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一百二十四章 ‘大师’ 第一更
    前面的那些人不知道是不是听见‘大师’的劝告,纷纷站住了脚步,我和师傅距离较远,并没有看清前面的情况,只是那些人并没有逃回来,这就推断出那个大师应该是稳住了场面。【www.feii?suzw.com :看:。"中 "文 !网过了一会,前面那些人传来一阵惊呼,那探长更是叫道:“大师好法力,这么妖邪的脚印大师一下就收服了,大师真是高人!”

    那大师并没有立刻回答,过了一会,大师才慢慢悠悠的道:“你们不知道这脚印的厉害之处,只见得它是个黑色的脚印,见得奇怪,要是真的万一被这东西碰到,你们就知道它真的厉害之处了。”前面那些人听见大师这样说,都是诺诺称是。

    前面那些人经过这一折腾,就变得小心翼翼,走的也不是那么快了,我和师傅就更不敢靠的太近了,他们见到那诡异的脚印,肯定会特别留心脚步声,前面那大师想来应该不是一个无能之辈,要不也不能收拾掉脚印。

    再往前走,倒是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东西,只是我身上的那种扎挠之感越来的旺盛,虽然现在看不见危险,但是我知道,这里肯定不会像表面这样的平静。我悄悄地拉了拉师傅,对着师傅耳语道:“师傅,这里有问题,小心些。”黑暗中看不清师傅的表情,也不知道师傅现在是怎么想的。

    前面那些人经过这一段时间的沉默,终于又重新开始说话了,这次说话的是那个大师,大师道:“在往前一些,就是藏着左寒的地方了,不知道她究竟是得罪了什么人,竟是把她藏到了这里,还有,你们刚才也看见了这里并不是什么善地,前面可能还有比脚印更可怕的东西存在,你们是想清楚要进去了吗?”

    探长道:“大师,说实话,我也不想这样,只是这个学校太吸引人注目了,这里有一些风吹草动,我们这里的居民就会时刻关注,我这要是真的找不到左寒,这以后谁还敢往这个学校里来啊,要不是大师推算出学校中还有这样一个去处,我真是想不到,一个学校,竟然还能藏有这样的机关。”

    大师这次倒是没说什么,过了一会,道:“既然你们都决定了,那我们就进去了,再说一点,进了这里面之后,我就不能保证你们的人身安全了。”大师说完这个,前面那些人又传来一阵骚乱,第三个人的声音这时候传来:“老大,我们这样值得吗?要是万一真跟大师说的样,我们要是有生命危险,救这左寒,太不值当了!”

    探长这时候道:“你们想要回去的就回去,我不阻拦你们,就算是只剩了我自己我也要把左寒救出来,这倒不是说我多关心左寒,我只是不想让我们这个学校在传出什么绯闻来了,现在上这个学校来上学的学生都是少的可怜,要是真的再出什么事,这个学校基本上也就关门大吉了。”

    探长说完这些话,前面的那些骚乱也就安静了下来,刚才说话的那人道:“老大,我们都是你带出来的,你这么为我们这里的学校操心,我们要是真的退走了,那也太不仗义了,老大,我跟着你!”那人说完,其余人皆附和称是。

    大师见到众人下了决心,就在前面笑了笑,道:“那好吧,我们继续走吧,嘿嘿…”不知道为何,我听见那大师的笑声,背后竟是凉飕飕的,那大师这笑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听的会不寒而栗?

    前面的那些人继续往前走,我和师傅也是尾随而行,走了几步,就到了那些人之前停留的地方,这里也是那一次我和师傅、邹阳我们三个停留的地方,第一次来到这里的时候,师傅就让我们赶紧回去,我现在还是不知道师傅到底是在这看见了什么。

    前面就是一个急转弯,我们现在已经听不清了探长他们的脚步声,自从他们转过这个弯之后,就像是消失不见了,一丝声音都听不见了,我想着继续追下去,师傅这时候轻声道:“过了这里,就是你还债的地方了,你要小心,不论发生什么,都要坚持本心。”我冲着师傅坚定的点了点头,虽然师傅黑暗中看不到。

    师傅说完这话,就在百宝囊中摸索出一些东西,递给我,这些东西入手光滑,小手指头大小,一头圆润,另一头略尖,我纳闷的问道师傅:“师傅,这是什么?”师傅道:“这是一些莲子,我专门买来的,好了别说了,你将这莲子带好,我们也进去吧。”

    莲子,这东西有什么用,来不及多想,师傅就带头拐了那个弯,我和师傅距离这么近,师傅拐了弯之后,我竟然也是听不到师傅的脚步声了,这也太诡异了吧,我怕跟丢师傅,连忙招呼古尸一同赶紧跟上。

    刚拐过了这个弯之后,我就感觉出不对了,那种感觉就像是进入了一个粘稠的环境当中,就好像你全身没入水中,那种举步维艰的感觉,当然阻碍力并没有那么大,但是跟那种感觉是一样的,总觉的空气中充斥着一种什么东西,来阻碍着你的行进。

    不单单如此,拐来弯之后,我身上的那种扎挠之感在这一刻爆发了起来,浑身就像都被蚊子叮起了一个个的大包,这些包在一起痒,又像这自己身上被那种带刺的草划破,然后又出了一身的汗,那种感觉这是难受之极。

    要不是顾忌前面有人,我难受的真想吼出声来,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就在我这万分难受的时候,我手上的那莲子发出了阵阵的清凉,一丝凉气透过莲子通到我的身体之中,让我忍不住的低声呻吟了一声。

    师傅在前面立即对我喝道:“噤声!”师傅说完这话,就像是响应师傅的话语一般,前面传来一阵鬼哭狼嚎的声音,有人高呼着:“鬼啊!说着就啪啪的有人朝着我们跑来,这时候师傅我们两个也顾不得躲避,连忙走着往前看去,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刚走几步,对面就有人冲着我们跑来,师傅和我贴到通道壁上面,让他们离去。

    这些人正是慌不择路的时候,就算是看见我们,只会把我们当成黑暗中的鬼,也不会过来管我们,更别提他们现在一心想逃,并没有发现贴在墙壁上的我们,待到人跑尽,我和师傅才匆匆的往前走去。

    刚走几步,前面就传来那探长的尖叫声:“大师,这是,这是火人!”大师并没有回答,前面传来乒乓之声,想来是大师和那火人交上了手,我和师傅偷偷的潜伏了过去,待到拐了一个弯,我们远远的就看见,一个光亮的人影,浑身冒火,正在和一个人打斗着,在这两个打斗的人影不远处,站着一个身穿制服,拿着手电的人,可是看清楚了跟火人打斗的大师的形象,我和师傅都是大吃一惊,这个大师,竟然带着一个斗笠,居然是斗笠人?

    我和师傅看到这斗笠人,不亚于看见一个火人,斗笠人怎么来到这了,他跟这探长有什么关系,这个斗笠人,是不是上一次被我们打跑的那个斗笠人?这一系列的问题涌上心头,我恨不得抓过这斗笠人逼问一翻。

    不得不承认这个斗笠人有两下子,第一次看见火人的时候,我和师傅邹阳我们三个只有逃跑的份,但是这个斗笠人一个人竟是跟这火人斗了个旗鼓相当,其实我这是高估斗笠人了,这斗笠人之所以能跟这火人打成平手,第一是因为斗笠人手中那的那根柳条,柳树本就喜水,斗笠人手中的这根柳条更是垂到水面上历经九个春秋,吸收了九年的湖水湿气,柳条之内的水性达到了一个极致,这根柳条对火人有这不小的克制,在加上柳条对于这些鬼魅有克制作用,这才是使得斗笠人堪堪抵挡住了火人攻击。

    第二点是因为这斗笠人身上的斗篷,斗笠人事先应该是知道这里有火人,他穿的这个衣服,应该有防火的功效,我和师傅那次距离火人很近的时候,我都有中被烤焦的感觉,但是这斗笠人竟是没有任何的不适。

    就算是加上这两个优势,这斗笠人也是跟火人打成一个平手,而且这个平手,随着时间的推移,正向着火人那边推进,只要是时间再长一些,那斗笠人肯定不是火人的对手,现在他已经出现颓势了。

    之上的这些分析都是我和师傅潜伏在他们两人的身后,师傅悄悄跟我说的,师傅说出斗笠人出现颓势之后,那火人就猛地朝着斗笠人扑去,斗笠人连忙用自己手中的柳条朝着火人抽去,那柳条抽到火人身上,激起一串的火星掉落在地,那火人似乎是吃痛,连忙朝着旁边跑去。

    这时候斗笠人已经气喘吁吁,虽然看起来他把火人逼退,事实上,火人身上的那种火毒已经进入了他的身体内,要是不及时清理,肯定会成为一个隐患,火人跑到一旁之后,盯着斗笠人死死的看着,当然我是看不到火人的眼神,只能凭借这感觉,是觉得火人正在盯着斗笠人。

    火人盯着斗笠人看了一会,然后开始抬起头,怪叫了一声,随着火人的这声怪叫,我的身上刺痒之感完完全全的爆发出来,我猛地用手往背后一挠,这一挠,我顿时觉得背后竟是起了一些大大小小的包,这些包被我这一挠,顿时破裂开来,流出一些温热的液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