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一百四十七章 鬼校结局(三)
    我大声冲着那人身蛇尾的怪物吼道,要想报复,朝我来!那怪物听见我的话,并没有丝毫的异动,而它引来的那些脚印和火人都是静静的站在我们身边,没有攻击我们。【www.kan>zww.coМ ,看.。 ,中!文"网看见这怪物如此表现,我心中一动,难不成它想谈谈了?

    我尝试的说了句:“你想不想谈谈?”那怪物在深坑边冷冷的看着我,就在我要是去耐心的时候,它点了点头,我心中一喜,这东西终于被我揍的想要谈了。怪物点了点头之后,张口开始说话,但是我们只能看见他张口,但是没有声音传来,我眉头皱了皱道:“人鬼殊途,你要是想谈,就上一个人的身吧。”

    刚说完这话,这怪物就化成一道红光,朝着我们扑来,我害怕它突然发难,手中的极阳火高举,师傅在后面看到我的动作,立马喊道:“住手!”听到师傅这样说,我立马停住了手下的动作,任凭那红光朝着我身后的兔子他们飘去。

    怪物化作的这道红光来势极快,眨眼间就钻入了邹阳的身体,我本来以为这怪物是要上兔子的身,可是没想到居然上了邹阳的身,我忽的想起好像邹阳说过自己是火命,这才使得这个怪物选择他吧。

    邹阳对于这个怪物上身并没有什么反抗,但是怪物上了邹阳的身之后,邹阳就开始眼睛倒翻,浑身颤抖起来,不多时,邹阳身体停止颤抖,头深深的低下了,我尝试的叫了句:“邹阳?”我刚叫完,眼前的邹阳啪的瘫倒在地,我心中一惊,坏了,难不成这怪物不遵守承诺!这个念头还没有落下,我就看见瘫倒在地的邹阳身子居然高高的挺起,但是双腿却像是没有骨头一般的耷拉在地上。

    邹阳这时候说话了:“吾非邹阳。”听到这个苍老的声音,我深吸了一口气道:“那你是谁?”邹阳道:“吾乃,天地孤魂,残念至今,只为报仇。”听见邹阳这样说,我道:“为了抱当年秦始皇杀你之仇?”

    邹阳道:“非也,非也。君让臣死,臣不得不死,吾恨始皇不明事理,毁吾心血。”听到邹阳这样说,我心中大震,这些怪物不是恨秦始皇杀它们,而是恨秦始皇毁坏他的心血,可是这心血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抬头向师傅看去,师傅听见邹阳这样说,脸上也是露出震惊的表情,我压制下自己心中激荡的心情,继续问道:“当年你是被秦始皇坑杀的?”听了这话,原本一直没有抬头的邹阳,慢慢抬起了头,用他那惨白的眼珠盯着我道:“非也,焚吾心血,吾不甘,**于此!”

    这个怪物竟然是自杀身亡的,只是他活着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像现在一般的人身蛇尾,听到邹阳这样说,我心中略定,道:“你既然是自杀,与我何干,与秦始皇何干?”听到我这样回答,邹阳激动起来:“吾虽非嬴政所杀,却因他而亡,吾数十门人,皆因**,吾大恨!”

    听到他这样说,我心中渐渐的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我大胆的假设一下,当年秦始皇焚书坑儒只是一个借口幌子,真正的目的就是为了销毁这怪物的‘心血’,这怪物似乎不甘心自己的心血就此而消失,便**在此处,怪物当时应该是一个了不起的人,有大批的跟随者,这些跟随者见到怪物**而亡,便有部分人一同**在此地。

    这虽然只是我的推断,但是结合这怪物的言语,应该**不离十,但关键问题是,这个‘心血’究竟是什么,需要秦始皇当年以焚书坑儒的借口来焚烧掉它,当年秦始皇可是权势滔天,还需要如此,这就使得我百思不得其解了。

    师傅这时候也听明白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他对着邹阳道:“当年之事,已经成为历史,怎么样你们才会放手,放过此地生灵?”邹阳听到师傅这样说,那惨白的眼珠转动了一下,道:“寻吾心血,重见天日,吾辈甘堕轮回。”听到邹阳这样说,我和师傅都皱起了眉头,怪物是想让我们找他的‘心血’,可是现在都过了两千年了,而且那东西当年肯定是被秦始皇重点焚烧,根本不可能找到,这简直就是无法完成的任务!

    我对着邹阳道:“你的心血被秦始皇焚烧了,怎么可能还能找到,这个任务简直是强人所难,不可能完成。”邹阳听了这话,竟然笑了起来,他道:“吾心血有灵,非嬴政李斯可毁,其在洞底,可取。”

    听见邹阳这样说,我情不自禁的喊了句:“不可能!”这个怪物竟然说它的心血还在这个深洞底下,这简直就是太匪夷所思了!我和师傅对视了一眼,都发现对方眼中的震惊,邹阳继续道:“取之心血,吾辈消散,否,此地大乱!”

    这怪物说完,我就陷入两难境地了,先不说它的心血是不是真的在这洞底,就算真是在这个洞底,要是下去取心血,肯定是凶多吉少,要是真的不下去,这怪物也不是什么善良之辈,肯定会再次弄出灾难!

    权衡了一下利弊,我心中做了决定,这火人要是真想杀我肯定不会多出这么些的借口,再说,当年虽然秦始皇没有亲手杀了他们,但是他们也是因为秦始皇而死,是多年前欠下的债,我要还!

    我深吸口气道:“我可以去帮你取出你的心血,希望你能实现你的承诺。”邹阳点了点头。

    我扭过头来,对师傅道:“师傅,虽然我不知道能不能相信这个怪物的话语,但是我还是决定要试一试。”师傅嘴唇蠕动了一下,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到嘴边却化成了一声叹息。

    看着兔子他们周围密密麻麻的火人,还有隐藏在周围的那些脚印,我对着邹阳道:“想来这次下去取你的心血,不是一帆风顺,要是万一我没有成功,放过这些人,你们没有冤仇!”邹阳听见之后,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是我把手中的阳火一举喝道:“我这不是商量,你答应就答应,不答应我们就来个鱼死网破!”

    邹阳见到我如此坚定,点了点头,见到邹阳点头,我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没有说什么然后转过头来,对着师傅他们道:“师傅,看来当年秦始皇焚书坑儒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但既然是这些人因为他而死,也算是他欠下的债,我不是什么圣人,我也没想着要拯救天下苍生,但是我知道,要是我不下去,我们这些人肯定都会死在这,但是我要下去,最多最多死的就是我一个人,不管这个怪物说的是真是假,我都决定要试一试。”

    听见我这样说,兔子第一个反对道:“秦关,你胡说八道什么呢,要是有事我们大家一起承担,我陪你一起去下面!”

    听见兔子这样说,我心中暖暖的,但是我摇了摇头道:“这不关你们的事情,这是两千年前的欠下的债,深坑中凶险,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你们要是跟我下去,恐怕是凶多吉少。”

    兔子听见我这样说,登时大怒,他道:“秦关,我们是什么关系,你怎么能如此说,我怎么能看着你自己去深入险地?就算是真的死了,我们兄弟两个也要死在一起!”

    看着兔子执着的双眼,我笑了,我道:“兔子,师傅,秦关你们三个是我这一辈遇到对我最好的人,虽然我们四个中我最没有用,还经常因为这个狗屁帝魂身份给你们带来各种各样的麻烦,但是你们总是默默的陪着我,支持着我,这些我虽然一直没提,但是我心中牢牢记着。”

    兔子想要说什么,但是被我摆手打断,我道:“你让我说完,师傅,我都记不清你有多少次救过我的性命了,那次在不死村,你为了就我们差点丢掉自己的性命,你不知道,当时我是有多么悲伤,我恨不得以死谢罪,从刚开始认识我,你一直对我很好,真的很好。我这一辈子都没法偿还你对我的恩情。”

    “兔子,我们认识的最早,感情我就不多说了,有危险你总是顶到我前面,为了你们家族中那所谓的小主传承,你是死心塌地的帮着我,这些我都记得;”

    “邹阳,我不知道你现在能不能听见我说话,虽然你平时冷冰冰的,但我知道,你是很在意我们几个的安危的,那次宋妍默绑我,你就一直没有给她过好脸色,我知道,这些都是因为我!”

    说到这里,我的眼圈发红了,从开始见到兔子,在遇到邹阳,最后遇到师傅,我们三个一同走过葬金殿,一起进过不死村,现在又来到焚书坑儒的地方,一直都是你们照顾我,今天就让我替你们做一些事情吧,如果我的死真的能换来你们的安全,我死而无憾!

    我最后看了一眼师傅,兔子,徐老太,还有翻着白眼的邹阳,道了句:“珍重!”然后转身跳进了面前的深坑中。我的身后传来他们的惊呼:“秦关!(小主!)”还有慢慢流出血泪的白眼邹阳,谁都没有听到邹阳低声说了句:“吾皇,明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