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一百四十三章 警局
    看到师傅如此表现,我真的怀疑师傅是不是根本没有看见那个女鬼!就在那吊死的女鬼快要钻到左寒的身体时,那原本安静的祭台却发出了异动,师傅画的那三张各不相同的符咒在一瞬间发出了耀眼刺目的光芒。【www,ka~nzww.com 看?。*中*文?网

    这光芒刚从祭台上出现,下一秒就到了女鬼的身旁,这女鬼见到符咒发来的光芒脸上露出了惊恐的表情,但是她并没有就此离去,而是更加拼命的往左寒的身体中钻去,只要是进了左寒的身体,一切都会好起来,这些金光也不会对她造成伤害。

    只不过这都是她一厢情愿的想法,那光芒去的迅速,在女鬼的长舌头刚落到左寒身上时,符咒上面的那金光已经到了这女鬼的身上,那女鬼还想挣扎,但是粘上这符咒的金光后,女鬼便慢慢的透明,直至消失不见。

    这女鬼消失之后,符咒上面发出的金光也慢慢消失,倒是师傅用桃木剑引着的左寒的那道生魂,也慢慢悠悠的飘到左寒身上,然后钻进到左寒身体中,消失不见。

    看到这里,我才长出了一口气,看来是我多想了,师傅画这三章符咒早就准备好了,只是不知道这吊死鬼是从哪里来的。左寒的生魂进入到她自己的身体之后,师傅就停止了施法,他走到供桌前,拿起那把香,点燃之后插到了那装有米的碗中。

    香被点燃之后,袅袅的发出青烟,给这个供桌增添了一丝神秘的气息,师傅张口道:“左寒应该没事了,你去看看吧。”听见师傅说左寒没事了,我心情有些激动,走到了左寒身边,看见她娇艳的脸庞,我心中又矛盾了起来,她这醒来之后,怎么办,还有邹阳让我小心下左寒这是怎么回事。

    我站在左寒身边,想要叫她,但是张不开嘴,倒是她这时候自己醒了过来,她呻吟了一声,慢慢的睁开了眼睛,我看见她睁开眼睛,下意识的想要退后一步,但是她已经发现了我,轻声叫道:“怎么是你?”

    既然看见了我,我也就不好回避,硬着头皮道:“你没事了吧?”左寒用胳膊撑起身子,想要坐起来,她问道:“我怎么在这?”我看了一眼师傅,不知道这话从什么时候开始说起,左寒这时候也看见了师傅,忙打了个招呼。

    师傅见左寒醒来,对我道:“我们还是跟着宋警官去警局一趟吧,左寒让素素她们照顾就好了。”我现在巴不得离开,听见师傅这么说,我第一次觉得原来上警局是这么美好的一件事。

    左寒刚醒来,似乎是还有些迷糊,听见我们说要去警局,就催促我们道:“你们有事先去忙,我没事。”我和师傅听见左寒这样说,就一前一后的出了宾馆房门,宋妍默这时候已经在宾馆的楼道尽头背对着我们等着,显然她不想自己和邹阳这块石头独处。

    我去给兔子交代了一声,说要去警局,让他和素素照看着左寒些,兔子本来吵着要去,但是被我强烈要求给留下了,我们不是去打架,去的人多,反而不好。

    宋妍默见我们出来,问道是不是现在可以走了,师傅点了点头,宋妍默有些激动的又开始感谢起我们,这样,我,师傅,邹阳我们三个就跟着宋妍默下了楼梯。

    刚下到一半,我突然想起,宾馆中洗刷间中还有两个斗笠人呢,我们这次要想摆脱干系全靠这两个人了,既然早晚都要去送给警察,干脆这时候直接带着。我把想法给师傅说了,师傅点头同意,这样我自己又折回去,控制着古尸将两个斗笠人给押了出来,当然左寒看到斗笠人的时候吓的眼前一黑,晕了过去,幸好素素在屋子中照看着左寒。

    我和古尸将两个斗笠人带了出来之后,宋妍默吃了一惊,问道这些是什么人,我没好气的道:“这些就是将学校弄成废墟的人,好了,别多说了,快点去。”宋妍默被我一抢白,脸上有些挂不住,但是她深吸了几口气之后,扭头就走,一路上不再跟我们说话。

    路上有宋妍默在,我不好问师傅到底这办公楼是怎么着火,变成废墟的,但是给左寒做法事的这件事透着怪异,我心中好奇,就将这问题提了出来。

    师傅道:“其实左寒的生魂被斗笠人拘谨后,许久没有回到身体中,那生魂就跟左寒的身体变淡了联系,但是左寒的身体没了这道生魂就不会醒来,在我们给左寒做法事的时候,有些孤魂野鬼就像替代左寒的这道生魂进入左寒的身体。”

    听师傅这样说,我有点明白,但是还有一个漏洞,我道:“既然这些孤魂野鬼想要进入左寒的身体,为什么不早早就进入,非要等着我们做法事的时候在进入呢?”

    师傅回答道:“我们所在的世界,别管是看得见的还是看不见的,都要遵循一些规则,左寒阳寿未尽,要是这些孤魂野鬼强行进入左寒的身体,吃亏的肯定是它,因为左寒的生机强大,身体和自己灵魂的亲和力肯定比鬼魂和左寒身体的亲和力大,就算是孤魂野鬼进了左寒的身体,也会被左寒的生机所伤。”

    “但是,左寒的身体那时候毕竟是少了一道生魂,我们在做法事的时候,就是为了把这道生魂送回道左寒的身体中,我刚才说了,左寒的生魂因为离体太久,已经和本身的**还有灵魂的联系变的很淡,世间的规则要求左寒的魂魄是必须完整的,但是规则并没有说这完整的魂魄必须都是左寒的,所以这些孤魂野鬼抓住我们做法事的这个时机想要替代左寒的那道生魂进入左寒的身体,这时候进入左寒的身体,就不会被冥冥的规则所伤,左寒的**和魂魄也只会认为这来的孤魂野鬼就是左寒的那道生魂。”

    师傅解释的东西我听得有些头大,但是大体上还是明白了,这些鬼魂想要进入左寒的身体,在平常时候是不行的,只有在左寒生魂回归自己身体的那一刻才行,这样左寒的身体就不会对孤魂野鬼产生排斥。

    其实魂魄离体不长时间,会和自己的身体有很强的亲和力,就像是那次兔子就被师傅当场将魂魄给他还到了体内,但是左寒的情况不同,左寒的身体和那道生魂已经少了亲和力,只有依靠法事才能完整的将这道生魂给送回去,要是不做法事的话,左寒的生魂还没有到自己的身体,就被其他的那些野鬼给占了身体。

    至于那斗笠人的香囊师傅为什么也拿出来放到供桌上,我没有问,师傅既然拿出来肯定有他自己的原因,我不问的原因还有一个,那就是我们现在已经到了警局的大门口。

    宋妍默带着我们一行人进了大厅,然后让我们在这里等着,不多时,宋妍默就和探长一起来了,探长在远处看见我们,就道:“大师,真是不好意思,劳你们跑一趟。”师傅微笑道:“这倒没什么,只要是能证明我们的清白,这趟也没有白跑。”

    探长还想说些什么,但是看到一旁那个快要光屁股的斗笠人顿时火起,他道:“真想不到,你也有今天!学校起火肯定是你做的!”探长在学校下面的通道中没少受到这个斗笠人的威胁,如今斗笠人成为他的阶下囚,看来是没有好日子过了。

    我对探长道:“探长,左寒的那起失踪案我们调查清楚了,就是这个人做的。”说着我指了指另外一个斗笠人,然后继续道:“他们是一个团伙,还有一人,被他们跑掉了,这些人是穷凶恶极之辈,也不怕给你说,他们还养了小鬼,这些小鬼都是活生生的用儿童炼制成,你若有心,就好好调查这案子,还那些孩子一个公道。”

    要是寻常时候探长听到别人跟他说养小鬼什么的,他肯定会告这个人宣传封建迷信,但是在学校地底,他自己就见证了一些不可思议的东西,对那些幽冥之事,他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了。

    探长点了点头,找来几个人将两个斗笠人押了下去,我道:“这时候能证明我们的清白了吧,现在可以走了吗?”探长听见我这样问,尴尬的道:“其实我一直知道你们是清白的,这次找你们来,说实话并不是因为这个,最主要的原因是,有人要见你们。”

    听到探长这样说,我满头疑虑,在这个地方,我们是谁也不认识,谁要见我们?我看了看师傅,然后看了看邹阳,他们都是摇头,表示不知道这个人是谁,我纳闷的问道:“谁要见我们,我们认识他吗?”

    探长道:“你们应该不认识这个人,但是这个人在我们这里可是大名鼎鼎的,我希望你们要是方便的话就见见他吧,见了他之后,那学校的事情就不会找你们了。”

    邹阳听到探长这样说,他冷冰冰的道:“那个人是不是外国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