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一百六十八章 血雨
    三伯这次肯定是凶多吉少啊,阴间照人镜不可能平白无故的呈现出不存在的景象,只能说明,三伯在过去的时候也是这种形象,三伯究竟出来什么问题,变得如此诡异?现在要紧的是我们赶紧过去,找到三伯,这阴间照人镜虽然可怕,但是只要不理会它照射出来的人影,倒是没有多大危险,加上我有一次通过的经验了,对于这东西,我并没有放在心上。【www,ka~nzww.com 看?。*中*文?网

    我站在这边,小声的给大伯他们说了过这里的禁忌,叮嘱他们一定不要理会三伯的人影,两人听闻我说的如此凶险,自然有分寸,我们三个带着古尸小心翼翼的穿过了阴间照人镜的光芒,透过去的时候,三伯的身影不住的围在我们身边转悠,惹得大伯一阵心焦,虽然知道这不是三伯的真身,但是看到镜中的三伯如此表现,大伯自然心中难受,想要问问三伯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情况。

    走过这阴间照人镜就是一场煎熬,好在我们终于熬过了这艰难段艰难的时间,大伯回头看了一看依然趴在地上的三伯,叹了口气道:“要是老三真的变成了这样,我怎么还有脸活着回去啊?”我看了三伯一眼,对大伯道:“大伯,你也别多想了,我看三伯这虽是动作怪异,但是身体并没有大碍,或许就是中了邪,等找到他,我给他一张符就好了!”

    说这些话只是为了宽大伯的心,三伯这样的表现,恐怕就算是真的中了邪,我也应付不了。好在大伯听了我的话,精神好了些许,对我和结巴道:“我们还是赶紧找老三吧!不知道我刚才看见的那人影是不是老三?”

    大伯说的那人影就是我照到的那双眼睛,大伯非说那是三伯,可是现在那人影早在墓道中消失的一干二净,找不到踪迹了,我们三个连同古尸,顺着墓道继续往前走,不多时,我门前面的墓道一下子变窄了。

    倒不是墓道自己会动,而是这墓地建造的时候,就把前面的那一段墓道建造的狭窄,大约只是能容一人走过,我拎着唐刀,对着大伯道:“大伯,我走最前面,你们跟在后面,然后让古尸在最后面,这样狭小的墓道不知道有多长,我们要加倍小心。”

    大伯看到这墓道不住的摇头道:“本来在这古墓中看到许多岔路我就觉得够奇怪的了,现如今怎么又出来这么狭小的墓道?我现在真怀疑,这建造墓地的人根本就不懂风水,根本就不会建造陵墓。”

    我笑了笑,没有说话,而后拿着手电在前面开路,唐刀在这里也是挥舞不开,我只好将它别在背后,刚开始进这个狭小的墓道时,我并没有感觉出什么不对,但是后来走了一段路,我就感觉身子两边的墙开始向着我的身子挤压来,我左右照着看了看,发现墙体距离我的身子还有一拳的距离,但是那种挤压的感觉是如此真实,我吞了口吐沫,问道身后的大伯:“大伯,你有没有感觉出不对的地方?”

    大伯在后面喘了口气道:“我怎么觉得,这地方越来越挤了?”听了大伯这样描述,我心中咯噔一跳,大伯居然也感觉到了,那看来就不是我自己的错觉了,可是墓道左右并没有真的挤压过来啊!

    我耐着性子继续往前走了一会,那种挤压感觉并没消失不见,反而是增加了不少,我干脆停了下来,不在往继续往前走,我拿着手电往前面照去,发现这墓道细细长长,不知道还有多么远的距离,大伯见到我不走,道:“秦关,怎么了?”我道:“没什么,就是有些心神不宁,感觉要发生什么事情。”话音刚落,我觉得头顶上滴落下一些液体,开始的时候我觉得是洞中的积水,并没有在意,可是这液体不住的滴答在我身上。

    我随手抹了一把,感觉这液体有些怪怪的,我拿到灯光下一照,立刻知道为什么会感觉怪怪的了,这液体居然是鲜红的,我放到鼻子底下,嗅了嗅,很腥居然是血液!大伯和结巴再后面也开始嘟囔起来:“这墓道中积水怎么这么多,都滴落下来了!”

    见到这墓道中开始滴落起血雨,我哪里还敢停留,对着大伯道:“大伯,别管了,快点走,三伯就在前面!”说着我就几乎一路小跑的在墓道中移动起来,越往前,这滴落的液体就越来越多,墓道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腥味,大伯在后面叫住我:“秦关,我怎么觉得有血腥味?”

    我一直没有告诉大伯我看见了什么,怕他害怕,他和结巴在后面没有灯光,也看不清这滴落的液体到底是什么,这才有了大伯这一问,我现在见到这越发多血滴,心中发慌乱起来,现在我拿着手电往前照,都能看见在光幕下滴落的一粒粒鲜红的血,名符其实的血雨。

    既然瞒不住了,我边走边对着大伯道:“大伯,我跟你们说个事,你们别害怕,这滴落的不是水滴,都是一些鲜血。”大伯和结巴听了之后不约而同的啊了一声,不可思议的叫道:“什么?”

    我站住脚步,转过身来,将灯光打在他们身上,道:“你看看你们的身上!”大伯他们闻声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紧接着,结巴就喊道:“血…血…血啊!”在灯光的照射下,大伯和结巴的身上都已经被鲜血浸透,浑身上下泛着血光,这那还是人,根本就是从地狱中爬出来的恶鬼啊。

    我看清他们现在的状态,心中发憷,赶紧转过头去,对着大伯道:“大伯,这下你们相信了吧?”大伯估计也是看到我身上同样布满了血迹,他结巴道:“血…血雨?我们这是来到了地狱吗?”我苦笑了一下,道:“虽然不是地狱,但也差不多了吧。”

    我拿着手电继续往前晃了晃,看着越发密集的血滴,我道:“大伯,我们要不要继续往前走?”结巴这时候已经是双腿打颤,站不住了,听道我说还要往前走,立马抗议道:“这…这里是地狱,我们…我们赶紧回去吧!”大伯听了之后,喃喃道:“回去,恐怕是回不去了,你们听。”

    大伯说了句你们听,我的耳边就传来若隐若现的脚步声,这脚步嘈杂不堪,像是有一大部分人在逃亡一般,而这脚步声的来源,就是我们的身后,虽然现在不知道这脚步的主人是些什么东西,但在这古墓中能有什么好东西,我咬了咬牙,心中一横,继续往前面迈开了脚步。

    这墓道中滴落的血雨虽然可怕,但是相比起后面嘈杂的脚步,我觉得还是这里安全了许多,我们三人由于后面有了东西跟着,脚底下快了很多,说来也怪,虽然身上粘了这么多的血,但只是觉得有些腥臭,身上并不觉得多么的粘,那血迹在身上也一直是湿漉漉的,并不结痂。

    在我们快步向前的时候,身后的脚步并没有逼近,也没有离开,只是不紧不慢的远远地跟在我们身后,突然在大伯身后的结巴发出一阵怪异的声响:“咳咳…赫赫”那声音就像是被掐住了脖子,喘不过气来一般,我和大伯听到声音立马转身,可是当我们转过身来之后,结巴却没了,只剩下古尸孤零零的站在黑暗当中。

    我拿着手电照了一下古尸,发下他身上并没有多少的血迹,反而浑身湿漉漉的,像是从水中捞出来,这有些不对劲,但是我顾不得去理会古尸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在大伯的身后的墓道上,此时出现了一个一人多高的大洞,显然结巴就是进到了这里面。

    我冲着里面喊了一声:“结巴!”可是这黑洞中没有丝毫的声音传回来,想着结巴临消失前发出的声音,我心中很是担心,这孩子不会是被墓地中的粽子给掐死了吧。我拿着手电往里面照了照,发现这个洞不是直的,而是倾斜着往下去的,这可难为着我和大伯了,我们现在就是在地下,这又出现了一条通往地下的路,这是想要到哪?

    大伯看了一下这个洞,问道我:“秦关,你说你三伯会不会也掉到这个洞中去了?”我道:“我也不知道啊,谁知道三伯去哪了?哎,大伯,你等等!”我话还没有说完,大伯居然只身走进了这个洞口,就要顺和这个倾斜的洞滑下去。

    大伯道:“老三现在不知道去哪了,很有可能也掉到这个洞中去了,我们下去找找。”说着大伯在背包中摸出一把手电,我拦截不及,大伯已经滑了下去,我在旁边无奈的跺了跺脚,大伯怎么这么糊涂,结巴很明显是被一个东西拖进了这个洞中,三伯好端端的怎么会进入这个洞中?

    现在事情已经没法挽回,我只好和古尸一前一后的顺着这不知道通向哪的洞滑了下去,好在我和大伯进入的时间差不多少,我还能在前面看到大伯的那手电光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