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一百二十九章 黑色鬼影
    我从这里鄙视探长说话不经过大脑的当口,那斗笠人不干了,什么时候他被要挟过啊,本来就被火人揍的难受的够呛,现在又被一个在他看来一只手就能碾死的人要挟,当时斗笠人就不能忍了,他再被火人撞了一下之后,猛地仰天长啸了起来:“啊!”这声音仿若是石破天惊般,在这个洞中来回回荡着,不光是探长吓得把手中的枪哆嗦了几下,就连师父和我都纷纷侧目,这哪里还是一个人能发出的声音,分明就像是困兽一般,听这声音,就知道斗笠人要拼命了。【www.feii?suzw.com :看:。"中 "文 !网

    果然,在斗笠人尖叫了一声之后,他就往自己怀中掏去,虽然我不知道要掏出什么,但是我肯定,这会是斗笠人压箱底的东西,肯定就是救命用的了。我看到斗笠人这样,问道师傅:“师傅,我们要不要动手?”师傅这时候道:“看来他是准备拼命了,我们还是等等,看能不能坐收渔翁之利。”

    听见师父这样说,我点头称是,对,就让他们狗咬狗,一嘴毛!

    斗笠人在伸进怀中,摸出了一个不足巴掌大小的黑色瓶子,看见这瓶子,师傅脸上的表情一变,我知道,事情坏了,这***斗笠人肯定是拿出什么很邪恶的东西来了!

    我刚想问到师傅这是什么东西,就看见斗笠人拿着那瓶子,狰狞的冲着火人喊叫了一声,当然在我们看来,斗笠人是面色狰狞,尤其是加上眉头上的那血瘤,更是凶狠的要命,但是在火人看来,这就是一种**裸的挑衅,两个火人不约而同的朝着斗笠人冲了过去。

    斗笠人这次索性将手中的柳条朝着扑来的两个扔去,这柳条这次被斗笠人疯狂的扔出,带动着空气的尖啸就到了火人的身上,这两个火人是真心对这根柳条忌讳,看见柳条袭来,纷纷要收住脚步,但是奈何他们冲势极快,啪的就和柳条撞了个正着。

    柳条将两个斗笠人一同抽中,这次抽的两个火人身上溅起了一大堆火花,两个火人被这柳条一抽,纷纷站住了脚步,这时候,斗笠人已经拿着那黑色的瓶子开始念动一些不知名的咒语了,我听着这咒语的古朴玄奥,似乎是古代文字,但是他声音仿若是一个人在呢喃,根本不可能完全听清。

    斗笠人念完咒语之后,脸上的凶厉表情一闪,将左手食指放在嘴边,狠命的咬了一口,我看见斗笠人脸上表情抽动了一下,然后他迅速的抽出手指,食指现在已经被咬破,斗笠人将食指上的血液滴到黑色的瓶子上,这瓶子不知道是什么质地,斗笠人的血液滴上去之后,竟是慢慢的渗透到里面,消失不见。

    师傅见状,自言自语道:“养一个这么凶残的东西,不怕它噬主吗?”师傅说完,就轻轻的摇了摇头,不在言语,我这时候倒是没有专心听见师傅念叨什么,只是死命的看着斗笠人手中的瓶子,我到底要看看,这是什么东西,能不能救斗笠人的命!

    火人经过柳条这么一抽,短暂的一怔之后,就是更加疯狂的报复,也许在他们的意识当中,就是这根柳条害他们吃了这许多的苦,现在柳条既然没了,这斗笠人自然就注定灰飞烟灭,他们两个越过柳条,重新朝着斗笠人扑来。

    斗笠人见到两个火人扑来,脸上并没有多余的表情,丝毫没慌乱,他见到手中的瓶子上面没了自己滴上的血液,就将瓶子上面的盖子轻轻的揭开。

    这瓶子的盖子是用两道符咒贴着,似乎是在镇压里面的东西,这黄符一揭开,里面的东西就是重见了天日。这符咒一揭开,那小小的黑瓶子当中就渗出一些黑雾,本来我们在的这个环境在手电的光芒下就是一个雾蒙蒙的世界,但是现在出来的这个黑雾,仿佛让我们真正见识了什么叫做雾。

    这里面出来的雾气并不是很多,就仿佛是我们抽的烟一般,袅袅的飘出一丝,但就是这一丝雾气,就像是墨汁一般漆黑,我在这往哪瞧去,甚至都有种错觉,这黑雾似乎能吸收天地万物一般,只要是被它缠住,恐怕没有什么东西难逃一死。

    这些雾气还在继续往外冒着,不知道是不是这些火人惧怕这些烟雾,他们看到烟雾,竟是开始摇摇晃晃的朝着后面退去,这到底是什么东西,竟然会让存在了两千多年的火烧鬼产生了退意?

    黑雾还正在不疾不徐的往外冒着,斗笠人这时候似乎似乎是完全放松下来,他看着正在往外的黑雾,狰狞的道:“你们不是厉害吗,不是千年的鬼魂吗,现在怎么了,我没有看错吧,你们竟产生了退意,难道你们也会害怕吗?”

    他冲着火人说完,又转过头来,对着探长和我道:“你不是想要拿着枪杀我吗,怎么不杀了,就算你杀了我,我也会让你生不如死,痛不欲生!”这斗笠人本来就被火烤的起了一个又一个的小水泡,在加上他额头上面的那个鲜红的大肉瘤,更是狰狞无比,饶是探长心理素质挺好,看见斗笠人的卖相,竟是生生的被吓退了好几步,嘴中喃喃的说道:“鬼,鬼啊!”

    探长这边说着,脚下就慢慢的朝着通道外面跑去,我知道这探长此时已经是被吓破了心神,那火人虽然看起来可怖,但是也就是一团人形的火,对他的视觉冲击并不大,但是斗笠人的样子,却是勾起了他心底中最深的恐惧,斗笠人此时就像是在地狱中爬出的恶鬼,猛地冲着探长吼了句:“死!”

    这个死字喊得振聋发聩,探长本来心中就想着逃跑,听见斗笠人这喝声,终于受不了了,哀嚎着:“鬼啊!”转身就跑,看他的样子,似乎是一点都不想在这里呆了,他宁愿是跟一个个的歹徒搏斗,至少他跟歹徒搏斗的时候能看见生的希望,但是在这里,面对斗笠人他甚至都感觉不出自己有活下去的希望。

    探长转身就跑,没有捡起手电,手中握着他的枪就逃进了那黢黑的通道当中。

    其实就在斗笠人吓唬探长的时候,他手中的那黑色小瓶中露出的雾气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些黑雾在空中越积越多,现在已经开始凝结成了一个人形,我心中惊愕,这瓶子中竟然有一个人,不,现在看来,更应该说是有一个鬼!

    现在不用看这鬼的面貌,我肯定这肯定是一个大凶的东西,因为随着这黑雾凝聚成了一个黑影,那两个火人已经不再逼近,虽没有立即逃窜,而是站在原地观望,难不成这黑色的鬼影竟然跟古尸一样,对这火人都有震慑作用?

    那个黑色的鬼影还继续在凝视,现在已经越来越能够看清这是一个人影了,我的左眼都能清楚的看见这黑影之中出现了一张惨白的人脸,看见这人脸,就算是我,心中也是狠狠的抽动了一下,这鬼脸就像是我第一次遇到的那勾魂俑一般,如假人一般的煞白,不带有任何的血色,这还不是关键,这煞白的脸上没有一丝的皱纹,就仿佛一个陶瓷娃娃,静静的呆在那里。

    跟这煞白的脸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这个鬼影的眼睛,这东西的眼睛是纯粹的黑色,没有丝毫的杂质,如果单独看到这双眼睛肯定就会以为这是一对名贵的宝石,但是如果这对宝石出现在人脸上,那就是太过骇人了。

    这些东西如果说我都还可以接受的话,但是这鬼影的嘴中吊着的那长长的舌头,就无论如何也不能让我淡定了,鬼影的舌头估计有十寸左右,耷拉在胸前,这舌头不是尖尖的,也不是分叉的,就是我们正常的人舌头,不过正是我们正常人的舌头,才更显得吓人,舌头艳红艳红的,乍一看,就像是这个煞白的人脸在无时无刻的吐着血一般。

    看见这鬼影慢慢的凝实,那两个火人也开始动了起来,其中一个就朝着刚刚凝视的鬼影扑去,另一个则是猛地大叫了一声,随之这个火人身上的火焰就扑扑的旺盛了几分,我知道火人看见出现了的鬼影知道不是对手,这肯定也是要蜕变了,可是这火人一蜕变,不好受的就是我了,本来在他们两个存在的情况下,我身上就起了一层细密的水泡,这火人身上的火又加重几分,我身上的水泡登时也大了几分。

    说实话,我其实是很不想火人蜕变成功的,要是火人能蜕变成功,我身上肯定就不是出现水泡这么简单了,而且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如果火人蜕变成功,和这黑色鬼影两败俱伤倒好,但是万一火人获胜,它接下来对付的肯定就是我和师傅了。

    现在是因为斗笠人杀了他们一个伙伴,他们才暂时把怒火发泄到斗笠人身上,但是在他们骨子里,最恨的人是秦始皇,也就是现在的我,想到这,我心中是很矛盾。

    向着黑色鬼影扑过去的那火人已经到了黑色鬼影身边,斗笠人现在没有了柳条,自知不是火人的对手,就识趣的往后退了几步,但是那凝实的如同吊死鬼一般的鬼影这一刻,动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