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一百五十章 鬼校 终
    看见那孩童身影时,我惊恐的大叫起来:“鬼婴!”师傅他们的视角原本看不到鬼婴,但是听见我狂吼,下意识的看向了那怪物,但此时鬼婴已经进入到了怪物的身体之中。【www‘kanz^ww.com 看.。:中,文,网

    刚才那个声音继续传来:“谢谢你帮我拿出这个竹简,也只有你才能在这里面拿出来吧。”说到这里,那人嘿嘿笑了起来。

    师傅他们听到背后传来的声音,连忙站开,我也快速的从深坑中爬出,想要找到那声音的来源,只不过,我忘了,鬼婴现在进入了怪物的身体,我刚爬出来,还没有看到师傅他们身后的那人,就觉得空中一股大力伴随热浪袭来,我抬头一看,居然是怪物那条粗壮的尾巴!

    兔子听到身后有风声,扭头一看,立马吼道:“你这***不讲信用!”说着拿出自己的把八卦镜,朝着那怪物照去,师傅他们现在顾不得找那声音的来源,见到我陷入绝地纷纷出手援助。

    我打了一个滚闪开怪物的攻击,对着师傅道:“师傅,鬼婴进入了!”师傅听了我的话,略一思索就明白我的意思,他连忙大喝道:“快出手拦住它,不然我们今天都死在这。”其实不用师傅这样说,邹阳,徐老太,连同兔子都出手了。

    怪物一下子没抽到我,尾巴立马收回,然后狠狠的向我扑来,我现在手上的阳火已经不多,不敢贸然和它相遇,见到它扑来,赶紧抱着竹简闪开,徐老太见到怪物如此猖狂,猛地把手中的龙头拐杖一顿,喝道:“五行,水!”伴随着徐老太的这句喝语,她另一只手中的八卦镜登时水波大增,盈盈的罩在怪物身体之上。

    这怪物被这徐老太的光芒锁定,顿时没法移动,邹阳和兔子俩忙上前,我看了一下四周,除了我们这亮堂些,周围还是黑洞洞的,不知道那个人藏在哪里,准备给我们来一个致命一击。

    我这一环顾,顿时看到地上散落的背包,我心中一阵激动,立马跑到背包前面,在里面找出那根柳条,还有不死村中拿出的那把尖刀,将这两个东西和手中的竹简一并拿着跑到战场,邹阳现在用阴阳镜能对怪物造成一些伤害,我见状喊了一声兔子,就将手中的刀就扔给了她。

    这时候我右手的阳火已经消散,我左手拿着柳条,右手握紧竹简,朝着怪物狠狠的抽去,它现在被鬼婴控制,要尽快消灭掉它,要是真的让它控制着大大小小的火人还有脚印,我们几个肯定出不去了。

    师傅这时候站在怪物的北方,拿着那把桃木小剑蘸着虎血,急速画着一些东西,应该是要完成开始那没有完成的阵法。

    兔子和我拼命的把手中的东西往怪物身上招呼,在它身上激起一连串的火星,这怪物被我们这一折腾,顿时浑身颤抖想要逃脱徐老太的控制,徐老太被这东西一挣扎,顿时脸色苍白起来,看来支撑不久了。

    我望着怪物心中大恨,冲它喊道:“你就是这样言而无信,我就九死一生的帮你寻出你的心血,你就这样回报?”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话起了作用,这怪物挣扎之状少了很多,眼睛也朝我看来。

    看着怪物那猩红的火眼,我心神猛地一顿,眼睛中露出迷离之色,我慢慢的朝着怪物走去,并且高举着手中的竹简,兔子这时候看见我的异状,连忙拉住我,道:“秦关,你怎么了?”只不过此时我脑子中浑浑噩噩,就想着走近面前的怪物,丝毫没有理会旁边的兔子。

    兔子对邹阳喊道:“快拉住秦关,他小子着魔了!”邹阳顾不得对付怪物,来到我身边,拼命的拉住我,兔子此时对这怪物的怒达到极致,他吼道:“**你奶奶!”喊着他双手握刀,死命的劈向面前的怪物。

    这时候徐老太似乎是见到鬼一般的对着兔子吼道:“徐汇!小心!”只不过这声小心来的太迟了,兔子只来得及稍微挪动了一下身体,就发现自己胸膛处冒出了一把明晃晃的刀子!而他的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出了一个黑色人影,那刀子就是出自他手。

    兔子吃惊的看着胸前的刀子,想要回头看看到底是谁,只不过他回到一半就软绵绵的瘫倒在地上。徐老太,邹阳,师傅都发出一声大吼:“徐汇!”我在他们的这声音中也是激灵灵的醒了过来,当我看到兔子倒在了血泊之中时,我顿时红了双眼,朝着那黑色人影冲去,我要杀了他!这人正是Gina的爷爷!

    徐老太见到兔子倒地不知死活,心中的那股悲痛顿时促使她怒喝一声:“还我孙儿命来!”此时也不管怪物,手中龙头拐杖急挥,朝着Gina的爷爷杀去,只不过所有的人都没有我身边的邹阳快,他一个起落到了Gina爷爷身边,冷冰冰的说道:“今天,你必须死!”

    说着邹阳抬拳朝着Gina爷爷打去,Gina爷爷捅了兔子之后就想着退后,但是他低估了我们这些人的实力,他以为自己会了骨术就是天下第一了,他和邹阳快速交手几次,就被震的浑身剧痛,而这时,徐老太高举着龙头拐杖龙头朝他杀来,要是他还想在这逗留,只有死路一条。

    再说我这边,没了徐老太控制的怪物就像脱了缰的野马,恶狠狠地向我冲来,我放弃杀那黑衣人的想法,对着怪物吼道:“你生前也是个人物,死后还要被小鬼操控吗?那还要你心血何用,不如就此毁去!”说着我作势双手抓住竹简,狠狠的砸向抬起的腿,想要把手中的竹简给劈开。

    我的话显然是起到了作用,那怪物表情显出痛苦,似乎在挣扎着什么,师傅这时候已经在东南西北各画好了符咒,见到怪物脸上露出迟疑,并没有第一时间激发这个阵法,怪物现在内心正在剧烈的挣扎之中,他自己的思想正在和鬼婴搏斗,按理说鬼婴不应该是这怪物的对手,但是后来我们才知道,鬼婴进去的时候,带了魂蛊,这才堪堪控制住了这个怪物。

    现在怪物头上一会出现那儒者形象,一会头又猛地背过去成为鬼婴的形象,师傅在等,等着这怪物最后的抉择,要是真的是沦为了鬼婴,师傅就会催发大阵,让它魂飞魄散。

    Gina爷爷在邹阳和徐老太的联手下已经是捉襟见肘,我跑到兔子身边,看着兔子胸前触目惊心的伤口,心中大急,我们这些人都只顾着报仇,却没有一个想着救兔子,师傅见我跑到兔子身边,忙在怀中掏出他珍贵的小药瓶扔了过来。

    我摸了一下兔子的鼻息,幸好还在,我拼命的把玉瓶中的药粉倒在兔子伤口处,嘴中喃喃道:“兔子,你不要死,不要死!”师傅的药膏极其灵验,涂上之后,兔子胸前那寸长的伤口居然止住了血。

    这时候传来Gina爷爷的一阵怒吼:“你还不出手,要等到什么时候,这可是人皮图上的东西!”只是这空荡荡的洞中,回复他的只是邹阳越发凌厉的攻击。

    我看了周围黑洞洞的环境,想要找出Gina爷爷口中的那人,只是一无所获。

    那怪物此时终于有了决断,它猛地抬头嘶吼一番,紧接着,我们周围的那些火人,还有轰鸣的脚步声骤然爆发,全部向着它冲去,现在它的脸上诡异的出现了一半人脸一半后脑勺的恐怖景象,但是随着周围火人涌到它身体,那一半的后脑勺正在慢慢的减少。

    Gina的爷爷终于被邹阳抓住,徐老太心中悲愤一拐杖就把他给开了瓢,到死他都没有见到他口中的‘你’,只不过借他的口,我知道这竹简真的是人皮图山的东西之一,而且那张人皮图我们没有。

    怪物将火人全部积聚在自己身体旁边,凝重的向师傅点了点头,虽然没有说话,但是师傅知道这怪物的意思,怪物把洞中所有的火烧鬼吸引而来,希望师傅将他们一同毁灭。师傅有心超度他们,但是这些东西存在时间太长,早就不在轮回之列,没有办法超度了。

    那怪物又点了下头,并且脸上重新出现了后脑勺的虚影,看来鬼婴还是没有停止挣扎,想要重新夺回怪物的躯体。

    邹阳和徐老太都围到兔子的身边,徐老太这时候老泪纵横的道:“孩啊,你忍心再看奶奶白发人送黑发人吗?你也要学你那不争气的爹一样,要先奶奶而去吗?”

    师傅听到这里,眼睛猛然一定,喝道:“既然你们心愿已了,怨气该散了!现在你又被鬼婴控制,不斩杀你恐怕此地大乱,不知会有多少家庭流离失所,你当灭!”

    那怪物听到师傅的话语,没有丝毫的慌乱,反而脸上露出解脱,它张开嘴,似乎说了一些什么,但是我们无从听见。

    师傅拿起手中乘有虎血的玉瓶,凌空将虎血一泼,道:“以虎血为引,开四灵阵!”说着师傅双手急掐,嘴中念念有词,我的左眼在东南西北各看到了一些动物形象,只不过这些东西刚出来,猛地化成白光,朝着中间的怪物冲去。

    这道白光冲到怪物还有火人周围,顿时把它们湮灭掉了,在这道白光下连同那密密麻麻的黑色脚印,连同那怪物体内的鬼影统统都化成了一粒粒的火星,像是灿烂至极的烟火,在我们周围绽放,然后慢慢暗淡,最后直到完全消失,至此,此地火烧鬼,完全消失。

    恍惚间,我在这变得完全黑暗中的通道听见一声叹息,邹阳在背包中重新摸出一把手电,第一把在打斗中早就毁掉,照向兔子,他对着还在哭泣的徐老太道:“徐汇没死,你试试他的脉搏。”

    徐老太听闻,颤抖的伸出自己的手,其实一开始她就想试试徐汇的脉搏,只是她害怕,害怕徐汇真的成为一具冰冷的尸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