头也不回的走下了通道。师傅叹了口气,拍了拍我的肩膀,对我道:“你下去之后,这个坑里面的东西会出来,我们下去,这些东西都不会显现,现在当务之急是救出徐汇,你下去之后会让情况更加糟糕。”

    师傅说完,我下意识的点了下头,师傅叹了口气,就走了下去。

    这个屋子当中就空荡荡的剩下了我还有古尸,这时候我的脑子中是一片混乱,师傅以前对我说的那些话和我最近的一些经历,在我脑海中断断续续的连在了一起。

    师傅说过这里是我的劫数,我在家中的时候就遇到了火烧鬼,到了之后师傅又说是我欠下的,然后我在这通道当中就遇到了只对我有敌意的火人,怪不得,怪不得我一进这个学校就觉得浑身难受,身上就像火烧一般的刺痛,怪不得我在出八卦阵的时候能看见一个雾蒙蒙的灰烬世界,那应该就是当年焚书坑儒的场景吧!

    不对!史书上说的是焚书坑儒,这些所谓的儒生基本上都是一些术士,这些术士基本上都是一些骗吃骗喝的江湖骗子,并没有真才实学,就算他们死了,也不可能成为这种凶厉的鬼魅!

    退一步说,就算这些术士成了鬼魅,他们也不是烧死的啊,史书上说的不是坑儒吗,这些术士也不是烧死的啊?为什么进了这之后,就处处看见这种和火有关的鬼魅?

    当初到底是烧的书还是烧的人?在雾蒙蒙的那个灰烬世界中,我看到了竹简,也就是当年的书,可是在那堆火中,我也看到了人影,爬出了一个火人,如果说那雾蒙蒙的世界确实是当年真实发生过得话,那应该也烧死了不少的术士才对!

    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竟让秦始皇下了这样的命令,残害了这许多人的性命!这都过去两千年了,这里的怨灵一看见我这个残魂还不顾一切的向我扑来,非得要杀我!

    还有,这斗笠人怎么知道这儿,那八卦阵分明就是布置好了,等我们进去杀我们,左寒的失踪是不是跟他们有关系?这个突然出现的Gina和小苗是怎么回事,他们从哪里知道的婴玉?难道说左寒的失踪跟他们有关?

    这一切的一切都乱哄哄的在我脑中撞来撞去,弄得我头都快炸掉了。

    就在我还在纠结这些事情的时候,我听见通道中传来了脚步声,听见这脚步声,我心中一乱,第一反应竟是那诡异的脚印,连忙召唤着古尸到我身边。

    邹阳把手电带了下去,刚才我一直在想着那些谜团,倒是没有感觉出害怕,这乍一听见脚印,我又想起自己所处的环境,这可是当年秦始皇下令焚书坑儒的地方,这可是我要还债的地方,师傅他们怎么放心我一个人呢?

    我越想越害怕,手中都出了汗,生怕在这个洞中忽的跳出一个火人,或者是踢踏踢踏的走出几个看不见人影的脚印,我现在身上没有符咒,也没有师傅的那个戒指,一个东西都没有,总不能让我赤手空拳的跟这些鬼魅打架吧!

    随着脚印的越来越近,我渐渐的听到了一个盈盈呜呜的女声,似乎是正在哭泣,这女声音似有似无,时远时近,我听了之后心中毛毛的,暗骂了一句,果然来了,只要不是火鬼,老子上来就是极阳符,把你烧的一干二净!

    那女子哭着的时候,似乎有着一个男子的声音夹杂在里面,这男子的声音听不真切,我听了暗吃一惊,这感情还不是一个鬼,是两个?

    第一次自己要面对两个鬼,我略微有些紧张,但是只要不是火鬼,我倒是还有方法抵挡,这时候我只期望里面出来的这两个祖宗别跟火扯上半毛线的关系就好。

    脚步声还有那哭声越来越近,忽的那洞口亮光一闪,我暗骂一句真是想什么来什么,看这光亮,肯定是跟火有关的东西了,不如现在我36走为上?

    倒不是我怕了这些东西,只不过是我手边没有趁手的法器啊,要是有师傅手上的那个戒指,我倒是敢留下跟它们斗上一斗,但是现在,我就有极阳符,人家本来就是烧死的,难不成我还用极阳火来给它加个油,让它的火在旺盛一些?

    就在我心中矛盾着要不要立刻离去的时候,我终于听清了这男声的真实声音,那男子道:“别哭了宋妍默,你好歹是个警察啊!”

    这个贱贱的声音还有宋妍默这个名字,不正是兔子跟那个美女警察吗!

    听到使他们两个,我心中大喜,连忙趴到那个地板上面,对着洞口吼道:“***兔子!”

    听见我的声音一怔,紧接着立马哀嚎起来:“秦关,你差点就见不到我了!”听见兔子这样说,我就知道,兔子这次肯定没事!我只听见了他跟宋妍默的声音,并没有师傅和邹阳的动静,我奇怪的问道:“兔子,师傅他们呢?”

    这时候我面前亮起了一阵刺目的光芒,兔子跟宋妍默两个人已经到了洞口,我连忙闪开,让他们爬了出来,只是他们出来之后,身后空空如也,并没有师傅和邹阳的身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