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一百三十七章 门开了
    听见兔子说他读到了,我心中顿时激动起来,左寒终于有下落了,我忙道:“她在哪?怎么样了?”兔子站直了身子,阴阳怪气的道:“看不出来啊,平常不声不响的,这不是挺关心人家的吗?”我眉毛一扬,道:“死兔子,你胡乱说什么呢,赶紧交代,左寒在哪?”

    兔子见到我着急,便道:“这人心神坚定,我只能读到一些东西,这些东西零零散散,但是其中一条就是关于左寒的,左寒确实被他绑架了,藏在什么地方我没有看见,但是在这人的记忆中,左寒好像是没有危险。【www,ka~nzww.com 看?。*中*文?网”

    听到兔子这么说,我心中略微放松了一下,但是仔细想了想,好像兔子这读心术根本没有起到什么实质性的作用,还是没有左寒的下落,只知道左寒被这斗笠人绑架了!我不由的气馁的看了一眼师傅。

    师傅似乎知道我的想法,他道:“这曼陀罗香囊中还有左寒的生魂,我们可以凭借这东西找到左寒。”兔子听到曼陀罗,惊讶了一会,我简略的跟他说了一遍在左寒宿舍发生的事情。

    既然师傅说能凭借这个香囊找到左寒,我们立马行动了起来,师傅拿出了香囊放到了桌上,对我们道:“我要凭借这香囊中的左寒的那丝魂魄找到左寒,这些生魂都有自动向着身体靠拢的本能,我就是依靠这本能来寻找左寒。”

    师傅说完,我们三个点了点头,这时候师傅又道:“你们快去裁剪一个纸人,上面写上左寒的姓名,拿来给我。”我不知道师傅要这东西做什么用,但是听见师父吩咐,边慌忙找纸来,只是这宾馆中除了报纸就是手纸,难道要用报纸裁剪?

    师傅见我找不到纸,从他正在画符的那黄纸中抽出一张并且将他的那把袖珍小刀递来,对我道:“快裁剪!”

    我接过之后,弯弯曲曲的在黄纸上割出来一个小人的形象,然后对师傅道:“师傅,好了!”师傅这时候也已经画完了符,他对兔子道:“徐汇,我们接下来就要去找左寒了,你去跟你奶奶说一声。”

    兔子点了点头,推门就走了出去,我将剪下来的纸人放到桌上,拿起背包,扯下床单,慌忙跑进了洗涮间,幸好那次我给古尸买衣服不是买了一套,趁现在,赶紧给古尸穿上,待会找左寒,不一定要出什么事情。我让古尸将手中的斗笠人放下,然后用床单将斗笠人绑在了洗涮间的马桶上,然后给古尸穿上了衣服。

    当我带着古尸出了洗涮间门的时候,师傅已经完成了那个仪式,他手中躺着那个黄纸剪成的小人,小人下面是那个曼陀罗香囊。师傅见到我和古尸,对着我们一点头,然后道:“我们走吧,有了这东西,我们就能找到左寒了。”

    我们推门而出,恰巧看见旁边的房间也开了门,素素,徐老太还有兔子他们三个也一同出来,我纳闷的道:“徐老太,你们出来干嘛?不用送我们。”还不等徐老太回答。素素酸不溜秋的道:“还不是因为你的那个相好,奶奶怕你们出了什么事情,就要亲自跟你们一起去。”

    听见徐老太要跟我们一起去,我心中一乐连忙称谢,这徐老太可是一个法力高强的主,要是她跟着我们一起去,倒是会给我们带来不少的帮助,既然这样,我求之不得。

    这样我们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出了宾馆门口,到了街上,现在是上午,距离昨晚发生的那些事情,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

    出了门之后,师傅嘴中念念有词,然后掐了一个道指,对着手中的那个小纸人一指,说来也怪,我们周围丝毫没有风,但是师傅手中的那纸人竟是轻飘飘的动了起来,我的左眼看到在这纸人身边似乎是环绕着一股股白色的雾气,但是这种雾气很淡,看不真切。

    那纸人飘起来动了动,然后又是轻飘飘的落到了师傅的手上,这时候,那纸人的头已经和原来的位置不一样了,师傅看了手中的纸人一眼,对我们道:“往这走。“说着师傅往左一指,这恰好是现在纸人头所指的位置。

    徐老太看见师傅如此表现,便道:“想不到这位大师道术如此精深,老身佩服。”师傅听见徐老太夸他,连忙摆手道:“都是一些雕虫小技,何足挂齿,我们还是先找左寒吧。”师傅显然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多做纠缠,带头就朝着左边走去。

    就这样,我们走一会,师傅就让手中的小纸人指一次道路,不多时,我们就到离开了那城镇,到了一个村子之中,到了这里之后,小纸人的所指的方向就不变了,而是一直朝着北方指去,我抬头望了一眼这个村子,这个村子应该是很古老的村子,村中大多数都是一些荒宅,并没有多少生气。

    师傅看了一眼这个村落,对着徐老太道:“这村子有些古怪,你怎么看?”徐老太点了点头道:“这里本来就是一个废弃的村子,自然住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现在看来,在这些东西中,竟然还掺杂这一些死气,血腥味,看来是有人在这里干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师傅听了也是点了点头,道:“如此一来,我们都得小心谨慎一些,这个村子不太平。”我们几个应声称是。

    师傅在最前面,率先进了这个村子,当我一脚迈进这个村子的时候,我的心猛地跳动了一下,不知道为何心中隐隐觉得不安,我没有告诉任何人,只希望这是自己的胡思乱想,邹阳他们进了这个村子之后,纷纷掏出了自己手中的法器,严阵以待,看来他们也是察觉出了这个村子中的古怪。

    兔子这次来是背了一个大包来的,估计是徐家老太让他拿来的一些法器,有了这些东西,就算是万一出现什么乱子,我们也不至于陷入危机。

    师傅在前面走了一会,便停住了脚步,他对着手中的那个小纸人施法,可是不论怎么念叨,这小纸人只是静静的躺在师傅的手里,丝毫没有异动,看到这里,徐家老太道:“看来这里有东西不让我们推演了,也罢,就是在这个村子里,大不了我们找找就是。”师傅听了之后点了点头,收起了那纸人和香囊,对我道:“秦关,你过来,靠近我些,这里不是多太平。”

    我点头称是,走到师傅身前,现在我们站在一条布满枯草的小路上,这条小路不知道多少年前应该是这个村中的一条主干道,这条小路旁边坐落了一个个的房舍,只不过这房舍大多都是残垣断壁,透过这瘫倒的墙壁,能看见这些老院子中也是长满了杂草,我四处张望了一下,这条路基本上都是这种荒凉的景色,只有这条路的最前方,好像是一个庙宇,依然矗立在那,没有颓败之势,想来那里应该有人。

    师傅见我走了过来,就一边打量着周围,一边朝着前方走去,刚走了几步,就听见后面的素素猛地尖叫起来,我们几个立马回头,邹阳甚至都祭出了阴阳镜,可是当我们围到素素身边时候,素素的脸却刷一下红了起来,兔子心急的问她怎么了,她不好意思的道:“刚才在杂草中看到了一个老鼠,一下子没忍住,就叫了起来。”

    听见素素这么说,我心中暗叹了一声,这素素真是女孩心性,见到死尸都不一定有什么特别的反应,但是看到这老鼠虫蚁,还是心中发憷,那次见到死了的黄鼠狼都吐得不行了。

    我边想着,又重新跟在了师傅身后,可是发现师傅站在我面前,不动了,我纳闷的问道:“师傅,怎么不走了?”素素在后面也是小声的道:“是不是前面有老鼠?”

    这时候邹阳闷声道:“门开了。”听见邹阳这样说,我和兔子四处看了一眼,并没有发现什么门,只不过又看见素素呆呆的盯着前方,慢慢的举起了手,指着前面道:“那里,门开了。”

    顺着素素的手指头望去,原来我们看见的那个寺庙般的建筑,不知道什么时候竟是敞开了大门露出了里面空荡荡的院子,我心中诧异,左眼使劲瞧了瞧,并没有发现前面那处宅子有什么诡异的地方,那它怎么会自己开了门?

    师傅对徐老太对视了一眼交流了下,师傅点了点头,道:“那个院子有古怪,我们去搜寻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左寒的踪迹。”

    师傅说完,就带头走了过去,我们紧紧跟随,这个村子中很安静,除了我们的脚步声,就是徐家老太那咚咚的拐杖声,我们距离那门口也就是五六十米的样子,这一会,已经到了这门口,师傅在门口稍一停顿,立马抬脚要跨过那大门口的门槛。

    师傅的脚还没有落下,就听见院子中突然传来一声怪叫,这声音嗷呜的就在我们几个人的耳边炸开,我们几个人脸色一变,邹阳他们纷纷亮出了自己的法器,师傅那刚踏进门口的脚也是快速收回。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