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一百六十六章 双重幻术
    我看到的植物已经变成了赤身**的女子,女子肤白貌美,加上我又是一个血气方刚的青年,顿时我心中燃起了一团火焰,伸出右手朝着那女子抓去,就在我右手快要摸到女子**的肌肤时候,右手突然冒出了一团乳白色火焰,在这团火焰出现的时候,那赤身**的女子面色变得狰狞惊恐起来,在白皙的皮肤下面开始冒出一丝丝的黑雾,不多时,整个女子的身体就被黑雾包围。【www.ka?nzww.coМ 看 .。?中.文!网

    被黑雾包围之后,这女子的脸就慢慢的隐藏道黑雾之中,再也看不真切,我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的那女子变成了一团黑雾,心中的那股欲火一下子被浇灭了,我知道自己这是遇到鬼了,我赶紧甩了甩头,有左手轻扇了自己的脸颊一下。

    啪的一声,我的脸上传来一阵火辣辣的刺痛借着这股劲,我终于是清醒了过来,眼前不论是那赤身**的女人,还是围绕雾气的女人都消失不见,这让我长出了一口气,但是接下来令我目瞪口呆的事情是,大伯和结巴居然也是消失不见了!

    这不可能,大伯和结巴刚才还在我的身边,就这么一会的功夫,怎么可能消失不见?我扯着嗓子叫了几声,但是这空荡荡的墓室之中除了我的回声,就是面前那颗洁白的植物了,现在我已经无暇欣赏这植物的美丽了,因为从刚才开始我就知道,这个东西肯定是个什么鬼物,要不不会再地下墓室中生存这么久的时间。

    刚才发生的那些事情我还是心有余悸,难不成,大伯和结巴两个人已经先我一步,碰到了刚才植物幻化的女子?我看了一下自己的右手,并没有极阳火出来,可是刚才的确是极阳火救了我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大伯和结巴两个人突然在我身边消失之后,我的心中就开始发慌了,这是一种来自灵魂深处的恐慌,还有对于这种未知事件的无力感,我的大脑现在紧紧的绷起了一根弦,要是在有什么意外发生,这根弦肯定就会断了,到时候我离发疯也不远了。

    墓室中就剩下了我一个人,我听着墓室当中回荡着的我那粗重的呼吸声,身子慢慢的发起了抖,刚才大伯和结巴是在我前民,他们肯定是先我一步碰到了面前的这个植物,再说,他们没有极阳火,破不开这鬼物的幻障,可是就算是他们中了这植物的幻术,也不能消失不见啊,难不成这植物连同这另外的一处空间?抑或是大伯和结巴被这株植物给吃了?

    我多少也听说过在非洲热带那里有种吃人的植物,难道我面前的这植物就是吃人的那种?可是我仔细看看,这东西纤细漂亮,不像是能吃人的主啊,一时间,我盯着面前的这株植物陷入了深深的困顿当中。

    我有心想要碰碰面前的植物,可是又不敢,左右找了找那把唐刀,可是这唐刀居然跟着大伯一起消失不见,我心中隐隐的觉得不对,但是又具体找不出哪里不对,我一定是忘了某个环节,想通了这个环节,就能知道大伯他们的下落了。

    不知道是不是刚才见识到了我手上的极阳符咒,这植物不在幻化出女子勾引我,我围着它转了好几圈,但是依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的情况,这时候,我突然听到墓室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响,在这墓室当中听到脚步声,不知道该喜还是该忧,但是听这脚步声匆匆忙忙,不像是墓地中生存的东西,难不成是大伯或者结巴?

    想到他们两个,我心中猛地一动,肯定是他们两个,他们一定是先发现了这植物的不对,就走了出去,但是看见我还在这里,就赶回来找我,对,一定是这样,我心中暗自为自己想通这点感到兴奋,我不在理会墓室中的植物,转身就要出去这个墓室,去迎接大伯他们,但是我刚到墓室门口,就和一个人影撞了一个满怀。

    我们两个撞了一个对头,各自往后退了一步,我定睛一看,三伯,这居然是三伯!三伯怎么到这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三伯看见我倒是没有吃惊,他道:“秦关,总算找到你了,你大伯刚才跟我说让我上这里来找你,我就匆忙赶了过来,走,赶紧走,这里的植物不是什么好东西,我们早些离开这里!”

    大伯说的话,句句说到我的心坎中,我不自觉的就想要迈开脚步走出去,我嘴中下意识的问道:“三伯,大伯他们怎么碰到的你?”

    三伯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做回答,而是催促我道:“就在外面碰到的,赶紧走吧,你大伯还在等着你呢,我们先出这古墓,等到你师父他们来之后,我们再次进来。”说着三伯就过来拉我。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三伯过来拉我的时候,我居然感觉到了一股阴风在我身体周围打了一个旋,三伯这表现的有些不同啊,平常三伯可不是一个急性子,现在怎么一直催促我出这个墓室门啊!

    出墓室门,我的脑海中一浮现这四个字,我浑身一颤,三伯说大伯和结巴在外面等着我,也就是他们已经出了墓室门,但是他们出墓室的时候为什么不叫着我一起出去,还要三伯折回来叫我?这事情想想太不对劲了吧!

    三伯见到我还是不走,眉头一皱,有些生气的道:“秦关,你到底走不走啊,你大伯被这植物伤了,这才叫我来喊你的,当时情况危急,来不及叫你,他和结巴两人就先走出了这门,恰好在墓道中遇到了我,就让我赶紧过来找你,并叮嘱我不要看墓室当中的植物,怎么你还不相信我?”

    三伯这样一解释,顿时让我觉得合情合理,难道真的是我多虑了,我又仔细的看了一眼三伯的摸样,这次我连左眼都用上了,看看三伯是不是鬼魅化成,可是三伯并没有丝毫异样,就是我心中的三伯形象。

    难道真的是我多虑了?三伯看见我还在迟疑,脸色一沉,对我喊道:“秦关,你怎么了,你大伯在外面还受着伤,就等着你一起出去,赶紧出了墓救治,你还在这迟疑什么,难道你真舍不得墓室中的这个鬼树?”

    三伯越说越气,指着我颤抖的道:“我刚才听你大伯说了,这鬼树能幻化出妖媚女子,难不成你的心神被这鬼物迷惑了,分不清什么是真假了?好,既然你要留在这里,那就自己留在这里吧,我和你大伯回去,就告诉你爸爸,你这个孩子,被墓地中的一株鬼物迷惑,不肯回来!”三伯说完,就要拂袖而去。

    我一看三伯真的生气了,连忙跟了上来,拉住三伯的袖子道:“三伯,你别生气,我这就跟着你走。”低头看见三伯的影子,我心中一阵踏实,三伯有影子,肯定不是鬼了,看来真是我多虑了,只是不知道大伯他们伤的怎么样了。

    三伯听见我这样说,脸色稍微舒缓了一下,对我道:“行了,别墨迹了,赶紧走吧。”说着扭头就走出了墓室,我回头看了一眼墓室中的那株透明的植物,心中感慨万千,这东西居然有致幻能力,真是不简单。

    就在我扭头将要走出墓室的时候,我的心中突然猛地抽动了一下,我抬起了右手看了看,没有极阳火,我又抬起了左手看了看,左手光滑,并没有丝毫异常,然后我又发疯了一般,围着这墓室看了一圈,也没有不对之处,可是就是这平常的不能在平常的景象让我深深的楞在了当场。

    三伯见到我还没有走出来,不耐烦的回过头来,催促我赶紧出去,我冷冰冰的看着三伯空空的双手,轻声对他道:“三伯,我们两个都没有手电,我是怎么看到的你?”

    我就说我一直感觉不对,感觉是少了什么东西,从三伯没有出来的时候,我就感觉到有个至关重要的东西缺掉了,我没有手电,怎么能看清楚洞中的景象,怎么看到的三伯,这只说明一个问题,这一切都是假的,我依然还在这植物营造的幻像当中!

    想到这里,我冷汗直流,我不知道这植物想要三伯带着我去哪里,但是我肯定,假如我真的跟着这植物走了出去,恐怕我的性命就真的留在了这古墓当中,现在知道我自己的处境,我就丝毫不去理会三伯在耳边或者好言相劝,或者威逼利诱了,我要赶紧出这幻象!

    一开始的时候,这植物先造出一个**女人,勾引我,让我走过去,紧接着它又假装我极阳火出现,破开了那重幻象,让我进入了更深一层的幻象当中,在这个深一层的幻象当中,它煞费苦心的想要逼走我,甚至最后都将三伯幻化出来,想把我引走,这真的还是一株植物吗,就算是一般的人都没有这种心智吧!

    想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我心中一顿发狠,既然它幻化出我用极阳火破开了它的幻象,那我就真的激发极阳火,这植物肯定就是一株迷惑人心的鬼物,干脆我就一把火烧了它。想到这里,我立马行动,因为我现在看不到大伯他们,不知道他们两个现在怎么样了。

    我被这植物耍的团团转,心中的极端情绪已经很大,轻易的将极阳火给激发出来,这一次我没有丝毫的犹豫,狠狠的将右手上面的火放到了面前那株透明植物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