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一百六十三章 两千年前的执念
    结巴这时候说出让我毛骨悚然的话语:“脸,我的脸……”听到这话,我感觉这凉气从脚后跟一直冒到了我的脑门之上,结巴不是被这个墓室当中的那个没脸怪尸的鬼魂给附身了吧!

    结巴喃喃道:“脸,我的脸呢?”说着用那软弱无骨的手抚摸起自己的脸来,刚开始的时候结巴还能小心翼翼的抚摸自己的脸颊,可是过了一会,他手上的动作越来越快,力度越来越大,那抚摸也渐渐变了味道。【www:kanzw.com 看.。!中!文?网

    大伯怕结巴出事,对我道:“秦关,大侄子,你看能不能救救他啊?”我倒是也想救他,可是我不是师傅邹阳之流的大师,我充其量也就是个半吊子道士,自救都不能,何来救人一说,但是想到结巴万一真死在这,这鬼魂还不一定善罢甘休,到时候我和大伯也不能独善其身。

    我往前站了站,对着结巴道:“不知道哪位神仙上了在下朋友的身子?”这鬼怪上身,不能提及它们是鬼怪,否则会惹的他们不喜,结巴听见我问他,并么有丝毫的反应,只是一个劲的摸着自己的脸。

    我装着胆子,往前凑了凑,并且用灯光在结巴脸前晃了晃,不知道是不是我的灯光吸引住了结巴,结巴慢慢抬起了耷拉在胸前的脑袋,不过等到结巴完全抬起头之后,我心中暗暗吃惊,结巴这看似没有害处的揉搓,已经是将他的脸揉的又红又肿,不过幸好没有出现血迹。

    只不过还不等我庆幸完毕,结巴抬起手来,在我目瞪口呆之中,一把抓到了脸上,在惨白的灯光照射下,结巴翻着白眼痴狂的摸着脸,他歪了歪脖子,脸上露出欣喜的表情,他挤出一个笑容道:“脸,我有脸了!”我看着这结巴,说道:“这位朋友,这脸不是你的,是我结巴朋友的!”

    我这话刚说完,结巴浑身一震,然后狰狞的说:“这不是我的脸,这不是我的脸!”说着就疯狂的用指甲抓挠起自己脸来,本来结巴的脸就被揉的充血肿胀,他这么一挠,立马见了血光,脸上出现一道又一道的挠痕,这结巴根本感觉不出疼痛,那随着克嗤克嗤的声响,这结巴脸上布满了鲜红血迹,其中一道挠痕是从左眼皮经过鼻子一直划到右耳的下方,触目惊心,并且这被挠开的皮肤都是皮肉外翻,下手极重。

    这一切都发生在很短的时间内,我刚说完这是我朋友的脸,可是结巴就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儿一样,疯狂的自虐起来,我赶紧上前,想要拉住结巴,要是照这样下去,恐怕结巴真的就没脸了!

    我走上前去,想要用手拉住结巴,只不过我的左手刚拉住结巴的右手,就觉得他右手上面传来一股无法形容的大力,我被他随手一推,居然退后了几步,现在的结巴居然跟外面的没脸怪尸有的一拼!

    既然接近不了他的身子,我立马抽出一张符咒,嘴中念念有词,什么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什么南无阿弥陀佛,说着将手中的符咒一挥,可是这符咒根本没有祭出,只是飘飘悠悠的掉在了地上,这么不给面子!

    看到前面的结巴就要把自己的眼珠子扣下来,我立马喊了一声:“住手!”然后一个弯腰捡起地上的符咒,趁着结巴失神的那一小会,一把将手中的符咒贴到了结巴身上,这符咒是师傅走的时候精心给我画制的,每一张都是珍贵无比。

    被符咒贴上的结巴,立马发出凄惨的哀叫,浑身颤抖起来,想要揭下符咒,但是每次手碰到符咒的时候都是被符咒上面发出的金光给挡住,这金光碰到结巴的手,结巴就发出一声惨叫。

    看到结巴如此表现,我心中略微安定了一下,至少现在他不会再挠自己的脸了,我对着前面哀嚎的那结巴道:“我再问你一遍,你到底是谁?为什么附身在我朋友身上?”

    结巴这时候已经意识到自己不可能拿下那张符咒了,只好用那惨白的眼珠子盯住我道:“我是谁,我也不知道我是谁?”我眉头一皱,道:“你生前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

    结巴重复着我的话语:“我生前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生前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结巴一直重复着这些话,到了后来语速越来越快,脸上的表情也是越来越狰狞,我怕他在魔障了,立马道:“你先冷静一下,先说你为什么上我朋友的身。”

    结巴听到我这话,不在想他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他低声道:“我要找脸,我要找脸,这人有脸,我找我的脸。”听见结巴没有没脑的话,我心中一动,推出这件事情的大概,这鬼魂应该就是刚才我们遇到那没脸怪尸的鬼魂,只不过两千多年过去了,他一直放不下心中的执念,便徘徊在这个墓室当中,今天我们三个进来之后,他发现结巴长着脸,便以为那是自己的脸,就上了结巴的身。

    思前想后,这鬼魂也是一个可怜之人,两千多年来都是浑浑噩噩的靠着残存的那点执念生存,想通了这点,我轻声对结巴道:“你已经死了,你的脸也找不到了。”结巴道:“我已经死了,我的脸也找不到了,我的脸为什么找不到了,我的脸在哪?”看着结巴又有种想要疯癫的趋势,我赶紧道:“这些都不是关键,既然想不起来,就不要想了,现在我觉得你还是赶紧离开我朋友的身子把,阴阳两隔,你在他身上呆久了,对你们都不好。”

    结巴显然是没有听进去我在想什么,继续嘟囔道:“我的脸,燕姬,还我的脸,燕姬,燕姬是谁?”结巴这显然是勾起了多面前的回忆,照他这样说,难不成那燕姬就是上面壁画的那团黑雾?

    我拿起手电,往墓室的顶部照去,想要再看一眼那团黑雾,只是令我不敢相信的是,我们头顶上面的那幅图画,居然没了!看着干干净净的墓室顶,我一阵愕然,这闹鬼闹的太凶了吧,壁画都自己长腿跑了!

    我还想着继续劝说结巴身上的那鬼,想要让他下来,可是当我把手电照向结巴的时候,就看见结巴直挺挺的往前面砸来,看那样子是失去了意识,我凑上前去,抱住他,可是没等我站稳,我就觉的头顶上面传来呼呼声响,直觉上觉得有一股大力袭来,我猛地意识到,这是墓门,现在结巴倒了,他身后的那门也一同跟了过来,我拉扯着结巴就往边上跑,可是头上的风声消失,我转眼一看,原来是大伯这时候到了门口,顶住了墓门,这才没有造成悲剧。

    我将结巴拖到一旁,拿着手电晃了晃,想用左眼看看那鬼魂到底是什么样,去了哪?可是转了一圈,并没有发现墓室当中有鬼魂,那鬼魂不知道去哪了。

    虽然结巴被自己挠伤了,好在这鬼魂只是生前的一缕执念,并没有害人之心,否则,结巴恐怕就不是脸被化伤这么简单了。

    我走过来,关了手电,帮大伯顶住墓门,对着大伯说道:“大伯,你听见刚才那个鬼魂说话了吗?”大伯道:“听见了,这人应该就是这墓室当中的那个人,生前被割走了脸,死后还是阴魂不散,想要找到自己的脸,可是他的意识应该不完全,想不起生前的很多事情了。”我点头称是。

    沉默了一会,我对大伯道:“大伯,你知道历史上有燕姬这个人吗?”大伯想了一会,轻笑了下道:“你不是学历史的吗?怎么还来问我?”“我是学考古的,”我纠正道,我叹了口气,继续道:“我刚才想了一下,好像是在秦朝历史上并没有一个出名的女子叫燕姬,燕姬燕姬,难不成是当年战国七雄燕国的女子?”

    大伯想了一会道:“或许是吧,谁知道呢。”我对大伯道:“大伯,自从一进墓,我就觉得这墓有些古怪,你有没有觉到?”大伯嗯了一声,我继续道:“这里被当地人称作是美人沟,既然有座大墓,不难想象,这里应该是葬的一个女人。”

    大伯继续嗯,我接着道:“这墓所处的位置是反弓凶煞这种大凶地势,本来我想的是这应该是这个墓建造了之后,才形成的地貌,但是现在看来,并不是,这地貌应该是在建墓之前就有的,古代人的风水之术比我们强了太多,尤其是建墓这种大事,肯定会找一个很厉害的风水先生来建造,尽管如此还是出现这座在大凶地势上的墓室,这事情就有些蹊跷了。”

    大伯听得晕头转向,道:“你到底想要说些什么?”我道:“我想出了一些事情,不知道对错,想要给你说一下。”

    大伯闷声道:“那就赶紧说啊!”我苦笑了一下,我总得交代一下疑点吧,我整理了一下思绪,缓缓的将自己的假想说了出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