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一百四十二章 法事
    开门之后,我看见这个女子,心中嘀咕一句,她怎么来了?来人是谁?正是那天晚上带着小武进学校地洞的那个女子,宋妍默。【www.kan>zww.coМ ,看.。 ,中!文"网

    见到宋妍默,我奇怪的问道:"你怎么来了?"宋妍默似乎对我的冷淡早就意料到了,她俏声道:"我是来谢谢你们那天晚上把小武送到医院,要不是你们,小武和我肯定就死在那里面了。"我打断她的话,道:"不用谢了,还有什么事情吗?没事我就关门了。"其实对于宋妍默,我并没有多么大的恶感,只是对她那种自以为是颇不感冒,那次要不是她执意带着小武去学校地底,小武肯定不会变成那样。

    宋妍默见到我下了逐客令,脸色变了变,变得吞吞吐吐,我见她如此,便道:"你到底要说什么,说吧。"宋妍默过了一会,咬了咬牙道:"学校出事了你知道吗?"听见她说学校出事了,我的注意力就被吸引了,摇了摇头示意她继续讲。

    宋妍默道:"昨天晚上,我把小武送到医院之后,今天早上回到了警局,想要跟探长说一下小武的情况,可是回到警局,警局上下就乱成了一团,我一打听才知道,原来昨天晚上,学校的那座办公楼竟然起了大火,办公楼被烧的成了一片废墟,幸好办公楼是独立的一座楼,那时候也没有人在办公楼中,所以只造成了一些财产损失并没有造成人员伤亡。"

    听了宋妍默这样说,我心中隐隐想到了什么,那天晚上我们从学校那地底出来的时候,我模模糊糊的记得,那深坑中似乎是有些什么东西出来,而且那时候洞中的温度是从来没有过的高,之后我被邹阳碰晕,但是我醒来之后发现师傅他们都是很狼狈,古尸的衣服又不见了,那斗笠人更是死的只剩下了半条命,联系宋妍默说的,难不成是我们让那办公楼成了一堆废墟?

    越想我越觉得有可能,但是面对着宋妍默,我丝毫不能表现出来,我道:"那又怎么样呢?我不知道谁是纵火犯啊!"

    宋妍默听到我这样说,脸上微微泛红,她嗫嚅道:"那天晚上只有你们进了那个通道,所以,所以探长知道我见过你们之后,让我过来请你们去警局一趟。"听到宋妍默这样说,我不由的火气,我大声道:"我们不去,回去告诉你们探长,他那条命还是我们救的!这么快就忘恩负义吗?"

    听见我大声的嚷嚷,邹阳走到了门口,问道什么事情,兔子这时候也听到声响,打开了门,见到是宋妍默,欣喜道:"哎,是你?"宋妍默似乎见到兔子很吃惊,跟兔子打了个招呼。

    兔子见我似乎很生气,就问发生了什么事情,这时候徐老太和素素都出来了,素素见到门口的宋妍默,小声的嘟囔道:"又一个!我听了之后略显尴尬,连忙将事情解释了一遍。兔子听到要去进警局,当场也不干了,他道:"别说我们没有什么事情,就算是真的有什么事情,也不会去警局,告诉你们那忘恩负义的探长,我们不去!"

    兔子虽然对宋妍默有些好感,但仅仅是好感,遇到这种大是大非上,他绝对会拥护我,徐老太不知道事情的全部经过,没有发表意见,邹阳冷冰冰的说了句:"不可能。"也是表明了立场。

    宋妍默顿时在门口犯了难,她可是知道我们这群人有多么厉害,要是我们不想去,别说是她自己,就算是他们整个警局都来了,也不可能将我们带回去,就在她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处的时候,师傅竟然回来了。

    师傅见到我们这一大群人站在门口,问发生了什么事,我简单的将宋妍默来意说了一遍,师傅听了之后,迟疑了一会,道:"去就去吧,反正我们早晚要去一趟的。"师傅这时候也没有说那学校办公楼到底是不是被我们弄塌的,毕竟这事情牵扯不少,师傅也不想招惹是非。

    听见师傅说去,宋妍默顿时眉开眼笑,对着师傅笑道:"谢谢大师。"师傅摆了摆手继续道:"不过我们还有事情要办,办完这件事,我们就跟你回警局。"本来听见师傅说不过,宋妍默就脸色变得苍白,但是听见师傅说完,就使劲的点了点头道:"大师,你们先忙,只要是跟我回去,就算是让我等一天都可以。"

    师傅笑了笑,没有说什么,对我道:"秦关,我东西找来了,你进来吧。"听见师傅说,我赶紧推门而进,兔子本来想进来的,但是被邹阳拦住,他摇了摇头道:"大师只叫秦关进去。"兔子知道邹阳是个古板的人,听见他这样说,白了他一眼,就拉着素素和徐老太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要是没发生这件事情,兔子肯定会把宋妍默叫到素素那屋子,但是宋妍默这次表现让兔子很不高兴,就直接把她凉到了门口。

    我和师傅走到屋子当中,师傅拿出一些水果,一些米,一把香,放到桌子上,然后又掏出了一张图,放到桌上,我好奇的问道:"师傅,你拿这些东西干嘛?"师傅掏出这些东西,又掏出一些黄纸,沾上了朱砂,开始画符,听见我问,便头也不抬的道:"做法事啊!"

    我见师傅忙着,没有打扰他,静静的看着师傅在画符咒,师傅教了我画符之后,我就多少懂了一些,看见师傅行云流水的画了三张符,却并没有一张相同。师傅画完之后,对我道:"好了,我们开始吧。"

    说着师傅把那张图贴到北墙上面,我仔细看了一眼这图,好像是画的三个老头,但这这图很粗糙,只能模糊的看出轮廓。我问道师傅这是什么,师傅道:"这是三清,我们道家供奉的祖师爷。"

    师傅以前说过,穿道服,扎祭台,都是做法事的时候彰显自己的虔诚,想来师傅这次请来三清也只是想求得法事顺利吧,对于这些我没有多问。

    师傅将三清的画像贴在了北墙之后,将屋中的桌子推到北墙附近,当做供桌,上面放上买来的三种水果,然后将那米倒到一个碗中,稳稳的放在桌子中间。待到这一切准备完毕,师傅对我道:"左寒的这道生魂离体很久,要是不做场法事,以后就算是生魂回到了身体也会留下顽疾,待会你不要说话,发生什么都不要奇怪,等到我做完法事,你在问我,你且看清我这是怎么做的法事。"

    我对着师傅点了点头,表示知道,师傅这样说,看来这场法事不是那么简单,难不成还会有变故?

    师傅见我点头,就在百宝囊中拿出那个两个香囊,一个是左寒的那个,另一个却是在斗笠人身上搜出,师傅拿出这些东西之后,嘴中开始念念有词,脚下也同样踏着奇异的脚步,这些当然都是特定的,但是现在我道行浅,看不出这究竟是什么东西。

    师傅念完这些,就在百宝囊中拿出他那把精致的小桃木剑,凌空挥舞起来,这倒不是画符,只是做法事的时候一个步骤,师傅挥舞着那把桃木小剑,朝着桌上的香囊一指,然后又朝着床上的左寒一指,这时候我的左眼就看见左寒的那个香囊中钻出了一丝白雾,这白雾在空中化成一个朦胧的人影,出来之后,便是轻飘飘的随着师傅的桃木剑飘动。

    师傅指了一下左寒,那条人形的白雾,就轻飘飘的往左寒身边飘着,这应该就是左寒的那道生魂了,看着样子这个法事应该挺简单的啊,那次兔子的魂魄被白衣女鬼拘起来好像师傅并没有做法事也将兔子的魂魄给送了回去,怎么今天到了左寒这又大动干戈呢?

    我这个念头还没有落下,屋子里居然刮起了一阵阴风,这阴风来的突然,我连忙四处打量起来,难不成有什么东西要来捣乱?我这张望着,就看见一团黑色雾气带着一阵阴风先是钻到了斗笠人的香囊中,然后很快又钻了出来。

    钻出来的时候,我的左眼就看这黑雾的真实面目,这是女子形象,只不过是比左寒的那道生魂凝实了很多,都能看清面貌,这女子面貌平常,只不过她嘴巴上耷拉的那条长舌头显示了她的真实身份,一个吊死鬼!

    这鬼来这干嘛?我刚看清这女鬼的真实面容,她便飞速的朝着床上的左寒飘去,照着这个速度,肯定会比左寒的那道生魂先到左寒的身体。看到这里,我心中焦急万分,我想着祭出极阳火,将这吊死鬼给灭了,但是师傅之前告诫我不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准我有所动作。

    只是师傅这时候就像没有看到那吊死鬼的鬼魂一般还是慢慢的挥舞着手中的那把桃木小剑,左寒的那道生魂也是慢慢的跟着师傅的小剑移动。

    眨眼睛,那吊死鬼的魂魄就超过了左寒的生魂,她飞一般的到了左寒的身子上面,然后头往下一栽,就想着扎到左寒的身体之中,我虽然不知道这女鬼到底要干什么,但是真的要让她成功了,对左寒来说肯定不是一件好事!

    师傅还是那不急不缓的样子,我心中暗暗着急,要不是我太过相信师傅的本领,我早就出手了,但是看到师傅这表现,我真怀疑师傅是不是没有看到那女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