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一百五十九章 门
    那怪物觉察道我过来,猛地将结巴拖的完全没入了水中,我顿时大惊,这时候顾不得其它,我现在距离他也就是不到两米,要是照这个速度走下去,结巴肯定就被拖下去淹死了,我咬牙抓紧唐刀,朝着结巴身后的那泥巴怪物插去,砰的一声,我全身钻到水中,这冰凉蚀骨的水差点让我将手中的唐刀给丢掉,但是好在我这一扑唐刀插到了结巴身后的那泥巴怪物身上。【www.kan>zww.coМ ,看.。 ,中!文"网

    这一刀加上了我往前扑的惯性,气力大的很,扑哧的一声就插到那怪物身体之中,伴随着这声扑哧,水下那怪物伤口附近就冒出大量鲜红的血液,这些血液迅速的将河水染成血红之色,怪物吃了我这一刀,浑身暴动,放开了结巴,结巴把握住这个机会拼命的往上岸边爬去。

    再说这怪物被我这一次,立即在下面翻腾起来,在水面上冒起一个又一个巨大的血红色水泡,我生怕它将我手中的唐刀给带走,猛地一抽,将唐刀抽去,然后不理会这怪物,双唇颤抖的往岸边靠去,这水中真是太冷了,虽然水在零度的时候就会结成冰,但是我就是觉得这水的温度在零度之下。

    我哆哆嗦嗦的爬到了岸边,这时候结巴惊魂未定的盯着我身后一已经变得很平静的水面,只不过那水面艳红的血液张示着刚才这里发生了一起血案,我爬到岸边,将身上的外套拔下,这都是冬天的衣服,一吸水穿在身上压得我几乎喘不过起来,我拧干了外套上面的水,可是被这暗河中的冷空气一吹,浑身不住的打起了寒战。

    大伯看的心疼,脱下自己的外套就套在我身上,对我道:“小心着凉。”我哪敢让大伯给我衣服,忙重新给了大伯,道:“大伯,我现在身上都是湿的,穿上这个也没有用。”大伯一听也是,之后好接过衣服,但是在身上摸索起来,不一会在他的裤子兜中,掏出一个巴掌大小的四四方方的小瓶子,对我道:“来两口,这东西驱寒。”

    我现在都感觉浑身麻木了,一听见大伯说有东西驱寒,我赶紧哆嗦着拧开那瓶子盖,咕咚的喝了一大口,我喝了一口之后,立马停住饕餮而饮,就要吐出嘴巴中的那液体,只是大伯在旁边喝道:“别吐,这东西救命的!”

    我听大伯这样说,只好强行将口中的那些液体咽下,只不过,我的鼻涕眼泪纷纷流了出来,我千辛万苦的将嘴中的液体咽下,我身体中从嗓子眼直到胃中就像是燃烧起了熊熊大火,肚子上就像是狠狠的挨了一拳,身上的那股寒意顿时消失不见。

    我砸吧了一下嘴,面容扭曲的对大伯道:“大伯,这是什么东西?”大伯轻笑道:“没什么,就是波兰精馏伏特加,世界上最烈的酒!”我现在还没有缓过劲来,将手中的酒递给一旁瑟瑟发抖的结巴,继续问道:“这什么伏特加多少度?”大伯想了下,道:“好像是96度,我记不清了。”

    我听见大伯报出这酒的度数,我好悬没有晕过去,这哪是酒,这分明就是酒精!你这不是要我的命吗,不过好在喝了这酒我身上寒意尽消,这倒是一个好消息。结巴喝了这酒之后难免也是一顿难受,不过这些难受对于我们来说,无疑是救命的良药。结巴喝完递给大伯,他盖好盖子收好这个瓶子。

    大伯看见我不哆嗦了,眉头一皱,道:“我们在这杀了一条怪物,恐怕这些东西的同伙一会就要追来,我们后面又有那只白猴子,这可怎么办?”我一听,也是大感头疼,后有追兵前有堵截的,真的是要人老命,我看了一眼结巴道:“如果我想的不错的话,我们游过这条暗河,肯定就是那正主的墓室了,要是到了那,我们就能拿到那东西了,哎,对了大伯,三伯呢,他不是跟你们一起进来的吗?”

    大伯一听三伯的话题,立马脸色变得阴沉道:“我们那时候被白猴压的掉了下来,我和结巴被白猴抓着掉的墓道中,但是你三伯没有被白猴抓到,掉下之后,我和结巴挣脱白猴的手掌,朝着墓道左边跑来,慌乱中你三伯应该是朝着右边的墓道跑了过去,我们跑岔了!”

    我听见大伯这样说,心中有些慌乱,三伯自己在这古墓当中恐怕是不妙啊,我们需要赶快找到他!我和大伯正在想着三伯的事情,那结巴却是忽的站起,一句话不说,转头就跑,我知道事情不好,连忙往后一扭头,这时候我差点吓得跳了起来,我们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浮出了一条又一条的泥巴怪物,其中最近的一条已经到了岸上,我捡起地上的外套,对着大伯喊道:“大伯,快跑啊!”

    大伯正在诧异结巴为什么自己跑了的时候,听见我的声音,回头一看,立马也是朝着我们来的路跑去,现在就是希望回去的时候不要碰到那只该死的白猴了!还有这该死的结巴,亏得老子拼死把你就上来,你一个屁都不放就自己先跑,别让我抓住你个王八蛋。

    来的时候就已经交代了,这个古墓中墓道极多,我们虽说是往来的路折回,但是八成回不到原来的路上,碰到白猴的几率不大,其实比起白猴来说,我更担心的是在这墓道中碰到尸虫还有那个青色棺材中的那没脸怪尸。

    身后的嗤嗤之声此彼起伏,我和大伯不由的加快了脚步,但是我们两个并没有看到结巴的影,看来他已经不知道窜到哪里去了。跑了一会,大伯对我道:“秦关,我们休息会把,我不行了!”大伯年纪已经大了,虽然身体很是康健但是毕竟岁月不饶人,连续这样奔波已经让他到了筋疲力尽的边缘。

    我听了一下,身后并没有嗤嗤的声响,显然这泥巴怪物并没有追来,我现在心中已经有了一些判断,这泥巴怪物显然是不能离开水或者沼泽太远,在者它们的移动速度不快,只要不是在水中碰到这些东西到没有大碍。

    我和大伯在墓道中呼呼的喘着气,我问大伯要来波兰精馏伏特加,灌了一口,心神才安定下来,我对着大伯道:“大伯,你能不能看出我们所在的这墓室到底是什么墓?”大伯听了之后,喘了口气道:“这应该是秦朝时代的墓,呼呼,世人都知道从汉代起,帝王都是依山造陵,其实这种传统,在秦朝就有了,只不过那时候的技术不成熟,你看着墓中虽然在山体当中,但是处处有土堆填塞,显然是并没有完全的靠这山势造成一座大墓,而且,你看着墓道中的壁画。”

    大伯说道这里,将手中的手电打到我们所在的墓道之上,只是随着大伯这一照,我们两个顿时一愣,因为这墓道中没有壁画!

    这不可能啊,一般在陵墓当中都会描绘上陵墓主人一生的事迹,就算不是主人生前的那些事迹,画些当时的场景或者神话也是应该的,但是这古墓规模这么大,显然不是寻常人的陵墓,这个墓中居然没有壁画,这就奇怪的很了。

    大伯看了我一眼,道:“我记得这墓道中有壁画的,怎么这里又没了?”我现在也大感奇怪,对着大伯道:“也许这古墓当中不是所有的墓道都画有壁画吧!”大伯摇了摇头,并没有说话,而是站起身来,仔细看着我们所处的墓道。

    但凡像这种大墓,除了正主安睡的那主墓室之外,还会有很多的小墓室,供这个陵墓正主的那些七亲八戚长眠,一般来说距离主墓室最近的人和陵墓主人血缘最近亲,既然这暗河的那边是正主的安歇之地,那么这里还会有一些小型的墓室。

    大伯显然是想到了这点,他仔细的看着墓道的走向,拿着手电仔细找了起来,找到一个小墓室,看看墓室当中画的壁画,就能推断出一些事情,最起码就知道这到底是哪个朝代的陵墓了,其实后来我和大伯才回想起来,这人皮图都是秦朝时代的东西,人皮图上画的古墓,自然是秦朝之前的事情,但是当时在那墓道中,我和大伯却是钻了牛角尖,只是一心想寻到一个小墓室。

    在我从活门掉下来的那个墓室,当时情况太急,我也没顾得查看壁画,这才导致了现在情况。

    过了一小会,大伯轻声道:“有了。”我一听,连忙凑上前去,只见在大伯的灯光底下,那原本是石壁的墓道,却是出现了一道缝隙,大伯用衣袖擦了擦这缝隙,之后就再我面前呈现了一个门的轮廓,看到这个门,我道:“大伯,这难道是活门?”

    “活门?”大伯眉头一皱,显然是没有听懂我的话,我就将自己进到古墓中的经历跟大伯说了一遍,大伯这才道:“怪不得只看见你没有看见古尸,我还一直纳闷来着,原来还有这个插曲。”

    忽的大伯不说话了,我也想起了什么,我在跟大伯说我自己掉进活门的时候在墓道的顶部看到了一张丈许的大脸,难不成,在这个门上面也有一张人脸?一想到那巨大怨毒的眼睛,我心中猛地抽动了一下,大伯缓缓的将手中的手电举起,打在了墓道顶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