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一百三十章 饲鬼
    就在这一刻,那凝实如同吊死鬼一般的鬼影,刹那间,动了。【www.ka"nzww.com 看! 。,中.文.网这黑影刚开始动弹,我还没有来的及看清楚他的动作,下一刻,这黑影就到了火人的身边,扑向斗笠人的那个火人,猛地看见黑色鬼影袭来,连忙在空中收住自己的身形,想着绕过黑色鬼影,到斗笠人身边去,但是,鬼影却不给火人这个机会了。

    鬼影看出了火人要变换方向,它那鲜红的长长舌头忽的变长,一下子出现在了火人身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火人缠了个遍,火人身上的火很热,但是这鬼影的舌头就像是不怕热一般的牢牢的困住了火人。

    火人被鬼影舌头一缠,就开始剧烈的挣扎起来,火人挣扎的剧烈程度,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在我看来,虽是恐怖但却是没有多大威力的舌头,竟是对火人能造成这么大的伤害,鬼影长长的舌头,就像是蛇一般,将火人卷了一个遍,然后这舌头就慢慢的收紧,火人现在有了实体,但就是这实体,却给火人带来更大的伤害。

    火人身上的火,只要是接触道舌头的部位,现在已经熄灭,并且火人的轮廓,慢慢的同化成了和舌头一般的艳红色,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火人不能烧死它也罢了,但是现在看来,这东西,竟像是能同化火人一般,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厉害的鬼魅。

    师傅这时候看见黑色鬼影的样子,也是紧紧的皱起了眉头,我道:“师傅,这个黑影到底是什么东西,怎么这么厉害。”

    师傅现在是眼睛一眨都不眨的看着前面的鬼影,听见我问,他叹了口气道:“这是他们圈养的小鬼,这种鬼叫做饲鬼,其作用就是用来吞噬鬼魅的。”我听见师傅这样说,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这黑色鬼影竟然这么厉害,居然能吞噬鬼魅!

    听见师傅这样说,我咽了口吐沫道:“怎么还有这种东西,鬼怎么还能吃鬼?”师傅这时候道:“人世间也存在人吃人的事情,在阴间,自然会有鬼吞鬼,这种饲鬼作为圈养鬼,是极其难练成的,但是一旦让这些人炼制成功了饲鬼,基本上就没有什么鬼魅能侵害到他了。”

    我好奇道:“难道这饲鬼什么鬼都能吞噬吗,要是这样,我们养一只,岂不是以后对于我们来说,也是一大助力啊。”

    师傅听了我这么说,脸色一变,呵斥道:“胡说八道,你知道这饲鬼是怎么来的吗,这都是一些丧尽天良的人才会养的东西,我们怎么能养这种东西!”

    听见师傅大怒,我识趣的吐了吐舌头,对着师傅道:“我不知道这东西是怎么炼成的啊,我就随口说说,师傅你别生气。”

    师傅听见我这么说他,叹了口气道:“这饲鬼是用出生不足一个月的婴孩炼制而成,你没看见这饲鬼有一条血红长长的舌头吗,这都是养饲鬼的人弄来刚出生的孩子,活活的将他掐死,逼迫他舌头吐出,并且在掐的过程中,需要将婴孩的头皮剥开,在里面灌上水银,婴孩的皮肤本来就嫩,在头上灌上水银之后,这些孩子的**,就会慢慢的和皮肤分开,到了最后,这孩子的**就完全和自己的皮肤分开,从他头上的那条口中提出。”

    听见师傅这样说,我立即胃部有些不适,这需要多么的丧尽天良才会想出这种方法来折磨一个孩子,这种饲鬼怎么还能流传下来?师傅没有理会我的反应,接着道:“这只是养饲鬼的第一步,这些孩子在被掐,还有剥皮分离的时候往往就会死亡,但是这些饲养的人会给婴孩打一种特殊的药品,阻止婴孩迅速被折磨死,婴孩在这个仪式上坚持的时间越长,身上的戾气就越大,最后成为饲鬼,就会更加的强大。”

    “婴孩在第一步的时候,都会死亡,但是死亡并不是结束,这些婴孩由于在死前都受到了一些非人的待遇,他们死后的戾气都会特别的大,养饲鬼的这些人,就将这些孩子时候的怨灵放在一起,用特殊的方法让他们互相吞噬,婴孩的怨灵此时已经完全泯灭了良知,就知道吞噬,憎恨,还有满腹的戾气,他们这些婴孩鬼魂相互吞噬之后,留到最后的那一个就是真正的饲鬼,这种饲鬼,专门吃鬼魅,吃的越多,道行越深。”

    听见师傅跟我解释完,这饲鬼到底是什么,我对斗笠人的恨已经达到了一个极致,要是能成功培养出一个饲鬼,需要多少无辜婴孩的生命,这些斗笠人为什么不招天谴,为什么还会好好的活在世界上,这时候我手中如果还是有那把枪,我一定毫不犹豫的开枪打死这***丧尽天良的杂种。

    就在师傅和我解释什么是饲鬼的时候,饲鬼已经将火人吞噬的一干二净,火人虽然看起来很厉害,但最根本的,火人还是一个鬼,碰上饲鬼这种以鬼为食物的东西,结果还是死路一条,饲鬼吞噬了火人之后,身边环绕的那些黑色雾气更加重了一些,这饲鬼不知道是不是有意的,用那漆黑的眼睛看了我一下,当时我就浑身就像触电一般,冷汗涔涔。

    我心里暗想道,不知道这饲鬼吃不吃人,要是吃人,估计斗笠人接下来就会让他将我吃掉了!饲鬼将一个火人吃完之后,意犹未尽的看了看斗笠人,这斗笠人看见饲鬼回过头看他,竟是吓的一哆嗦,我心中一动,看来这斗笠人养这个饲鬼并不是一帆风顺,这饲鬼并是不多么听他的话。

    想到这里,我心里略微安定,这饲鬼在斗笠人那里,也是一个定时炸弹,这样就好了,要是饲鬼真的像斗笠人的左右手一般,那我们的麻烦就大了,万幸啊,万幸。

    饲鬼现在轻飘飘的朝着另一个正在蜕变的火人浮去,刚才那个火人为了给剩下的那个火人争取时间,已经牺牲自己拖延时间,虽然时间并没有拖延多少,但是至少剩下的火人在蜕变的时候没有人来打扰了,不会说是像第一个火人那样活生生的被斗笠人拿着柳条抽死!

    现在这个火人蜕变已经基本成功了,脸上的面貌都已经能看清了,身上的那火焰此时也是比最初的时候大了一倍有余,但是现在的火人还是不能移动脚步,因为火人手中的那长长的兵器还没有彻底凝实。

    即使就像现在,我身上的水泡也已经大的吓人,我熬不住水泡的刺痒,就统统将它们挠破,在身上流出一些又一些的液体,这些液体本来就腥臭,再加上被火一烤,我身上就像是从粪坑中跑出来的一般。

    饲鬼不慌不忙的飘到了已经蜕变了大部分的火人身边,那漆黑的眼睛盯着火人看,火人这一蜕变成功,似乎是信心十足,朝着饲鬼大声吼叫了一下,火人身上的那火也是猛地爆发了一寸有余。

    饲鬼还是波澜不惊的看着火人,火人身上的火,如果是我接近一米就会烤熟,但是饲鬼却丝毫没有异状,甚至身上包围的黑雾都没有消散一分,不知道是不是饲鬼给了火人最后的蜕变时间,饲鬼静静的等完火人手中的武器凝实,火人也恢复了行动能力。

    火人完全恢复了行动能力,朝着饲鬼就扑了过去,他忍这一刻已经很久了,当他的伙伴死在他面前的时候,他那所剩不多的灵智告诉他,他很不高兴,这不高兴的源泉就是因为面前这个黑色影子,这一瞬间,他对面前黑影的憎恨,已经超过了对我的恨。

    其实看见火人完全凝实的身影,我心中涌起了阵阵的悲哀,因为这火人凝现出的影子,正是一个纶巾长衫的儒士摸样,这应该是火人生前的摸样,火人握着手中的火色长剑,朝着饲鬼狠狠的扎去。

    火人用剑一扎,剑周围的空气就像是被割开了一般,剑的轨迹,在空气中划出一条细长的线,一瞬间就到了鬼影的身边,火人这一剑太快,鬼影都没来得及反应,就被火剑划破了脖子,饲鬼身边那似乎亘古不变的黑雾,第一次出现了纷乱,我的左眼清楚的看见,饲鬼那艳红的舌头,被火人一刀斩断,连同饲鬼煞白的头颅也是和身体分开了家!

    想不到这火人蜕变之后,第一次出手,竟是如此惊天动地,秒杀了饲鬼?这一刻不光是我,就连师父斗笠人都嘴巴张的大大,面前的景象,太过惊人了!

    火人斩杀了饲鬼之后,身形一顿,那连脸上这一刻似乎是出现了痛苦表情,难不成,火人蜕变之后居然有了自己的意识?还不等我看清火人这是要干嘛,那原本被斩掉脑袋的饲鬼身上的黑雾,又开始徐徐动了起来!

    这次斗笠人由刚才的震惊恢复了过来,张狂的笑道:“我的饲鬼怎么能这么简单就被消灭,你们一个个的,下场只有死路一条!还有逃跑的那个探长,我定会把他魂魄拘来,让他永世不得超生。”

    看见慢慢凝聚的黑影,我心中越发的沉重,这时候,我宁愿火人把饲鬼杀了,我们面对火人,也不愿意之后面对这个饲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