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一百三十四章 逃出生天
    感觉出身边传来的阵阵热浪,师傅的眉毛都拧成了一个疙瘩,这里面的东西,不早不晚,偏偏这时候出来,真是急煞人了!虽然知道有大东西要出来,但是师傅却不敢停下嘴中的咒语,要是停下来,估计我的这条小命也就交代在这了。【www‘kanz^ww.com 看.。:中,文,网

    师傅在这焦急的想要帮我控制住火毒的当口,又听见我们身后的通道口处传来啪嗒啪嗒的脚步声,真是祸不单行,这正主还没出来,这些火烧鬼化成的脚步就又来了,要是真的被这脚印纠缠上,师傅这肯定没法完成这个五行水符咒,我的性命,也就危险了!

    师傅尽量的让自己的心神沉下来,不去看这一前一后发生的状况,先把我救出来才是正道,在师傅的莲子加上水符咒的作用下,我身上的那些伤痕慢慢的止住了扩张的趋势,要是给师傅足够的时间,我的这些伤势或许能够完全复原,再说我的感觉,自从师傅给我敷上了莲子之后,我身上的那种灼热之感就略有所减,我心中也是慢慢的恢复了意识。

    可是当我意识恢复了些之后,我真恨不得自己没有醒来,洞中的气温增高不说,洞口吧唧吧唧的怎么又来了脚步声,难不成是火烧鬼又来了?

    我现在想跟师傅说,让师傅先别管我,去应付即将来的两个东西,但是我努力的张了张嘴,到了嘴边那话却是成了一句呻吟,师傅听到我的呻吟,当下加紧了嘴中的咒语,我心中暗暗着急,可是苦于说不出话来,只能耳朵中听着脚步声临近。

    终于脚步声到了我们所在的这个大空洞中,而那炽热的温度此时似乎也到了极致,我听见似乎是有什么东西在下面的洞中爬了出来,我心中暗想道:“这次肯定是完蛋了!除非有奇迹出现,我们才能出去。”

    刚想到这里,那脚步声忽的加紧了步调,朝着我们飞快跑来,并且有一个声音传来:“秦关,你们这是怎么了?”听见这声音,师傅和我都吃了一惊,你道这是谁,这是邹阳!邹阳送回去了小武,现在已经赶了回来!

    邹阳看见师傅盘坐在我面前,我是一脸病容的躺在地上,不时的抽搐,知道肯定事情不对了,再加上现在洞中温度极高,我们面前的那深坑中也是传来阵阵恐怖的声音,邹阳看这情形就知道我们遇到了大麻烦。

    邹阳不是迟疑的人,他合计了一下自己不是这深坑中出来的东西的对手,加上我现在身受重伤,当下就做了一个决定,他看了一眼正在被古尸捂住嘴的斗笠人,二话没说,对着师傅道:“大师,现在情况危急,我们出去才是正道!”

    师傅见到洞中来的是邹阳,心中安定了许多,他也知道邹阳说的对,幸好现在我的伤势暂时控制住了,师傅来不及催发出全部的五行水符的符力,只有先把我运出这个是非之地才行。

    师傅略一沉吟,点了点头,邹阳见状,立马把地上的阴阳镜还有柳条捡起,走到我面前,将我横着抱起,快步朝着通道出口跑去,师傅站起,并没有收起五行水符,而是口中念念有词,并且手中也是掏出了那把精致的桃木小剑,凌空画起了一些玄奥的图像。

    邹阳跑了几步,发现后面没有脚步,回头看了一眼,发现师傅正在深坑边上画着一些不知名的图像,邹阳心中大惊,对着师傅吼道:“大师,快走,这东西就要出来了!师傅并没有理会邹阳,而是继续对着那深坑画着,不过师傅分心给古尸下了一个逃出去的指令,古尸转过身来,朝着通道外面就跑去。

    邹阳见到师傅执意要留在洞口,心中焦急万分,他喊道:“大师,你不能替秦关还这里的债,这不是你我能左右的问题,解铃还须系铃人,你现在就算是强行还上了,几百年后,这里还会出现鬼魅,还是等秦关醒了之后再说!”

    不知道是不是邹阳的话语起到了作用,师傅这时候停止了画符,将手中那张五行水符朝着这深洞扔下去,这五行水符慢慢的飘到了深洞的洞口处,没有继续往下掉落,而是慢慢的从中间散出了一些水波,覆盖住了这个洞口。

    师傅见到这五行水符覆盖住了洞口,猛地有拍了一下自己的胸脯,逼出一口精血,噗的吐到了五行水符上,登时那水符上的水波大增,完完全全的将那个洞口覆盖住,师傅见状不在停留,转身就走,并且对着邹阳道:“快走,五行水符挡不了多久,只有洞口的十二生肖大阵才有可能挡住这东西,跑!”

    邹阳听到师傅这样说,立马转身就跑,师傅在后面捡起了掉落在地的手电,给邹阳在后面照着,让邹阳抱着我快步跑去,虽然现在我还是不能说话,但是我的意识已经恢复了许多,洞中发生的事情我也知道,现在这洞中就像是再给我们洗桑拿一样,洞中温度将近五十度。

    由于身上沾染那火人的火星,我现在疼痛的已经感觉不出那种扎痒了,这对于我来说,倒是一个好消息,我宁愿现在这样的疼着,也不想着感觉到那种扎挠。我心中胡乱想着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邹阳和师傅这时候已经在洞中没命的狂奔起来,好在他们两个都不是一般人,邹阳就算是横抱着我也没有拖延多少时间。

    古尸还有斗笠人就更别说了,以古尸的气力,提着斗笠人就像是提着一个小鸡一般,不费吹灰之力,不过有一些令我很不高兴的地方就是,本来我们深入地下,那里的通道已经相当的宽敞,现在随着师傅和邹阳的快步逃窜,我们走的这通道已经是慢慢的变窄了,这就导致了邹阳在拐弯的时候,有时候就会碰到我,碰到我的腿倒是没有什么大问题,但是已经有好几次邹阳在拐弯的时候,把我的脑袋和那死硬的墙壁相碰撞,终于在不知道多少次碰撞的时候,我仅剩的一丝意识,也是慢慢的消失,完全晕了过去。

    等我醒来的时候,我已经到了宾馆当中,我艰难的睁开了眼睛,头痛的仿佛要炸开了一般,现在倒不是那种来自内心深处的疼痛,而是骨头疼,我隐约记得,好像是邹阳抱着我的时候,让我的头和墙壁来过好几次亲密的接触,我心中不忿,立马叫了起来:“邹阳!你个王八蛋!在哪呢!”

    边叫着,我就忍着疼痛,爬起了身子,起来之后,我才发现自己在床上,师傅和邹阳两个人正在桌子上不知道商量着什么,师傅和邹阳听见我的声音,立即扭过头来,师傅面色有些苍白,冲我笑了笑道:“秦关,你醒了啊!”我感激的对着师傅道:“师傅,我没大事了,就是有些头疼!”说着我又朝着邹阳白了几眼。

    邹阳听见我骂他本来是有些不乐意,但是听见我说头疼,那万年不化的脸上竟是第一次露出了一丝尴尬,他解释道:“当时情况危急,我没有注意。”听见邹阳这样解释,我心中恨不得把他抱起,狠狠的拿着他的头撞地玩,没有注意,你以为你抱的是一头猪啊,碰头碰的都把我碰晕过去了,你还没有注意,你真好意思说出口!

    我还想着训斥一下邹阳,好不容易遇到邹阳尴尬的时候,怎么能轻易的放过,我刚想张嘴,师傅就道:“你身体没事了吧?”听见师傅问我,我连忙看了一下自己,发现身上被火人火星溅到的地方已经结了疤,当然是那种很难看的疤痕,就仿佛这里被火烧伤了一般,幸好这里是在身上,要是在脸上我这白净的面容可就完了!

    我仔细看了一下身上其他地方,只有接触到火星的地方留下了一些难看的伤疤,其他地方,倒还是依然平滑,没有出现什么异常,见到这样,我长出了一口气,道:“幸好只有一小片,要是真的布满了全身,我就别活了!”

    我突然想到一件事,立马对着师傅道:“师傅,那该死的斗笠人呢!”师傅道:“在洗手间呢,还是被古尸抓着。”听见师傅说斗笠人没有逃跑,我心中略定,我对着师傅道:“师傅,我估计这斗笠人身上有人皮图!那次我好像是听见他嘟囔什么地图,当时没有听清楚,不如我们翻他身看看?”

    师傅略一沉吟,他道:“这焚书坑儒的地方很是诡异,这斗笠人应该不是一个,这个斗笠人和那次被我们打走的不是同一个人,不知道他们来这里究竟是干什么的,先翻下他的身看看吧。”

    听见师傅同意了我的提议,我立马从床上跳了下来,只不过刚跳下来,用力过猛,又牵动了我头上被撞的那些伤口,疼的我倒吸了一口凉气,邹阳在一旁立马转头过去,不再看我,我心中对邹阳腹诽了几句,朝着洗刷间门口走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