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一百四十一章 疑虑
    我想着左寒你千万别有事,然后冲进屋子中,可是当我看到屋子当中的景象时,我呆住了!我原本想着屋子中可能会发生各种事情,想着剩下的那个斗笠人也许会左寒来威胁我,也想到过左寒此时已经被斗笠人害死,可是当我进来之后,发现屋子中除了左寒,竟然空荡荡的,丝毫没了那操控飞僵斗笠人的踪影!怪不得后来就听不见了他的笛子声,难道是他看见鼠王死了,飞僵被困,觉得胜利的机会渺茫,就先走了?我隐隐的觉得这事情不对头。【www.kan《zww.com 看 "。"中:文:网

    可是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斗笠人没了最好,我心想着先看左寒有没有怎么样。我走到左寒身边,小心的将手放到左寒的鼻子下,我的手指碰到了左寒的鼻子,感觉到左寒的皮肤细腻冰凉,就仿若是蛇的皮肤一般。

    好在我的手指感受到了左寒鼻子中传来那浅浅的呼吸,看来左寒现在还没有生命危险,我将左寒在椅子上松开,这时候兔子也走了进来,看到我要扶起左寒,就道:“她没事吧?”

    我道:“现在还不知道,只知道她有呼吸,左寒,左寒!”我扶着左寒轻轻的叫了几声,但是左寒并没有在我期待的眼神中醒来,还是一直昏迷着。

    兔子走上前来,摸了摸左寒的脉搏,道:“看着脉象平滑,应该没有什么大事。”我眉毛一扬道:“你还懂得医术?”兔子被我这一问,不好意思的挠挠头道:“嘿嘿,略懂,略懂。”我白了他一眼道:“快点将左寒扶出去,问问师傅有没有什么好办法。”兔子点了点头,和我齐力将左寒扶出了这个门口。

    到了门口,就看见飞僵现在已经成了一具干瘪的尸体,丝毫见不到最初那种威猛的身形,徐老太和邹阳见到飞僵成了这个样子,远远的退开,在院子中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素素抱着那只白猫看见我和兔子扶出了左寒,脸色微微一变,然后扭过头不再看我们。

    师傅这时候见到我们出来,问道:“左寒怎么样了?”兔子嘴巴急,道:“不知道,呼吸好好的,但是就是醒不来。”师傅听到兔子这么说,将手中的刀抛给邹阳,走到我们身边,师傅先是把了把左寒的脉搏,然后又扒开左寒的眼睛,最后道:“她没事,就是惊吓过度了。”听见师傅说左寒没事了,我心中的一块大石头总算是落地了,这左寒要是有了三长两短,我心中可是过意不去啊,毕竟她是被斗笠人绑架的,这些***之所以绑架她,肯定是因为我的原因。

    师傅说左寒现在没事,但是因为她的生魂被曼陀罗香囊拘来一些,需要回去好好休养,然后给她做个法事,将生魂送到她体内,到时候就能醒来。

    这时候,院子中也没了老鼠,那仅剩下的飞僵在浑身的尸气散尽后也是成了一具普通的尸体,邹阳将尸体身上的那锁尸绳解下来,然后我们将那飞僵一把火给烧了,最后这个院子中就剩下来了那昏迷的斗笠人。

    我们住的宾馆中还有一个斗笠人,这些人我恨不得是杀而后快的,但是师傅说我们不能随便造杀孽,那么这些人只好交给警察处置。

    就这样,我们在院中收拾好了东西,我让古尸背着左寒,我和兔子押着那斗笠人,然后朝我们住宾馆走回去,当然在这之前搜了搜这个斗笠人的身,只是一些寻常的物品,还有一个笛子,这些斗笠人应该是能利用自己头上的那条蛊虫,通过笛声来控制一些动物,当然这些动物前提是也被蛊虫给控制了。

    这倒是一个极厉害的手段,但是想想他们为了控制这些东西,把自己变得人不人,鬼不鬼,就算是这手段逆天,我还是不想掌握。另外那只在这个宅子前面捡到的白猫,赖在素素怀中不肯走了,素素也是极其喜欢它,就抱着它回去了。

    回去的路上我像师傅讨问了这飞僵是什么东西,师傅道:“那次不是跟你说僵尸分为六类吗,白毛粽子,黑毛粽子这些你都见过了,比黑毛僵尸更厉害的是跳尸,这种尸体浑身布满金毛,质地坚硬,火器难伤,但是因为他们的骨头太过坚硬,失去了关节弯曲的能力,只能直挺挺的跳来跳去,这种僵尸虽然身体坚硬,力大无比,但是由于它们身体行动不便,倒是极容易对付。”

    “至于这种飞僵,就是这跳尸修炼多年后,身体关节开始软化,浑身毛褪去,成为灵活的尸体,这种尸体拥有了跳尸的坚硬还有浑身的气力,但是却失去了跳尸的那种蛮笨,成为极厉害的东西,据传言这种尸体要是修炼到了最后,背后就会生出一对翅膀,到时候就是飞天入地,无所不能了。”

    听师傅说到这里,我咽了口吐沫,这都赶上神话故事了,还能飞天入地,这僵尸有这么厉害吗?师傅似乎看出我心中所想,继续道:“我们面对这个僵尸应该是刚从跳尸退化成飞僵不久,没有多大的能力,要是真的遇上了蜕变成飞僵多年的僵尸,我们这些人肯定都会死在这了。”

    师傅说的这事情神乎其神,我没有完全相信,毕竟这东西谁也没有见过,要是真的有了飞天的僵尸,那凭借现在的新闻水平,早就传的人尽皆知了。

    师傅说完这些后,我们一路无话,当然除了素素那怀中的白猫一路上讲着我们都不懂的猫语。

    我们这些人不多时就到了宾馆中,素素抱着白猫和徐老太进了她们自己的屋子,当然我少不了对徐老太她们一顿感谢,要不是她们两个来,恐怕我和师傅我们几个不是这飞僵的对手。

    兔子看到素素进了房门,冲我眨了眨眼,然后跟着进了素素她们的房间,我见到兔子如此表现,不明所以,打开我们的房门推门进去。

    在路上,这个斗笠人就已经醒来,只是他似乎知道逃之无望,并没有挣扎,只是安静的跟着我们走到了宾馆中,进了门,我让古尸将左寒放到床上,然后又让古尸将都斗笠人关到洗刷间,顺便看了一眼原来的那斗笠人,原来的那个斗笠人现在基本上只剩下了出气的气力了,看到自己同伴被抓,只是抬了下眼皮,并没有什么特别反应。

    看到这两个斗笠人没有异常的反应,我就让古尸一左一右抓住他们的手,然后关到洗刷间中,等到师傅将左寒救醒,我就把这两个人送到警局中,到时候怎么处置,就是警察的事情了。

    我关了洗刷间的门走出来,对师傅道:“师傅,我们现在就救左寒吧!”师傅笑了笑道:“左寒没事,我要做一个法事,还少一些东西,需要购买才行,我现在就去买,你现在这等着,等到我回来之后,我们就为左寒做法事。”我点了点头。

    师傅走了之后,就剩下了我和邹阳,邹阳还是一脸酷酷的样子,我问道他:“刚才没事吧?”邹阳摇了摇头道:“没事。”这个状态下的邹阳从来都是惜字如金,我跟他交谈无疑像是对牛弹琴一般。

    但是我心中有些疑问,急需要和别人讨论下,我便硬着头皮对邹阳道:“邹阳,你有没有觉得这事情奇怪?”邹阳皱了皱眉头,看着我,示意我继续说。

    我整理了下思路,继续道:“其实从左寒失踪我就纳闷了,是谁绑架了左寒,他又是怎么知道我和左寒的关系的?今天我们已经知道这是斗笠人绑架的左寒,但是按理来说,斗笠人是不可能知道我和左寒的关系的,知道我和左寒关系的只有我们这些人,还有爸爸,当然你们都不可能说出去,那左寒的消息是怎么透露的这就有些玩味了。”

    我看见邹阳认真的听着,喘了口气继续道:“还有斗笠人绑架这左寒的目的是什么?来威胁我们?可是我们进了院子中,他们并没有拿左寒来威胁我们,而是疯狂的跟我打了起来,那么他们绑架左寒的原因就有些怪异了。”

    邹阳听了之后也是陷入了沉思,过了一会我见他还是没有反应,就问道:“你怎么看?”邹阳摇了摇头道:“不知道。”听到邹阳的回答,我真是无语,但是邹阳又继续道:“小心左寒。”然后就仅仅的闭上了嘴巴,任我怎么问都是不在开口。

    邹阳让我小心左寒,难不成他知道左寒的什么事情?难道左寒有问题?这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我思绪都乱了起来。

    这时候,我们所在的那个宾馆门咚咚的响了起来,有人在敲门,我拍了拍脑门,问道:“谁啊!”

    门外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道:“是我。”听见这女子熟悉的声音,我心中一动,立马站了起来,走到门前拉开门,一看,果然是她,她来这干什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