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一百三十五章 素素,徐老太
    我走到洗涮间门口,砰的一脚将门踢开,想到斗笠人养饲鬼,攒动那些火人来害我,我心中又开始有一股邪火再烧,我要对他施行非人道的私刑,我要让他痛不欲生,我要让他尝试下被活活掐死的感觉,我要把他练成饲鬼!

    心里越想我就是越窝火,可是当我看见洗刷间中的斗笠人,我顿时呆了一下,我吃惊的问道师傅:“师傅,这是斗笠人吗?”师傅朝着我走来,笑道:“是啊,怎么你看着不像?”

    我用力揉揉眼睛,使劲盯着洗刷间的古尸和斗笠人,现在古尸又是成了光屁股的样子,身上一丝不挂,而那斗笠人更是凄惨,那原本被烧的光秃秃的头上,更是出现了一些黑色的疤痕,他头上那狰狞的血瘤此时也是破开,露出一个拇指大小的小洞,一些鲜血正从洞中慢慢渗出,现在那些鲜血基本上已经不流了,他脸上那一道道的血痕已经被火烤干,干巴巴的贴在脸上。【www‘kanz^ww.com 看.。:中,文,网

    这还只是斗笠人的脸上,斗笠人身上也是凄惨无比,本来他身上的那斗笠,是用来辟火的,但是现在已经破碎成了一条一缕的,虽然不似古尸那样不着一丝,但也差不多少了,我见到斗笠人这样,心中解气不少,对着他恶狠狠的道:“你这***!你也有今天!”

    斗笠人这时候已经没了还嘴的气力,只是在古尸手中抬头看了我一眼,然后又低下了头,我对着他哼了一声,道:“我问你几件事,你老实回答,要是给我耍花招,看我怎么对付你,你这种人死了连下地狱的机会都没了!”

    斗笠人此时并不搭理我,要不是我看见他胸脯一起一伏的,我真的以为他是个死人,我道:“你也别装死,我问你,你是不是有人皮图?”听见我说人皮图,刚才还像是死了半截的斗笠人猛地抬起了头,眼中也是亮起精光,他沙哑着嗓子道:“你怎么知道人皮图?”听见斗笠人这样反问,我心中一动,这都斗笠人如此反应,说明他肯定知道人皮图的事情。

    想到人皮图,我心中一片火热,现在这斗笠人被古尸抓的死死的再加上他应该是在掏出来的时候受到了很严重的伤势,对我造不成什么威胁,我走到他身边,朝着他那残破的斗笠中摸去。

    斗笠人似乎是知道我要搜他身体一般,脸上并没有露出多少慌张之意,只是冷冰冰的盯着我看,他的眼神阴毒至极,就仿佛像是一条毒蛇一般,我看的烦闷,干脆让古尸将他的头扭到另一边,眼不见为净!

    我在斗笠人怀中摸索了一会,别说是人皮图了,就算是个纸片都没有摸到,我掏出在他身上摸出的一个小袋子,走到了师傅他们身边,这些斗笠阴邪的很,谁知道他在没在这袋子中做什么手脚。

    拿到袋子的时候,我似乎是闻到了一股熟悉异香,闻到这香味,我没有来的打了一个激灵,我暗骂了一句,幸亏没有打开这东西,闻闻我就起了反应。

    我对着师傅扬了扬手中的袋子,道:“师傅,这是那人的百宝囊,你猜这里面有什么?”师傅接过我手中的袋子,抽动了一下鼻子,突然脸色一变,对我道:“你离远一些,这里面还有曼陀罗!”

    师傅提到曼陀罗,我才想起为什么这香味这么熟悉,那次去左寒的宿舍,师傅就在那里面拿出了一个香囊,这香囊师傅收起来之后,不知道以什么方法遮掩了气味,现在我又突然闻到这香味,怪不得熟悉!

    既然这斗笠人有曼陀罗,那么左寒的下落就应该知道了,肯定是这斗笠人绑架了左寒!一想到斗笠人的阴邪,我心中一抽,左寒被他绑架了,会不会有生命危险?

    想到这我猛地朝洗涮间跑去,到了斗笠人身边,疯狂的拉着他,喊道:“你把左寒怎么了!”斗笠人现在还是被古尸将头掰到了一边,我这疯狂的举动引起他一顿大笑:“左寒?那个阴女?哈哈……我早就把她杀了!”

    听到斗笠人这样说,我脑子中一片空白,来来回回就反复回荡着斗笠人的那句话:“我早就把她杀了!”虽然我对左寒没有多少心思,但是自从师傅说我跟她有姻缘之后,我心中隐隐就把她当成了亲人,现在听见斗笠人竟然把她杀了,我脑子中便成了一片空白。

    过了一会,我猛地朝着斗笠人扇了一巴掌,嘶吼着对他道:“左寒哪里得罪你了,你竟然把她杀了!”我这次用的手劲极大,啪的一声落到斗笠人脸上,斗笠人脸上很快就起了五个鲜红的手掌印,他没办法回头,吐了一口伴着血丝的吐沫,继续沙哑道:“得罪我倒是没有,只不过,跟你牵扯上关系的人,我们一个都不会放过!”

    听到斗笠人这样说,我心中变得一片冰冷,想到爸爸他们,要是爸爸他们也遇到斗笠人他们的袭击,那可怎么办?想到这,我心中国杀意暴增,我要杀了他,我要杀了他!

    这时候我就像是着了魔障一般,心中就剩下了一个念头,杀了面前这个斗笠人,杀了!我不想着让古尸一把把他撕烂,我要亲手杀了他。

    我忽的走出洗刷间,走到我们的背包面前,在里面摸出那把在不死村中带出的尖刀,重新朝着洗涮间走去,师傅和邹阳听见我和斗笠人的对话,他们两个见到我拿出了尖刀,知道我心中动了杀意,邹阳连忙走到我身边将我拉住,闷声道:“不可!”

    师傅也是对我摇摇头道:“现在不能杀他。”我现在是什么都听不进去,我赤红着眼睛对师傅道:“师傅,左寒被他杀了,你听见他说什么了吗,他说要杀光和我有关的所有人!”说到这里,我疯狂的挣扎起来,我对邹阳喊道:“放开我!我要杀了他,杀了他之后我爸妈才没有危险!”

    邹阳皱了皱眉头,对我道:“你冷静下!”我听了邹阳的话,冷笑了一下道:“冷静,左寒都死了,我爸妈也受到了威胁,你让我怎么冷静!”师傅这时候道:“左寒没死,你要是杀了他,左寒肯定就死了!”

    听见师傅如此说,我怔了一下,重复道:“左寒没死?”师傅点了点头,继续道:“我这香囊中有左寒的残魂,自然知道左寒没死,不过你要是真的杀了这斗笠人,左寒就好说了。”我刚想问师傅这是为什么的时候,我们所在的宾馆中外啪啪的传来了敲门声。

    我们三个相互对望了一眼,这敲门的是谁?难不成是宋妍默?可是她来干嘛?师傅对我使了一个眼色,我只好将手中的刀收了起来,放到包中,师傅见到我将刀收好,便应声道:“谁?”边说着,师傅讲洗刷间的门关了起来。

    我心中一动,让古尸将斗笠人的嘴巴捂起来,省的这***乱叫,门外的人听了师傅问是谁,并没有回答,而是更加急促的敲起了门,屋子中的我们三个顿时觉得诧异,这究竟是谁,我们的地址只有宋妍默知道,要是她,她肯定会回答,绝不会像这样一直敲门啊。

    我还在想着门外的人到底是什么身份,邹阳却是走到了门边,拉开锁,一下子将门打开,门外面的人还想着敲门,但是们被邹阳一把拉开,这人的手就落空朝着邹阳的胸口砸来,邹阳是什么身手,怎么可能被这人打中,还不等这人手敲中,就一把接住了这人的手。

    只是当我们看见门口站的人的时候,就算是我们三个做了万千假设,但是还没有想到这门前的人竟然是兔子!看见兔子,我惊诧的叫道:“兔子!你怎么回来了。”

    兔子这时候是风尘仆仆的样子,眼上挂着一个大大的黑眼圈,使得他英俊的面容略显颓废,他冲我咧嘴一笑,道:“我怎么不能回来,不但我回来了,我还带人来了!”兔子说完就往边上一闪,露出身后的人影,刚才就看见兔子身后有人,但是当我看清后面人的真实面容时,我不由的大叫了起来:“素素!徐老太,你们怎么来了!”

    兔子身后竟然是貌美如花的素素,还有兔子的奶奶,那个一直称呼我小主的那个拄着龙头拐杖老太太!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兔子怎么把她们两个带来了?

    素素看见我呆滞的样子,扑哧一笑道:“秦关,邹阳,许久不见,你们怎么这么呆了,不让我们进屋吗?”徐老太这时候冲我微微一笑道:“小主,邹阳,我们又见面了。”素素一说,我才注意到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已经和邹阳堵住了门口。

    我连忙往边上一躲,道:“快进,快进,徐老太,您怎么也来了,身体好些了吗?”邹阳见到素素和徐老太,眼中也是露出了不常见的激动,只不过这激动一闪而没。

    徐老太听见我问她,咚咚的拄着那巨大的龙头拐杖,边走边道:“拖小主的福,老身的身体已经没大碍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