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一百四十五章 鬼校结局(一)
    和这个老头说完这话,我们一行三人加上古尸就出了这个大门,要是这老头真的有心想要留我们,这个村子显然不是什么善地,我们还是得赶紧回去。【www.feii?suzw.com :看:。"中 "文 !网

    这个老头没有继续挽留我们,任由我们离去,在回去的路上我和师傅邹阳讨论这老头到底是怎么知道婴玉的下落,可是任我们想破脑袋都没有想出个所以然。

    等我们回到宾馆,天已经黑了,进了宾馆,让我吃惊的是左寒竟然没在,我问了一下兔子才知道,左寒知道自己失踪了很久,怕学校同事担心,就先回宿舍了,知道左寒回了学校,我长出一口气,这对于我来说倒是一个好消息。

    我回到屋子中跟兔子说着今天去警局的经过,兔子知道是Gina他们找我,脸色一变,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师傅回来之后就到了徐老太的房间中,不知道两个人商量着什么。

    天色一黑,我吃了点东西,便觉得脑袋昏昏沉沉,开始打起盹来了,这几天晚上都是精神紧绷,我现在是看见床就想睡觉,我心想着今晚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然后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不一会儿就沉沉的睡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就师傅推醒了,我揉了揉自己惺忪的睡眼,问道师傅:“怎么了师傅?”师傅看了我一眼,叹了口气道:“你也猜出来了,这次学校办公楼化成了灰烬就是因为昨天晚上我们的缘故,我们昨天也没有帮你还完债,今天去了结这件事吧。”

    听到师傅这样说,我立马清醒了过来,的确不能让地底下面的东西在胡作非为了,这次烧塌的是一座办公楼,下一次就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了。我去洗刷间洗了下脸,然后跟着师傅走出了门口。

    出来之后,我就发现兔子,邹阳,徐老太都在门外面等着,我不好意思的挠挠头道:“不小心睡过去了,让大家久等了。”兔子托了一下背包,白了我一眼道:“行了,别贫了,快走吧,素素就让她在这吧。”

    素素在这我当然没有意见,这样邹阳背着一个背包,兔子背着一个背包,我控制着古尸,师傅和徐老太跟在后面,我们几人趁着夜色,又来到学校门口。

    这时候学校的大门紧紧关闭着,为了节省时间,我干脆让古尸把大门直接推开,门卫听见外面有动静,但是丝毫不敢露头查看。

    进了学校,绕过大花坛,顺着那条小道就到了原来那办公楼处,只不过办公楼已经成为历史了,现在的办公楼就是一座废墟,一座依然冒着黑烟的废墟。好在这火势已经控制住,只剩下一小块地方还冒着烟,对我们造不成什么伤害。

    看着眼前变成废墟只剩下黢黑轮廓的办公楼,我心中百感交集,昨天晚上这里还是一座宏伟的大楼,今天就成了一座废墟,而这的罪魁祸首归根结底就是我,我心中第一次有了一个强烈的愿望,想要化解这里的戾气,想要偿还两千年前的血债。

    我们越过满地的狼藉,来到原来101房间的位置,原本我身上褪下去的水泡,在来到这里之后,又开始有了死灰复燃的趋势,这使我很不爽。

    101房间这时候已经没了门,邹阳在身后的背包中拿出一个手电,向屋子中照去,这里是大火喷出来的发源地,所以这里烧的最严重,按理说这里应该被完全烧毁才对,但是这个房间的材料似乎很特殊,经过了这么一场大火,还依然挺立在原地。

    当然这原本空荡荡的屋子就只剩下了那些雕塑,其中几个十二生肖的雕塑都被毁掉了头部,师傅看到这里的景象,沉声道:“十二生肖大阵现在已经破坏掉了,要是今天不能妥善处理好,恐怕此地就会发生大灾难了。”师傅说完,原本沉默的我们,就更加沉默起来。

    地上有很多楼顶掉下的碎石、楼板,那通道口就是被碎石给堵住,这才没被发现,我估摸着原来通道口的位置,让古尸过去将碎石搬开,我们几个都站在原地不说话,静静的看着古尸在搬东西,但是这时候在我们身边却是传来啪嗒啪嗒的脚步声。

    这声音在这空荡的房间中显得刺耳很多,我暗叹了一声,这十二生肖大阵一破,这些火烧鬼就更肆无忌惮的出来了,邹阳听见脚步声,拿着手电四处照起来,但是我们忽略了一个问题,要是在平常时候,这脚印自然不足为虑,毕竟师傅和邹阳还有徐老太都能将这脚印毁掉,但是现在邹阳四处照了之后,我们才意识道,这房间现在都是黑色的,我们不能根据脚印的颜色来找到脚印在哪了!这东西是火烧鬼化成,鬼眼,天眼都看不见。

    这可不是一个好消息,要是万一碰触到了脚印,除非是古尸那种身体,否则就是死路一条了!师傅显然想到了这点,他喝道:“快分散站开,拿出法器。”说着师傅就将手上的那枚戒指拿下递给我,用这个东西肯定能拖延住这些脚印。

    我们几个分散站好,人人拿出法器,静静的等着脚印的出现,这时候屋子当中除了古尸乒乓搬东西的声音,就是那似有似无的脚步声了,我怕古尸搬东西的声音遮盖住脚步声,连忙控制着古尸停止动作,那这个房间中就只剩下了那啪嗒的脚步声。

    这脚步的啪嗒之声就像是重锤一般一下下的锤在我的心头,时至今日我终于明白一件事,人之所以恐惧,就是来自事物的那种未知性和不确定性,以前听见脚步声虽然心中紧张,但是绝不会像这样如无头苍蝇一般,只能龟缩在这静静的等它偷袭。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这脚印之来回逛在我们身边,并没有袭击任何一人,但是这并没有消除我们的恐惧,只是让我们心神更加疲惫,因为下一刻,你不知道它会出现在哪。兔子显然是被这种氛围折磨的够呛,他把八卦镜一手,愤声道:“究竟是什么东西,让你们如此小心翼翼!”

    兔子刚说完这话,我就注意到兔子脚下那黢黑的地面有些诡异,忙对着兔子喊道:“小心!”我这喊着就把手中的那戒指祭出,也许是太过担心兔子的安危,我这一次居然完美的将戒指上面的青光激发出来,这光芒出现后下一秒就到了兔子的脚下,似乎是缠到了什么。

    兔子由于一直没有见过这黑色脚印的厉害,他好奇的看着自己脚边那似乎被定住的东西,然后问我:“这是什么东西?”兔子话音刚落,师傅早就准备好的符咒就落到兔子脚边,然后师傅念了一句道偈,用符咒将我困住的那东西给封印起来。

    兔子至此也没有看清这是什么东西,还想着问这到底是什么,但是这已经来不得他开口,兔子的身上忽然冒起了大火,这大火来的没有丝毫征兆,就仿若是兔子从身体中开始自燃一般,兔子连喊都没喊出来。

    这场变故立马震惊到我们所有的人,师傅和我刚刚收拾完地下的那个脚印,没有想到这脚印居然不是一个,还有另外一个,这另外一个显然到了兔子的脚下,让兔子燃烧了起来。幸好邹阳手中的阴阳镜没有收起,邹阳见到兔子起火的第一瞬间,就对着兔子的脚下照去,在那青蒙蒙的光芒照射下,兔子身上的火顿时小了一些,但是还在继续烧着。

    徐家老太手中的那古朴的八卦镜此时也照出了光芒,在这光芒下,我清晰的看到兔子的脚底下有一只黑色的脚印,徐老太手中的龙头拐杖一顿,拿着八卦镜就喊道:“金木水火土,五行来水!”

    说来也怪,徐老太这么一喊,她手中的八卦镜竟然发出盈盈水光,笼罩着兔子的全身,兔子身上的火顿时灭了大半。这么一拖延,师傅手中的第二张五行水符也拿了出来,他掐了一个三清指,喊出道偈,然后用符咒收了兔子脚下的那个黑脚印,兔子身上的火这才不在出现,但是兔子的衣服还是被火点燃。

    兔子此时已经回过神来了,尖叫着在地上打了一个滚,把身上的火扑灭,等到他爬起来之后,浑身都烧成了黑色,那头发也是烧掉不少,英俊的面孔上尽是狼狈。见到兔子并没有受伤,我调笑道:“兔子,怎么样,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了吗?”

    兔子眼中少有的露出了忌惮,他嘴中骂道:“这是什么鬼东西,差点要了老子的命!”

    经过这么一闹,我们更加谨慎起来,这里的地形在被火烧了之后,更加不利于我们行进,但是好在我们知道徐老太的那古朴的八卦镜能找出脚印的所在,这样一来,只要是我们多加小心,倒是没有多大危险。

    直到古尸将通道口清理完毕,这些脚印都没有再来,师傅看着黑黝黝的洞口,深吸了一口气,道:“我们下去吧。”说着师傅就带头下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