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一百七十章 那不是血
    听见三伯发出一声不像是人能发出的兽吼,我大伯先后止住脚步,现在不用我们过来,三伯从结巴所在的那块石头轻轻一跳,朝着我们爬来,本来大伯看到三伯是挺高兴的,但是现在看到三伯以一种匪夷所思的方式走了过来,顿时迟疑开来,他小心的对着前面爬来的三伯道:“老三,你怎么了?”

    回答大伯的是三伯呆滞的眼神还有低声的咆哮,这时候不光是三伯朝着我们爬来,他身后的浑身黑雾的结巴也不声不响的站了起来,我瞄了一眼,看见结巴浑身被黑雾包围,全身上下就剩下脸露在外面,可是露在外面的脸,不能称之为脸了,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结巴的脸,居然变成了一坨肉瘤,就像是我们看到的没脸怪尸的面貌一般。【www.kanz:ww.com 看 .。.中,文,网

    我心中一动,想起了什么,拿着手电朝着四周照了一下,开始的时候我和大伯并没有仔细查看附近的尸体,我这仔细观察之下,发现这些尸体都是没有脸!我说为什么这些魂魄在这游荡千年不肯离去,看来他们大多是放不下心中的执念,想要找到自己的脸吧!

    电光闪石般,我已经想通了为什么这里会有如此多的鬼魂,可是三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会和这些鬼魂沆瀣一气,我就想不通了,现在它们也不留给我时间来想这些了,三伯已经爬到了我们的身边。

    虽然嘴上说三伯是爬,但是他现在四肢着地,每一次跳跃都有三四米远,效率比我们跑的都快,大伯看到三伯到了我们身边,立马道:“老三,我是你大哥啊,你这是怎么了?”三伯听了大伯的话,慢慢的止住了身形,在我们面前两米处停了下来,歪着脑袋,用那两个无神的眼睛盯着大伯,似乎在想这个大哥是谁。

    大伯以为三伯想起了他,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脚底下往前迈了一小步,只是大伯还没说出话来,我们面前的三伯就已经暴起,冲着大伯扑来,大伯根本就没有防备,一下子就被三伯扑到在地,三伯将大伯扑倒之后,张开大嘴就冲着大伯咬去。

    我哪敢迟疑,见到三伯要咬大伯,冲着三伯就是一脚,将三伯踹到了一边,三伯被我踹到了一旁,四肢着地,冲我张开嘴呲起了牙齿,我看见三伯的牙齿,不禁愣了一下,三伯居然是长出了獠牙!他到底是被什么东西咬了?

    大伯趁着三伯被我踢到一旁,赶紧站起身来,当他看到三伯张着嘴巴,露出獠牙,顿时傻了眼,不自觉的说了句:“老三这是狂犬病吗?”三伯示威似的冲着我们两个又叫了几声,大伯想起了什么似的,在身上摸出我给他的那符咒,就要贴到三伯的身上,可是还不等他走过去,三伯就灵巧的跳开,并不与大伯接触。

    大伯一看没辙,对我道:“你三伯病的不轻,赶紧让古尸把他抓住,之后事情再说。”我一思索,觉得事情可行,立马给古尸下了抓三伯的命令,我不敢让古尸过分逼迫三伯,毕竟古尸手脚太重,不小心伤了三伯那就不好了。

    三伯见到古尸冲他跑来,立马冲着古尸呲牙咆哮了几下,然后转身就跑,我赶紧拿手电找住三伯的踪迹,省的跟丢了,可是这地方石头不少,加上到处是尸体,三伯又是四脚着地的爬着离开,不一会儿,他就消失在我的灯光之中,大伯见到三伯走丢,摸出自己的手电,追了上去,我也不停留控制着古尸朝着三伯跑丢的地方追去。

    刚开始进来的时候,我们是小心翼翼的在这广场中行走,并没有察觉出这里有多么的难走,但是等到我们两个想要在这里面跑起来,就知道这看似平常的事情对我们来说,是多么的艰难了。

    广场中怪石嶙峋,加上横尸遍野,要是踩到尸体少不了一阵恶心害怕,但若是不小心碰到了石头,铬的脚心那就是生疼了,追了没有多远,大伯和我就放弃了继续下去的想法,一是因为,我们已经来到了三伯走失的那地方,接下来的路不知道他去了哪,再是因为,我们面前,出现了一身黑雾,面目全失的结巴!

    结巴就像是突然出现在我们面前一般,看着被黑雾包围的结巴,我硬着头皮喊了句:“结巴?”但是结巴并没有回答我的话,仿佛没有看见我一般,直挺挺的朝着我走来,我眉头一皱,拿出阴阳镜,对着结巴照去,阴阳镜是邹阳随身携带的古物,是辟邪克鬼的圣物,按理说进入结巴身体的这些东西会很避讳才对。

    我掏出阴阳镜朝着结巴照去,想象中那结巴浑身发颤,身上黑雾尽数消去的场景并没有出现,结巴并没有感觉到任何不适,继续冲着我走来,我看到阴阳镜不奏效,头皮隐隐发麻,后退了几步,然后想着要激发出阴阳镜的威力。

    连续试了几次,都没有办法激发阴阳镜,阴阳镜就像是一面普通的镜子一般,安静的躺在我的手心,没有反应,我心中发苦,关键时候,阴阳镜不是要掉链子吧,我往怀中一摸,立马抽出一张符咒,这可是师傅给我的最后一张符咒了,要是再不管用,那我就真的没辙了!

    我拿出符咒来之后,一直向我逼近的结巴终于是变了颜色,他身上的雾气开始沸腾起来,那没有五官只有一团团肉瘤的面孔居然蠕动起来,似乎是想要凝成一张人脸,但是不管肉瘤怎么动弹,都没办法形成五官,倒是它这一动,越发显的结巴狰狞恐怖起来。

    大伯胆子很大,见到这满地的尸体都没有失态,但是看到结巴如此表现的时候,忍不住的倒吸了口凉气,他对我道:“结巴,他的脸去哪了?”我看到手中的符咒对结巴有效,顾不得回答大伯的话,拿着黄符就往前一扑,想要贴到结巴的身上,如果我想的不错,只要是沾到了结巴的身子,结巴身上的那些鬼魂肯定都会下来,倒时候结巴也就没事了。

    我扑过去的速度不可谓不快,但是结巴更快,不见他两腿有什么动作,就那么直挺挺的往后飘了过去,让我愣是扑了一个空,看到这里我没有气馁,心中越发的高兴起来,结巴越是害怕这符咒,就是说明这符咒对他肯定有效,我碰不到结巴没事,但是古尸肯定能碰到结巴!

    我把符咒递给古尸,想要让古尸拿着符咒贴到结巴身上,可是古尸刚接到符咒,他手上就开始冒起了青烟,大伯对我骂道:“你傻了,古尸也是尸体啊!”我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师傅给我的这符咒是驱邪避煞的,古尸可是煞气的祖宗,让他拿符咒,肯定不行啊!既然古尸不能拿符咒,那就让古尸抓住结巴,到时候我在自己贴就好了!

    想到这里,我赶紧让古尸扑过去抓结巴,这次我倒是没了多余的顾虑,毕竟他不是三伯,古尸纵身一跳,朝着结巴就跳去,古尸身上的煞气极重,我们虽然感觉不出来,但是结巴身上的那些鬼魅肯定是能感觉到,它们见到古尸过来,知道碰到了不好惹的主,连忙躲开,结巴嘴中发出凄厉的叫声,似乎在恐吓古尸,又像是在求饶一般。

    只不过古尸没有意识,任凭结巴如何表现,他都没有丝毫动容,继续朝着结巴逼近,其实现在我有些纳闷,这些鬼魂一开始是看不到我和大伯的,假设是三伯将结巴拉了下来,使得这些鬼魂能看到了结巴,但是现在这些鬼魂进入了结巴的身体之后,就能看见我和大伯了?这有些说不过去,再说,现在的结巴虽然被鬼魂蒙蔽了心神,但似乎还是没有对我和大伯动手的意思,这又是为什么。

    看了一下正在被古尸逼迫这四处逃窜的结巴,我若有所思,我回过头来看见身后不远处我们滑下来的洞口,突然一个大胆的想法浮现在了我的心头,我对大伯道:“大伯,结巴好像现在还看不见我们!”

    大伯一听,怔了一下,道:“为什么这样说?”但是他仔细回想了一下,结巴似乎真的没有看见我们,他冲我们逼来,似乎只是想要往我们身后走去,只是我们又是拿出阴阳镜,又是拿出符咒,逼迫他不让他走过去。

    大伯回头看了我们身后的洞口,眼睛中光芒闪现,似乎也是想起了什么东西,我这次是拿着手电直接照到大伯的身上的,这是我下到这个不知名的广场第一次这样做,突然我就像见鬼一般的冲着大伯喊了起来:“大伯,你身上的血迹呢!?”

    在上面墓道中我就觉得有些不对劲,我们身上淋的血雨为什么只有血腥味不凝结,为什么就像是雨水一般的丝毫的不粘黏,为什么古尸掉下来的时候身上并没有血迹,我们身上的血迹不可能消失不见,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在墓道中,那些滴落下的东西,根本不是血!

    大伯被我这么一提,也是立马醒悟过来,道:“你不说我差点忘了,我们下来的时候确实是满身沾了血,下来之后又是听你说见到鬼了,又是看到你三伯,我都忘记这茬了,哎,这是怎么回事?”

    大伯说完这话,结巴和古尸那里就传来异样的声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