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一百五十一章 美人沟
    碰到Gina爷爷口中的那个‘你’,我现在隐隐约约觉得,有一双幕后的黑手正在悄悄的伸向我们,从不死村开始,这个黑手就已经行动了,它一直潜伏在暗处,等待着给我们致命的一击。【www‘kanz^ww.com 看.。:中,文,网

    鬼婴,徐福的日本后人,雨飘雪的神秘消失,还有兔子他们是怎么到的不死村,我觉得都跟这个幕后黑手有联系,甚至我觉得,我就是这样集齐了八张人皮图,到了葬金殿中,还是会陷入这个黑手早已铺好陷阱中,但即便是这样,我没有别的选择,只能一步一步走下去。

    兔子被送到当地的一个医院中,检查之后并无大碍,刀子并没有插到内脏,只是皮肉伤,休养一段时间就好,出了这事,徐老太也不好继续调查日本徐福后人来这到底做什么,待到兔子情况稍好,就连同素素带着兔子一起回了家,当然跟随她们的还有那只不知道什么来历的大白猫。

    古尸的头重新被我用血粘黏上了,然后捂得严严实实的跟着我回了家,师傅将背包给了我,说是带着邹阳再回一次不死村,看看能不能发现邹阳的身世,本来我想去,但是转念一想自己去了只会拖累师傅他们,这事作罢。

    再分别之前,我们又重新去了Gina所在的小村子,但是已经是人去楼空,没有一个人的踪迹了,左寒要继续留在这当老师,并没有跟我回家,这倒是了了我一桩心愿。

    回到家,和妈妈打了个招呼,什么都不愿意去想,我倒在床上蒙头大睡,睡梦中见到很多东西,有火人,有鬼婴,有那怪物甚至看见了一直隐藏在黑暗中的那双眼睛。

    醒来之后,我拿出在鬼校那拿出的竹简,按照Gina爷爷说,这是人皮图上的东西,但是我手中的六张人皮并没有记载,看来这应该是剩余两张人皮图上的东西,这样一来,我就有两件东西,还有六件。这竹简打开之后居然并没有字!这就使得我非常纳闷,不知道这东西到底是什么了。

    回家之后,尽是些细碎之事,不一一表述,直到有一天我去爸爸的古董店中,见到了一个神秘人,他来到爸爸店中结结巴巴的道:“大,大哥,搞不搞地…地货?”听到这话,我和爸爸心中一动,这人既然知道切口,看来也是一位行家,爸爸忙笑道:“小兄弟说的,做这一行不就是为了这个吗,你拿出来我看看,能不能啃下。”

    那人摆摆手道:“这,这地货还,还没有出土,我,我就是想跟…跟你们一起去找!”我和爸爸对视了一眼,这***来涮我们的吧,还没出土的地货,感情你这是要叫着我们一起盗墓去?

    爸爸经历了葬金殿中的事情就想金盆洗手,不在插手这事情了,见到这结巴要喊我们一起盗墓,顿时有些不高兴,冷声道:“我们这只做声音,下地的活计,还是您另请高明吧。”结巴听见爸爸这样说,顿时有些着急,脖子都被憋红了,结巴道:“大…大…大哥,我,我是真想…合…合作!”

    我这时候来了兴趣,反正现在闲着也是闲着,师傅他们还没有回来,我就仔细问了下这个结巴,到底有什么活计。

    原来这个结巴叫王凡,外号王结巴,以前也是靠地吃饭,但是现在政府管的严,并且绝大部分的古墓都是被盗的一干二净,结巴没了墓盗,吃净了以前囤积的老本,为了勉强度日,只好重新操拾起这盗墓的活计。

    他手中倒是有一个去处,那是早年他们盗墓队没有啃下来的地方,但是走访了好几个盗墓的团伙,都是无人答应,这时候要是被政府发现,那可是蹲大牢的下场,再说那些盗墓的哪个不是赚的衣钵满盆,谁也不愿意在淌这次浑水。

    这结巴一一找来,终于打听道爸爸他们几兄弟,找到了爸爸,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我很感兴趣,对着结巴道:“你有那地方的墓图,我能不能看一眼,坚定一下真假?”其实我这话是很犯忌讳的,盗墓这事情讲究的就是保密,墓图对这墓是至关重要的物事,果然我这一问,结巴就拨浪鼓一般的晃起了脑袋,道:“不……不…不行!”

    我吃准这个结巴现在是走投无路,便道:“既然不行,那就赶紧走吧,现在没人跟你淌这浑水。”结巴一听这个,就开始着急,但是越着急越是说出不出话,弄了一个面红脖子粗,我一见他这样,心中暗喜,走到他身边,往外推他,边走边说:“你快走吧,省的让我们招惹上是非!”

    结巴被我一推,猛地往怀中一摸,掏出个东西朝我一摔,张着嘴想要说什么,但是说不出来,我笑了笑,拿起这似纸非纸的东西,这是一个标准的墓葬图,里面的机关都描述清楚,古墓也是在地图上明明白白的,可是当我看到这地图时候,我就觉得很眼熟,但是乍一想想不起在哪见过。

    我把地图换了个位置看,忽然间心头狂跳,我知道为什么看地图如此熟悉了,这就是他娘的人皮图啊!这地图上画的和我人皮图上的一模一样!

    我问结巴从哪来的地图,可是结巴吞吞吐吐不肯说,只是连忙收回地图,问我到底干不干,我满口应承下来:“干!怎么不干!”说着我朝爸爸眨巴了一下眼睛,爸爸会意,应承下来。

    结巴看见我们答应,高兴之极,连忙给我们约定好了日期,自己去准备行装,然后说好不见不散。

    结巴走后,我跟爸爸说了这地图上的秘密,爸爸吃惊不小,这要稳不住结巴,他万一越好了别人提起把人皮图上的那墓给盗了,我们在找谁去,爸爸去找大伯商量这事,我就赶紧回家,趁着还记着地图上面的东西,看看到底和人皮图是不是一样。

    回家一对,除了人皮图上面多画出来一把匕首,简直就跟结巴拿的那地图一模一样。这结巴怎么拿到的这地图,他们上次为什么铩羽而归?这事情透着蹊跷。

    这八张人皮图关乎爷爷的安危,大伯和爸爸商量之后,这次只好在干一票,只是这伙计不好找了,这几天,我跟着大伯一起置办下地用的东西,军用手电,一米二长双手握的唐刀,工兵铲,洛阳铲,火折子,糯米,红绳,墨斗,枣核,桃木剑最后大伯又不知道从哪弄来的一大个黑驴蹄子,据说是有上百年历史了。

    我有心等着师傅他们回来,但是到了我们和结巴越好的时间,师傅他们还是没消息,结巴现在是心急如焚,一个劲催我们出发,这条道上混,最讲的就是信用,大伯在只好带着我出发,爸爸在家,给师傅他们通信。

    由于伙计不好招,大伯只带来会定墓的三伯,还有三个伙计,李进,展军还有秃子加上古尸、结巴,我们总共八个人,大伯弄来两辆越野车,三个伙计和结巴一辆,剩下我们四个一辆,一前一后的开车朝着地图所标识地方而且。

    人皮图我没带,留给师傅他们找我的时候方便,我只带了师傅临走前给我留下的几张辟邪符咒,还有邹阳的阴阳镜,跟了师傅他这么久,我这次下墓倒是信心膨胀,大有天下大墓,任我而去的心态。

    结巴地图上标注的地名是石盆沟,我对着照现在地图看了几遍,发现是在河南鹤壁这个地带,具体是在哪,去了才知道。

    一路无话,大约是在路上走了八个多小时,我们就到了河南鹤壁,好一阵打听,终于是在在一个犄角旮旯找到了石盆沟,到了那地方之后,我们的越野车就没法往里开了,我们来的时候是中午十点,到了这下午六点,我们一商量,反正是进山下地的活计,白天晚上都一样,干脆我们找个地方把车一停,在当地的人家买了只运东西的老马,大伯又花了大把钱找了一个当地导游,我们就一头进了这石盆沟。

    导游是个四十多精壮的汉子,牵着他的那条黑狗,在前面给我们带路,他操着一口浓厚的方言,对我道:“这美人沟也就是我敢进,你们算是找对人了,换了别人,多给钱也不带你们去嘞。”

    导游姓于,我好奇的问道:“老于,这是为什么?”导游道:“为啥子,因为这山中闹鬼呗!”听见山中闹鬼,我来了兴趣,道:“你怎么知道有鬼?你见过?”

    老于听到我这样说,把手中旱烟一掐,道:“你这娃娃怎么说话,要是见过鬼,我还能活着出来?咱们要去的地方叫石盆沟,在我们当地也叫做美人沟,传说里面睡着一个僵尸美人!”

    我还想继续打听,那结巴却在我身边道:“进山了,别…别乱说!”那老于也是点点头道:“这眼见着天就黑,我要你们在我家住下,你们偏不要,非要上山,还非得到美人沟中去,出了事,我可不负责。”

    我们边聊着,老于的那条狗就在前面来来回回的跑动着,似乎再给我们开路,现在到了冬天,树林中没了树叶,借着仅剩的那丝太阳光,那光秃秃的树枝拉出些影子,倒是显得阴气森森。

    太阳沉到山底下,天就渐渐的黑了下来,我们这才刚翻过了一个山头,据老于说,美人沟就在我们面前的那个山后面,要是真的天黑去那,实在是不明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